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幼的国王坐在他的宝座上,满脸都是和年龄不相称的愁容:“可是,如果发生战争的话,很多无辜的人会死,我不想那样。”

    刘子光抚摸着小阿瑟的脑袋说:“孩子,只有鲜血换来的和平才最长久。”

    “上次已经死了很多的人,为什么没有和平。”

    “上次是原始的权力斗争和积累多年民族矛盾的总爆发,现在面临的是革命,革命你知道吧,就是一个阶级为了推翻另一个阶级而进行的暴力活动。”

    小阿瑟似懂非懂:“那我是什么阶级?”

    “你是无产阶级出身的统治阶级代言人。”

    “哦……”

    就在爷俩谈话的时候,侍从官菲德尔悄悄站在不远处垂手肃立,将对话一字不落的听进耳朵里,等刘子光和小阿瑟起身起餐厅之后,他才出了大厅,在侍从室交了班,脱下缀着绶带的白制服,摘下佩剑,换上便装,开着自己的汽车回家去了。

    何塞的家位于圣胡安城西部的富人区,占地上千平米,有游泳池和网球场,室内装潢更是充满异国风情,自从何塞回国之后,就和当地上流社会打成一片,他的豪宅也成为西萨达摩亚高层人士聚会的沙龙。

    这里不但有浓郁的亚洲风情,还有美味的中国菜和热情好客的女主人,何塞先生有着外交部副大臣的头衔,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他的儿子菲德尔是国王的侍从武官,他美丽的女儿是外交官,这样的一家人自然迅速成为圣胡安社交圈子的核心。

    西萨达摩亚发现超级铁矿的消息公开后,许多在大屠杀时期出走的欧洲侨民再度返回了这个国家,那些旅居海外的西萨达摩亚人也回到了祖国,致力于教育、医疗、新闻、法律等行业的重建上,他们常常汇聚在何塞家里高谈阔论,为西萨达摩亚的未来担忧,这些高级知识分子对马丁内阁的贪污腐化行为极其不满,不甘心做个富家翁的何塞顺势成立了西萨达摩亚自由民主党。

    大批高学历、高素质的海外游子的加入,让何塞的自由民主党人才兴旺,似有星火燎原之势,他们掌握了报纸、电台、学校,利用舆论大肆攻击马丁内阁,年轻的马丁首相面对国内乱局束手无策,内阁已经摇摇欲坠,所以不得不接受大选。

    菲德尔将汽车停进车库,来到自家客厅,发现父亲正在会见两位中国客人,何塞招呼儿子过来,向客人介绍道:“这是我的儿子菲德尔,他是国王陛下的侍从官。”

    两位中国客人一个大腹便便,一个年轻干练,分别是中建总公司的领导和红星保安公司的政委,何塞父子陪他们聊了一会,晚宴开始了,这是一桌融合了中国和西非特色的宴席,可谓丰盛之极,尤其对于身在异国他乡的人来说,能吃到近乎正宗的北京烤鸭,真是一件令人惊喜的事情。

    “这是从北京空运来的全聚德烤鸭。”何塞先生热情的介绍道,其实这只是些在北京超市里买的真空包装的成品烤鸭,何塞一家人经常用这个糊弄那些没去过中国的上流社会们。

    当然有礼貌的中国客人是不会点破这个事实的,宴席之后,仆人收拾残局,何塞又拿出雪茄烟招待大家,一番高谈阔论后,两位客人才起身告辞。

    送走了客人,父子俩进行了一番对话,菲德尔详细介绍了刘子光到访的情形,并且说已经派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大选在即,关键时刻绝不能节外生枝,王宫那边就靠你了。”何塞拍着儿子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菲德尔严肃的点点头,问道:“今天这两位中国客人有什么来头?”

    何塞说:“中国政府向来奉行不干涉别国内政的政策,但不干涉并不代表不去了解,大选在即,我不可能邀请大使先生进行会谈,就只能约见这些中资机构的负责人,通过他们把我的意思转达给中国政府。”

    菲德尔说:“他们可以代替大使么?”

    何塞说:“枉你在中国呆了这么多年,大型国企的领导都是有级别的,像今天来访的这位领导就是厅局级的干部,他随时可以转到政府部门担任官员,说起来级别不比大使低,那个红星公司的政委,以前在外交部工作,也是处长级的官员,他的背后是北京颇有地位的马家,今天我和他们的谈话,一定会传到重量级人士的耳朵里去,这对我们是有好处的。”

    ……

    如同何塞所说的那样,两位客人回去之后,分别用各自的方式向国内做了汇报。

    万里之外的北京,马京生和叶军生正在一起畅谈国际形势。

    “西萨达摩亚那边,看来何塞要上位了。”马京生说。

    “这个人是个枭雄,值得重视,现任首相玩手腕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你知道他怎么表示的么?”叶军生先卖了一个关子,然后得意洋洋的说:“他和中资机构的几个人谈了一下当选后要做的几件事,老生常谈的那些咱们就不说了,我觉得有意思的是,他表示要为空军购买几架歼八II。”

    马京生也笑了:“他和沈飞的关系很好?放着枭龙不去买。”

    叶军生说:“所以说这个人很有城府嘛,他做首相,符合我们的利益。”

    马京生说:“咱们不干涉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这个静观其变就行,对了,叶汉在澳洲谈的那个项目怎么样了?”

    叶军生说:“进行的很顺利,对方似乎听到了风声,在一些问题上进行了相当大的让步,我们用4%伍德铁矿的股权外加一部分资金就能拿到澳洲西北铁矿的控股权。”

    “太好了,这是一次伟大胜利啊。”马京生击掌赞道。

    但叶军生脸上却没有得意的神色,反而忧虑道:“对方答应的太爽快,我就怕这里面有陷阱,这种收购案是要政府批准的,后面的谈判道路将会非常漫长。”

    马京生笑道:“这个不用担心,我家那个不成材的小畜生,谈判不如你们家小二,拉拢关系吃喝玩乐的本事可不差,澳洲政府那边他已经打点的差不多了,估计这个月底,嗯,也就是再过几天就能批准了,到时候咱哥俩可要再喝一杯。”

    叶军生略微有些诧异,这个情报是他没有掌握的,本来以为自己小辈出马,快刀斩乱麻的将谈判搞定,并且从18%硬生生降到4%,能让马京生这家伙彻底服气,没想到这老小子还有后手,关键时刻留一手啊。

    “哈哈,是啊,小辈们有出息,咱们也就放心了。”叶军生哈哈笑道。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著名的邦迪海滩上,马峰峰躺在遮阳伞下,身上盖满了沙子,一个戴着大墨镜的中国女孩正拿着小铲子往他身上撒沙子,如果有喜欢看电视的同胞路过,说不定会认出这个女孩正是国内当红的某女星。

    马峰峰是戴罪立功来了,没想到却瞎猫碰到了死耗子立了大功,索普被叶汉逼得急,偷偷来找马峰峰,表示愿意少要一点伍德铁矿的股权,尽快完成这笔交易,当然这家伙也不会甘心吃亏,生生把价格提高了二十亿美元。

    在马峰峰的斡旋下,叶汉也做出了让步,最终双方达成收购协议,虽然总价款比马峰峰谈的那个价格还要略高,但总的来说,谈判是胜利的。

    索普为了感谢马峰峰,又卖了一个面子给他,承诺在最短的时间里说服那些议员和官僚,让他们批准这个收购案。

    事实上索普和他背后的势力已经在做这件事情,此前有个每日电讯镜报的记者在报纸上撰文号召大家抵制中国人的收购,没过几天这个记者就被炒了鱿鱼,另外几家报纸却开始连篇累牍的鼓吹收购案给澳洲人带来的好处,比如解决失业率,带动当地经济发展等等,再加上澳大利亚总理访华,两国关系正处在蜜月期,不出意外的话,这桩收购案将会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效率完成。

    马峰峰春风得意,把自己包养的小女星从国内接来,在澳洲风流快活,讲义气的他并没有忘记代自己受过的邹文重,以特别助理的名义把邹文重也弄了来。

    此时邹文重就躺在马峰峰旁边的躺椅上,戴着墨镜穿着沙滩裤,望着沙滩上打排球的泳装大洋马若有所思。

    “老邹,要不我给你安排一匹大洋马骑骑?”马峰峰半开玩笑的说道。

    “不敢。”邹文重笑道,他出身贫寒,能上位全靠老婆家的势力,是有名的气管炎,哪怕人在国外也是如此。

    “你那个事,我爸爸他们心里都有数呢,等风头过去,就给你安排新的职务,级别不变,待遇不变。”马峰峰道。

    “风子,谢了,这回全靠你了,力挽狂澜扳回一局啊。”

    马峰峰嘿嘿地笑:“就那么回事,老实说这个价格比咱们谈的那个还他妈离谱,西非的股权是虚的,从荷包里掏出来的美元可是真金白银,都说叶汉有水平,我看他还不如我,只不过我是真小人,他是伪君子,我是奸商,他是政客。”

    小女星娇滴滴的问道:“峰哥,你们聊什么呢,我都听不懂。”

    马峰峰将手从沙堆里伸出,在女星屁股上捏了一下说:“听不懂就对了,我们聊的是国家大事,这炮生意谈妥了,回去我给你买辆玛莎拉蒂。”

    “嘢!真的啊,我想要白色的,郭美美那样的。”女星顿时眉开眼笑。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