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温雪苏醒的时候,已经躺在协和医院的急诊观察室里了,韩冰动用了他所有的社会关系,请来了最好的医生给温雪做检查,万幸的是,病人只是因为伤心过度导致的昏迷,并未器质性的病变。

    醒来的温雪抓着那张已经被雨水打湿的报纸,依然一言不发,任谁劝也没有用,就这样傻呆呆的瞪着天花板。

    韩冰从陆谨处得知了温雪突然情绪失控的原因,心头一紧,默默走到了阳台,雨仍在下,地面上已经积水成河,到处是抛锚的汽车。

    “抽烟么?”朱毓风递过来一支香烟,韩冰迟疑了一下,接过了烟,朱毓风帮他点燃,抽了一口,不禁咳嗽起来。

    昔日的情敌并肩站在阳台上面对着瓢泼大雨,半晌,韩冰才说:“今天多亏你了。”

    “应该的。”朱毓风说,今天他的FJ酷路泽确实派上了用场,越野车趟水的本领发挥的淋漓尽致,如果是普通的轿车怕是早就在半路抛锚了。

    “温雪是好女孩,好好对她,如果你有下次,我绝不会轻饶你。”朱毓风说道,脸上的表情很严肃。

    韩冰苦笑,看来朱毓风弄错了情况。“不是因为我,是另外一个人。”

    “哦?”朱毓风惊讶的看了过来。

    “一个被她称作大叔的人……昨天被判了死刑。”韩冰苦涩的说道。

    朱毓风脸上苦大仇深的表情被同病相怜所代替,他拍了拍韩冰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兄弟啊。”

    韩冰苦笑,想反驳又无从开口,只得默认了这个称谓。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韩冰回头一看,竟然是母亲薛丹萍来了,赶紧迎上去问道:“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小雪怎么样了?”薛丹萍急问道,虽然现在她已经不是华夏矿业的总裁了,但依然是社会名流,学校里有的是她的眼线,任何事情都瞒不过去的。

    韩冰当然知道母亲为什么这么着急,但朱毓风和陆谨就没这么清楚了,纳闷的看着韩冰的母亲去探望温雪。

    薛丹萍并没有走进观察室,只是隔着玻璃看了一会儿,亲生女儿躺在病床上,伤的是母亲的心啊。

    “到底怎么回事?”薛丹萍问道。

    韩冰拿出手机递过去,网页上是刘子光被判死刑的报道,薛丹萍一看就懂了,长叹一声摇了摇头。

    “妈,你一定有办法的,这种案子一定可以上诉改判死缓的。”韩冰道。

    “妈妈没有这种能力,这个人得罪了很高层的官员,所以才会有这个下场,你开导开导小雪吧,不要让她抱什么希望,不出预料的话,十天内终审结果就会出来,一定是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韩冰无语,默默看着病房中的小雪,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劝说自己的姐姐了。

    ……

    江北市,胡蓉刚驾车从机场回来,她是去送李纨和卫子芊回北京的,江北市的律师都不敢接这个案子,只有找北京的律师才有希望,看守所她们也去过了,即使胡蓉亮出自己的警察身份也不管用,刘子光现在是死囚犯,不许会见任何人。

    在机场高速上,胡蓉就接到电话让她立即返回,回到刑警队之后,等待她的是市局的李政委,向她宣读了停职令,理由是在三个月前的一桩案件中胡蓉殴打了犯人。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胡蓉爽快的交出了配枪和证件,昂然而去。

    回到家里,屋里一片漆黑,胡蓉打开电灯,发现父亲坐在沙发上,苍老的容颜格外憔悴,自从秦书记去了省委党校学习班后,江北市一摊子事情全搁在了胡市长肩膀上,他经常撑着病体彻夜办公,医生已经几次下了住院通知书了。

    “爸,你怎么还不休息?”胡蓉说。

    “蓉蓉,你来。”胡跃进指了指沙发。

    胡蓉坐下了。

    “蓉蓉,你不要再插手刘子光的案子了,那个案子早已定性了。”

    “可是刘子光根本不是真凶,他是被冤枉的。”胡蓉喊道。

    “爸爸是老刑警了,当然知道真凶是谁,可是这个案子已经超越了本身的范畴,你根本帮不上什么的,只会害了自己。”

    胡蓉冷静下来,问道:“爸,他们给你施加压力了对吧。”

    “孩子,很多事情你还不懂。”

    “我是不懂,我只知道刘子光没杀陈汝宁,我只知道他没有触犯法律,我只知道他穆连恒才是真凶,为什么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冤案,还要一意孤行,难道法律就是当权者的玩具么,他们想怎么胡来就怎么胡来,这个世界还有公理存在么!”

    胡蓉说完,径直走进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胡跃进长叹一声,拖着蹒跚的步伐回屋去了。

    ……

    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李纨和卫子芊下了飞机后,惊讶的发现来接机的竟然是父亲和儿子,李天雄开着一辆奥迪A6,让女儿坐在副驾驶位子上,卫子芊和小诚坐在后座,李纨知道,父亲是有话和自己说。

    回去的路上,李天雄说:“纨纨,如果你不是我的女儿,这次就回不来了。”

    李纨说:“难道说,高速路上的截击是你们做的?”

    李天雄说:“不是我们,是另外的部门,但我在最后关头得到了消息,紧急叫停了他们的行动,但我也向他们做了保证,保证你不再参与此事。”

    李纨沉默不语,后座上的卫子芊也沉默了。

    “纨纨,你还年轻,小诚还没上小学,不能没有妈妈,你从小就是聪明的孩子,很多事情不用爸爸说的太细,你自己考虑吧。”李天雄拿出墨镜戴上,专心开车了。

    李纨注视着前方,一滴眼泪无声的滑落。

    她知道,今生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

    ……

    中调部办公室,上官谨正坐在谢主任对面。

    “谢主任,刚才的视频资料您也看了,刘子光根本不是真凶,他的性格我做过深入的研究,坚韧执着,毅力超人,换句话说,是个软硬不吃的愣头青,他认准的事情,一定会一条路走到黑,谭主任用栽赃嫁祸的手段来逼他就范,非但不能成功,还会激起他的强烈反弹,到时候引发一系列的严重后果,谭志海作为临时借调人员是不用担负责任的,板子只会打在我们身上。”

    听了上官谨一席话,谢主任不得不重视起来,他是刚调来这个部门的,很多业务不熟悉,但也听说过前任下台的原因,那个谭志海,奉迎领导毫无原则,办事胆大包天,是出了名的,刘子光到底是不是冤枉的,他并不在意,可是如果闹出严重的后果的话,那责任可是由自己来背的。

    “小王,你说的情况很重要,我会向领导反映的。”谢主任严肃的说。

    谢主任确实这样做了,他搞了一个备忘录呈给总理,主管副总理那边也抄送了一份,这个备忘录很快转发给了主要负责的人员,马京生和叶军生同时得到了这份资料,他俩几乎是一个反应,笑骂老谢小题大做。

    “刘子光已经被控制住,就像孙悟空被捏在佛祖的五指山中,任他本事再大又能闹出什么花样来?”叶军生笑道。

    “这个谢章君是怕担责任啊,等这个事情过去,干脆把他调走,让老谭继续负责这一块吧,我看老谭挺能干的,你说呢?”马京生提出了建议。

    叶军生不置可否,含糊其辞道:“再说吧,这事儿不是还没完么,等签了转让协议再说。”

    马京生说:“其实老谢的意见也要考虑的,这个刘子光一贯叛逆,万一真的搞出事情来,我们怎么向总理交代。”

    叶军生说:“刘子光这个人虽然脾气倔点,但同时也很重感情,我们捏着他的未婚妻,他是无论如何不敢乱来的。”

    ……

    江北看守所,侯律师在警察的陪伴下会见了刘子光,他告诉刘子光,抗诉书已经提交给省高院了,如果顺利的话,十天内就会有答复,二审有可能改判死缓,这是最好的结果,如果维持原判,也不用失望,现在死刑都改注射了,不痛苦的。

    “滚。”这是刘子光唯一的回答。

    侯振业慌忙走了,徐纪元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个纸盒,对刘子光说:“这里面有一套西装,你试试合身么,明天就要召开签字转让仪式了,会有很多记者到场,我想提醒你的是,不要耍什么花招,否则省高院会驳回你的上诉,维持原判,你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被处决,对了,忘记告诉你,你不希望执行死刑的时候,你的女朋友方霏在旁边亲眼目睹你咽气吧。”

    刘子光看了徐纪元一眼,凌厉的眼神让他不寒而栗。

    “你配合我们,我们也不会亏待你,我向你保证,只要你把股份献出来,你就会被特赦,从此后你想去哪里都不会有人拦着,其实,自由离你很近。”徐纪元最后这样说。

    第二天,江北市政府新闻发布中心大厅内,西萨达摩亚驻华大使及其聘请的律师,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的几位工作人员,大赦国际特派人员,美联社、BBC,法新社、日本共同社,以及新华社,CCTV,江北电视台等多家国际国内媒体的记者汇聚一堂,共同见证一个死囚犯把财产捐给国家的大事。

    主角刘子光被带了上来,众所周知,这位昔日风光无限的企业家今天已经沦为死囚犯,一审被判处死刑,即使二审改判的话,也逃脱不了死缓的刑罚,这一点几乎毫无悬念,刘子光的财产才是大家关心的问题,这位死囚拥有西非最大的伍德铁矿的35%的股份,可以说富可敌国,伍德铁矿的归属,将直接影响到世界铁矿石价格的走向,所以这笔财产的何去何从受到了全世界媒体的关注。

    当局不允许现场直播,但是记者们用手机和卫星电话不断向国内报告着情况,可以想象到的是,世界三大矿巨头们,此刻一定在关注着这件事的进行。

    同理,马京生和叶军生也坐在电脑前看着发布会的现场直播,当然他们的直播来自于有关部门的秘密通讯,和正常的电视信号不一路。

    “通过刘子光的嘴向雷拓传达这个讯号是最合适的,我们拿到这张牌,就掌握了主动权。”马京生这样说。

    记者们已经得到了一些小道消息,据说今天刘子光召开新闻发布会,就是要公开将财产献给国家,至于此举能不能换来一条命,记者们拭目以待。

    刘子光身着西装,脚下铁镣,手上钢铐,在警察的押送下走上了前台,顿时闪光灯一片。

    一位外籍律师介绍了情况后,刘子光拿过麦克风开始讲话:“我自愿将名下伍德铁矿35%的股权和我在西萨达摩亚拥有所有财产捐出以成立一个旨在救助非洲灾民的慈善基金,说完了,谢谢大家。”

    顿时一片哗然。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