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国接到王室卫队的求救信号后,立即带领手下四十余名华籍武装保安和二百余名黑人保安乘坐庄园的皮卡和越野车驰援王宫。

    圣胡安已经戒严,忠于马丁的军队和佩雷斯首相的军队在城外激战,城内频频爆发小规模的暴乱和抢劫,大独裁者库巴将军的势力也死灰复燃,在城里到处放火枪击,市内多处警察分局遭到武装分子的围攻,自顾不暇,哪有力量维持治安。

    李建国的部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冲进了圣胡安,小股武装看到他们的车队避之不及,很快就开到了王宫附近,却遭到了强力的阻击。

    距离王宫还有一公里,子弹和迫击炮弹就下雨一般打过来,周围建筑物的墙壁被打得砖石横飞,但是人员却没有伤亡,在非洲打仗就是这样,绝大部分战斗是在看不见敌人的情况下发生的,双方比的是弹药的数量和人品。

    尽管对方是在胡乱开枪,但是子弹不长眼,被流弹打死就冤枉了,保安们纷纷下车,冲进了路边的建筑物,爬上高层和天台,朝子弹打来的方向射击,他们同样也看不到敌人,只能靠着听觉,哪里打枪就朝哪里射击,一时间子弹横飞,倒也热闹。

    这是非洲式战争的典型打法,直到其中一方厌了或者子弹打完了战斗才算结束,但李建国可不是来打枪听响的,王宫就在不远处,枪声甚密,而且还有人打阻击,看来面对的肯定不是一般暴民。

    华籍保安们虽然很多有过当兵的经历,但是和平时期的士兵最多只是比平民素养高一些罢了,遇到子弹还是一样会躲避,会疯狂的倾泻子弹来给自己壮胆,不过李建国可没有多少子弹供他们糟蹋,很多人只带了一个弹匣的弹药,打光了就只能把枪当成烧火棍了。

    所以李建国不断的向红星公司请求支援,但是拥有强大武装的红星公司却选择了不作为,李建国知道这肯定不是钟大队的本意,他一定有难言的苦衷。

    忽然枪声从背后响起,他们被包围了!没想到敌人竟然有如此本领,围城打援,口袋阵,这些经典战术全会啊,伍德庄园的保安们顿时慌了神,前后夹击,这可如何是好,枪里的子弹也打光了,难道说自己要死在这异国他乡了么。

    一些意志不坚定的黑人开始逃跑了,他们丢下砍刀风一般的狂奔在空荡荡的大街上,但是子弹比他们跑的更快,不知道从哪栋楼里射出的子弹将几个黑人打倒在地,血流了一地,有个人还没死透,睁着眼睛望着这边,手还在颤抖着。

    没有人敢去救他,此时冲出去唯有陪他送命而已,所有人都停止了射击,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黑人流尽最后一滴血而死。

    就连最坚定的人此刻也动摇了,他们离乡背井来到西非,无非是为了赚钱而不是卖命,为了几万块的工资,永远回不到家乡,值么。

    李建国也犹豫了,靠着临时组织起来的武装劳工,对抗正规军队,胜算明显不大,但是就此放弃也不可能,他拿起枪,把副手叫过来说:“你带他们撤退,我一个人去救国王。”

    副手哭丧着脸:“往哪里撤,咱们已经被人包了饺子。”

    忽然一阵激烈的枪声在远处响起,紧接着又是RPG火箭的爆炸声,背后发生了枪战,不知道又有哪路人马杀了出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帮人的火力很强大,战斗力相当凶悍。

    五分钟后,两辆军绿色的轮式装甲车冲了过来,车头上赫然飘扬着一面五星红旗,李建国手下的保安们全都欢呼起来,但是很快又愣住了。

    这不是军队的装甲车,因为车身上画着很多不穿衣服的女郎,车头涂着鲨鱼嘴,白牙的獠牙血红的大嘴,哪个军队也不会这样打扮。

    炮塔上蹲着一个机枪手,戴着老式的皮质坦克帽和风镜,脸上却又卡了个金边大墨镜,赤膊穿着军用坎肩,看样子分明是个还未成年的小娃娃,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中国人。

    小伙子操纵着大口径机关枪朝远处猛射,子弹象不要钱一样,黄铜子弹壳下雨般飞出来,小伙子瘦弱的胳膊不停地抖动着,像在打摆子。

    舱盖打开,又有几个瘦骨嶙峋的黄毛少年钻了出来,端起火箭筒看也不看就朝远处放去,打完了还干嚎几声,兴奋的不得了。

    李建国等人全呆了,这是闹哪样啊。

    后面一辆装甲车开了过来,车门打开,玄子跳了出来,皮衣皮靴,雪茄墨镜,看起来就像是个非洲军阀。

    “建国哥,对不住,弟弟来晚了。”

    李建国苦笑,没想到玄子以这种方式出场。

    玄子一招手:“上炮,给我可劲的造。”

    装甲车的上盖打开,露出里面的60MM迫击炮来,几个小子光着脊梁往炮筒里填炮弹,射速还挺快,炮击加上大口径机枪,很快就将对方压制下去。

    “建国哥,上车,咱哥们杀他个七进七出!”玄子豪迈无比,将李建国拉上了装甲车,车里没有空调,热烘烘的柴油味让人不太舒坦,但是这层装甲可是能挡子弹的,只要不是人品坏到极点被火箭弹打中,基本可保安全。

    “玄子,你这帮兵是哪里来的?”李建国问道,外面机枪声依旧响个不停,装甲车缓慢开动,显然是在进攻。

    “都是刘哥给我安排的小工,以前都是社会渣滓,什么江北龙堂的,这帮小崽子干活不行,就是能玩命。”玄子得意的说。

    “这些武器?”李建国还是很纳闷,玄子在圣胡安开汽车修理厂他是知道的,可是啥时候搞到这么多重型武器了。

    玄子得意洋洋:“我现在开的是西萨达摩亚陆军装甲部队定点维修站。这些装甲车都是咱晨光厂出产的,这帮黑人只会开不会修,出点小毛病就往我厂里送,嘿嘿,送一次我就给他们十万西非法郎的回扣,这些枪啊炮啊的,都是我从安哥拉搞来的,建国哥你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

    李建国无语,他当然知道玄子以前是开汽修厂兼营走私汽车的,没想到来到西萨达摩亚还是没丢下老本行,只不过现在不走私汽车改偷运武器了。

    “光哥说最近可能要乱,让我准备点家伙事预备着,我就寻思了,光有枪不行啊,咱得弄几门炮充充场面,就搞了一批40火箭筒,还有一门炮击炮,几百发炮弹,怎么样,建国哥,小的们耍的还行吧?”

    李建国伸出大拇指,心中却暗叹:“看来我也老了……”

    玄子的小型军队打法很是凌厉,留着黄头发的少年们似乎根本不怕死,端着枪勇往直前,伍德庄园的保安们见到这帮小弟弟都如此牛逼,不禁汗颜,也发一声喊跟在了装甲车后面展开了进攻。

    围困王宫的乌合之众们见装甲车来了,纷纷逃散,小国王安全了,可是即便加上李建国和玄子的力量,处于四战之地的王宫根本守不住,按照原先的设想,动乱起来的时候,伍德庄园联合红星公司的力量把局势稳定住,但哪能事事如意,军火没运到,红星公司也不支持,李建国只能带着小阿瑟撤往伍德庄园,那里地广人稀,又邻近边境,进可攻退可守,适合游击战,远比呆在圣胡安市内坐以待毙强得多。

    匆忙将王宫内的重要物资填满装甲车,部队且战且退,向着城外撤了,身后是黑烟滚滚的王宫。

    ……

    红星公司驻地,电话接连不断的响起,无线电通道也充斥着呼救讯号,各处中资企业工地都遭受暴徒袭击,总部里只有一个班的武装保安,剩下四十多人全是走关系进来的员工,不但不干活,还担任着大大小小的领导职务。

    钟汉东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是机场打来的,说是今天有一批国内来的医疗援助队被困在机场大厅,希望红星公司能派人救助。

    他马上找到邱鹏飞请示,要求带人去机场把医疗队救回来,却被邱鹏飞当场否决:“不行,你们走了,总部的安全谁来负责?”

    钟汉东说:“医疗队里有一多半是女同志,根本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咱们总部四十多号人都是受过军训的,仓库里有的是武器,外面围墙那么高,完全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邱鹏飞还是直摇头:“不行,我是总经理,我首先要为员工的安全负责,医疗队不是我的责任,可以联系当地警察保护。”

    钟汉东说:“邱总,我拒绝服从你的命令。”

    邱鹏飞立刻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吩咐了一句,门外进来两个人,是邱总的嫡系。

    “把钟汉东扣起来。”邱鹏飞喝道。

    两人上前要架钟汉东,门外却忽然涌进来一帮荷枪实弹的保安。

    “邱鹏飞,我现在解除你的所有职务,并且以渎职罪逮捕你。”钟汉东一挥手,满脸惊愕之色邱鹏飞立刻被押了下去。

    钟汉东命人打开武器库,可是没有邱鹏飞的密码,库房的大锁根本开不开,不过这难不倒特种兵们,霰弹枪加独头弹,一发就解决问题,仓库是打开了,新的问题又来了,所有的枪械的枪栓都被卸了下来,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了。

    钟汉东立刻提审邱鹏飞。

    “邱鹏飞,我只问一次,枪栓在哪里?”

    “钟汉东,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眼里还有没有组织纪律性!”邱鹏飞怒骂道。

    “拉出去枪毙!”钟汉东根本不屑和他抬杠。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