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光如此自信,大家心里却没底,毕竟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是讲究丛林法则的,小国王手底下缺兵少将,军火匮乏,拿什么去和大资本家做后盾的军阀斗啊。

    “为什么我们最弱,可是却没人敢来攻打我们?”刘子光提出了一个问题。

    “因为伍德铁矿的原因,这里有数千名中国籍工人,还有红星公司的武装保安,任何还有理智的军阀都不会悍然对一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之一的国家侨民发动攻击。”李建国答道。

    “对了。”刘子光说,“因为我们有祖国这个强大的后盾,你们想一下,为什么在西萨达摩亚内战爆发之后,我国没有像利比亚撤侨那样迅速动员各种运输工具把滞留在圣胡安附近的上万名中国工人撤走么?”

    大家隐约感觉到了什么,都不说话,洗耳恭听。

    刘子光继续说:“西萨达摩亚和利比亚不一样,他只是一个西非弹丸小国,没有多少纵深,就算是步行也可以在三日内撤离到邻国,比如安哥拉,比如刚果,可是那样一来就彻底被动了,中了某些人的奸计了,我们的国家领导人可没那么笨。”

    贝小帅点头道:“我懂了,故意不撤侨就是留个干涉的由头,谁敢碰我的工人,我就派兵平了丫的。”

    “对头,不过我国毕竟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吃相不会那么难看,受联合国-宪-章制约,也不可能直接派出战斗部队,当然维和警察是要派的,这几天我一直在关注国际新闻,基本上世界各国对西萨达摩亚的乱局没有太大的兴趣,美国也是如此,他们的眼睛盯在石油上,对铁矿石感兴趣的只有中国、澳大利亚和巴西、日-本等国,日-本和巴西鞭长莫及,现在进行博弈的两方只有中澳两国。”

    “澳大利亚有什么资本和中国斗?”贝小帅插了一句。

    刘子光淡然一笑:“中国是孤军奋战,但澳大利亚却能得到英美日的协助,巴西的利益牵扯其中,也会帮着敲个边鼓,另外你不要小瞧这些矿业巨头,只要他们愿意,随时可以把澳大利亚总理换掉,澳大利亚属于英联邦国家,得到英国外交上的协助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据我分析,佩雷斯就是雷拓矿业秘密潜伏的代言人,何塞的死也是他们搞得,他们要的并不是西萨达摩亚的政权,因为一个稳定的政权是抵挡不住中国的外交攻势的,他们要的只是乱而已。”

    “那么库巴又是谁的走狗?不会是美国人派来的吧。”贝小帅问道。

    “这事儿肯定少不了中情局的掺和,不过有多深就不清楚了,上次炸王宫的不就是美国人的捕食者无人机么,但是总的来说背后也少不了雷拓的黑手,库巴一个流亡将军手里能有多少钱,怎么可能雇用的起那么多专业的雇佣兵,这笔钱肯定是索普在出。”

    “一个佩雷斯还不够么,又要整个库巴出来,他们这是嫌乱的还不够啊。”贝小帅说。

    “对,一张牌怎么够呢,起码要两张牌,双保险,西萨达摩亚的乱局符合矿业巨头们的利益,至于死多少人,损失多少钱,他们是不关心啊。”

    贝小帅感慨:“这里面的道道还真多。”

    刘子光说:“道道再多也没用,这点花花肠子瞒不了睿智的政治家,红星公司是干什么用的,一水的现役特种兵退伍加入公司,有运输机有装甲车,这么强的武装力量难道只是为了防备暴徒么。”

    谈到这里,一直沉默的李建国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建国,我知道你还在生他们的气,如果红星能在第一时间集结起来平息乱局,就不会给他们插手的机会,而且以钟汉东的魄力,根本不可能被一个邱鹏飞限制住,我想这里面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不过目前还不能确定。”

    “你是说,上面早就预料到了今天的局面,但却故意不在第一时间出兵?”

    刘子光摇摇头:“我也只是猜测而已。”

    李建国说:“这么说,你的胜券就在于红星一定会在以后的冲突中出手了?”

    刘子光说:“钟汉东和他的部下是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时候不用更待何时,不过作为保安公司,在法-理上他们没有参战的权力,所以我想,很快就有人来找我了。”

    正说着,会议室外有人敲门,一人进来报告:“一个姓赵的外交官来访。”

    “请他进来。”刘子光说。

    一分钟后,风尘仆仆的赵辉被人带了进来,一进门他就笑道:“刘子光,我就知道你是打不死的小强。

    刘子光也笑道:“还是要谢谢你的假死药,再说他们没死,我怎么舍得死,说吧,你来有何贵干?”

    赵辉说:“我现在的身份是外交部西萨达摩亚特别事务领导小组的成员,专门办理撤侨事宜,伍德庄园里有大量中国籍工人滞留,我是来探望他们的,顺便带来祖国人民的问候。”

    “然后呢?”刘子光问道。

    “然后和你们商讨一下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平定乱局,恢复生产的问题,这方面你比较有发言权,我想听听你的看法,这也是领导的意思。”

    刘子光哈哈大笑:“我在法律上已经被你们枪毙了,这个仇可不浅啊,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帮你。”

    赵辉也笑了,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贝小帅也在一旁嘿嘿傻笑,只有李建国依然板着脸。

    好不容易赵辉笑完了,叹了口气说:“老刘,今天在场的都是自己兄弟,我就不打官腔了,整个事件,其实一直都在你的掌控中,你故意留在看守所,故意让他们判你死刑,故意召开发布会把股权转让给慈善机构,这一切都是你设的局,你把自己的命当成了筹码,因为你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伍德铁矿迟早会害死你,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与其等死,不如拼死一搏,把上位者搞下去。”

    一片寂静,刘子光把玩着茶杯并不说话。

    “你这一步棋可以说相当的危险,万幸的是,你有几个天然的盟友,在最关键的时刻帮了你一把,或者说帮了他们自己,不管怎么说,马京生已经退休了,马家政治势力大不如从前,这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人的下台,会引发一系列的人事变动,江东省和江北市乃至南泰县都发生了许多重要人事调整,所以,朋友,这回你赢了。”

    贝小帅听得稀里糊涂,李建国依然面不改色,但心中已经是惊涛骇浪,这个刘子光,不惜以身为饵,引得一场官场风暴,此中魄力绝非常人能比啊。

    刘子光依然不置可否,但他的表情却是承认了赵辉的话。

    “这次我是代表国家来的,邱鹏飞在圣胡安大爆炸后的渎职行为严重损害了国家利益,现在他已经被逮捕,不日将押回国内审判,红星公司需要一个总经理,老刘,国家需要你。”赵辉恳切的说道。

    刘子光还没说话,贝小帅先跳了起来:“草,当我们是夜壶啊,需要的时候就用,不需要的时候就踢到床底下去,有这么无耻的么。”

    “恐怕我难以胜任啊,我连户籍都注销了,严格意义上已经是个死人了,怎么当你们的总经理,再说了,好像红星公司本来就是我的吧。”刘子光淡淡的说。

    赵辉笑道:“你这个人挺有意思,有时候大气的很,几十亿的财产说不要就不要,有时候却像个小孩般斤斤计较,好吧,你开价吧。”

    刘子光说:“很简单,我需要一个说法,他们为了引诱我回去,竟然用放射性物质毒害我的父亲,并且栽赃陷害我,给我扣上一个杀人犯的罪名,导致我名誉扫地,有家不能归,至今全家流亡在外,如果换了是你,会善罢甘休么?”

    赵辉正色道:“陈汝宁被杀一案已经重新调查了,目前最高检和最高法都介入了此案,穆连恒的死也必须有人负责,我相信他们都会受到公正的惩罚,至于谭志海,你大可以放心,他的日子没多久了。”

    刘子光脑海里闪过了另外一些人的名字,但他终于还是没说,因为他不想让赵辉尴尬,复仇的事情还是指望自己比较靠谱。

    “好吧,我可以复职担任红星的总经理,不过我有个要求。”刘子光不再卖味了,大敌当前,还是尽快进入正题的好。

    “你说。”赵辉显然是有备而来,打开了小本子准备记录刘子光的价码。

    “我需要五千支自动步枪,一亿发子弹,装甲车、迫击炮、牵引式107毫米火箭炮和配套的卡车五十套,大口径机关枪和防空武器,以及一些直升机。”

    刘子光狮子大开口,赵辉苦笑着把本子合上了,说:“联合国决议我们是不能违反的,一枪一弹都不能进入西萨达摩亚,不过我有个办法能帮到你。”

    说着他从兜里拿出一个金属盒子递过去:“有了这个,你就能凑成一套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