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局刑警二大队接到群众举报,连夜破获一起涉枪案件,抓获非法持枪犯罪分子一名,起获仿五四式手枪一把,据调查,非法持枪者车大勇系刑满释放人员,从去年始纠集部分无业人员通过不法手段垄断东郊土方市场,牟取暴利,多次聚众斗殴,严重影响了人民群众的正常生活,这次警方的突击行动,极大的震慑了不法分子的气焰……”

    “啪”陈副校长按下遥控器关掉了电视,新闻戛然而止,家里坐着的几个亲戚都有些尴尬,陈昆车祸的案子已经破了,撞他的正是车大勇手下的司机,而车大勇则是谢亮的把兄弟,土方生意,谢亮也有份,绕来绕去,最后还是绕到自家人身上了。

    车大勇已经进去了,非法持枪加上故意伤害、聚众斗殴的罪名,估计五年以上的有期徒刑跑不了,司机李伟连夜逃跑,根本找不到人,索赔的事情只好找谢亮了,虽然是一家人,但遇到这种问题也生分起来,二姨夫表示,这事儿必须找李伟解决,二姨也说,我们家小亮没钱。

    陈副校长没辙,他也不想为了这个烂帐把家庭关系弄僵,好在儿子有保险,家里也有点底子,这点医疗费用总还出得起,他们两口子担心的是,儿子腿瘸了将来怎么办。

    忽然房门敲响,陈副校长过去打开门,发现自己的老母亲站在门口,后面还跟着几个风尘仆仆的乡下亲戚。

    “娘,你怎么来了?”陈副校长暗道不好。

    “小昆咋样了,我的儿啊,命苦啊!”老太太开始抹泪,陈副校长赶紧把老娘请进屋,原来老母亲听到消息说宝贝孙子出车祸受伤了,连夜从乡下老家赶来城里探望孙子的情况。

    陈副校长哀叹一声,本来是儿子带女朋友回家的好事,最后闹到这个地步,到底该怪谁啊。

    ……

    刑警二大队,昨夜破获一起枪案,干警们欢欣鼓舞,对胡中队长的敬仰之情更添几分,这个案子是胡蓉办的,从接到线报到破获只用了几个小时而已,对刑警来说,除了要有一双火眼金睛之外,优质的线人也很重要,看来胡中队这两个条件都具备了。

    战友们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胡蓉却一点没觉得兴奋,情报是贝小帅提供的,抓人是同事们和特警配合完成的,自己只是充当传声筒而已,谈不上什么功劳。

    一个同事走过来说道:“胡队,车大勇交代了,枪是从广西买的,他还举报了一个人,据说也有枪。”

    “他说的是贝小帅吧,小贝有持枪证,这条线不用往下跟了。”胡蓉说道。

    贝小帅和刘子光一样,已经脱离了混社会的层次,按照胡蓉的理解,他们现在是做情报工作的特工人员,特工虽然风光无限,但经常会参与到政治斗争之中,一旦陷进去那就是万劫不复的境地。

    正是出于这种考虑,胡蓉才下大工夫查陈汝宁的死因,经过她一段时间缜密的调查,虽然真凶没有找到,但是另外一些真相却慢慢浮出水面。

    现任玄武集团老总穆连恒是陈玄武的大学同学兼死党,这个人不到三十岁却已经登上高位,可见城府之深,而且此人出身贫寒,家境极差,在大学的时候经常因为没有时髦的衣服鞋子而受到同学的嘲笑,大学四年一直是学校照顾对象

    在调查过程中胡蓉看到了一张老照片,年轻的穆连恒穿着皱巴巴的白衬衣和蓝裤子,腰间一根人造革军用腰带,站在一群时髦打扮的同学里显得很局促,而现在的穆连恒,出入豪华轿车,穿的是国际名牌,和当年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凭着警察的直觉,胡蓉认为穆连恒的心理肯定是扭曲的。

    另一件事也引起了胡蓉的极大关注,玄武集团从江北市各家银行贷了数亿资金,而这些钱却都不知道投在何处,南泰县的工业园,至今还是一片荒地,集团的其他项目也搁浅了,集团副总尹志坚,已于前日正式辞职,据玄武内部员工称,穆总上台之后搞了严苛的岗位竞聘制度,很多职员即将面临下岗。

    还有小道消息说,陈汝宁在伦敦贵金属市场炒白银巨亏几十个亿,玄武集团早已资不抵债,风雨飘摇!

    胡蓉深刻的感触到,如果说红旗事件是压垮玄武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的话,那么陈汝宁的死,就意味着玄武集团最后一块遮羞布的扯去,强人陈汝宁死了,他所营造出的一切丑陋东西都会大白于天下。

    胡蓉慢慢整理着资料,忽然电话铃急促的响起,拿起来一听,是辖区内发生了凶杀案!

    她急忙驱车前往现场,凶案现场是一条狭窄的小巷,死者躺在地上,死状极惨烈。

    “死者身份查清楚没有?”胡蓉问最先赶到现场的派出所民警。

    “身上没东西,钱包、手机、钥匙都没了,暂时查不出身份。”民警答道。

    胡蓉蹲下来仔细查看,死者上身穿一件黑色利郎商务男装,里面是羊绒衫和保暖内衣,下面是藏青色西裤和黑皮鞋,没发现戒指、手表之类可间接证明身份的东西。

    法医也赶到了,将尸体拉走解剖检验,刑警在地上用粉笔将死者倒伏的痕迹描了出来,并且在四周进行拉网式的搜索,希望能发现蛛丝马迹,按照推理,杀人者是不会留下死者的随身物品的,钥匙身份证件钱包等物应该会在案发现场半径五十米内的范围内找到。

    趁着部下们收集线索的时候,胡蓉打量了一下案发现场的环境,这条小巷是一座大楼的背面,没有路灯,没有摄像头,角落里充斥着尿骚味,路对面是一家中等档次的酒店,每天晚上客流量都很大,往往那些喝醉了的客人会选择这里当临时厕所解决问题。

    胡蓉走到酒店门口,发现停车场上只停了一辆马自达轿车,便冲着正在打扫卫生的饭店服务员喊了一声:“喂,过来一下。”

    服务员迷惑着走了过来,胡蓉问他:“这辆车是谁的?”

    “哦,是客人的,大概是昨天晚上喝多了酒,就没开走。”服务员说。

    胡蓉说声谢谢,转身走到车后记下了牌号,打电话给办公室说:“帮我查一个车牌号。”

    打完电话,看了看酒店门头,上面正好有一个摄像头。

    走进酒店大堂,一个经理打扮的人走过来问道:“大姐,有啥事?”

    胡蓉亮出了警官证:“刑警大队的,想调你店门口昨晚的监控录像。”

    经理把胡蓉请到办公室,打开电脑调出昨晚的监控录像给她看,胡蓉用鼠标拉动进度条,很快就捕捉到了那辆马自达轿车,一个中年男子从车上下来走进了酒店,身上的衣服和死者完全一致。

    胡蓉将画面定格,问经理:“这个人认识么?”

    经理看了看说:“常客,是玄武集团的中层,都喊他路经理。”

    此时胡蓉的手机也响了,同事告诉她,马六车的注册人叫路勇。

    死者的身份水落石出,但他为何会被人砸死在小巷中,又为何被毁掉面部,搜走所有随身物品,这不既不像是流窜分子随机杀人,也不像是寻常斗殴杀人,更像是仇杀,怀有深仇大恨的人才会这么残忍。

    胡蓉立即前往玄武集团进行调查,经同事辨认,死者确系玄武集团江北分公司行政部副部长路勇,前一天晚上他和同事在案发地点对面的酒店吃饭,饭后自行离开,没想到今天竟然阴阳两隔,同事们都唏嘘不已。

    据查,路勇十八岁技校毕业后进入市建安一公司工作,也就是大开发的前身,由于人机灵,回来事,调到小车班给领导开车,后来渐渐做了公司中层干部,大开发被玄武集团收购后,路勇成为行政部副部长,主管迎来送往的事情,他讲义气,酒量好,在社会上有很多朋友,属于那种八面玲珑的老油条。

    回到办公室,调取内网上路勇的家庭资料,他有个老婆五年前离婚,儿子判给女方,路勇的父母都不在了,有个妹妹叫路红,在市经济干部管理学院工作,路红的儿子,也就是路勇的外甥叫秦傲天,是市一中的学生,不久前因为一桩人命官司被逮捕,至今还未审判,路勇对这个外甥很照顾,案子的事情都是他出面打理的。

    看到这里,胡蓉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些感觉,想到那个隔三差五到刑警队来打听事儿的下岗工人王召钢似乎有段日子没出现了,再联想到夏日旅馆里那个女孩惨死的样子,以及路勇身上丢失的钥匙,胡蓉毛骨悚然起来,抓起手枪就往外走。

    ……

    路红家住在西郊的一个老小区,虽然楼房老旧,但是景色优美,邻居也都是些退休的干部,环境相当安静。

    儿子的事情让她伤透了心,本来一个寡妇带着儿子生活就很艰难了,现在又摊上这种事情,更让路红欲哭无泪,她是女诗人,不善于应付那些事情,案子的事情全部委托给哥哥路勇办理,她也曾拿出三万块钱让路勇转交给那个女孩的家属聊表心意,但是登门道歉这种事情,路红做不来,也拉不下这个脸。

    忽然门外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路红知道是哥哥来了,她一个孀居的女子,家里的力气活儿都得让哥哥找人干,为了方便给路勇配了一把钥匙。

    “咣“房门打开又关上了,脚步声有些沉重,不像哥哥的声音,路红从书房出来,看到一张似曾相识的狰狞面孔在对着自己冷笑。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