老温现在的身份和以往大有不同了,从西萨达摩亚回来之后,晨光厂就收到了雪片一般的订单,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纷纷要求订购他们的巡航导弹和无人侦察机,厂里整天忙的热火朝天,陆天明更是高兴地合不拢嘴,任命老温为晨光厂的总工程师。

    来自新加坡的风投获得了巨大的收益,转手就把股份卖给了国家兵器工业集团,晨光厂从一个二线城市的频临破产企业一跃成为国务院直属的军工企业,先前一直被人阻挠的红钢收购计划也得以实行,陆天明的宏伟构想终于成为现实,那就是成立一个跨行业的江北重工集团。

    重组计划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不过没老温什么事,他身体不好,厂里那些琐事不用他操心,厂里为了照顾他,分拨了一辆专车供他使用,车只是普通的帕萨特,但对老温来说已经很好了,趁女儿放暑假回家,父女俩经常开着汽车去郊外练习。

    刘子光还活着的事情,是老温从非洲回来后,去北京探望女儿的时候告诉她的,那时候温雪还在住院,整个人郁郁寡欢,瘦的吓人,西医说这是受到强烈刺激导致的心理创伤,需要心理医生的辅导,中医也说这是心病,需要心药来医,老温在问了陆谨和韩冰后,找了个机会悄悄告诉女儿,其实刘子光还活着。

    温雪听了爸爸的话后半信半疑,上网翻墙看了那场和平音乐会后才豁然开朗,厌食症也没了,心情也好多了,一场大病消失于无形。

    父女俩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谁也没有透露,但这封来自法院的信却让温雪再也无法沉默了。

    “我要告诉那些邻居,叔叔不是杀人犯,他还活着。”温雪扬着信说道。

    老温扶了扶眼镜,笑眯眯的说:“你刘叔不是个俗人,难道会在乎这些人怎么看他呢,你想去非洲报喜,爸爸可以理解,不过非洲那么远,你又没有护照,还是别去了吧。”

    温雪撅嘴道:“谁说我没有护照,去年就办好了,西萨达摩亚又不需要签证,直接买张飞机票就去了。”

    “西萨达摩亚那么远,飞机票要上万块,爸爸可没钱啊。”老温一摊手道。

    这下温雪犯难了,上万块钱自己可拿不出,就算能借到,还有回来的票款呢,这可是不好解决的事情。

    老温哈哈大笑,正要说话,桌上的电话响了,他拿起话筒说了几句,放下道:“小雪,过几天爸爸要去北京,咱们一起去吧。”

    “去北京做什么?”

    “国家要发给爸爸国务院特殊津贴!”老温难以抑制心头的激动,声音都颤抖了。

    ……

    西萨达摩亚,圣胡安市中心,王宫广场边上的一座白色两层小楼,门口挂着一块铜牌,上面用葡语刻着西萨达摩亚国务院的字样,门口有两个配手枪的黑人警察,除此之外,简单的如同一座民宅。

    这里就是西萨达摩亚总理办公的场所,刘子光当选后第一件政令就是把首相这个名称改为民主色彩更鲜明的总理,这次内乱持续的时间相对较短,对政府部门造成的损失也比较小,所以恢复秩序用的时间很短,民政部,内务部,国土资源部、国防部等一些重要部门已经开始正常运转了。

    西萨达摩亚只是一个弹丸小国,全国人口不过五十万,其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居住在丛林和草原上的化外之民,几乎不需要管理,圣胡安市内的民事政务也很少,这个总理要管的事情还不如江北市一个区长多。

    总理阁下的办公室大约有二十平方米,木地板,刚粉刷过的白色墙壁,天花板上一具殖民时期的吊扇正缓缓转动着,总理的办公桌是热带紫檀木的,看起来至少也有五十年历史了,椅子是配套的,中世纪宫廷风格,桌子后面的墙上挂着阿瑟陛下的画像,旁边放着西萨达摩亚的国旗,一个小书橱里摆满了厚重的典籍,整间屋子里最具现代感的就是办公桌上的一台中国产笔记本电脑。

    新华社记者老汤正半跪在地上,用手中的莱卡单反相机捕捉着最适合的角度,他是特地从北京赶来,为新当选的西萨达摩亚华裔总理拍摄个人写真的,出乎意料的是,总理办公室竟然在第一时间就答应了他的要求,而这位年轻的总理也出乎意料的配合,让摆什么造型就摆什么造型。

    “阁下,我觉得您侧着身子坐比较好,这样朝阳正好可以照在您的脸上,会有一种神圣的感觉。”老汤提议道。

    “这样么?”新总理配合的侧过了身子,他穿一套卡其色的短袖猎装,皮凉鞋,西非这地方的上流社会都这么打扮,手腕上带了一块表,是最普通的卡西欧石英表,估价不会超过五十美金。

    老汤喀喀喀拍了几十张照片,心满意足,总理问他:“照完了?”

    “谢谢您,我照好了。”老汤说。

    “来人啊,帮我们合个影。”总理把自己的秘书叫了进来,用老汤的相机拍了几张合影,这才和老汤握手:“谢谢,欢迎多拍摄我们西萨达摩亚的美景,吸引更多的人来旅游,投资。”

    老汤知道总理日理万机,没有多耽搁就离开了,当他走下小楼的时候,不禁回头凝望,大发感慨,这就是堂堂一国总理啊,还没有国内一个乡长气派。

    ……

    老汤走后,又一位外国客人觐见总理,考究的浅灰色西装,白衬衣的领子翻在外面,布雷曼矿业的总裁理查德.索普先生风度翩翩的走了进来。

    “尊敬的总理阁下,请原谅我的冒昧,我想作为一位成熟的政治家,您是不会拒绝老朋友的善意的吧。”索普流畅的布鲁克林口音犹如高天上的滚雷,神气活现的他好像不是在拜会一国总理,而是在探访一个非洲酋长。

    “对不起先生,您带翻译了么?”刘子光道。

    索普耸耸肩,只好把自己的翻译叫进来,刘子光也打电话让外交部派一个精通英语的翻译过来,双方展开正式的会谈。

    “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刘先生,我这次给您带来一份大礼,我知道您现在掌握着伍德铁矿84%的股份,如果您同意加入我们的价格联盟,每年将会多得……我有一份报告,是我的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它会告诉您加入我们的联盟会有多么的划算。”

    索普从皮包里拿出一份报告递过去,刘子光接过随手翻翻,并没有立刻拒绝索普。

    “我会考虑的。”

    索普又拿出一份文件说:“为了支持西萨达摩亚的建设,我准备投资一块海滩开发海滨度假村。”

    “对不起,索普先生,您的时间到了。”总理秘书提醒道。

    见刘子光并没有深入交谈下去的兴趣,索普只好起身告辞,走出办公室的时候看到走廊的长椅上坐着两个漂亮的中国女人,索普很绅士的微微躬身致意,那两个女人也很客气的打了声招呼。

    接着走进总理办公室的竟然是李纨和卫子芊,刘子光笑脸相迎:“什么风把你们二位吹来了?”

    秘书笑呵呵的出去泡咖啡了,房间里只留下他们三个人,早晨的气温不算太高,但是对长期生活在温带的人来说还是太热了。

    “刘总理,你为什么不装一台空调呢?”李纨问道,随手解开了一粒扣子。

    “我承诺过,在最后一所学校和医院病房装上空调前,我是不会装的。”刘子光的话语掷地有声,让两个女人肃然起敬。

    “会不会作秀的痕迹太明显了?”刘子光随即又开起了玩笑。

    “如果每个官员都能像你这样作秀就好了。李纨幽幽地说,忽然又想起来什么似地说道:“对了,我们来是办公事的,至诚海外打算在圣胡安海滨购买一块地皮,贵国民政部已近核准了价格,作价一百万美元,但是这么大的交易必须总理签字批准,所以我们来找你了,想走个后门,批的快点。”李纨说。

    刘子光说:“这种文件内部传递就行,不过他们的效率确实不敢恭维,好吧,你把文件拿来我看看。”

    卫子芊拿出了文件递过去,刘子光一边翻开一边问道:“怎么李总还没回国,打算在西萨达摩亚常住了么?”

    “是啊,我想通了,如果至诚集团总是需要我盯着的话,那就不是一个健康的企业,所以我打算退休,在圣胡安开一家酒店,顺便在这里养老。”

    刘子光已经看完了文件,正色道:“一百万美元不能批,价格太低了,或许这价格符合现在的行情,但是我相信不用十年,圣胡安的地价会翻十倍,所以我不能签字,除非你们把价格提升到听证会满意的程度。”

    李纨和卫子芊对视一眼,都没料到刘子光会如此铁面无情,不过她俩也明白,一百万美元买那么一大块地确实是捡了个大便宜,以刘子光的性格,既然当了人家的总理,就肯定会把这个家当好。

    “算你狠,回头我们再商量加多少钱,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我想在圣胡安买套房子,这个你总能帮忙吧?”李纨笑问道。

    刘子光奇道:“你不是开玩笑,真的打算在圣胡安常住?”

    李纨道:“我是喜欢乱开玩笑的人么?”

    刘子光道:“那正好,我正缺一个住房建设部长,你来当吧。”

    这回轮到李纨瞠目结舌了:“你不是开玩笑?让我当部长?”

    刘子光道:“我是喜欢乱开玩笑的人么?”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