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凭什么枪毙我!”邱鹏飞大吼道。

    “你贻误军机,通敌叛国!”钟汉东掷地有声的话语让邱鹏飞一愣。

    “这是污蔑,你陷害我!”他随即反应过来,厉声反驳。

    “贻误军机我就不追究你了,毕竟你有上面的命令,可是为了自己的安危,你竟然见死不救,放任同胞处于危难之中,你还配做人么,拉出去,毙了!”钟汉东大手一挥,两个如狼似虎的特种兵立刻扑了过来。

    “我说,枪栓在冰柜里!”邱鹏飞见钟汉东来真的了,慌忙屈服。

    钟汉东倒也不敢真的枪毙他,挥手让人把一滩烂泥般的邱鹏飞押了起来,起出枪栓装配完毕,把总部所有人员组织起来,发枪,发子弹,向他们训话说:“西萨达摩亚内乱已起,现在我和机动部队要去机场营救同胞,你们就在这里坚守阵地,一定要等到我们回来。”

    虽然这帮后勤人员都是关系户,但好歹受过军训,知道怎么开枪,比只会胡乱放枪的黑人士兵要强不少,再加上总部有五米高的水泥围墙,柴油发电机,红外报警器,监控摄像头,子弹充足,即使面对几百人的暴徒围攻也能撑上几个小时,所以钟汉东还是很放心的,安排好了家里的事情,他带领十名部下,开着几辆越野车直奔机场而去。

    圣胡安城内的局势比预想的要好的多,只是两派枪战而已,并没有爆发大规模的骚乱,零星的趁火打劫者根本无法威胁到钟汉东的车队,他们很快来到圣胡安国际机场,见到了医疗队的队长谷秀英。

    让钟汉东惊讶的是,医疗队的同志们比他想象的要镇定的多,他们甚至在候机大厅的门口垒起了街垒,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一批猎枪,在沙包后面严阵以待。

    见到同胞赶来,医疗队的同志们搬开临时拒马,让汽车开了进来,钟汉东找到了医疗队的领队谷秀英,于是他更惊讶了,这竟然是一位女同志。

    “巾帼不让须眉啊。”钟汉东说。

    “没什么,圣胡安大屠杀我都经历过,这只是小场面。”谷队长淡淡的说。

    医疗队是乘坐安哥拉航空的支线客机飞来的,想折回去已经不可能,钟汉东提议道:“我护送你们从陆路去安哥拉,从那里回国。”

    谷秀英坚定的说:“不,我要留下来,这里有几万同胞,万一打起来一定有人受伤,没有医生怎么行。”

    医疗队的同志们也都是一副毅然决然的样子,表示誓死留下。

    钟汉东一阵感动,被胆小怯懦的邱鹏飞搞糟的心情又好了一点,既然人家女同志都有这个胆略,自己又有什么理由退却。

    他征用了一辆机场大巴,护送着医疗队的全体成员前往圣胡安码头,那里中国工人最多,也是保安措施最严密的地方,相对比较安全。

    ……

    一夜过去了,骚乱稍定,各方面消息汇聚而来,昨日佩雷斯首相的军队和忠于前任首相马丁的军队在郊外发生交火,双方动用了装甲车和大炮,发射了几百发炮弹,上万发子弹,激战数小时,伤亡数字尚不清楚。

    王宫受到武装暴徒的袭击,国王阿瑟陛下已经在卫队的护送下前往伍德庄园避难,目前是否仍在国内尚不清楚。

    中资企业的工地遭到数十次零星攻击,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但是西萨达摩亚已经进入战争状态,工地无法正常施工,工人们也闹着要回国,消息传到国内,一片震惊,很多建筑公司的股票开始暴跌。

    唯有至诚集团一枝独秀,因为至诚前期没有投入太多资金,损失也是最少的,当李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只是打开抽屉,拿出一张照片来默默的流泪。

    照片上,刘子光英姿勃发。

    ……

    某部办公室,池部长仰天长叹,军队作风雷厉风行,由于他负责的西萨达摩亚情报工作出现严重偏差,已经在第一时间被停职,估计仕途到此也就终结了。

    接替池部长职务的是叶唐少将,这间办公室没用一年就又换回原来的主人,叶唐少将就职后立即派出部属在第一时间飞赴西萨达摩亚。

    国际社会对这个动荡不堪的西非小国家给与了极大的关注,联合国秘书长呼吁交火双方立即停火,在中立组织的监督下重新举行大选,并彻底调查何塞被炸死一案。

    西萨达摩亚的乱局也引发了中国民众的关心,CCTV的“军事观察家”栏目邀请了著名军事评论家张召忠海军少将对西国局势进行了点评和分析。

    “我认为这场内战起码要持续二十年。”张少将这样说。

    中央也召开了紧急会议,商讨对策,上万中国工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可不是小问题,会议进行了很久,做出的结论是停止施工,立即撤离。

    至此,中国在西萨达摩亚投资数百亿美元的工程全部无限期搁置,铁矿开采计划更是成了水月镜花。

    撤离令发出之后一小时,雷拓宣布,先前提出的人民币充当铁矿石国际结算单位只是一个不成熟的构想,近期是不会考虑这个问题的。

    几乎是同时,雷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三大矿业巨头联合宣布,铁矿石涨价30%。

    消息传到北京,马京生摸着脑袋叹道:“我总算是明白了,澳大利亚人要的根本不是伍德铁矿的股份,他们要的只是让我们挖不出铁矿。”

    可惜他明白的太晚了。

    一天后,国务院铁矿石领导小组宣布撤销,马京生不再担任副组长的职务,暂时没有安排新的工作,有小道消息说,在铁矿石战略问题上,身为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的马京生多次决策失误,给国家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最高层对他很不满意。

    ……

    江北市,刑警二大队,韩光推开办公室的门冲胡蓉喊道:“小胡你过来一下。”

    胡蓉走进办公室,只见韩光一脸严肃,“小胡,接省厅命令,着便装携带武器,秘密前往省城执行任务。”

    “是!”胡蓉挺起了腰杆,心中却泛起了疑惑,省厅那么多警察为什么不用,要从江北市局调人,还要秘密前往,难不成省里出了什么大事?

    “别问为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韩光说,又补充了一句:“是宋副厅长亲自下的命令。”

    “明白了。”胡蓉转身出去,谁也没有告诉,收拾了自己的枪和手铐,没有开那辆扎眼的大切诺基,走到街口等了几分钟,只见一辆黑色奥迪驶来,韩光降下副驾驶的窗户做了个手势,胡蓉拉开后门坐了进去,发现后座上已经有一个人了,竟然是江岸派出所的民警王星。

    后面还跟着一辆奥迪,胡蓉判断起码有八个人参加这次行动,宋剑锋千里迢迢从江北老家调干警执行任务,到底是要对付谁,刑警的直觉告诉她,很可能是系统内的害群之马。

    江北到省城的距离不算远,三个小时就开到了地方,干警们在一家招待所住下,傍晚时分,便装打扮的宋副厅长带着两个省高检的侦查员来到了这里,召集大家开会。

    “在场的都是我的老部下了,啰嗦的话不多说,这次要抓捕的目标是万自豪,所以任务很艰巨,你们有没有信心?”

    大家都有些震惊,万自豪也是副厅长,而且是下一任厅长的热门人选,他是省城刑警出身,业务精干,人脉广泛,曾经被誉为省城神探,据说他是麦系的干将,省厅里很多人都是他提拔起来的,对他言听计从,宋剑锋调到省厅就职后,工作很难展开,也是拜这位竞争对手所赐。

    干警们都很激动,能参加这次秘密行动,是他们无上的光荣,宋剑锋做了一番部署,分两队人马出动,前往省城一家五星级酒店执行抓捕任务。

    据情报,万自豪很有可能随身携带武器,与之同行的还有一名司机,一名助理,都是他的死党,属于危险分子。

    万自豪的车停在酒店停车场,司机就在车里打瞌睡,干警们很快将其控制,随后在酒店大堂将其助理控制住,抓捕小组迅速上楼,直扑1818房间,从电梯里出来,冲到门口刷卡推门,被保险锁链挡住,人高马大的王星退后几步,猛然上前飞起一脚,整扇门都被他踹飞了,韩光和胡蓉紧跟着就冲了进去。

    这是一间豪华套房,奢华的大床上,一丝不挂的男女正纠缠在一起,见到有人破门而入,两个人都傻眼了,干警们扑上去将那个肥胖的男人按住戴上了手铐,那个女的刚要喊叫,被胡蓉一巴掌打在脸上:“不许出声!”

    那女的傻了,胡蓉也愣了,这个女人不是经侦总队的那位美女副总队么,怪不得啊,四十岁不到就当了副总队,原来是有这层关系。

    万自豪犹自挣扎:“你们知道我是谁么!”

    “当然知道你是谁,这是省高检的逮捕令,万自豪,你醒醒吧。”宋剑锋出现了,亮出了逮捕证,万自豪像个泄气的皮球一样,不说话了。

    人犯被秘密押走,从防火楼梯下楼,带上汽车直接押往邻省,这个案子是要异地办理的。

    “宋厅,他犯了什么罪?”胡蓉轻声问道。

    “罄竹难书啊。”宋剑锋感叹了一句,又说道:“穆连恒的离奇死亡和他有关,这次不单抓一个万自豪,还会揪出一大批人来,小胡你等着看好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