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舱里,大家身上捂着毯子,喝着热咖啡,一个个惊魂未定,欧丽薇走进驾驶舱,对自己的安全主管说:“谢谢你。”然后坐上了副驾驶的位子,系上了安全带。

    飞行员正是对欧丽薇情有独钟的安全主管,他接到欧丽薇打来的求助电话后就独自一人驾着水上飞机超低空来到印尼海域接应,或许对于一般人来说这是个挑战,但是对于新加坡特种部队军官出身的他来说,只是一个实战演习而已。

    水上飞机超低空飞行,可以避开印尼军的雷达,完全不用担心安全问题,飞机单调的轰鸣声令人昏昏欲睡,负伤的张佰强已经沉睡,紧张了一夜的上官谨也打起了瞌睡,褚向东抱着枪一言不发。

    赵辉不知道从哪里翻到一盒万宝路,点着两支,递了一支给刘子光。

    刘子光默默地接过来抽着。

    “你是不是在怪我,不让你杀了马峰峰。”赵辉说道。

    刘子光不说话。

    “如果马峰峰死了,那才是真正灾难的开始,不但马家人会倾尽全力对付我们,最高层也会震怒,毕竟这已经超出游戏规则,你懂么?”

    “可是你想过没有,即便我不杀他,他也会被别人杀死,索普会杀他,印尼人会杀他,难道他的死就一定会算到你头上?”刘子光反问道。

    赵辉苦笑一声:“难道不是么?”

    “没有拿到马峰峰和邹文重卖国的证据,你抗命不归,我背着杀人犯的罪名,我们怎么收场?你想过没有。”刘子光问。

    赵辉深深抽了一口烟,摇摇头:“大不了流亡海外。”

    刘子光忽然嘿嘿笑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一个防水包,打开,里面是一块硬盘。

    “马峰峰和索普谈话的时候,别墅屋檐下有一个摄像头正对着他们,值得一提的是,那是松下公司的一款高清监控镜头,我把监控主机的硬盘拿来了,也就是说,我们掌握了他们的谈话内容,这可是铁一般的证据。”

    赵辉愣了愣,忽然笑道:“我懂了,虽然没有声音,但是可以从口型读出他们的对话,这确实是最有力的证据,你这家伙,关键时刻胆大心细,比我强啊。”

    ……

    别墅废墟上,大雨倾盆而下,打在道奇军卡的帆布雨棚上,无线电台的天线高高伸向天空,通讯兵声嘶力竭的呼叫着巡逻艇。

    电波受到雷电干扰,时断时续,苏利兰将军坐在车厢里,嘴里的大雪茄一明一灭,副官和士兵们都不敢说话,生怕惹怒了将军。

    忽然通讯兵摘下耳机说:“他们逃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将军勃然大怒。

    “船被打沉了,但是……但是雷达显示有一架水上飞机从海面起飞。”通讯兵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是恐怖袭击!绝对不能让他们逃脱!”苏利兰将军怒吼了一通,镇定一下情绪,对秘书说:“打电话给空军司令。”

    雨依然在下,四十分钟后,雅加达附近的某空军基地,两架战备值班的俄制苏30战机冒雨起飞,由于天气过于恶劣,飞行员不能适应复杂气象下的全天候作战,一架战机不幸坠海,另一架紧急返航。

    ……

    此时,水上飞机已经避开所有雷达侦测超低空飞回位于马来西亚民都鲁的水上机场,欧氏财团的产业遍布整个东南亚,在民都鲁拥有一个大型码头,飞机降落后,欧丽薇吩咐她的安全主管:“把飞行记录抹掉,忘记刚才发生的事情,再给他们安排一条快船返回新加坡。”

    安全主管点点头,转身离去。

    欧丽薇来到刘子光面前:“那件事,你确定?”

    刘子光点点头:“确定。”

    两人心照不宣,都没有提及欧锦龙的名字,欧丽薇伸出一只手:“能和大家风雨同舟,我很荣幸,我知道你们还有重任,就不留你们了。”

    大家一一和欧丽薇握手,这次行动双方各取所需,刘子光拿到了想要的东西,欧丽薇除掉了心腹大患,可谓皆大欢喜。

    “如果有个机会,我是说如果,给你一个全新的身份留下来帮我,你会考虑么?”欧丽薇盯着刘子光的眼睛问道,似乎对他的回答并不抱太大希望。

    “会的。”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刘子光竟然一口答应。

    幸福来的太过突然,欧丽薇竟然有些不知所措,刚要说话便被刘子光止住。

    “老赵,你想要的东西已经拿到了,我就不送你了。”刘子光用力和赵辉握了握手,又走到上官谨面前,笑了笑说:“其实你早就醒了,是吧?”

    “催眠是有时效的,不过不得不说你的催眠很成功,至少骗了我四十八小时。”上官谨说。

    “不管怎么说,谢谢你和我一起挖出事情的真相,上官处长,绑架了你这么久,也该放虎归山了。”刘子光和上官谨握手道。

    “这是我份内的工作,中办调查部的主要职责就是调查党内渎职、贪腐行为,所以你不用谢我。”上官谨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又补充道:“其实王茜才是我的真名。”

    此时已经天光大亮,码头繁忙起来,安全主管联络了一条返回新加坡港的货轮,起航在即,刘子光送赵辉和上官谨来到轮船舷梯旁,两个穿白制服的马来西亚海关人员站在哪里,根本不提检查护照的事情,摆摆手就让他俩上去了。

    上官谨走到舷梯中央,忽然停下脚步低头望着刘子光说:“希望下次还能吃到你做的牛排。”

    刘子光微笑着挥挥手,转身离去,点着一支烟,走在宽阔的码头上,身后朝霞万里,汽笛长鸣。

    ……

    苏利兰将军大概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了,别墅被炸成白地,数名保镖被杀,整整一个海军陆战连被炸的失去建制,现在又连累了一架昂贵的苏霍伊战机栽进海里,这都是飞来横祸,无妄之灾啊,但是上面的人可不会认为这些事情和苏利兰无关,政敌只会借机狠狠的打击自己。

    还有更头疼的事情,新加坡欧氏财团的继承人之一欧锦龙在自己别墅里被炸死,而欧锦龙正遗产继承诉讼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这个节骨眼上死了人,苏利兰难免有嫌疑。

    心烦意乱之下,苏利兰下令将几个中国人扣留,等待本国情报机关审讯,这样以来麻烦更大了,总统苏西诺的秘书打电话来,直接要求放人,将军这才知道那几个中国人的来头之大,赶紧赔礼道歉,派人把他们送往雅加达。

    劫后余生的马峰峰抵达雅加达之后,首先给国内的谭主任打了个电话,报告了遇刺的经过,又给自家老头子打了电话,哭诉了自己差点死掉的事情,这回马峰峰是真怕了,连自己的私人飞机都不敢坐了,委托大使馆工作人员买了最近回国的机票之后就乖乖躲在宾馆里不出门了。

    北京,中办调查部办公室内,谭主任点燃一支烟,思索了好一会儿,赵辉终于按耐不住铤而走险了,看来自己这一步走的还算正确,但同时他也意识到,叶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困兽犹斗的威力也是很恐怖的,眼下的关键是消除一切隐患,将所有对自己不利的因素扼杀在萌芽状态,他拿起电话交代道:“不用的文件可以销毁了。”

    京郊的一家宾馆里,黑衣男子放下电话,招呼两个手下一同来到隔壁的房间,金旭东放下报纸问道:“可以放我走了么?”

    “这就放你走。”男子一努嘴,两个手下扑上去将金旭东按在地板上,往他嘴里塞了条毛巾,男子拿出针筒抽了一管空气,装上针头,半跪下对准金旭东的大血管,慢慢将针头扎了进去……

    ……

    新加坡机场,赵辉和上官谨出现在候机大厅中,远处的座椅上,胡清凇正手拿一份联合早报消磨着时间,抬头看见两人向自己走来,他赶紧放下报纸迎了上去。

    忽然一个穿西装的男子从旁边走过来,向赵辉和上官谨出示了证件说道:“入境处的,请两位跟我来一下。”

    赵辉环顾四周,似乎有不少同样打扮的干练男子虎视眈眈,他苦笑一声,和上官谨一起跟着那男子走向办公室,胡清凇意识到了什么,叹口气落寞的离开了。

    机场安检办公室,伪装成入境处官员的新加坡军事情报局特工没收了赵辉和上官谨的护照,一言不发的静静等了十分钟,门开了,五个身材魁梧的男子走了进来,双方握手简单寒暄,特工将两人移交,然后一路陪同他们从贵宾通道直达机场停机坪,那里停着一架来自中国大陆的金鹿航空喷气式小型包机。

    两人上了飞机,上官谨被安排在前排坐下,赵辉被带到飞机后部,两个汉子一左一右夹着他坐下,其中一人拿出手铐示意赵辉戴上。

    “不用这样吧?”赵辉满面笑容的问道。

    “请你配合一下。”那人生硬的答道。

    赵辉耸耸肩,顺从的戴上了手铐,又问道:“哥们是哪个系统的?二部还是十局的?”

    汉子不搭理他,径自坐下开始闭目养神。

    舱门关闭,飞机慢慢滑向跑道,目的地是中国北京。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