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江雪晴做的这档节目影响力确实很大,在播出的同时就有大量网络转载,微博上也沸沸扬扬,由于其中某些关键字触发了有关部门的报警机制,很快就上报到了谭主任那里。

    谭主任反应很迅速,立刻意识到这个报道会给即将展开的刘子光案带来负面影响,这个节骨眼上揪出了所谓的真凶,肯定是意有所图,为某些人翻案,这种破坏大局的行为是绝对不能容许的。

    一道道命令紧急下发,江东省有关部门接到指令,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删除一切有关音频视频资料,文字转载也要尽量删除。

    同时电令江东方面,严禁重播,删除一切影像存档,严厉追查这件事情的责任人,并且要尽最大力量消除负面影响,如有必要,要向电视观众道歉。

    江东省的几个有关部门接到电令后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由于时间太过匆忙,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了解这档节目讲了什么,只是在最短时间内忠实执行了命令,打电话把台长呵斥了一顿,责令删除节目,追究当事人,当然了,命令归命令,执行的时候松紧度还是可以掌握的,江雪晴可不是一般人,追究责任的话,扣她一星期的工资就得了。

    ……

    省电视台,江北市局的人还没来,省厅的警车先到了,坚持要把穆连恒带走,虽然不是在主场作战,胡蓉还是拿出了江北刑警的彪悍风格,拿出另一副手铐把自己和穆连恒拷在了一起,手枪上膛摆在右手边,就一句话,要人没有,要命一条!

    省厅的同志没辙,哪见过这么凶的女警察啊,又不是阶级敌人,难道派防暴队上去抢人啊,于是只好找来了副厅长宋剑锋。

    “小胡,把枪收起来,像什么话!”宋厅长严厉斥责道。

    “我不,我要把犯人带回去。”胡蓉顶嘴道。

    “小胡,难道我不是警察,你不相信我?”宋剑锋这句话很管用,胡蓉不再坚持,“宋叔叔,我相信你,但你要向我保证,彻查此案,穆连恒才是杀害陈汝宁的真凶,刘子光是无辜的。”

    宋剑锋严肃的点头:“蓉蓉,我以一个老党员,老公安的名誉向你保证,一定彻查此案,还无辜者一个公道。”

    胡蓉解开了手铐,省厅的人上来带走了穆连恒。

    自始至终,穆连恒脸如死灰,一言不发,大概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末日到了,麦家和陈家绝对不会放过他。

    可怜自己的大业还没完成,还没真正把玄武集团收入囊中,还没把陈玄武搞死,这一切,只有等下辈子再做了。

    ……

    当晚,所有官方网站上关于这档节目的消息全部消失,微薄上的帖子大部删除,取而代之的是辟谣专家们言之凿凿的专家分析,穆连恒其实只是一个精神病患者,他的发言不过是臆想而已,不能代表真实发生过。

    “哪天我也在电视上说,是我杀了本拉登,大家相信么?”这是一条微博上的辟谣词,很快就有无数跟风,无数人秀着自己的智商。

    “是我杀了肯尼迪,大家相信么?”

    “是我杀了凯撒,大家相信么?”

    “是我杀了斐迪南大公,大家相信么?”

    “是我杀了宋教仁,大家相信么?”

    ……

    郊外私房菜馆,几个女人再次汇聚一堂。

    “我被停职了,节目也被枪毙了,不但不能重播,以后也不许再办了。”江雪晴有些黯然的说道,想必她已经收到某些方面的压力,就连她那位手握权柄的老公也爱莫能助。

    “网上已经搜索不到关于穆连恒、陈汝宁的关键词,他们做的很彻底,很专业,虽然有几十万人看过直播,但是缺乏有效跟进的话,老百姓很快就会遗忘,再说,他们还那么擅长辟谣,任何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他们很懂得这句话的意思。”上官谨说。

    胡蓉咬了咬嘴唇:“穆连恒还在,只要他招供,刘子光就能平反。”

    上官谨淡淡的笑了:“穆连恒大概活不过今晚。”

    胡蓉柳眉倒竖:“宋剑锋向我保证过的,他在省厅大院里关着,还能出事不成?”

    上官谨说:“我们太小看有关方面的能量了,为了不打乱他们的部署,我想任何离奇的事情都会发生。”

    “明天就要开庭了,我们去旁听,把证据当庭交给法官,可能会有用。”卫子芊拿出MP4说。

    “但愿吧。”李纨叹道。

    李天雄几个钟头前打过电话,告诫女儿不要参与此事,任何为刘子光翻案的企图都只会增加他的麻烦,有关部门一旦行动起来,任何个人和小团体都只是马车轮子前的螳螂。

    不得不说,她们的这次行动,只赢了前半场。

    ……

    第二天一大早,胡蓉驾车返回江北市,上官谨、李纨和卫子芊随车同行,去旁听刘子光的庭审,江雪晴被琐事缠住未能一同前来,但表示一定要跟进此事。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着,胡蓉的这辆进口大切诺基已经开了三年,正是磨合最佳的时候,时速开到一百四,一点都不发飘。

    清晨的高速公路上车流稀少,胡蓉心中郁闷,一腔愤怒都踩在油门上,大切诺基飞也似的狂奔着,李纨心中担心:“胡警官,稍微开慢一点,注意安全。”

    “我知道,我们被人跟踪了,一辆车从省城出来就跟着我们。”胡蓉说。

    三女回头张望,果然见一辆黑色多功能越野车远远跟在后面。

    前面道路上并排行驶着两辆重型卡车,胡蓉刚要踩油门超车,上官谨颤声道:“我们进陷阱了!”

    果然,两辆车把道路挤占的满满当当,想从一边超车的话,必须冒着车毁人亡的风险,因为这种重卡的车身很长,只要司机一歪方向盘,就算是大切诺基这种硬朗风格的越野车,也会变成一堆废铁。

    大切诺基放不开速度,眼瞅着后面又跟上来两辆同样型号的重卡,李纨脸上的汗都下来了,卫子芊紧紧抓住手机开始拍摄。

    “没用的,就算你发到网上也会被立刻删除,至于我们的遗物更不会留下,这只是一次意外而已。”上官谨说。

    “没有信号,手机打不通。”卫子芊说。

    胡蓉虎着脸,拿出了手枪,单手一甩,子弹上膛,“和他们拼了!”

    正说着,后面两辆重卡已经冲了上来,四辆车在高速公路上把胡蓉的汽车夹在中间,四个女人宛如被包围在铜墙铁壁之中,惊恐万分,不可名状。

    “小诚”妈妈对不起你,在重卡撞过来的那一刹,李纨心里默念道。

    正当胡蓉准备朝卡车的车轮开枪的时候,前面两辆重型卡车却忽然加速走了,后面两辆卡车也并入行车道,规规矩矩的开走了。

    胡蓉把车停在路肩上,满头大汗脸色苍白,上官谨、李纨、卫子芊也好不到哪里去,衣服都被汗水塌透了,大家从死神的大镰刀下劫后余生,心有余悸。

    “幸亏你没开枪,不然卡车失控,我们就真的死定了,看来他们只是想给我们一个教训而已。”上官谨说。

    胡蓉问:“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你难道猜不到么。”上官谨苦笑道。

    卫子芊拿出了手机:“又有信号了。”

    果然,李纨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江雪晴发来的信息。

    “穆连恒死了,心脏病突发,来不及抢救,就这样。”李纨淡淡的说。

    一阵沉默,风吹过,她们都觉得很冷。

    ……

    今天江北中级人民法院门口警卫森严,不光动用了武警支队,市局下属的防暴大队,特警大队,交巡大队都出动了,层层守卫,密不透风,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犯人是用装甲车押到中院来的,随车押送的是市局的特警,一水的79微冲,子弹上膛,如临大敌,沿途交通管制,严禁通行。

    抵达江北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时候,她们发现整条街已经戒严,禁止任何车辆进出,胡蓉亮出证件,带着李纨和卫子芊来到法院门口又被武警拦下,过了一会出来个工作人员,告诉她们说庭审已经开始,并且这次审判是不公开的,谢绝无关人员旁听。

    胡蓉说有重要证据呈递法庭,法警推说要请示上级,打了半天电话后,等来的却是父亲胡跃进的严厉呵斥。

    “蓉蓉,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在破坏大局!这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讲清楚的,你马上给我回来!”胡市长在电话里这样咆哮。

    “我不!”胡蓉干脆的挂了电话,继续向工作人员提出要向院方呈交新的证据。

    一个法警耐不住她的纠缠,终于答应安排法官见她,胡蓉被带进一间办公室,一个姓甄的女工作人员接待了她,敷衍几句后收下了装有视频证据的优盘就打发胡蓉出去了。

    胡蓉刚出屋门,这位工作人员就把优盘丢进了垃圾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