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马车行驶在江北市的主干道淮海路上,高大的车体在周围轿车的映衬下,如同鹤立鸡群一般。

    “林国斌那个傻逼,我早想办他了。”贝小帅忿忿道。

    刘子光问:“他最近搞了什么小动作,弄得卓力疑神疑鬼的。”

    贝小帅说:“前段时间二哥的场子让缉毒大队给扫了,查出来有人在包间里溜冰,托了好多关系才摆平这件事,光关门歇业那几天的营业额就损失了几十万,这事儿没证据说是林国斌干的,但大家心里都有数,除了他,没别人。”

    “上次不是说林国斌愿意和解的么,怎么又闹起来的?”

    “切,林国斌这个老滑头,那是以退为进,最近他搭上了玄武集团的新老总穆连恒,据说和省里的谁谁也拉上了关系,不要太得意哦,他儿子林峰还买了辆奥迪TT,成天在大街上显摆。”

    刘子光冷笑一声,不再说话。

    当悍马车驶入顶点夜总会停车场的时候,看场子的小弟立刻认出这是华清池卓老二的车,于是迅速用对讲机通报了领班,现在还是白天,夜总会的保安们正百无聊赖的坐在一起打牌抽烟,听到全都一窝蜂的涌了出来。

    刘子光和贝小帅李建国走进顶点大厅,只见两旁站满了人,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紧盯着他们三个人,顶点豢养的打手不少,全都穿着紧身衬衣,袖口绣着顶点的LOGO,不少人手里还拿着握力棒、台球杆之类的家伙。

    “哟,这么大排场,快赶得上当年的金碧辉煌了。”贝小帅讥讽道,当年高土坡四大天王横扫金碧辉煌的事迹可是传遍了整个江北市,这些打手不可能不知道,现在四大天王就来了三个,怎能不让他们如临大敌。

    林国斌的儿子林峰闻讯从楼上下来,看到三个不速之客,傲然问道:“贝小帅,顶点不欢迎你。”

    贝小帅道:“顶点啥时候轮到你当家了。”

    林峰脸色一变,打手们蜂拥向前,组成一道人墙。

    贝小帅呵呵一笑,撩开上衣,隐约露出裤腰带上别着的黑黝黝的手枪柄,鄙夷道:“怎么着,练练?”

    前段时间车大勇在酒桌上被贝小帅逼服的事情业已传开,很多人以为那只是个传说,今天可算真开了眼,这小子果真有枪!

    林峰硬压住怒火:“贝小帅,你到底有什么事?”

    “我们光哥想找你爸爸谈点事。”贝小帅说。

    后面刘子光和颜悦色冲林峰点点头,没说话。

    林峰脸色阴晴不定,想了想说:“稍等。”转身蹬蹬蹬上楼,来到办公室一看,林国斌正看着监视器呢。

    “就说我不在。”林国斌头也不回的说道。

    林峰转身下去,站在楼梯口冲下面一摆手:“我爸出去有事了,你们下次再来吧。”

    贝小帅气的鼻子都歪了,这不明摆着哄小孩么,他刚要发飙,刘子光却转身就走,李建国也一言不发往外走,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也跟着出去。

    这样一来,楼上的林国斌却坐不住了,他是老江湖了,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事没经过,高土坡四大天王的名气再大,在他面前也不过是小字辈而已,刚才故意说不在,就是想晾一下对方,杀杀他们的锐气,另一方面也是想看看这个刘子光有什么能耐。

    没想到对方根本不屑于和自己玩什么手腕,你不见我就走,干脆利索,在别人眼里或许会觉得对方没招,但在老狐狸林国斌看来,这恰恰是对方成竹在胸的表现,他赶紧拿起对讲机:“小峰,把他们叫回来。”

    林峰赶紧喊道:“喂,你们几个,回来。”

    刘子光站定,转身,回头笑咪咪的问道:“叫我?”

    林峰点点头:“我爸叫你上去。”

    刘子光并未露出任何不快的表情,真的就上楼去了,李建国和贝小帅紧随其后,三人在众目睽睽之下,随着林峰走进了顶点的办公室。

    林国斌站在门口,笑脸相印:“哎呀不好意思,怠慢了,快请进。”

    分宾主落座,林国斌上烟、递火,表现的如同慈祥的长辈。

    “以前光听过小刘的名字,今天第一次见,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英雄出少年啊。”林国斌呵呵笑道。

    刘子光也笑了:“林叔,我也不和你客气了,今天来是说个事。”

    “有事你说,客气啥,都是自己人。”林国斌说。

    “是这样的,我听说您和卓力之间有些矛盾,最近闹得有点不可开交,我觉得斗来斗去的没有必要,大家出来混不就是图个赚钱么,何苦搞得你死我活,林叔您说是这个理么?”

    林国斌淡淡的笑了,本以为对方有多大能耐,原来也就是这个水平,小生瓜蛋子,真把自己当大瓣蒜了。

    “小刘,我叫你一声小刘不为过吧,你既然来说和,那咱就好好说道说道……”林国斌正准备滔滔不绝的开说,忽然被刘子光打断了。

    “林叔,我不是来和你谈条件论是非的,我就是来通知你一声,别再搞了,我时间紧,口才也不好,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我就要一句话。”

    林国斌脸色渐渐严峻起来,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很面善的年轻人说话这么冲,这样的货色居然也能在江北黑道混出名堂,难道老天瞎眼了么。

    “小伙子,论辈分,论资历,我都比你老……”

    林国斌的话再次被打断。

    “林国斌,我敬你年龄大,尊称你一声叔,我不和你扯别的,我不是混黑道的,我有我的处事方式,我再说一遍,就要你一句话,继续干,还是收手。”

    林国斌怒极反笑:“继续干又如何?收手又怎么样?”

    “您不同意我的意见的话,我将会在24小时之内把你,以及所有对卓力有威胁的人都处理掉,就这样。”刘子光的语气非常平淡,就像在说杀鸡一样。

    旁边的林峰气的额头上青筋乍现,就连卓力都不敢这么狂啊,顶点在江北市好歹也有十几个年头了,还没受过这样的欺负。

    “操你妈的,我这就把你杀了先!”林峰顺手抄起一个花瓶就要往刘子光头上砸,只听“啪”的一声,花瓶碎了,李建国手里端着一把装着消音器的手枪,枪口还在袅袅冒着青烟。

    “林国斌,我再说一遍,我不是混黑道,别拿你的江湖经验套我的思路,我做事喜欢干脆,现在再问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这里面可能有点误会……”林国斌说。

    “不存在误会。”刘子光硬梆梆的说道。

    “好吧,我服了,以后绝不再找华清池的麻烦。”林国斌好汉不吃眼前亏,当即服软。

    李建国收起了枪,林峰吓得脸色苍白,不敢说话。

    “林叔,我相信你不会食言的,再见。”刘子光起身便走,林国斌想充大瓣蒜,起来送他们一下,但是两条腿不听使唤,根本站不起来了。

    三人昂然去了,林峰羞怒交加:“爸,报警吧!”

    “没用,是我小看了他们,他们根本不是混社会的。”林国斌无力的说道。

    “那他们是什么?”

    “不知道,总之连陈汝宁都说杀就杀的人,绝不是等闲之辈。”一瞬间,林国斌似乎苍老了十岁。

    ……

    从顶点出来,三人驱车离去,贝小帅问道:“光哥,你说林国斌这老家伙会收手么?”

    刘子光对这个问题嗤之以鼻:“小帅,他们和咱们不是一个档次的人,二线城市混黑道的老痞子而已,他收手与否,关系到的是他的性命,而不是我的利益,我想他不傻的话,会老实一段时间。”

    一直沉默的李建国问道:“家里你准备怎么安排?”

    刘子光说:“我还在考虑,老年人故土难离,肯定不愿意随我出国,方霏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

    贝小帅插嘴道:“怎么安排的?”

    “和三年前一样的人生轨迹,她没理由拒绝。”刘子光说。

    ……

    市立医院,院长办公室,方霏忐忑不安的来到门口,轻轻敲了两下,推门走了进去。

    院长坐在办公桌后面,沙发上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穿着打扮干练整洁,看着就像个医生。

    “小方,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卫生部援外办的谷秀英,谷主任。”院长热情的介绍道。

    谷秀英向方霏伸出手,笑咪咪的问道:“小方,还记得我么?”

    方霏的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不记得。”

    “没关系,你会记起来一切的。”谷秀英慈祥的笑笑,冲院长点点头。

    院长继续道:“小方,我国外交部和卫生部联合在西非援建了一家大型综合性医院,现在正从全国范围内征收医生和护士,你以前曾经参加过驻外医疗队,我想如果故地重游的话,或许对你的失忆症会有好处。”

    方霏顿时两眼放光:“真的么,太好了,我可以去传说中的西萨达摩亚了!”

    谷秀英和院长面面相觑。

    “小方,刚才我们没提西萨达摩亚啊,你怎么知道这个国家的名字,难道你的记忆恢复了?”谷秀英问道。

    “不是,这些都是大叔告诉我的。”方霏很认真的解释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