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时分,列车驶入了北京站,刘子光、李建国、贝小帅分别从不同的车厢下车,提着简单的行李夹杂在汹涌的人潮中向出站口走去,这趟车是普通客车,旅客大多是进京务工人员,客流量太大,工作人员懒得查票,开闸将他们放了出去。

    站前广场,薄雾朦朦,涂着首都警察的依维柯警车静静地趴在角落,身穿大衣的武警在春寒料峭的天气中不停地跺着脚,刘子光冲李建国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先走,然后独自去车站旁的美国加州牛肉店吃了一碗面条,这才出去打了一辆出租车,给司机说了地址,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起来。

    不久,出租车抵达目的地,刘子光付了车钱,观察了一下没有可疑车辆追踪,便走进了路边的胡同,胡同的一侧是某军队干休所的外墙,围墙很高,上面拉着铁丝网,刘子光走到无人处,蹭蹭几下上墙,扒着墙头,慢慢抠出一块砖,这块砖的内部已经镂空,里面塞了一个布包,他拿出布包,再度将砖头塞了回去,纵身下墙,拍拍手,检查一下布包里的东西,悄然离去。

    半小时后,刘子光来到八里庄附近一处民宅,用手机给赵辉打了个电话。

    “老赵,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基本上是解决了,但你现在还不能公开露面。”赵辉答道。

    “为什么?”刘子光眉头一皱。

    “那桩命案,因为是中调部办的,军方无法插手,名义上来说,你现在还是通缉犯……怎么,你回国了?”

    刘子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说:“好的,知道了,我现在就找上官谨,再联络。”

    与此同时,中央某部委办公楼内,上官谨来到中调部主任办公室门口,轻轻敲了一下门。

    新来的主任姓谢,人很和气,不像谭主任那么会来事,他上任以后,昔日忙碌不堪的调查部就变成了清水衙门,工作人员们每天无所事事,据小道消息称,调查部很可能被撤销编制,之所以没有立刻下文,那是上面还在博弈。

    “进来。”谢主任慢条斯理的声音传来。

    上官谨推门进去,这间办公室还是以前谭志海用的,甚至连办公桌都没换,这也说明一件事,谢主任没打算干长久。

    “小王,你来了,坐。”谢主任很客气的招呼道。

    上官谨没坐,站着说道:“谢主任,刘子光那个案子,是不是可以撤销了?”

    谢主任一愣,随即醒悟过来,说:“那个案子的卷宗我看了,疑点很多,没有证据表明死者不是被刘子光杀害的。”

    上官谨刚要争辩,谢主任一抬手制止她,又说道:“但是,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是他做的。总之呢,这个案子在我们这里已经结束了,我们调查部只是一个调查分析部门,地方上的命案归地方司法机关办理,我们怎么可以越俎代庖呢,你说对不对,小王?”

    上官谨说:“没错,谢主任您说的很对,这件案子应该交给地方,我这就去给江东省厅打电话。”

    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就听到桌子上的手机在响,上官谨上前拿起手机说道:“你好,哪里?”

    “是我,对我的通缉可以解除了么?”声音有点模糊,但可以听出是刘子光在说话。

    上官谨回身关上办公室的门,问道:“你回国了?”

    “没有,我就是想问问,你们栽赃给我的罪名现在洗清了么?”

    “这本来就是欲加之罪,现在上面已经不追究了,打回地方重新侦查,相信以你在江东省厅和江北市局的人脉,应该没有问题,待会我给公安部去个文,取消对你的通缉,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露面了。”

    “谢谢。”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上官谨苦笑一声,真是一朝被蛇咬啊,刘子光现在变得谨慎无比,通话从不超过三分钟,怕被人定位,不过她好奇心上来,还是打了一个电话给技术部门,说:“刚才我接了一个电话,帮我查查对方是从哪里打来的。”

    “好的,请稍等,不要挂。”技术部门的工作人员只用了几十秒就查到了对方号码的信息“是一个马来西亚的移动通讯号码,无法定位确切位置,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号码正在香港漫游。”

    “好的,谢谢。”上官谨挂上了电话。

    ……

    刘子光放下了手机,这个电话是他打给褚向东,然后褚向东用一个马来西亚手机号转接给上官谨的,这个办法虽然笨了点,但很管用。

    上官谨的话让刘子光放了一半的心,至少现在自己不用提心吊胆的走在大街上了,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从此高枕无忧,死的人可是省长的小舅子,如果对方认定自己就是杀人凶手的话,哪怕上官谨或者位置更高的人发话也是无济于事的。

    房门敲响,是定好的暗号,三紧一慢,刘子光打开门,贝小帅进来说:“建国哥已经上飞机了,我也联系好了,胡清凇的私人飞机明天去西非,一路上我很小心,没人跟踪。”

    刘子光点点头,说:“你先休息一下,我出去办点事。”说完出门找了个公用电话亭,打了一个电话给李纨。

    电话响了很久才有人接听,“您好,我是李纨。”

    “是我。”

    片刻的沉默,“你在哪里,需要什么?”

    刘子光心头一阵温暖,说道:“我的事情已经解决了,现在北京,有时间见一面么?”

    “好吧,下午六点钟我有时间。”随后李纨说了一个地址。

    五点左右,刘子光就来到了约定地址,先观察了周围的环境,确定没有人跟踪监视后,才在远处找了个位置坐下。

    这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小公园,附近有小学校和幼儿园,公园设有儿童乐园,地上铺着橡胶地砖,还有滑梯转椅秋千等玩具。

    一小时后,李纨带着小诚出现了,打发儿子去儿童乐园玩耍,然后自己在长椅上坐下。

    刘子光又等了十分钟,再次确认安全后才出现,李纨远远的就看见他,赶忙把儿子叫了过来,等刘子光走到跟前,说道:“小诚,喊人。”

    小诚害羞的躲在妈妈身后,怎么也不愿意喊人。

    “小诚都这么高了,长大了哦。”刘子光笑咪咪的说。

    李纨把儿子拉到跟前,抚摸着他的脑袋说:“是啊,都六周岁了,过了暑假就上小学了。”

    “时间真快啊,一转眼小诚都是大孩子了,学校安排好了么?”刘子光也伸手摸了摸小诚的脑袋。

    “安排好了,芳草地小学,教学质量比较高,咱们江北市没有这样的条件。”李纨说。

    “妈妈妈妈,我想去玩。”小诚指着滑梯说道。

    “去吧,小心别摔着。”李纨说道,然后和刘子光一起在长椅上坐下,看着儿子活泼的身影,叹道:“公司规模扩大了,主要业务已经不在江北了,总部搬到北京方便办公,以后怕是很少有机会见面了。”

    刘子光知道李纨本来就是北京户籍,只是为了追寻爱情才来到江北市发展,现在江北已经没有她牵绊的东西了,为了公司的发展,为了儿子的成长,自然要回归故里。

    “我这次来,是有件事想告诉你。”刘子光说。

    “哦,你说。”

    “听说至诚海外的业务开展的很好,在西萨达摩亚至少有上亿美元的合同,我想提醒你的是,近期内那边的政局会有较大的动荡,很多中资项目会夭折,中铁中建这种巨无霸亏的起,他们背后有国家撑着,至诚可没有这么大的靠山,所以你最好观望一下,不要过多的投入资本,当然我只是提供参考,具体怎么处理,你比我在行。”

    李纨的秀眉蹙了起来,以她对刘子光的了解,当然明白这消息绝不是空穴来风,但还是质疑道:“这个事情我也有耳闻,不过结论和你截然相反,高层智囊说,西萨达摩亚的在野党,比执政的这一方还要亲中,即便政权更迭,也不会出现大的动荡,更不会影响到中资企业。”

    刘子光笑道:“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哪一个是靠得住的。”

    李纨也笑了:“好的,谢谢你的情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对了,前段时间发生了什么,连我爸这种退休的都被召回开会,回来他就说你胆子太大了,可是具体的事情一点都没透露。”

    刘子光说:“没什么,一些误会而已,现在已经澄清了。”

    李纨松口气:“那样就好,我们都很替你担心,和国家机器做对是没有出路的,呵呵,这是我爸的口头禅。”

    又聊了一会儿家常,李纨看了看手表说:“时间不早了,今天家里来客人,我就不陪你了。”

    “没事,我也有个约会。”刘子光说。

    李纨招手把小诚叫了过来,小男孩玩的满头大汗,乖乖站着让妈妈给他擦汗,看了刘子光半天,终于问道:“叔叔你跟我们回家吃饭么?”

    叔叔……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