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纨和卫子芊一直被迫滞留在安哥拉首都罗安达,所有飞往圣胡安的班机都停航了,陆路交通也不畅,据说要花一万美元才有人带你去圣胡安,但不保证路上的安全,但是没有人敢冒险。

    至诚集团的慰问团有十个人,虽然很多人有出国经历,但是那都是治安良好的欧美国家,谁也没有在非洲动乱地区出差的经历,遇到这种情况个个都是手足无措,有人提出去罗安达的中国大使馆想办法,却被使馆告知,西萨达摩亚处于战乱时期,请他们不要以身犯险。

    慰问团里回国的意见占了上风,但是李总裁和卫总经理却坚持要前往西萨达摩亚,于是大家只好舍命陪君子,在罗安达的宾馆里等待时机,就这样等了一周之后,忽然大使馆派员上门,说是可以去圣胡安了,并且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飞机。

    一行人又惊又喜,乘坐大使馆提供的汽车前往机场的时候,使馆工作人员告诉他们,西萨达摩亚内战已经结束,军阀头子被炸死了,现在联合国警察已经进驻圣胡安,安全基本可以保证了,大家都很高兴,李纨和卫子芊更是欣慰不已。

    一架螺旋桨支线客机在罗安达机场等待着至诚慰问团的人,飞行员是中国人,乘务员也是中国人,机身上还有一行英文字母“REDSTAR”。上了飞机才发现,近百个座位竟然只坐了他们十个人,没想到大使馆竟然提供了包机服务,大家喜出望外,一路欢歌笑语。

    罗安达到圣胡安的距离不算远,飞行一个小时就到了目的地,当飞机在圣胡安机场上空盘旋的时候,一个员工趴在舷窗边惊讶的大呼小叫:“好多漂亮的小飞机啊。”

    众人都探头张望,果见机场上停着许多小型喷气式私人飞机,也有一些大型的波音空客,机场主楼富丽堂皇,玻璃幕墙在阳光下闪着光芒,远处的宽阔柏油路如同草原中的黑缎带,看来这个西非小国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贫瘠嘛。

    下了飞机之后,一辆国产客车直接开到舷梯旁接他们,直接把慰问团送到了圣胡安大饭店,酒店方已经准备好了房间,两个高级套间,其余人等都是标准间,大家纷纷赞叹卫总工作做的细致,但是卫子芊却知道,自己什么都没做。

    接下来就是按部就班的工作,去港口慰问滞留的至诚集团工人,李纨换了一身衣服出来,正巧对门的住客也出来了,是个四十多岁的亚洲女人,气质极佳,她很有礼貌的对李纨颔首致意:“库你气哇。”声音婉转优雅。

    是个日本人,李纨也微微点头,心中泛起疑惑,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眼熟呢,不过很快她就忘记了这回事,带着手下前往码头慰问工人去了,一切按部就班的进行,领导讲话,代表发言,群众鼓掌,发放慰问金,忙完之后已经是傍晚了,李纨谢绝了港口施工单位领导留他们吃饭的邀请,乘车回到了圣胡安大饭店。

    刚进酒店大堂,经理就迎了上来,用简单的汉语和手势告诉李纨,有人在等她,然后众人就看到一个穿全白礼服配剑的黑人帅小伙走过来向他们敬礼,然后递上了烫金的邀请函。

    李纨有些惊讶,双手接过来一看,上面用毛笔字写着邀请李纨和卫子芊女士前往王宫参加国宴的字样。

    “可是我没有礼服啊。”这是李纨的第一反应,也是所有女人的第一反应,国宴啊,那可是最正式的场合,此番前来非洲带的都是热带地区的装束,怎么可能穿着短裤和旅游鞋去参加国宴呢。

    礼服小伙微微一笑,打了个响指,服务员捧上两个大白纸盒,并且打开盖子请客人欣赏。

    “这是我们为您准备的晚礼服。”

    李纨和卫子芊都傻眼了,一套黑色的,一套紫色的,真丝质地发着柔和的光彩,最离谱的是,居然还有一小盒配套的首饰,正宗卡地亚的钻石项链啊,起码几十万美元才能买到!难道这些是为我们预备的?

    “请二位更衣,陛下将在王宫恭迎二位大驾。”礼服小伙说。

    李纨和卫子芊如梦初醒,赶紧接过盒子上楼,让国王等自己可以不礼貌的行为啊,当李纨进屋的时候,正好又遇到对门的客人回来,两人再次互相致礼,这回李纨终于想起来了,她不是日本久负盛名的歌手中岛美雪么。

    来不及多想,先回房换上了晚礼服,头发来不及打理,只能简单披散下来,戴上卡地亚珠宝首饰在镜子前左顾右盼,李纨不禁感慨自己还没老啊。

    换了衣服来到楼下,两位晚装丽人的光彩照亮了整个大厅,王宫的劳斯莱斯专车已经开到了门口,侍卫官帮开门,饭店服务员全都鞠躬敬礼,让李纨和卫子芊俨然有一种贵族的感觉。

    与此同时,联合国维和警察总部,刚巡逻回来的胡蓉忽然接到了一纸命令,着礼服前往王宫参加国宴,不光胡蓉傻了,同事们也全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不管怎么论资排辈,也轮不到小胡去参加啊,不过这是人家王室发来的邀请函,他们也能照做,晕头转向的胡蓉赶紧冲进公共浴室洗了个澡,换上警察礼服佩上绶带,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就上车走了。

    国宴在西萨达摩亚新王宫举行,这是中国公司承建的一座古希腊式的建筑,没有围墙只有柱子,地面全部是大理石铺成,没有电灯,只有无数的烛台,圣洁的宛如神殿一般,更炫目的是王宫院子无数的喷泉,在夜色中令人眼花缭乱,炎热的气温也随着喷泉的水雾而降低了。

    宴会并没有想象的那样盛大,邀请的客人也不多,联合国官员,各国使节、维和警察代表以及中资企业代表,李纨和卫子芊看到了坐在对面的胡蓉,彼此都是会心的一笑。

    客人就位之后,东道主才出场,三个女人都按捺着激动的心情等待着那个人的出场,不出所料,刘子光和阿瑟陛下一同出场了,一老一少穿着同样的晚礼服,白色上衣黑色裤子,白领结,风度翩翩无与伦比,如果不是肤色差异,看起来分明就是父子。

    西萨达摩亚国宴的菜式比起环境来就寒酸了很多,一块牛肉,一条几内亚湾的鱼,还有一根香蕉,一杯甘蔗酿的甜酒,除此之外没有其他。

    如此正规的场合,李纨满腹话语都只能憋在心里,卫子芊更是默默的低头吃饭,就连平时大大咧咧的胡警官此刻也变成温驯的小猫咪,举手投足都显得那么的不自然。

    宴会只是走个形式而已,重头戏还在后面,国王邀请大家参加一个为和平祈福的音乐晚会,地点就在圣胡安大体育场。

    一行人搭乘车辆来到体育场,胡蓉看到体育场外面执行安保任务的正是自己的同事们,他们也看到了坐在车里的胡蓉,纷纷向她挥手致意。

    贵宾们的座位设在主席台的包厢里,安保措施严密,炎炎夏夜还有冷气供应,比看台上的观众舒服多了,圣胡安大体育场是八十年代建造的,可以容纳六千人,但今天起码来了一万多人,看台上人山人海,灯火璀璨,照耀着下面的大舞台。

    侍者拿来节目单,李纨扫了一眼,差点惊呆。

    U2、麦当娜、滚石、保罗?麦卡特尼、埃顿?约翰、斯汀、老鹰乐队、亚瑟小子、碧昂丝、珍妮?杰克逊、席琳?迪翁、玛丽亚?凯丽、恩雅、保罗?西蒙、布兰妮?斯皮尔斯、克莉丝汀?阿奎莱拉、瑞奇?马汀,詹妮弗?哈德森,中岛美雪,还有来自中国的李双江和刘欢,以及很多不认识的名字,这简直是世界顶级的音乐盛宴啊!

    李纨忽然明白为什么圣胡安机场停着那么多的私人飞机了,原来他们都是来参加音乐会的啊,她不由得瞟了一眼刘子光,这个男人究竟有多大的号召力啊。

    仿佛猜出她心中所想似的,刘子光微笑道:“他们可不是看我面子才来的,这是一次自发的,以世界和平为主题的音乐盛会,所有歌手都是自费前来,义务演出,当然也不会收门票。”

    胡蓉伸过头来小声问道:“你这是给我们维和警察增添负担,这安保规格该有多高啊,不得把人累死,说,你还准备了什么幺蛾子?”

    刘子光微笑道:“过几天巴塞罗那足球队会来和西萨达摩亚国家队进行一场友谊赛,不过你说的也很有道理,这么大的盛会万一有人捣乱就不好了。”

    此时音乐会已经开始,一个年纪不小的黑人女歌手JoanArmatrading在演唱一首名为《FlightoftheWildGeese》的歌曲,以此献给在非洲战乱中死去的人们。

    李建国走了过来,在刘子光耳畔低语了两句,刘子光微笑点头:“你处理就行。”

    圣胡安郊区的一栋低矮的房子里,灯火昏黄,野狗在外面狂吠,CIA的米勒上校被绑在椅子上,头耷拉着,血丝从嘴角滴下来……

    音乐会还在继续,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圣胡安体育场,无数摄影机向电视观众直播这场顶级音乐会,来自世界各地的歌手倾情演绎,为自由,为和平而歌唱。

    引起在场中国人共鸣的是一个由来自中国香港的音乐组合Beyond演唱的歌曲,三个赤膊男子抱着吉他在炫目的灯光和如雷的掌声中登场,他们先用粤语讲解了这首歌的来历,这本来是一首献给南非黑人领袖曼德拉的歌曲,今天用来献给一位为西萨达摩亚的和平做出贡献的黄皮肤的中国人。

    钟声响起归家的讯号迎接光辉岁月……

    风雨中抱紧自由

    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

    自信可改变未来

    问谁又能做到

    可否不分肤色的界限

    愿这土地里不分你我高低迎接光辉岁月

    风雨中抱紧自由

    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

    自信可改变未来

    问谁又能做到

    最后的压轴戏是全场合唱迈克杰克逊的《healtheworld》,气氛达到最高潮,一曲终了,全场起立鼓掌,热烈而持久。

    战争远离,世界和平,这是每一个人心里的激荡的主题。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