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复圣胡安的当夜,一艘货轮抵达了中国人控制的圣胡安港口,从船上卸下很多神秘的箱子,上面印着人工增雨系统的英文标识。

    这些箱子被吊运到卡车上,车队在武装士兵的押送下连夜送进了圣胡安市区,夜里下了一场暴雨,街道冲刷的非常干净,卡车的绿色苫布被雨水淋得湿漉漉的,暗夜的街头,身穿橡胶雨衣的士兵静静地伫立着,守卫着国家的安全。

    车队在一个大院子里停下,士兵们把箱子抬进一间空旷的房子,房子面积很大,只有几张孤零零的工作台,一身戎装的刘子光在这里等候已久了。

    “温工,欢迎来到非洲,一路辛苦了。”刘子光和车上下来的中年人亲切握手。

    来的正是晨光厂的现场调试工程师老温,他做梦也没想到刘子光还活着,而且就是这批巡航导弹的主顾,惊讶的嘴都合不拢了,当他看到一旁的叶知秋时,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笑道:“小叶,你们合伙起来骗我啊。”

    简单寒暄后,进入正题,刘子光介绍说:“目标躲藏在刚果境内的一个秘密营地,具体坐标已经被我们掌握,但是军队不能越境打击,战斗机也无法出动,所以只有指望咱们晨光厂造的导弹百里之外取他们的首级了。”

    老温说:“在船上我已经把导弹组装起来了,现在只需要输入数据就能作战,既然目标所处地域没有平民,为了保证战果弥补误差,可以一次性发射多枚以火力覆盖目标区域,兵贵神速,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一枚枚导弹从箱子里搬出,制导系统连结上电脑,输入了作战用的数据,一直忙到天蒙蒙亮才搞好,此时下了一夜的雨已经停了,空气非常清新,众人将导弹搬到天台,装入发射架,一共是二十枚巡航导弹,先后喷着火焰离开了发射导轨,一枚接一枚消失在夜空中。

    ……

    西萨达摩亚的邻国刚果境内,武装冲突不断,I.S.R在这里有一个秘密营地,从西国撤出的戈登将军和库巴将军的残部就在这里休整。

    戈登向他的雇主汇报了战况,索普先生并没有指责将军,反而答应追加两百万美元的以帮助戈登雇佣新兵和购买武器,总之一句话,不惜血本也要把战争继续下去。

    说老实话,戈登不喜欢库巴这个愚蠢而残暴的家伙,他竟然把国王派来的使者杀掉并且割下了脑袋送回去,这样行为或许在中世纪能显示决心和武力,但在信息爆炸的时代唯一的作用就是告诉全世界,我是个刽子手,是个屠夫。

    当然戈登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一个雇佣兵,谁给钱就帮谁干活,从I.S.R总部借来的数十名佣兵已经乘机抵达营地,戈登决定明天就带兵杀回西萨达摩亚。

    把营地选在刚果是有原因的,西萨达摩亚是个弹丸小国,根本没有战略纵深可言,而刚果也处在战乱之中,政府军根本无暇管这些琐事。

    这些黑鬼,就喜欢打仗,让他们统统见鬼去吧,戈登将军啐了一口,今天他损失了十几个精锐的士兵,心情着实郁闷。

    比他还郁闷的是库巴将军,这位前独裁者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政府军上尉了,在美国流亡的日子里,他每天胡吃海塞,高热量的垃圾食品把他养成了一个一百五十公斤的大胖子,走路都困难,更别说行军打仗了。

    库巴手下的残部在今天的战斗中全军覆灭了,身边只剩下十几个铁杆随从,从他们的眼神里,库巴发现了不安和犹豫,要在以前,他马上就会枪毙这些人,但现在不同了,他必须靠着他们,要不然就没人伺候自己了。

    半夜里,库巴的一个随从爬出了帐篷,拿出便携式GPS查看了所处的坐标,用卫星电话打了一通,然后悄悄走向营地围墙,试图爬出去的时候被戈登将军的人抓住了。

    随从被送到了戈登将军那里,几句话一问就露了马脚,将军下令严刑拷打,一番折磨后这家伙终于说了实话,原来他早已被马丁政府收买,潜伏在库巴将军身边,关键时刻出卖情报,刚才他就是向马丁报告了营地的准确坐标。

    戈登将军冷笑,真是天助我也,敌人想来摸营,那就让他们有去无回,他连夜进行了布置,又是地雷又是狙击手的,把个营地布防的如同铁桶一般。

    清晨时分,一个趴在大树上的观察哨用对讲机向戈登将军报告,西方飞来几架型号不明的飞行器,似乎像是无人侦察机,又像是巡航导弹。

    正在营地外巡逻的戈登将军大惊,不管是无人机也好,巡航导弹也罢,都不是西萨达摩亚这种级别的小国家玩得起的,难道说某大国已经开始干涉了?那样的话,I.S.R就别玩了,因为根本斗不过。

    他急忙下令全军撤离,但是为时已晚,二十枚巡航导弹如同下饺子一样砸进了营地,每枚导弹携带的是三十公斤的战斗部,二十枚就是六百公斤当量,营地顿时化作一片火海。

    几分钟后,戈登将军抖掉身上的尘土和帐篷碎片从地上爬了起来,营地已经被炸成了一片焦土,库巴将军尸骨无存,刚从I.S.R总部运来的大批武器弹药也全都爆炸了,士兵们没见到敌人的面就死光了。

    现在他又变成光杆司令了。

    愤怒的戈登将军向欧美记者爆料说,西萨达摩亚方面借助了中国的力量,用巡航导弹谋杀了库巴和自己的五十余名部下,这不是正常的交战行为,而是一种犯罪。

    西萨达摩亚方面否认这次行动和中国有关,但同时又大大方方的宣布,西国陆军在凌晨时分实行了代号为“踢屁股”的军事行动,以巡航导弹攻击了位于刚果境内的库巴军营,击毙了犯下反人类罪行的库巴将军和他的雇佣军,这次行动使用的武器装备,均来自于西国陆军自己研发,委托中国一家民用机械厂生产的廉价版巡航导弹,另,整个行动已经取得刚果官方的谅解和支持。

    库巴将军被导弹炸死,威胁西萨达摩亚的因素少了一个,随着联合国维和警察的进驻,原先撤离到边境地区的佩雷斯首相也不得不放下武器,宣布停战,但他依然要求承认大选结果,继任首相之职,国王答复他,大选必须在联合国的监督下重新举行,并且在此前要成立一个调查组,彻底调查何塞被炸死的事件。

    一天后,佩雷斯宣布接受重新大选,他回到了圣胡安,自此内战平息。

    ……

    联合国维和警察部队终于开进了西萨达摩亚,这支部队由中国、巴基斯坦、坦桑尼亚的警察组成,任务是维持圣胡安的秩序,收缴民间武器,以及帮助西国政府训练新的警察部队。

    维和警察总部设在圣胡安市区的一栋白色建筑内,这里原先是西萨达摩亚商务部大楼,警察们没有休息就开始了巡逻任务。

    由于装甲车还未运抵,维和警察只能徒步巡逻,胡蓉被编入了第二巡逻梯队,沿着圣胡安大街向西行进,一直到海边为止。

    非洲的天气酷热无比,维和警察们身穿防弹衣,头戴蓝色钢盔,上面用白油漆写着UN字母,手持轻武器沿着街道两侧步行前进,除了单兵武器外还要背负对讲机、手铐、急救包、水囊等物,要不是来之前进行过体能训练,一天下来还真吃不消。

    圣胡安的建筑物大多是两种颜色,土黄和白色,房屋低矮,最多两三层,海边的圣胡安大饭店不过是二十层高,就算是一览众山小的角色了,大街上尘土飞扬,野狗到处乱窜,白花花的太阳照的人睁不开眼,来来往往的汽车千奇百怪,既有七八十年代的老爷车,也有最新款的豪车,黑人们穿着五颜六色的中国造廉价纺织品,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这些戴蓝色头盔的人。

    街道上还遍布着战争的痕迹,墙壁上满是弹孔,街角旮旯里堆着子弹壳,甚至还有汽车残骸摆在道路中间无人清理,沙包共事和铁丝网拒马到处可见。

    一辆轮式装甲车从面前缓缓开过,车上坐着的是西萨达摩亚保王军的士兵,他们身穿单绿色军装和帆布军靴,头戴中国造80盔,拿着朝鲜造的自动步枪,看到联合国警察就善意的挥手致意。

    “注意外交礼仪。”队长轻声说道,队员们纷纷挥手回礼,装甲车冒着黑烟远去了,胡蓉心里却泛起了嘀咕,这装甲车怎么这么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继续向前巡逻,市中心有一座宏伟的群雕,据说是为了纪念圣胡安大屠杀期间涌现的英雄而建造的,出自欧美名家手笔,从远处看起来很有气魄,走近一看,更加令人肃然起敬。

    队员们列队向塑像敬礼,并且献上了天堂鸟扎成的花环,忽然胡蓉指着塑像认真地说:“那个人我认识。”

    大家都笑了,以为小胡在开玩笑。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