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目开始录了,穆连恒倚靠在宽大的沙发中,背后是柔软的靠垫,面对两位美女,他的心情确实很放松。

    制片人江雪晴同时也是主持人,另外一位特邀嘉宾是曾留学美国哈佛大学的上官谨女士,两人都是干练的职业女装打扮,谈笑间就展开了节目。

    今天节目的主题是对话年轻总裁的成长史,没有什么固定的模式,就是三人随意畅谈,从玄武集团的丰功伟业谈起,然后谈到了穆连恒的发展历程。

    “穆总,听说您出身贫寒,上大学的时候要靠勤工俭学来维持生活,每次去食堂都排在最后,只吃咸菜和馒头,您能不能回忆一下当初的事情?”江雪晴问道。

    穆连恒早已打好了腹稿,侃侃而谈道:“我生在一个贫瘠的小山村,家里有一亩三分地,每年种庄稼的收入不到一千元,还要缴纳各种税,买化肥,买农药,交学费,我每天走一个半小时的山路去上学,午饭在学校吃,萝卜干和窝窝头,还不一定管饱,那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每星期吃一顿肉菜。”

    “那么,这个理想在什么时候实现的呢?”主持人含笑问道。

    穆连恒也笑了:“早就实现了,不过我现在经常吃萝卜干和窝窝头,为的就是怀念当年,可以说这两样食物给了我永恒的动力。”

    一阵笑声,上官谨开始发问:“您有这样的毅力和拼搏精神,和家里的教育应该分不开关系,能不能讲讲您的父亲。”

    穆连恒一愣,这可是昨晚没提到的话题,不过他随机应变的本领很强,马上怀着深深的感情讲起了父亲的故事,谈到父亲背着破麻袋到大学来探望自己的时候,他竟然一度哽咽了,主持人和特邀嘉宾的眼圈似乎也红了。

    “今天我们还请到了一位嘉宾,是穆总大学时期的同班同学,张颂,现在我们有请张颂,让他来给我们讲述一个不一样的穆连恒。”

    说着一阵预录好的掌声响起,张颂走上台来,在穆连恒错愕的眼神中和他握了握手,坐在了沙发上:“主持人好,嘉宾好,穆总好。”

    “张颂先生,你来给我们讲一下大学时期的穆连恒吧,呵呵,可以说一些糗事哦。”江雪晴半开玩笑的说道。

    张颂果然不客气,简明扼要的讲述了穆连恒大学时期那些故事,这些不加掩饰的原汁原味的叙说让穆连恒的思绪回到了当年,那些帮同学洗袜子内裤赚小钱,帮陈玄武写情书追女同学的不堪往事是他一直回避的,今天却在这直播间里直面了。

    上官谨一直在注意着穆连恒的细微动作,任何细节都瞒不过她的眼睛,等张颂说的差不多的时候,她对穆连恒说:“穆总,听说当初你们大学有个叫凌燕的女生跳湖自杀,在她抽屉里发现了一些遗物,那些情书似乎出自你的手笔。”

    穆连恒猛抬头,就看到上官谨对自己做了一个孔雀开屏的手势,顿时他的瞳孔缩了一下,整个人呆了几秒钟后,语气都变了。

    “凌燕,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穆连恒无比沉痛的说道。

    “看到自己喜欢的女孩被人玩弄,然后自杀,而且你在这件事中也充当了不光彩的角色,你觉得一句对不起就能解决么?”

    “不能!但我没有办法,我只能忍辱负重,苟且偷生,你知道我有多痛苦么,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一闭眼就看到你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这么不公平,我哪一点比他们差,只是生错了地方而已,只要给我机会,我会证明给全天下的人看,我!穆连恒,不会比任何人差!”

    穆连恒额头上的青筋都绽现出来,眼神也变得极其陌生,凶残,节目到这儿,已经算出现特殊情况了,江雪晴朝摄影师做了个手势,示意继续,不用停。

    节目并不是录播,而是现场直播,导播他们早已得到江雪晴的指示,这个片子要做个大噱头,无论出现任何情况都不要停。

    于是,几十万电视观众亲眼目睹了穆连恒的真情流露。

    “那么,你现在证明了么?”上官谨诱导道。

    穆连恒狂笑:“玄武集团已经是我囊中之物,这还不够证明么?”

    “可是,玄武集团是陈汝宁一手创办并且做大做强的,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助理,而且还是靠着和陈玄武的关系才上位的,这恐怕不能说明问题吧。”

    穆连恒大怒,语气有些歇斯底里了:“陈汝宁,他算什么玩意,早年做什么亏什么,要不是姓麦的挺他,他能有今天?玄武集团其实早就亏空了,就因为他不知天高地厚,在伦敦贵金属市场炒白银,亏了几十个亿!玄武集团早就是个空壳了,陈玄武这个纨绔子弟花花大少为什么买布加迪威航,那是打肿脸充胖子,给银行看的!现在的玄武集团,是靠我在维持!是我拆东墙补西墙,维持这个烂摊子!”

    上官谨准备插话,被穆连恒粗暴的打断:“你不要说话,听我说,你们都觉得陈汝宁是个人物,其实他那些招数简单的很,就拿南泰县工业园项目来说,乡下五千亩土地,基本上不花一分钱就搞到手,他靠的是什么,还不是姓麦的一句话,然后兼并红钢,靠的是什么,还不是姓麦的一句话,什么腾笼换鸟,淘汰落后产能,那么多小煤窑他们怎么不去淘汰,还不是看中地皮了想空手套白狼,红钢人硬气,卫淑敏刚烈,我服她!是她协助我打垮了陈汝宁。”

    “你是想说,其实打败陈汝宁的是你。”上官谨找准机会问了一句。

    穆连恒眼中闪着激动的几乎变态的光芒:“当然是我,我布了那么久的局,就是为了那一天,看到陈汝宁的尸体飘在游泳池里的时候,我有一种别样的解脱。”

    江雪晴瞪大了眼睛,问道:“陈汝宁死的时候,你在现场?”

    “我当然在现场,是我把电线绕在游泳池的扶手上,陈汝宁游完上岸的时候,握住扶手的时候的那副样子你不知道有多激动人心,他是横在我面前的一座山,为了我的目标,我必须除掉他。”

    上官谨冷静的总结道:“所以你杀了陈汝宁,对不对?”

    “我是替他解脱,他有这么一个丑老婆和不成器的儿子,活的有什么意思,”穆连恒咆哮道,张牙舞爪好像凶神。

    张颂早就惊呆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摄影师倒还淡定,一丝不苟的录着像,捕捉着最精彩的画面。

    设备间里,所有工作人员也惊讶的无以复加,原来江制片说的大噱头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大啊。

    穆连恒的助理和保镖发现了苗头不对,慌忙往直播间冲,企图中断录像,刚跑到门口,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官就拦住了他们。

    “谁都不许乱动!”胡蓉直接拔出了手枪,她可不是虚张声势,枪是上膛的,为了给刘子光昭雪伸冤,她可不在乎在省台开枪打人。

    此时在电视机前的观众也全都震惊了,原来玄武集团的老总是被他的助理害死的啊,这个消息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迅速传播开去。

    ……

    直播间,“叮”的一声,上官谨敲响了一个小银铃,穆连恒从狂暴中醒来,宛如做了一场噩梦,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埋藏心底最深处的秘密,竟然就这样说了出来。

    没有给他留反应的时间,江雪晴对着镜头说:“今天出了点小意外,我们的节目现场失控,访谈过程中嘉宾的情绪比较激动,我想后面的事情应该交给公安部门处理了。”

    画面迅速切换,穆连恒还手足无措的坐着呢,胡蓉进来了,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胳膊上了背铐。

    “穆连恒,你涉嫌故意杀人,被逮捕了!”

    ……

    陈汝宁被杀案终于水落石出,真凶竟然是他的助理,现任玄武集团总裁穆连恒,这个结果未免太具有戏剧性,省电视台此时已经炸锅了,无数人涌来看热闹。

    穆连恒被暂时扣押在直播间,电视台的保安协助江北市公安局的女刑警胡蓉看押着杀人疑犯,至于穆连恒的那些跟班,早就鸟兽散了。

    大家都很兴奋,江雪晴更是激动的小脸红扑扑的,作为媒体人,能做这样一期节目,绝对是职业生涯中的一个顶点,更重要的是,能为刘子光洗清冤屈,她觉得很值,很骄傲。

    胡蓉也很兴奋,她已经打电话回队里了,让他们开车来押解犯人,陈汝宁案是江北警方最先接手的,现在又是被自己破获的,自然要由江北刑警来负责。

    十分钟后,江雪晴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脸色似乎不太好,她和上官谨握手说:“我就不送你了。”

    上官谨手中多了一张存储卡,她不动声色的答道:“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好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