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上次的战乱,西萨达摩亚境内武器泛滥,到处都是枪支弹药,况且种族仇恨从未消失,一旦火星点起,便一发不可收拾。

    冲突爆发的当天下午,一队文度族民兵前往王宫企图捉拿国王,明晃晃的刀斧在阳光下闪着白光,他们不但是要抓卡耶人的王,还要抢劫王宫里的财物,液晶电视、冰箱、空调、地毯、还有冰镇啤酒和各种进口的奢侈品也是他们的目的。

    王宫虽然有卫队,但是人数很少,基本上只是象征性的仪仗队,所以这支民兵很有信心攻破王宫,但是当他们冲到王宫门口的时候,却遭到了猛烈而精确的射击,顿时倒下去十几个人。

    奇怪的是,民兵们不但没有退却,反而以王宫门口的石雕为掩护,向里面开枪,还有几个民兵动作敏捷的翻过了围墙,从侧翼发动了进攻,看他们那娴熟无比的战术动作和身上的前政府军迷彩服,分明是库巴手下的残余分子。

    王室卫队只有三十个人,虽然是受过李建国训练的优秀士兵,但是面对数百人的进攻也是捉襟见肘,民兵们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一挺苏式德什卡12.7毫米重机枪,朝着王宫建筑猛扫,穿透力极强的子弹打穿了墙壁,打死了很多侍从和卫队。

    卫队用RPG火箭弹进行反击,敲掉了对方的重机枪,却又遭到对方狙击步枪的射击,死伤惨重,卫队长命人将国王带进地下防空洞,又拿起电话呼叫增援,可是电话线路早就断了,对讲机里一片混乱,整个圣胡安已经乱套了,军队和警察部队完全失去控制,根本没有人来增援王宫。

    从王宫最高处望去,圣胡安市区狼烟四起,到处是燃烧轮胎的黑烟,还有连续不断的枪声,每个人都想到了当年的大屠杀,顿时不寒而栗。

    卫队长想到了一个人,只有他的队伍才能救国王,那就是国王的教父,西萨达摩亚的捍卫者,刘子光阁下麾下的伍德庄园保安队。

    伍德庄园有无线电台,王宫也有电台,虽然是最老式的通讯机器,但也是最可靠的,卫队长用电台进行了呼救,果然得到回应,李建国上校承诺,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带领部下杀过来,勤王救驾。

    消息一出,卫士们精神振奋,王宫里有水有干粮,还有几百发RPG火箭弹和无数的子弹,撑上一段时间还是不成问题的。

    ……

    伍德庄园,李建国很发愁,他刚从欧洲回来,把刘子光的父母安排在瑞士伯尔尼,并且联系了一家医院诊治刘大爷的白血病,好消息是经诊断根本不存在白血病,只是因为放射物辐射导致的类似白血病的症状,坏消息是刘子光从东欧订购的自动步枪一直没有到货,国内运来的军事物资也只有一些被服军靴到了,大批物资都被卡在海关。

    没有枪,就没办法打仗,大选在即,战乱随时都会爆发,这几天李建国一直严密注意着圣胡安的动态,但他没料到内战竟然来的如此迅猛,在新首相何塞上任当天就爆发了。

    城里开打之时,李建国就召集了庄园里所有的华籍保安,他作动员的方式比较特别,一辆卡车开过来,几个黑人劳工把车厢里几十把残破不堪的步枪和猎枪卸在地上。

    “弟兄们,城里的枪声你们也听见了,这个国家要乱,你们走不走我不管,反正我是不会当缩头乌龟的,想走的,退后一步,想和我一起保卫庄园的,上前一步,拿起枪。”

    没有人动,毕竟这些人是来打工赚钱的,不是来当雇佣兵的,可是回家之后呢,拿什么盖屋,拿什么结婚,拿什么面对父老乡亲。

    “干他娘的,我是不走。”王远文第一个站了出来,挑了一把56式半自动步枪,这枪他在新兵连的时候使过,虽然不能连发,但是准头很好,指哪打哪。

    有了王远文的带头,又有几个年轻人上前拿起了枪,都是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谁也不想被人当成孬种怂蛋,再说几十个壮小伙子凑在一起,手里还有家伙,不杀别人就是好的,又怎么会怕被别人杀呢。

    到了下午的时候,李建国已经把全庄园的青壮男丁都给武装起来了,那些不会用枪的黑人就发一把砍刀,头上系着红绸子作为标识,五十余名庄园保安虽然武器杂了点,好歹有枪有炮,也算是个草头王了。

    李建国担心力量不够,用无线电联络了红星保安公司,现在的红星已经和刘子光没有半点关系了,成为一家国营保安公司,邱鹏飞担任总经理兼书记,全公司上百保安分守各个中资公司工地,有数十辆汽车,有两架螺旋桨支线运输机,还有大量的武器弹药油料装备,堪称西萨达摩亚境内最强的武装力量了。

    接电话的是钟汉东,这位曾经担任过特种部队指挥官的中年男人对战争的敏感度很高,和李建国一样,他已经嗅出空气中的火药味了。

    “钟大队,现在情况非常危急,局势继续恶化的话,我国几百亿的工程就全泡汤了,我建议立即集结部队,控制该国电视台,王宫,政府大楼,稳住局面等待联合国维和部队的进驻,这才能保住我国的投资!我会从庄园出击,希望你部策应。”李建国严肃无比的说道。

    听了这番话,钟汉东不禁对李建国刮目相看,不愧是自己手下最出色的兵啊,眼界远超常人,魄力更是无与伦比。

    “好的建国,我马上向领导汇报!策应你的行动。”钟汉东挂了电话,快步来到总经理办公室,伸手敲了敲门。

    “进来。”邱鹏飞威严的声音传来,见是钟汉东来了,邱鹏飞热情的说:“老钟,每次都敲门,你太见外了。”

    钟汉东说:“习惯了,在部队里官大一级压死人。”

    邱鹏飞笑道:“我的老大哥,红星公司里不讲这个,我年轻,经验也不足,有什么工作上的问题您要多指点才行。”

    钟汉东说:“邱总,事态紧急,圣胡安要乱,如果内战打起来的话,咱们中资企业几百亿美元的投资就全完了,国家利益要受到极大损失,目前西萨达摩亚境内战斗力最强的就是我们红星公司的保安队了,我建议立刻集结部队,维持圣胡安城内的秩序,恢复和平,保证建设。”

    零星的枪声从窗外传来,似乎在验证钟汉东的话,邱鹏飞面色严峻起来,他在迅速的盘算,钟汉东的话很有道理,但身为红星的一把手,自己不但要考虑军事方面的问题,还要更多的考虑政治层面的事情,红星公司上百人枪,有战车有飞机,确实能横扫西萨达摩亚,但那样就是赤-裸裸的干涉别国内政,与我国外交政策严重不符!

    一边是政策,一边是经济利益,邱鹏飞也拿不定主意,他说:“老钟,你先去准备一下,我马上向家里汇报。”

    钟汉东说:“兵贵神速,邱总你一定要快啊。”

    邱鹏飞等钟汉东离开了办公室,立刻拿起卫星电话走到窗口向国内汇报,现在是西萨达摩亚时间下午,国内已经是夜里了,红星公司是一家特殊企业,总参和外交部联合管辖,总参有人24小时值班,听取报告后,值班人员不敢擅作主张,让邱鹏飞原地待命。

    池部长参加了一个饭局,是马京生和叶军生联合做东,招待江东省的麦省长一行,他们都是从青年时期就认识的老朋友,好不容易在京聚首,怎么能不多喝两杯,当值班人员电话打过来的时候,秘书们委婉的表示,领导已经就寝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值班人员只好找到其他副职领导汇报,副职意识到兹事体大,立刻亲自前去汇报,终于在酒桌上找到了面红耳赤的领导们。

    听到消息,大家全懵了,西萨达摩亚的情报工作是池部长负责的,而马京生又是铁矿石领导小组的副组长,面对突发事件,他们完全束手无策了,处理刘子光事件上的成熟睿智,果断刚毅此刻全飞到了九霄云外。

    马京生虽然在某些方面独揽大权,但是面对这种棘手的国际问题也不敢乱来,此时已经是深夜,最高领导人已经入睡了,贸然打扰很不好,可是邱鹏飞那边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他只好和叶军生、池部长一起磋商,制定了一个稳妥的方案。

    一来二去,时间已经耽误了将近一个小时,钟汉东不停地催促,邱鹏飞也是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忽然电话来了,马京生疲倦中带着威严的声音传来:“一定要保护好我国驻外人员的生命财产安全,严禁和当地军人发生武装冲突!”

    “坚决完成任务!”邱鹏飞说道,挂了电话,向钟汉东下令:“命令所有值班人员,加强戒备,保护好人员设备的安全。”

    钟汉东大惊:“我们的保安分驻十几个工地,力量大大的被稀释,对付零星骚扰还行,如果遭遇敌人大部队的进攻,根本挡不住,只有被人屠杀的份。”

    邱鹏飞说:“我不管你理解不理解,这是命令!”

    钟汉东还想据理力争:“丧失了这个机会,就算保住工地又如何,整个国家都乱了,我们还不是一样要撤离,身为军人,不能只想着消极防守,还要进攻。”

    “钟汉东!”邱鹏飞厉声喝道,“我提醒你,你现在已经不是现役军人,这里也不是国内,你是红星公司的教官,是一名党员,你要服从党的指挥。”

    下面有人喊:“钟大队,电台呼叫你。”

    钟汉东拂袖而去,来到楼下通讯室,李建国正通过无线电呼叫他:“钟大队,我们已经进入市区,正在去王宫的路上,我部火力有限,弹药也不充足,希望你能支援。”

    “建国,对不起……”钟汉东捏着呼叫器,钢牙咬碎。

    “没有支援,是吧,我明白了。”

    嘈杂的无线电背景音中,枪声激烈,夹杂着火箭弹的爆炸声,可以想象李建国面临的局面之艰难。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