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以来,晨光厂和红旗厂就像是一对孪生兄弟,从牙牙学语,到蹒跚学步,再到腾飞壮大,曾几何时,两个厂子在江北市一东一西,互相呼应,每年市里评选五一劳动奖和三八红旗手,得奖最多的总是这两个厂子。

    两个厂子的宿舍区都设在高土坡,很多青年男女工人日久生情,结成连理,一时间两厂联姻成了潮流,刘子光的父母,陆天明和卫淑敏,就是那时候相识的。

    后来,国企改革,两个厂子同时陷入停顿、下岗、改制、买断工龄、再就业,刘欢的《从头再来》唱了一遍又一遍,生活还是没有着落,好在两个厂子家大业大,靠着砸锅卖铁硬是撑过了最艰难的时光,并且逐渐好了起来,没想到在房地产迅猛发展,土地经济为主导的今天,占地颇广的厂区竟然成了原罪,把好端端的一个红旗厂搞成破产,还搭进去好几条人命。

    关键时刻,还是兄弟单位肝胆相照,伸出援手,能被晨光厂兼并,总比好过被那些不知所谓的民营企业收购的强。

    当天中午,红旗钢铁厂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不少工人在卫淑敏的钢铁塑像下烧纸,告诉卫总这个好消息。

    “小卫啊,咱们两个厂早该合了,合了就没这些事了,你也不会走的那么早。”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工人将盛满饺子的饭盒打开盖子放在卫淑敏的灵前。

    ……

    陆天明此刻的心情用一句成语可以形容:壮怀激烈。

    他做梦都没想到,这样一家苟延残喘的二线城市机械厂,竟然会获得新加坡淡马锡投资银行三亿元的风投,这笔资金的注入,让晨光厂一举焕发了活力,再也不用为没米下锅而发愁。

    风险投资向来都是青睐于年轻富有活力的高科技企业,晨光厂这种老牌国有企业,退休工人一大把,技术落后,管理松散,怎么可能会获得如此巨额的投资?其实不光陆天明不明白,就连主管单位也弄不明白,不过既然人家愿意投资,那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风险投资和收购不同,投资方只是注入资金,不掌握控股权,不要求质押和担保,甚至不参与经营,他们最多占有30%的股份,等被投资企业做大之后,再通过IPO或者收购转让股权等方式撤出投资并获取收益,换句话说,投资方就是合伙做蛋糕的人。

    投资项目进行的异常顺利,仅用了一周时间就达成了意向,据说这是首都有关部门的高层发了话的缘故,晨光机械厂一夜之间鸟枪换炮,但过惯了穷日子的他们并没有把宝贵的资金用在建新楼,买豪车上,在陆天明的提议下,领导班子集体表决通过,拿出两亿五千万来收购红旗钢铁厂,把蛋糕做大。

    “恭喜你,陆总。”卓力的声音将沉思中的陆天明惊醒,这次收购竞标中,卓力旗下的华清实业公司也参与了,但摆明了就是来陪标的,不过有华清实业参与,竞标才显得更加公平公正公开,符合领导们的意愿。

    卓力今天破例穿了件考究的西装,猩红色的金利来领带,鳄鱼皮腰带,彰显着他暴发户的气质,陆天明穿了件旧西装,脸上是淡淡的倦容,伸手和卓力握了握:“承让了,卓总。”

    收购工作是一个系统工程,现在要报请省里批准,不过红旗厂这个谁也不敢接的烫手山芋能有如此好的出路,想必不会有人节外生枝,陆天明出了招投标中心,乘车回到了晨光厂,厂子里也是一片欢欣鼓舞,似乎晨光厂真的重回往日辉煌岁月一样,但是陆天明心里明白,三亿资本注入,只会让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更重。

    他先去厂办安排了工作,然后步行来到厂区后部的试验区,这里本来是防空洞,现在已经围上了铁丝网,还有保安站岗,没有通行证的职工不许入内,陆天明出示了证件后进入防空洞,往日屎尿遍地污水横流的防空洞已经整修一新,墙壁上装着电灯,地面打扫的干干净净,排风口的大号风扇呼呼的运转着,显示这里正在运行。

    沿着长长的通道走了一会,眼前是一道铁门,陆天明用大拇指按了一下指纹锁,铁门缓缓打开,走进去转个弯,再打开一道厚重的铁门,里面豁然开朗,上百平方米的大厅亮堂堂的,穹顶高高,丝毫没有地下室的压抑感。

    这是一间实验室,摆在当中的是两张巨大的工作台,上面放满了各种杂物,游标卡尺、电烙铁、锉刀、砂纸、电线、万用表、钳子螺丝刀等,还有各种树脂或者碳纤维制成的半成品,地上放着铝合金的龙骨,有机玻璃质地的透明到整流罩等,靠墙的地方用隔板围了起来,有全套的机床和备品库,设计室里摆着几台电脑和椅子,旁边是床铺和餐桌,吃剩的饭盒和饮料瓶子比比皆是。

    见陆总来了,正在伏案工作的两个人赶紧起身招呼,陆天明笑容满面道:“温工,小叶,我来是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今天成功收购了红旗钢铁厂。”

    这间实验室的主人正是温雪的父亲老温大叔,还有他的徒弟,理工大毕业的叶知秋,一老一少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半年多的时间了。

    听到喜讯,老温击掌赞道:“真是双喜临门啊,我们的第一批成品也刚造出来,小叶,拿出来让陆总看看。”

    叶知秋开动一辆小型电动叉车,到后面库房将搁在钢制货架上的一枚长圆柱体物品搬了过来,陆天明从口袋里掏出眼镜戴上,凝神屏息,仔细打量。

    这是一枚细长的浅蓝灰色的导弹,圆形透明整流罩,长度和一个成年人的高度差不多,直径30厘米左右,两条翼展和弹体总长差不多,后面是V型复合尾翼。

    老温介绍道:“这是I型巡航导弹,弹体部分航空铝合金为龙骨,碳素纤维蒙皮,引擎采用进口模型用涡轮喷气发动机,计算机主板、GPS接收机,陀螺仪、舵机,电罗经、辅助电池、油泵都是市面上能采购到的民用品,导弹采用GPS、地形、惯性联合制导方式,气动布局是仿照美国战斧巡航导弹加以改良,V型复合尾翼结构可以简化结构以及避开引擎喷管,从而避免热量对制导系统和舵机的干扰。”

    陆天明抚摸着这枚民用巡航导弹,大为感慨:“温工,真是辛苦你了。”

    老温淡淡一笑:“二十年前的经验终于派上用场,我死也瞑目了,对了陆总,还有一个额外的副产品,是小叶自己用下脚料制成的,你看看吧。”

    说着向叶知秋做了个手势,后者很腼腆的走到墙角,掀开一块苫布,露出下面的大号模型飞机来。

    这架飞机是大三角翼结构,尾部有个小型螺旋桨,头部也是透明整流罩,整体流线型设计,涂着丛林迷彩,杀气腾腾的。

    “小叶,给陆总介绍一下。”老温带着鼓励的神情说道。

    叶知秋侃侃而谈:“陆总,我们接到攻关任务后,经过分析论证,觉得应该同时开发两款产品,高抵搭配满足客户不同的需要,这是II型巡航导弹,采用航空铝合金骨架,玻璃钢蒙皮,国产小型活塞发动机,螺旋桨驱动,导引系统和I型差距不大,毕竟战术性能是不能牺牲的,II型相对I型的区别是射程只有它的四分之一,也就是五十公里左右,不过相对于无制导的加农炮或火箭来说,精度优势还是很大的,相比动辄数千万造价的战术地对地导弹或者巡航导弹来说,成本更是匪夷所思。”

    老温接着说:“I型的成本主要在于进口发动机和碳纤维构件,制导系统等电子元器件的成本反而很低,比如GPS接收机,12通道,RS-232输出NMEA-0183格式数据,重量50克,价格才800元,工业用微型无线电高度表和工业用微型陀螺仪,加起来也不过是一台电视机的价钱,这些设备全部使用5V供电,总电流小于30安培,我们选择了笔记本电脑用的锂电池组来进行供电,成本也可以压在500元之下。”

    陆天明问:“那么具体价格是多少呢?”

    “不计算研发费用的话,I型的造价是十万人民币,II型的造价较低,只需要三万人民币,如果批量生产,成本还能进一步降低。”

    陆天明眼睛一亮:“好!在成本控制上你们做的很好,不过也不用太小家子气,一切以战斗力为最终目标,我们要的不是好玩的航模,而是可靠的武器,你们有没有信心保证这两枚导弹能经受住实战的考验?”

    老温摇摇头:“任何武器都是经过千百次失败才成功的,我不能保证试验过程中不出现差错。”

    陆天明豪爽的大笑:“没关系,明天咱们就去试试,不装战斗部,别人还以为咱们在玩航模呢。”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