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汉东的部下里,有张熟悉的面孔,正是刘子光的老战友关野。

    大敌当前,他没有太多寒暄,更没有追究刘子光是如何逃出生天的,他只是向刘子光表示,他也要留在伍德庄园执行牵制敌人主力的任务。

    “你另有任务。”刘子光一句话就打发了他。

    关野还想争取一下,钟汉东已经走了过来,拍拍关野的肩膀说:“小关,我和刘总聊聊。”

    关野回避了,钟汉东坐了下来,掏出一支烟递给刘子光,自己也点了一支美美抽了一口,说:“你的计划,没有请示上面吧?”

    刘子光说:“我是阿瑟陛下授命的最高级军事指挥官,不需要向任何人请示汇报。”

    钟汉东说:“你明白我的意思,我们毕竟是……”

    刘子光打断他的话说:“我当然明白,但是我现在是西萨达摩亚公民,我的计划没有向你所谓的上级进行请示,因为我知道,即使能批准,也会贻误战机,钟大队,事实就是这样,如果你反悔现在还来得及。”

    钟汉东说:“我已经决定了,此事必须向上级汇报,我就在伍德庄园等候上级的批准。”说完起身离去,留给刘子光的是孤独而高大的背影。

    ……

    撤退如期进行,数千名中国工人乘坐各种交通工具从伍德铁矿园区撤退,车队绵延数公里,红星公司的越野车随同护卫,尘土飞扬,艳阳高照,路边的黑人小孩迷茫的看着车队,车上的人扔下一包饼干,小孩捡起饼干撒腿就跑。

    近地轨道上的锁眼13侦察卫星从西非上空飞过,拍摄下数百张车队撤离伍德庄园的照片,在最短时间内就从休斯敦的控制中心发到了中情局兰利大楼,又从兰利发到了遥远的西萨达摩亚圣胡安的某栋房子里,打印成一张张照片贴在了墙上。

    CIA的米勒上校带着他的雇员们重返圣胡安,这位身材高大的黑人没有忘记上次捕食者无人机被击落的事情,他曾经发誓要报仇,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上校的手下们精英云集,有密码专家,情报专家,非洲问题专家,还有来自陆军游骑兵、101空降师以及海军陆战队的战术专家们,他们几乎全部都有在阿富汗或者伊拉克的实战经验。

    此刻这帮人正懒洋洋的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不是捧着《花花公子》看的津津有味就是听着IPOD里的音乐摇头晃脑,他们大多不修边幅,留着豪放不羁的大胡子,看起来就像是个流浪汉或者阿富汗牧羊人,这是普通军队所严禁的,但却是特种部队士兵独享的荣誉,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成功的掩护自己,混入当地环境中去。

    米勒上校没有去管他们,此刻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照片上,上次捕食者折戟沉沙之后,空军拒绝再派无人机配合CIA在西萨达摩亚的行动,他只能依靠间谍卫星的照片和当地人发来的信息分析敌情,一切资料显示,中国人开始大规模的撤离伍德庄园,他们终于承受不住来自内部的压力了开始撤退了,上校欣喜的想到。

    白宫那些怯懦的家伙,生怕惹恼了大债主,严令米勒上校在中国人没有离开前展开大规模的行动,现在终于等到了合适的机会。

    米勒上校的任务很简单,他和他的部下实际上充当的是搅屎棍的角色,努力把西萨达摩亚这潭浑水搅得更乱是他们的终极目标,虽然铁矿石不干美国人的事,但能给中国人添点堵的事情一向是华盛顿那帮人的最爱。

    而且根据上校的情报,事情也到了必须解决的地步,伍德庄园的主人是一个中国人,几个月前他从中国采购了一批足以武装一个营兵力的装备,又在波黑订购了一千条枪,虽然一些采购计划因故终止,但足以可见他们的野心,而且小国王是西萨达摩亚法理上的最高元首,除掉他会给这个国家带来更大的动荡,这也也是米勒上校任务表上最主要的一件事情。

    有情报显示,有条挂着巴拿马旗帜的韩国货船最近在几内亚湾出没,世界上有几个为数不多的国家向来胆大包天,北韩就是其中之一,兰利大楼有理由相信,这条船上满载着给伍德庄园的轻武器,因为只有他们敢于悍然违反联合国关于武器禁运的决议,别说几集装箱的轻武器了,就是核弹,只要能换来足够的利益他们也敢卖。

    如果伍德庄园得到了大批武器弹药,局势将会变得更加复杂而不可控制,虽然米勒上校向来瞧不起这些黄皮猴子和黑猩猩,但是手里拿着自动步枪的猴子和猩猩也是非常危险的动物。

    基于以上原因,上校还是决定再联络一股援军,加个双保险。

    他拿起卫星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说道:“我找戈登将军……”

    ……

    戈登将军和米勒上校一样,也是来报仇的,不同的是他受雇于布雷曼矿业的理查德.索普先生,这位美国商人以巨资雇佣他和他的军队帮助独裁者库巴恢复统治,这一点很有意思,因为同样是这位索普先生,在两年前曾花钱雇佣戈登为福克纳上校运送军火,而福克纳的任务则是推翻这位库巴将军。

    资本家和政治家们的脑子里都充满了污秽的东西,戈登将军深信这一点,但这并不妨碍他接受雇佣,因为他的一支上百人的部队就死在西萨达摩亚,那次打击让将军足有一年没缓过劲来,现在重新组建的雇佣军的成色也大不如以前了,只网罗了一些东欧和高加索的职业士兵。

    中情局的米勒上校打来电话,邀请戈登将军共同出兵灭掉盘踞在伍德庄园的国王残部,这个消息让戈登为之心动,军人的直觉告诉他,这是一次极其难得的机会。

    ……

    撤退车队中夹杂着一些民用皮卡和越野车,刘子光和李建国坐在颠簸的车厢里,展开一张塑料质地的作战地图比划着。

    “建国,我让关野和贝小帅跟你一起行动,你们的任务是从库巴手中夺取机场,我们两边同步进行,谁先得手就回援庄园,钟汉东那边压力最大,敌人会倾尽全力攻打他,我怕他撑不住。”刘子光说。

    李建国点点头:“机场这边交给我就行,钟大队那边你尽可以放心。”

    “但愿吧……”刘子光微微叹气,这种牵制敌人主力的任务向来是九死一生,钟大队和他的部下们将要承受难以想象的巨大压力,并且要付出巨大的牺牲,今天还活蹦乱跳的战士们,明天或许就会成为冰冷的尸体。

    车队的目的地是圣胡安码头,经过圣胡安市区的时候,几辆货车开进了街道,一些穿便装的人从车上拿出几个大号的鸟状模型飞机来,装在发射架上弹射了出去,飞机尾部的螺旋桨嗡嗡的转动着,向机场方向飞去。

    与此同时,一队土黄色涂装的悍马越野车从圣胡安市区出发了,这些车辆上没有任何标记,士兵们大多是白人,戴着超酷的墨镜,穿着卡其色的多功能军用外套和作战裤,黑色的棒球帽和奥克利的沙色军靴,嘴里嚼着口香糖,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身上装满弹匣和手榴弹,HK416自动步枪上装着全息瞄准镜,专业定做的战术刀放在最顺手的位置,怎么看都不像是正规军人,而像是无法无天的军事承包商。

    在悍马车队的后面还跟着十几辆皮卡,车厢里架着12.7毫米的机关枪,身穿绿色军装的黑人士兵坐在车头上,车厢里,看到路边的老百姓,就挥舞着武器恫吓他们,看到别人抱头鼠窜,他们就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一架灰蓝色低可视度无人侦察机从远处掠过,镜头拍摄下的照片通过通过自动压缩程序压成数据包无线传送到控制中心,照片在电脑上解压打开,可以清楚的看到悍马车队的数量,兵力和大型武器装备一目了然。

    “佩雷斯的部队倾巢出动了,不知道机场那边的情况如何?”站在电脑前的刘子光说道。

    一袭军装打扮的叶知秋调出另一幅画面,虽然稍显粗糙,但仍可以分辨出一队陆虎卫士在非洲原野中掀起滚滚烟尘。

    “I.S.R的人马也出动了。”叶知秋说,忽然镜头一闪,屏幕里出现一架直升机,还没来得及看清型号,信号就中断了,屏幕上一片雪花。

    “被打掉了,咱们的侦察机速度慢,反应也不是那么灵活。”叶知秋遗憾的说道,刘子光心中却是巨震,因为没有料到敌人有装备武器的直升机,这下留守伍德庄园的钟汉东等人可没有防空武器,就算是再厉害的特种兵遇到高一级别的重武器也只有吃亏的份儿。

    临时改变作战方案已经不可能了,只能按照原定计划进行,刘子光一声令下,圣胡安市郊的一个树林里,几十辆涂着王家卫队标志的军车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柴油机喷出一股股黑烟雾,向着市区高歌猛进,车顶的大口径机关枪和无后坐力炮杀气腾腾,皮卡车厢里的黑人士兵单手拿着朝鲜造的58式自动步枪不时朝天鸣放,哇哇怪叫,一场典型的非洲式攻城战拉开了序幕。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