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传来干警的呼喊:“王召钢,人给你带来了,把门打开。”

    王召钢很机警,并没有亲自窥视门外,而是让路红去看,路红在尖刀的胁迫下趴在猫眼上向外看去,见到自己的儿子站在门外,顿时喊起来:“傲天,你快跑!”

    话音未落,王召钢一把将她拉了回来,嘴里塞上了破布,一手持刀架在路红脖子上,另一手打开了防盗门,然后迅速退了一步,摸出了打火机。

    防盗门缓缓打开,门内站着王召钢和路红,门外狭窄的走廊上站着秦傲天和几个全副武装的刑警,双方对峙了大约两秒钟,看到残忍杀害女儿的凶手就在眼前,王召钢眼睛都红了,松开路红,向着秦傲天猛冲过去。

    秦傲天一时间呆住了,刑警们反应还算迅速,举枪朝王召钢猛射,楼道里充斥着六四式手枪的脆响,数发子弹打在王召钢胸前,与此同时一个眼尖的警察看到罪犯挂在脖子上的工具包外面极速燃烧的导火索,大喊一声:“炸弹,隐蔽!”

    一声巨响,站在楼下的人都觉得地在晃,指挥车里的谢华东大叫一声不好,带着人就往楼上冲。

    一条街区外,胡蓉正驾驶着警车往这里疾驰,车里坐的是王召钢的老婆李燕,听到爆炸声,胡蓉一脚刹车停在路边,呆呆的望着远处,李燕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两只手绞在一起,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谢华东等人冲到了四楼,过道里一片狼藉,地上躺着几个人,墙壁上遍布黑色的火药燃烧痕迹和飞溅的鲜血,干警们先把满头满脸鲜血的战友抬下去救治,然后持枪观察王召钢的状况,这个穷凶极恶的家伙已经被自己点燃的炸药炸死了,脸上乌黑一片,头发也烧焦了,他面前躺着的是满身血污的秦傲天,身后躺着的是路红,楼道里充斥着硝烟的味道。

    “快救人!”谢华东声嘶力竭的吼道,他知道,自己的局长梦破灭了。

    王召钢的炸弹是用黑火药和自行车轴承钢珠配置而成,爆炸威力有限,把自己和路红给炸死了,干警们头戴钢盔身穿防弹衣,受的也都是轻伤,秦傲天就没这么幸运了,身上多处负伤,一双眼睛似乎被炸瞎,已经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以前保外是操作的,这回怕是真要保外就医了。

    当胡蓉驱车来到现场的时候,救护车已经在往楼下抬尸体了,两个担架,两具尸体,都用白布盖着,其中一个担架上耷拉下一条漆黑的胳膊,手指粗短有力,手腕部位还纹着一个“忍”字,李燕认得那是丈夫的手,她就这样呆呆的站着,目睹那个和自己共同生活了十八年的男人被抬上了救护车,连一滴泪都没有流。

    回到刑警队,胡蓉还陷在深深的自责之中,这案子自己处理失当,如果早一点赶到的话就能挽救路红的生命,如果及时关注王召钢,哪怕给他一些希望的话,就不能酿成这样悲惨的结局,路勇死了,路红死了,王召钢死了,秦傲天重伤,三名同事轻伤,江北市警方还没打过这样的窝囊仗。

    比胡蓉更难熬的是谢华东,他坐在办公桌前连抽了半包烟,这起突发案件本来是自己的机会,哪知道一手好牌打烂了,因为急于求成,没有做好防备对方持有爆炸物的预防工作,指挥失误,可以说打得是一场乱仗,毫无章法可言,最后死伤惨重,丢脸都丢到姥姥家了,内定的副局长这下是没戏了。

    “就不该把秦傲天带到现场!哪怕直接强攻都比这个结局要好的多。”谢支队痛心疾首,无奈有钱难买后悔药。

    电话铃响了,是局长韩寺清打来的,声音硬梆梆的:“老谢,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谢华东叹口气,拖着沉重的脚步出门去了。

    省城,党校教学楼外,秘书拿着手机在来回踱着步子,秦书记终于下课了,随着一群干部走出阶梯教室,和同学们谈笑风生,秘书疾步上前:“秦书记,案情有了新的发展……”

    “怎么个情况?”秦松问道。

    “罪犯引爆了土造的爆炸装置,造成了一些伤亡。”当着别人的面,秘书不敢说太细。

    “哦,我知道了。”秦松淡淡的说,转而对一个大腹便便的同学说:“不好意思我处理点公事,晚上小南国不见不散。”

    回头带着秘书往招待所走去,来到一处僻静的树荫下才问道:“谁死了?”

    “罪犯自己被炸死,红姐……被害了,傲天受了重伤……”

    秦松半天没说话,脸上阴晴不定,足足过了三分钟才缓过来,悠悠的说:“这孩子命苦啊。”

    ……

    香港,西九龙警察总部,重案组的警员连夜行动,扫了阮雄的场子,抓捕了大量古惑仔,连金盆洗手的程国驹都拉来问口供,保安科也调查了大批退役前花籍英军士兵,闹哄哄忙了一夜,真相渐渐浮出了水面。

    矛盾冲突的焦点在于一个叫金旭东的澳大利亚籍华人,此人前日从上海飞抵本港,然后和荒木直人进行会面,此后又在阮雄的夜总会逗留了一段时间,然后在去往深水涉的途中遭到五名枪手的袭击,一路跟踪而至的西九龙重案组督察梁骁和两名内地神秘人士同时遭到袭击,死伤惨重,然后他们又被另一伙枪手劫走,而这伙枪手似乎又和阮雄有着密切的联系,整个案情看似清楚,其实错综复杂。

    杀手是贫困潦倒的前华籍英军,九七回归之后他们就沦为失业一族,大多从事保安或者简单体力劳动,据调查,此案中死亡的两名前华籍英军已经年逾四十,但经常从事游泳、跑步等训练,是某个WARGAME活动的发起人,尼泊尔人某大厦当保安,平时为人低调,很少和人来往,另外两名杀手的身份也查了出来,是内地来港的黑帮分子,有持械抢劫的犯罪记录,这帮人是怎么凑到一起去的,又是被谁雇佣,却很难查出线索。

    警察调查了金旭东在香港的办公室,又找到他的家人录了口供,一切都在紧张有序的进行之中,忽然医院传来好消息,经过抢救,梁骁已经苏醒,荒木直人也奇迹般的度过了生死关,但仍未脱离危险期,苗长官亲自到医院给梁骁做了笔录,马不停蹄的回到办公室,向李警司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从和梁骁在一起的那两人身上下功夫,一定要找出线索来。”

    “好了,这件事你不用再跟了。”李警司说。

    苗长官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自己的地盘上当街枪战死了五个人,还有个伙计躺在医院,保安科竟然能让自己不用再跟了,岂不是欺人太甚。

    李警司将摊在桌子上的文件收进公文包,说:“苗SIR,上面有ORDER,这个CASE由保安科全权负责,列为绝密案件,没你的事了。”

    苗长官指着办公室的门说:“外面那么多的记者,你让我怎么应付。”

    “那是你的事情。”李警司收起公文包,保安科的伙计们也风卷残云般将所有证物、照片打包带走,乘车离开了西九龙总区。

    望着在记者们围堵下的保安科警车,苗长官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转身驱赶着自己的手下:“看什么看,都去做事!”

    李警司回到了警察总部,命人将所有证物锁进了库房,悠闲地泡了一杯咖啡,坐在了桌子前,拿起电话:“老张,下午有空,一起打球?”

    ……

    湾仔港湾道一号君悦酒店,行政海景套房内,理查德.索普先生正凝望着维多利亚湾和香港会展中心,心中却生出一股悲凉来。

    他不是第一次来香港了,二十年前从美国去澳大利亚的时候就曾来过这座美丽的港口城市,不得不说,自从九七之后,昔日亚洲的明珠渐渐褪去了光环,和南非、果阿、阿尔及利亚以及无数殖民地一样,失去白人的统治,只靠当地人是维持不了繁荣的。

    索普这次来是签订一个合同,他不喜欢和那些高高在上的太-子党们打交道,这些暴发户的嘴脸让他很不舒服,中国有一句老话叫穷不过三代,富不过三代,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几乎任何家族都维持不了三代的繁荣,比如这次和自己谈判的那个姓马的富豪,他的祖父不过是个湖北山区的泥腿子农民,因为不堪压迫造反成功而得到一些利益,昔日的被压迫者变成了统治者,但谁又能保证风水不会再次转变呢?

    当然,在大形势变坏之前,还是要仰仗这些人滔天的权势的,为了这个合同,索普几乎动用了所有的资源来保证成功,此前他收买了一个英国驻香港的情报人员,得到了一些极为重要的情报。

    作为谈判的中间人,金旭东最近的表现很不正常,来港后就和日本人的情报人员接上了头,而他的情妇安琪的举动也不太正常,背着金旭东和另一个男人来往,据调查,这个人正是多次和索普打过交道的刘子光。

    索普敏锐的意识到,金旭东不可靠了,实际上早在很多年前他就对自己这位中国同事的人品嗤之以鼻了,为了利益,这家伙连他母亲的骨灰都会卖掉,所以在这个关键时刻,必须把他连同刘子光一并除掉才能放心。

    那五个杀手,是一位前任MI5成员帮索普联系的,绝对安全,质优价廉,没想到还是出了岔子。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