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国沉吟片刻,把茶几上的东西全都扫到了地上,然后从行囊中取出一张西萨达摩亚地图铺在上面,又拿出记号笔来说:“你准备怎么干?”

    这是一张塑料质地的小比例尺军用地图,详细标注着西萨达摩亚境内的城市、乡村、部落、机场、码头、矿山、公路、湖泊、草原、丛林,是李建国花了小半年时间亲自测绘而成,可谓精确之极。

    刘子光指着地图上的几个坐标说:“西萨达摩亚政局愈发不稳,早晚都要爆发冲突,我们必须未雨绸缪,制定几套方案,内乱起时,在第一时间控制住局面,把主动权拿在手里,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李建国说:“西萨达摩亚有几股大的武装力量,军队是听命于马丁首相的,警察部队是忠于议会的,王宫还有一支小型的卫队,但这些都不是重点,真打起来的话,最有战斗力的是红星保安公司。”

    “哦,红星现在发展到什么规模了?”刘子光问。

    “有编制的一百五十人,除了最初的六十人之外,又增加了九十个人手,其中非战斗人员五十人,大多是关系户,你知道,海外津贴很多的。”

    刘子光点点头:“我现在明白你为什么要回来了,公司里是邱鹏飞邱政委在当家吧?”

    李建国点点头:“钟大队打仗行,玩手腕不是邱政委的对手,先不提他们,红星公司战斗人员有一个连的编制,如果集结起来,是一支很强大的武装力量,问题是他们分成若干个小队,在各个公司执勤,如果被人分割包围的话,战斗力就发挥不出来了。”

    刘子光说:“据我分析,红星公司介入内战的可能性很小,换句话说,他们没那个担待,国内掌权的人也没这个气魄,所以不用考虑他们,我们手上能用的力量有多少?”

    李建国说:“骨干人员不超过十人。”

    “这就够了,有这十个人做军官,可以扩编出五百人的黑人部队来,有五百虎贲,我就可以横扫这个国家!”刘子光斩钉截铁的说道。

    “武器弹药从哪里来?”李建国问。

    “赵辉这边的路子我不想动用了,我已经让亚历山大联系东欧的军火卖家,买一千支AK47,一百万发子弹,还有大量的轻型迫击炮和火箭筒。”

    李建国一扬眉毛:“你有那么多钱?”

    刘子光神秘的一笑:“会有的。”

    李建国说:“那就好,我的计划初步是这样,以庄园雇工的名义招聘当地黑人,组织训练,等战火一起,就攻进圣胡安,占领王宫、政府大楼、电台、码头、机场等要点,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你的了。”

    刘子光说:“招兵的时候,可以多招募一些文度族人,他们最近受到打压,民心可用,还有就是一定要保证小国王的安全,不管内阁政权如何更迭,他才是这个国家的唯一正统元首,有他的承认,我们的存在才是合法的,否则我们就是外国侵略者、资本家的雇佣军。”

    李建国点头称是:“国王的卫队是我一手训练出来的,绝对自己人,小阿瑟和你情同父子,这一点更是可以保证,只要我们愿意,拿下这个国家是分分钟的事情,事不宜迟,我这就收拾东西动身。”

    刘子光说:“建国,真是对不住你,才过几天安生日子,就又把你牵扯进来了。”

    李建国淡淡一笑:“谈不上安生日子,我回来之后,国安就一直盯着呢,咱们这种人,注定是无法平淡的过完后半生的。”

    刘子光说:“那好,我就不送你了,不过在你走之前,咱们先去办一件事。”

    “什么事?”

    “帮方霏把她的麻烦解决掉。”

    ……

    第二天,一辆悍马驶入了市立医院,从车上下来三个人,径直上了十楼骨科病房,陈昆就住在这里,本来实习生是没有编制不能享受职工医保的,但是因为陈家人会闹,医院方面承担了他大部分的医疗费用,现在骨折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是痊愈之后走路会有点跛。

    车大勇被捕之后,陈家人收敛了许多,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每天陈母带着陈昆的奶奶到医院来找方霏,不是磕头下跪就是哭泣流泪,偏偏方霏是个心软的人,就吃这一套,弄的贝小帅他们想插手都没办法。

    电梯停在十楼,刘子光走了出来,对贝小帅笑道:“还记得几年前来这里看张彪的事情么?”

    贝小帅说:“怎么不记得,张彪个怂货,吓唬两句就孬种了,过一会和姓陈的小子谈事儿,要不我来吧,光哥你亲自出马也太给他面子了。”

    刘子光说:“陈昆和张彪性质不同,这是私人事情,必须我亲自谈。”

    说话间就到了病房,屋里摆着两张床,另一个病人出去散步了,只有陈昆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玩着手机,啪啪按着键盘,脸上带着笑,大概是在给谁发信息。

    “小陈你好啊,腿伤好了么?”刘子光杨容满面的走了进来,在陈昆床边拉了张椅子坐下,贝小帅把鲜花放在花瓶里,在一旁叉腰站着,李建国则坐到了对面的病床上。

    陈昆的嘴巴张的老大,手机从手中滑落,半天才小声问道:“你……你们这是?”

    “撞着腿,怎么脑子也不好使了,咱们见过啊,方霏喊我大叔的,你忘了?这位是李建国,我朋友,那个是贝小帅,也是朋友,我们今天都是来看你的。”刘子光笑吟吟的说道,拿起床头柜上的保温桶看了看说:“这个保温桶好像是方霏家的啊,哟,炖的还是骨头汤,你挺有福气的,我和方霏谈了这么久的朋友,都没享受过这个待遇。”

    陈昆有些语无伦次的:“那不是,我,你想干啥,别打我。”

    刘子光把保温桶放下,和颜悦色道:“我当然不会以大欺小,这次来主要是和你聊聊,四年前我刚回来的时候,就在这家医院认识了方霏,那时候我一无所有,方霏却义无反顾的跟了我,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亏欠她太多太多,后来她家里出事,她也因车祸失忆,忘掉了很多事情,忘掉了我,这时候你介入进来……”

    “其实我……”陈昆忍不住想插嘴,贝小帅按住他的肩膀:“光哥说话,你老老实实听着就行。”

    陈昆立马乖乖闭嘴,刘子光继续道:“你这个小伙子呢,第一印象阳光开朗,斯斯文文,又是学医的,老实说和方霏还是蛮般配的,如果方霏真心喜欢你,我也没啥意见,但是你后面使的这些招就有点不厚道了,你出车祸和方霏有一毛钱的关系么?你奶奶,你妈整天使苦肉计,逼着方霏嫁给你,你不觉得太卑鄙了点么?你是不是欺负人家方副院长老实啊?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能回来找你啊?”

    刘子光语气越来越严厉,陈昆额头上渗出了汗珠,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不是的,大哥,我真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敢撬我老大的马子,要换别人早把你废了,也就是光哥人好,讲道理,才在这里和你说这么多废话。”贝小帅冷冷的说道。

    贝小帅的厉害,陈昆已经从他的表哥谢亮那里了解了一些,车大勇那么牛逼的黑道混子在人家面前都不够看,更何况自己。

    看陈昆吓成这样,刘子光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说:“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家就这么一个儿子,出了车祸做长辈的心里肯定都不好受,这张支票,是我替方霏给你的,你看着取吧,你也劝劝你妈和你奶奶,别再纠缠方霏了,就当给我个面子,行不?”

    说着将支票放在床头柜上,顺手把保温桶拎起:“这个我帮你还给方霏。”

    陈昆惊恐万分,不敢说话,刘子光笑道:“别起来了,我们走了。”

    贝小帅用手指了指陈昆,跟着刘子光出去了。

    自始至终李建国一直没有说话,但是那张大黑脸也给了陈昆无限大的压力,等这三个人出了门,他紧绷着的神经才松弛下来,发现内衣已经湿透了。

    拿起支票看了看,陈昆的眼睛又亮了,这是一张空白现金支票,盖着华清池娱乐总会的财务专用章和卓力的法人章。

    华清池的名气如日中天,那可是日进斗金的大型娱乐场所,账上起码几百上千万,这要是随便填的话,自己岂不是发了。

    房门被敲响,陈昆吓了一跳,赶紧把支票放回床头柜上,抬头一看,是表哥谢亮来了。

    “这花是谁送的啊?”谢亮不经意的问道。

    “是……刘子光。”

    “谁!”谢亮仿佛尾巴被人踩到的猫一样,当场就跳了起来。

    “刘子光,还有李建国和贝小帅,来看我了。”陈昆解释道。

    谢亮的脸色都变黑了,汗啪啪的往下掉:“弟弟,你知道刘子光是干啥的么?”

    “知道一点,是个大混混。”

    “错,他是江北道上最牛逼的人,前段时间把玄武集团的老板都给杀了,现在还在跑路,他来看你……他和你说了什么?”

    “他让我不要再追方霏了,还给我一张支票,让我随便填。”说着陈昆把支票递给了谢亮。

    谢亮一看支票,脸色从黑变成了惨白:“弟弟,这支票不能要,你真要了,咱们家永世不得安宁。”

    陈昆嗫嚅道:“他说是替方霏补偿我的。”

    谢亮恨不得抽表弟一个大嘴巴:“人家那是表个态度,华清池的钱是那么好拿的吗?高土坡四大天王是那么好惹的么,这些人手眼通天,厉害着呢,背着人命案子都敢大摇大摆的来看你,你真当他们是善男信女啊?”

    陈昆吓得不敢说话了。

    ……

    医院停车场,贝小帅跳上悍马车,一边发动一边回头问道:“那小子不会真的拿支票去取款吧?”

    刘子光说:“他要是取个一两万,兴许没事,要是取多了,哼哼,老二脾气可没我这么好。”

    贝小帅也嘿嘿一笑,问道:“现在去哪?”

    “去顶点夜总会,找林国斌,咱们临走前,得帮老二把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都摆平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