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辆北京产的奔驰E300,雍容大气,操控良好,司机是个年轻小伙子,虽然身着便装,但是那股气势看起来就是军人,副驾驶位子上坐着一个三十岁的男子,眼神凌厉,霸气内敛,应该是个身手很不错的特工。

    赵辉和关野夹着刘子光坐在后座,虽然奔驰的空间宽敞,但坐三个成年男子依旧有些紧张,三人紧挨在一起,赵辉的外套没扣,就这样敞开着,露出腋下的手枪柄,甚至连搭扣都掰开了,似乎在向刘子光招手。

    但刘子光不为所动,面色平静的坐在车里,气氛有些尴尬,从后视镜里可以看到司机紧张的表情,副驾驶上的特工没系安全带,手一直搁在要际,虽然纹丝不动,但可以感到他的全身肌肉都在绷紧,随时准备暴发。

    只有关野坐在旁边目不斜视,自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

    奔驰在三辆同款汽车的护送下打着双闪驶入了江北市军分区大院,这里已经戒严,大门口站了戴钢盔的纠察,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进去之后大铁门就紧紧关上了,

    车门打开,刘子光下了车,副驾驶上的特工也下来,趁刘子光和赵辉说话的时候,悄悄摸出一个电击器,按动开关顶在刘子光腰眼上,一阵电流通过,刘子光瘫倒在地,他又迅速掏出一个针筒,用嘴咬去针头上的保护套就要往刘子光脖子上扎,针筒是那种最小号的,里面是紫色的液体。

    “你干什么!”一声怒吼,关野的拳头已经落在那名特工的脸上,挨了如此沉重的一击,特工竟然只是歪了一下头。

    一阵扳动保险的声音,十几把手枪几乎在同时瞄准了关野,关野丝毫也不畏惧,对他们怒目而视。

    “别担心,只是让他保持松弛状态的针剂。”特工继续拿起了针筒,扎进了刘子光的脖颈,将药液缓缓推入。

    关野的牙关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双拳紧握,但在枪口威逼下却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将刘子光放上担架抬走。

    “走吧,我们的任务完成了。”赵辉轻轻拉一下关野的袖子。

    “别碰我!”关野怒吼一声,大踏步的走了。

    ……

    市立医院,接到报案的派出所警察王星来到急诊科,方霏向他叙说了刘子光被一帮人带走的情形,并且把手机里的视频放给他看,王星一看头都大了,不敢擅作主张,打电话给刑警二大队的胡中队,胡蓉听说案子涉及刘子光,不到十分钟就赶到了现场,看了视频后也大为震惊。

    “这个刘子光真是个惹祸精!”胡蓉心中暗骂,这次抓捕行动并没有通知江北警方,身为刑警的她竟然一点风声都不知道,不过她有的是办法,几个电话打出去,就大致了解了情况。

    早上交警支队接到市局指挥中心的命令,紧急疏导交通,并且将两辆摩托车借给了有关部门使用,据说这些神秘人士开的就是军牌的奔驰车,大概在半小时前,这些车辆驶入了江北军分区的大院。

    心中有了底,胡蓉好言劝解刘子光的父母,她是警察,又是刘子光的至交好友,瞎扯了一番之后,大家将信将疑,起码没那么担心了。

    “胡警官,有刘子光的消息立刻通知我啊,谢谢你了。”方霏把胡蓉送出门的时候这样说。

    “我会的。”胡蓉答道,突然心里泛起疑惑,这丫头不是总喊大叔的么,怎么忽然直接喊名字了,莫非恢复记忆了,这可不是好事啊。

    驱车回到刑警队,胡蓉先找到大队长韩光,向他汇报这个情况。

    “在我们辖区抓人,连通知都不通知,这不大像话啊,韩大,要反映一下才行。”胡蓉这样说。

    韩光瞪了她一眼,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有关部门抓人,用的着专门通知你一个小小的刑警么,上面早就协调好了,难道要让市局局长亲自知会你?都当中队长了还这么幼稚,你手头上案子都办完了是吧,要不要我给你加几个案子,到贵州去解救被拐儿童,还有一桩无头杀人案,你要是闲的难受,这些案子都交给你!”

    胡蓉从没见过韩光发这么大的脾气,多年搭档,她知道韩光心里也有火,自然毫不顶嘴,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等韩光发完了脾气,也自觉有点过分,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说:“小胡,刘子光这回是真完了,有可能的话,求胡市长安排一下,你们最后见一面吧。”

    胡蓉的心立刻凉了半截,失魂落魄出了办公室,走出刑警队的院子,竟然觉得无处可去,忽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胡警官。”

    抬头一看,居然是上官处长,那个讨厌的女人。

    胡蓉警惕的瞪着她,随时准备以语言回击,上官处长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敌意,笑笑说:“我来是想了解一下陈汝宁案的情况,到底谁才是凶手。”

    “你们不是已经判定刘子光是凶手么?”胡蓉不无讥讽的说道。

    上官谨摇摇头:“那是政治需要,你应该明白,现在我说的是真正的凶手,据我所知你一直在调查这个案子,能不能把信息和我共享一下?”

    胡蓉嘴角浮起一丝讥讽的笑,干刑警的有这么好糊弄么,这位上官处长巴巴的打听真凶,无非就是杀人灭口,把罪名妥妥的加在刘子光身上而已,难道自己猜不出来。

    “不好意思,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至于别人信不信我不知道,反正我信,你们说什么我都信,失陪。”胡蓉冷冷的说完,转身就走。

    胡蓉跳上自己的大切诺基,深深呼出一口气,忽然另一侧的车门被拉开,上官谨竟然坐上了副驾驶的位子。

    “你干什么!”胡蓉怒道。

    “给你看样东西。”上官谨说着,竟然撩开了衣服,纤腰上触目惊心一个伤疤,胡蓉倒吸一口凉气,很明显那是子弹穿过的伤痕。

    “二月十四日,我们在香港深水涉荔枝角道遇到伏击,五个杀手用自动武器向我们开火,那场遭遇战死了六个人,伤了三个,我腰部中枪,是刘子光帮我取出的子弹。”

    说着,上官谨又从脖子上取下一串项链,链子上悬着一枚子弹头,子弹头呈蘑菇状,明显是射击过的。

    胡蓉心中一震,虽然对方说的轻描淡写,但身为刑警的她完全可以想象当时的激烈场面,而上官谨还保留着这枚子弹头,亦说明当时情况之严峻,伤势之严重。

    上官谨收起了项链,淡淡一笑:“或许你会奇怪,刘子光不是绑架了我么,又怎么会救我,这里面有很多涉及机密的事情,恕我不能直言,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刘子光和我,都是为国家在战斗,在牺牲,虽然他现在身陷囹圄,依然是我的战友,我有义务,有责任为他昭雪。”

    胡蓉虽然脸上依旧保持着严肃的表情,但是心里已经被说服了,不过嘴上还在强硬:“陈汝宁案是你接手的,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上官谨摇摇头:“我一点也不清楚,我又不是刑警,具体工作都是省厅的人在做,我掌握的情报不会比你多,你的担心我很理解,不过你要知道,假如我真的想害刘子光的话,有的是光明正大的办法,通过省厅市局,通过组织,甚至通过你父亲向你施压,但是我没有那么做,足以证明,我现在只代表我自己。”

    胡蓉终于点了点头,刑警的直觉让她感到,眼前这个女人确实是盟友。

    “这个案子我查了很久,几乎是滴水不漏,完全查不到凶手是谁。”胡蓉道。

    上官谨眉头一展:“滴水不漏就是马脚,只有内部人经过长期筹划,才能做到滴水不漏,这个案子绝不是刘子光做的,我很了解他的作风,粗暴简单,绝不会去想什么后果。”

    胡蓉苦笑一声,又多了一个自以为了解刘子光的女人啊。她侃侃而谈道:“可以这么说,所以我把重点放在了玄武集团内部人员,虽然没有找到凶手,但却发现了很多有价值的线索,比如玄武集团的资金链早已断裂,还有陈汝宁向各大银行领导行贿的事实,玄武集团外表看起来风光无限,其实内里早就千疮百孔了。”

    “这么说,是和陈汝宁有经济利害关系的人下的手?”上官谨的脑子很快。

    “我查了集团股东,他们之间的矛盾似乎还未恶化到要买凶杀人的地步,陈玄武和父亲的关系也算和睦,麦抗美和丈夫之间,也没有大的冲突。”

    “有没有从陈汝宁周围的工作人员方面入手?”

    “陈汝宁平素最崇拜杜月笙,对身边的人很照顾,保镖、厨师、司机、清洁工都受过他的恩,他对助理穆连恒更是视若己出,大力培养……”

    “等等,你说穆连恒”上官处长打断了胡蓉的话,沉思一会道:“我记得这个人,他的眼神总让我想到一种冷血动物,蛇。”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