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凌晨四点钟,晨光机械厂大门缓缓打开,一辆军绿色的解放牌卡车在两辆晨光厂自产轮式装甲车和四辆越野车的护卫下驶出了厂门,门卫挺直腰杆举手敬礼,装甲车上的民兵动作利落的回礼,卡车的车厢蒙着严严实实的苫布,车门上涂着预备役的标志。

    车队在空旷的马路上疾驰,很快抵达南泰县境内,试射场地早就找好了,就在已经停工的玄武集团南泰工业园,这里一片荒蛮,杂草丛生,了无人迹,车辆停下后,身穿迷彩服的民兵们跳上卡车,肩扛手抬把两枚导弹拿下来,安放在装甲车的发射导轨上,卡车上还有一个硕大的油桶,叶知秋亲自用油泵向导弹的燃料箱注入液体燃料。

    “什么油?”陆天明问道。

    “航空煤油加硝基甲烷。”叶知秋答道。

    陆天明点点头:“不错,我记得飞毛腿导弹的燃料就是硝酸加煤油,那么软件系统是怎么设计的,总是需要一个发射基站和遥控设施吧。”

    老温说:“软件是我们在Linux基础上开发的,简单有效,在发射前我们把射程内需要的精确卫星地形图输入存储器,设定目标,导弹发射后会根据GPS根据卫星信号自动飞行,整流罩内的摄像头会根据地形地貌修正航向误差,此前我们已经分别进行过一公里、五公里、十公里的短程实验,今天进行的是全程实战试验,目标是一百八十公里外的废弃矿山小镇,射程内的地形包括农田树林江河湖泊公路铁路村庄城市丘陵等,比较复杂,可以有效检测导弹的实战性能。”

    工作在紧张有序的进行着,导弹加注满了燃料,叶知秋用笔记本电脑向导弹的单片机内输入了指令,一切准备就绪,技术人员测试了风向和温度,打开了摄像机,叶知秋请陆天明来按动发射按钮,陆天明说:“还是温工来吧。”

    互相谦让了一阵子,最后还是老温和叶知秋共同按下了发射按钮,导轨上的巡航导弹尾部喷出一股火焰,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只见导弹骤然升空,展开翅膀平稳无比的向北飞去。

    大家顿时欢呼起来,设在前方五百米、两公里、五公里处的监测哨发来报告,导弹运行平稳,速度正常,方向正确。

    紧跟着发射了第二枚巡航导弹,也就是叶知秋设计的那枚酷似航模飞机的三角翼导弹,这枚导弹的起飞模式更加简单,单人双手握持投掷即可,II型导弹的目标是五十公里外的一处无人值守的水泵房。

    “上车。”陆天明一声令下,试验工作人员登上汽车,直奔目的地而去,大家的心情都很紧张,两个项目负责人压力更大,II型导弹倒也罢了,就算中途掉下来也没事,权当是航模落地,但I型导弹长的就是一副尖端武器的样子,而且自重200公斤,掉下来能把人砸死,就算砸不到人,砸到房子汽车也是麻烦事,虽然法律在这方面有漏洞,但是追究起来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晨光厂又不是真正的军工企业,私自设计制造军用武器的罪名可不小。

    汽车在公路上疾驰,现在只有五点钟,天刚蒙蒙亮,道路上的汽车很少,但是能见度已经很高了,树木和农田在车窗外飞速的倒退,陆天明为了缓解大家的情绪,微笑着说:“咱们的宝贝这会儿差不多该过淮江了。”

    叶知秋发出一部IPAD来,有手指点了几下,说:“已经飞越淮江了,正沿着铁路线向北匀速飞行,时速二百公里,相当稳定。”

    陆天明大惊:“你能看到导弹的轨迹?”

    叶知秋说:“科技日新月异,很多几年前还是神话的东西,现在已经走入百姓家,我不光能跟踪导弹,还能控制它的飞行,必要的时候进行手工制导。”

    与此同时,京沪高铁江东段上行驶的一列车厢里,一个正在玩玩具飞行的小男孩看到窗外有一架淡蓝色的小飞机和火车齐头并进,他眨眨眼睛,摇晃着沉睡的父亲:“爸爸,快看飞机。”

    当爹的被吵醒,不耐烦的朝窗外瞄了一眼,哪有什么飞机,他没好气的在儿子脑袋上拍了一下:“睡觉!”

    铁路线旁的某小村落,早起拾粪的老头正走在乡间小路上,路边的野花沾满露珠,忽然一架什么东西从眼前掠过,快的好像风一样,老头愣了半天,看看跟在身后的大黄狗,感慨道:“真是老了,眼都花了。”

    省际公路,一辆家用轿车停在路肩上,女的坐在车里打瞌睡,男的站在护栏旁撒尿,忽然一枚导弹从眼前飞过,男的目瞪口呆,尿都撒在了裤子上,他忙不迭的跑回汽车喊道:“快把我的单反拿来!”

    等拿了相机,哪还有导弹的影子,女的责怪他:“发神经啊你。”

    男的信誓旦旦地说:“我看见一枚导弹飞过去了,美国战斧式巡航导弹,我经常上军坛潜水,绝不会错。”

    ……

    导弹终究比汽车跑得快,大家还在半路上的时候,II型导弹就抵达了目的地,据现场人员反映,导弹落在了距离水泵房二十米远的地方,消息传来,大家都很激动,二十米的误差已经很小了,甚至超过了设计标准。

    又过了半小时,根据GPS显示,I型导弹正中目标,车内顿时一片欢腾,不多时终于抵达靶场,这是一个隶属龙阳市的矿区小镇,由于煤矿枯竭,镇上居民大都搬迁,几乎是一座空城。

    导弹的目标是一座废弃的仓库,但是并没有发现导弹的残骸,大家分头寻找,终于在距目标五十米远的地方发现了导弹。、

    导弹一头扎在沙堆里,尾巴朝天,弹体并没有过度变形,说明碳纤维和强度还是很经得住考验的,测试人员上前将导弹放平,检查燃料箱,发现居然还有三四升残余,也就是说,导弹的冗余能力是很强的,弹头位置的制导部分已经损坏,叶知秋将它们小心翼翼的取下,这都是宝贵的资料。

    “初步估算,出现偏差的原因是采用的民用GPS导航芯片误差较大,精度不足。”叶知秋解释道。

    “地形导航在关键时刻没有起到作用么?”陆天明质疑起来。

    老温说:“地形导航主要是为了弥补GPS的不足,这里面有个谁主导谁辅助的问题,电脑毕竟不是人脑,在末端制导阶段,我们设计的是GPS为主,出现误差,是我的责任。”

    他一脸自责,陆天明却笑了起来:“这次试验,可以打120分!”

    工作人员同时鼓起掌来,大家脸上都洋溢着成功的喜悦。

    忽然一辆当地警车开了过来,车上下来两个警察,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们这是?”

    晨光厂的实验车辆都是迷彩涂装,工作人员穿迷彩服戴钢盔,警察也不敢轻举妄动。

    “小同志,我们是军工厂的,在做实验,请帮助维持一下秩序,不要让老百姓围观。”陆天明到底是做过副师长的人,那份气度一般人学不来,两个乡下警察赶忙敬礼:“是,首长!”

    回去的路上,大家心情放松下来,一路谈笑,有个技术员高声道:“没想到陆总瞒了大家这么久,我们一直在猜后山在研究什么高科技的东西,原来是巡航导弹啊,陆总,现在可以公开秘密了吧。”

    陆天明说:“还是让老温介绍一下研发过程吧。”

    老温脸上漾着兴奋的光辉,看起来不像个慢性病人了,他谦虚道:“我不会讲话,让小叶给大家说说。”

    叶知秋推辞了一会,终于还是拗不过老温,开言道:“接到陆总的任务时,我们当时很犯难,大家都知道,巡航导弹比地对地弹道导弹的科技含量还要高,海湾战争时,美军从战列舰上发射战斧巡航导弹,能直接达到巴格达的某栋大楼,精度水平甚至可以保证第二枚从第一枚炸开的弹洞钻入,巡航导弹就和剑仙手中的飞剑一样,可以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当然造价也是很昂贵的,达到一百五十万美元。”

    车里一片嘘声,一百五十万美元是什么概念啊,一枚导弹就能让全厂工人开十年的工资!美国佬真是财大气粗,打起仗来像放烟花一样放巡航导弹,不服都不行啊。

    叶知秋接着说:“手头没有任何技术资料,我就只好上网搜索,结果还真找到一篇帖子,讲如何在私人作坊中制造巡航导弹,不过只是几千字的文字资料,真要动手制造,困难比想象的要多的多,幸亏有温工在,要不然就凭我这三脚猫的本事,只能造出一个大炮仗来。”

    一阵善意的哄笑,大家都将目光转向了老温,有人啜叨道:“温工,说两句。”

    老温面对一双双期盼的目光,终于打开了话匣子:“大家可能对我的历史不是很熟悉,我在调来晨光厂之前,曾经在东北一所兵器研究所工作过,当时正是海湾战争爆发之时,我们单位受命研究巡航导弹,我是课题小组的副组长,那时候的科技水平比现在差远了,电子元件全靠进口,不过好歹也有些基础,陆总交给我这个任务的时候,我很激动,也很担心,生怕搞砸了,我想特别提出的是,功劳不在我,而在小叶,这个小伙子的知识面很宽,导弹的核心制导部分都是他设计的,我只是干了些老本行,搞了飞控方面的一些东西。”

    叶知秋忙道:“温工你又谦虚,大量的函数运算都是你做的,我只是玩了十几年航模,有些小聪明罢了。”

    老温说:“我年龄大了,脑子不灵光了,很多运算是闺女趁寒假帮我做的。”

    陆天明插言道:“你们就都别谦虚了,功劳一人一半。”

    老温忙道:“陆总,成功离不开你的决策和大力支持,功劳也有你的一半。”

    陆天明摆摆手说:“别夸我,我也是受人之托才做这个项目的,要不然你以为我这么大魄力,敢拿出上百万元来让你俩搞大号航模玩啊。”

    “是谁?”老温和叶知秋异口同声的问道。

    陆天明笑笑:“我不说你们也知道,现在先不提这个,回去之后你们抓紧时间再做一些样品,我去北京跑一跑关系,如果能打入军方市场,咱们晨光厂可就真的发达了。”

    一时间大家都不可自拔的陷入到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之中去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