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舅子开车撞人的事情周文昨晚上就知道了,一县之长对本县地面上发生的事情还是了如指掌的。

    刘晓铮这个不争气的家伙,和朋友合伙开了一个公司专门为南泰工业园做土方工程,朋友出人出钱出设备,他出脸皮,仗着姐夫是县长到处招摇撞骗,虽然周文很厌恶,但毕竟这层关系在,也就没怎么特意阻拦,小舅子也在这个生意上捞了不少钱。

    昨天晚上,刘晓铮酒后驾车,以一百五十公里的速度在工业园开发区的大路上狂奔,撞飞了一个夜班回家的工人,不但不救护伤员,还驾车逃逸,县交警队抓到他,要测试酒精含量的时候,这小子不但不配合,还大放厥词说自己是周县长的小舅子,谁敢抓我云云。

    交警不敢怠慢,一边控制住他,一边上报领导,公安局副局长孙继海接到一线汇报后,先落实了肇事者的真实身份,然后直接向周县长进行了汇报,周文当即批示,不管涉及到什么人,一律严办,绝不姑息!

    孙继海是周文的嫡系,心里自然有数,一方面让警察把刘晓铮扣起来醒酒,一方面亲自出马,安抚死者家属,又给干警们开了会,严禁外传刘晓铮和周县长的亲戚关系。

    醉酒驾车,撞死了人,还肇事逃逸,这罪过可不小,听闻老公出事,刘晓铮的媳妇赶紧找到婆婆哭诉,又通知了大姑姐刘晓静,三个娘们一合计,这事儿必须得找周文才能解决。

    看到老婆和丈母娘在自己面前哀求,周文竟然没有那种预想中的快感,这日子过得……真是没意思透顶啊。

    “妈,晓静,这个事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县里安排,爸这边你们照顾着点吧。”

    听女婿这么说,丈母娘哪还有半个不字:“好的,这边你放心,我们来照顾,你千万要把晓铮救出来啊,他打小没吃过苦,可不能让他坐牢啊。”

    “妈,你别说了,爸病还没好呢。”刘晓静嗔怪道。

    老头子这回倒没有动怒,这一场脑溢血让他认清楚了形势,自家儿子就是个败家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老刘家的今后还是要靠这个女婿来撑着的。

    “周文,听我一句话。”老头子坐直了身体说。

    “爸,我听着。”

    “晓铮的事情,你不要干涉,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你还年轻,不要被人抓了把柄。”老头语重心长的说道。

    “爸,我知道了,您好好休息吧。”周文拿了皮包,招呼小李一起下楼,走到楼梯口听到身后有人喊他:“周文。”

    回头一看,是刘晓静。

    “小李,你先下去热车。”打发了小李,周文和颜悦色的问道:“晓静,有事么?”

    刘晓静觉得心里有些堵,周文对自己很客气,对自己家人也很有礼貌,但她知道,越是这样,越证明周文的心越来越远,她宁愿周文赌气发飙,骂自己一顿,起码那样还能挽回婚姻。

    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又无从开口,等了半天,刘晓静才道:“博睿想你了。”

    “知道了,我周末回去接他的,还有事么?”

    “没了。”

    “那我走了,再见。”周文转身下楼了,刘晓静听到自己心底的一声叹息。

    回县里的路上,周文展开了那张晨报,仔细看了刘子光的案子,不禁掩卷叹息,老同学就要因为故意杀人而被枪毙了,自己能做的也只有惋惜而已,周文好歹也是宦海中人,深知这案子水很深。

    要怪就怪自己命不好吧,老同学,你死后我会在你灵前上一炷香,感谢这几年来你对我的帮助,但我真的帮不了你,也没有这个能力帮你,老同学,走好吧。

    ……

    不光报纸刊登了刘子光被判死刑的消息,江北电视台也在午间新闻播出了相关新闻,电视屏幕上麦抗美母子对记者说,我们对判决结果非常满意,然后上了豪车离开,镜头一转,警卫森严的囚车押着犯人离开了法院,现场记者巴拉巴拉介绍着案件的始末,把这个案子定性为了简单的报复杀人,大大渲染了刘子光的黑社会背景云云。

    至诚小区,一群退休老头老太太戴着老花镜拿着报纸叹息着,

    “啧啧,老刘家这小子要枪毙了,怪不得他们两口子也不出来了,没脸见人啊。”

    “杀的是玄武集团的总裁呢,要我说该杀,把人家红旗钢铁厂搞得多惨啊,杀他是替天行道。”

    正七嘴八舌的说着,一个打扮时髦的年轻人路过,插言道:“电视都播了的,刘子光不是真凶,杀陈汝宁的是穆连恒,那个视频我看了的,啧啧,太牛逼了。”

    一个骑电动车的眼镜男路过此处,也忍不住停下说道:“微薄上早就辟谣了,那段视频是假的,刘子光这回难逃一死,如果他不死,我国法律体系就要受到严重质疑。”

    “你看过视频没有就说是假的,你有没有脑子!”年轻人怒了。

    “我看了,造假水平很拙劣,初级PS,整段视频都是PS的。”眼镜男不屑的说道。

    “PS你麻痹,视频能PS成那样,你P一个给我看看!”年轻人上去就是一顿老拳。

    ……

    华清池,员工们噤若寒蝉,大家都知道今天卓老板脾气不好,把办公室的电脑都给砸了,为的就是刘子光的案子。

    高土坡刘哥的名头,道上兄弟自然都是知道的,这回刘哥折进去了,还判了死刑,估计二审也是维持原判,多则半年,少则两三个月,昔日叱咤风云的刘哥就要被拉到江滩刑场上吃一颗铁花生了,想到这些,大家无不感慨万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句老话一点都没错啊。

    卓力在房间里烦躁不堪的走着,刘子光突然被抓,又突然被判死刑,司法程序进行的超乎寻常的迅速,简直令他无从下手,从新闻上看到判决书后,他找了好几个律师想替刘子光打官司上诉,可是对方都委婉的表示,给再多的钱都不接这个案子。

    不妙啊,卓力好歹也是区政协委员,很敏锐的觉察出这里面的味道,陈汝宁是省领导的亲戚,想必是上面施压一定要弄死刘子光,不过这件事又透着古怪,有传闻说真凶是穆连恒,可是又有人说那是谣言,真真假假变幻莫测,不过有一点卓力是清楚的,那就是穆连恒已经死了,死了的人是不能开口说话的,这案子,铁定赖上刘子光了。

    要在古代,卓力指不定就会动了劫狱或者劫法场的念头,但是当今社会公然和国家机器做对是绝没有成功的可能的,思前想后,卓力还是哀叹一声,遥望着南方念道:“光子,咱们怕是只有来生再见了。”

    ……

    北清大学校园,天阴沉沉的,就快下雨了,温雪从花园喂猫回来,正轻快的走着,忽然看到陆谨急匆匆的跑来,神色古怪。

    “小雪,出事了。”

    “怎么了?”

    “你自己看吧。”陆谨递过一张报纸。。

    温雪接过报纸一看,版面上几个触目惊心的黑字:杀人凶手刘子光一审被判处死刑!

    晴天霹雳!温雪呆呆的站着,整个人全傻了,脑海中闪过一幕幕画面,有温馨,有感动,有伤心,有喜悦,从江北一中校门口那次公主般的隆重仪式开始,刘叔叔的影子就在少女芳心最深处扎下了根。

    温雪表面看起来纯真柔弱,其实骨子里也继承着某些母亲的特质,那就是毅力和坚忍,进入北清大学后,不乏年轻有为的男孩子的追求,其中更包括朱毓风和韩冰这样的天之骄子,温雪虽然天真,但也不是傻瓜,她什么都懂,但是她也明白,此生自己的心里再也盛不下任何男子。

    如果今生不能嫁给他,那就孤老一生吧。

    可是这一切都成了镜中月水中花,叔叔被判死刑,即使能二审改判,也逃不过死缓和无期。

    眼泪慢慢从少女眼眶中涌了出来,一滴滴洒落,天边一阵雷声,下雨了。

    雨来得很快,瞬间天就黑下来,大雨倾盆而下,所有的行人都躲进了建筑内避雨,雨点在地点上激起一个个小漩涡,避之不及的学生转瞬就淋成了落汤鸡。

    “看,那是谁?”廊下避雨的学生指着远处说道。、

    只见一个女孩机械的迈着步子,在大雨中慢慢走着,雨水淋湿了她的头发和衣服,整个人完全湿透了却丝毫没有避雨的意思,依然这样走着。

    所有人都惊呆了,雨中的女孩是如此的婉约,正如一株傲雨的白莲,她的眼神和步伐是如此的让人心碎,让人无端的生出一种想呵护的感觉。

    突然,女孩无力的倒下了,就像风雨摧折的花朵一样,就那样慢慢的,慢慢的倒下了。

    不约而同的,几十个男生从廊下冲了出去。

    温雪被送进了医务室,校医诊断后表示,病人情况不明,如果仅仅是淋了雨的话不会如此严重,至今昏迷不醒。

    韩冰和许久不见的朱毓风都冒着大雨赶来了,看着沉睡的温雪,两人沉默无言。

    “学校医务室条件有限,千万不能耽误了病情,转大医院吧,我开车。”朱毓风说。

    韩冰点点头,陆谨和束手无策的校医一起动手,把温雪抬了起来,朱毓风把车倒入走廊,大家把温雪抬进了后座,陆谨和校医陪着,韩冰上了副驾驶的位子。

    “去北京协和,我认识那里的脑科专家。”韩冰说。

    朱毓风点点头,猛踩油门,FJ酷路泽在暴雨中疾驰如飞。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