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光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告诉她另一件事情:“那两个杀手的信息查出来了,一个在XX军特种大队服役过,后来因为违纪被遣返原籍,再后来不知所踪,另一个因为杀人坐牢十年,前年才出狱,枪找专家鉴定过,是从越南边境买的黑枪,根据弹道检测,三个月前浙江某富豪就是死于那把微声手枪,所以这两人应该是职业杀手。”

    上官瑾低头思索,刘子光拿出一张房卡说:“我重新开了间房,就在隔壁,有事叫我就行。”

    “可是,我害怕。”上官瑾说道,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害怕就拿着这个。”刘子光从腋下抽出一把手枪递过去,上官瑾不接,他便将手枪放到了枕头上,走到门口转身又说:“时间不早了,抓紧睡一会儿,明天还有事做。”

    听到清脆的关门声之后,上官瑾脸上那种我见犹怜的表情不见了,起身下床,拉上窗帘,关上电视,返身上床,拿起那把手枪退出弹匣看了看,又推上弹匣关上保险,轻轻叹了一声,把手枪压在枕头下面,拉上被子睡觉了,可是一双眼睛却依然睁着,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

    二月十四日早上八点,香港九龙某高层豪宅,金旭东早早的起了床,在洗手间里刷牙洗脸,安琪睁开惺忪的睡眼,发现老公不在身边,起身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金旭东:“老公,怎么不多睡一会。”

    “有事情。”金旭东不耐烦的说道,从昨天开始他就有些心神不宁了,甚至对安琪盘在自己身上那条修长白腻的大腿视而不见。

    安琪有些失望:“老公,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金旭东正拿着毛巾擦脸上的剃须膏,听到这话愣了一下,质问道:“你知道些什么!我早说过让你不要管我的事情。”

    安琪撇嘴道:“什么啊,今天是情人节。”

    金旭东这才反应过来,心不在焉的在安琪脸上掠了一下说:“知道了知道了,我有安排。”

    安琪乖巧的回到卧室,从衣柜里挑了一套浅色的西装和配套的领带放在床上,伺候金旭东更衣完毕,才问他:“老公,晚上我们哪里吃饭?”

    金旭东从皮夹子里拿出一张卡说:“这里面有十万块,带咪咪吃点东西,给自己买些衣服鞋子,乖,我晚上还有事。”

    安琪心中不悦,她知道金旭东是个色中恶鬼,天知道来香港是不是会见某个三线小明星啥的,不过安琪的精明就在于此,明白自己的定位,既然不是正房,又哪有权力争风吃醋,所以她很用力的点点头说:“老公你去忙吧,我会照顾好咪咪的,香港又不是第一次来了。”

    “嗯。”金旭东很满意,走到旁边卧室看了看还在熟睡中的女儿,昨天仓促之间从上海飞到香港,大人都觉得累,更何况是孩子呢。

    “我走了。”金旭东拿起公文包出门了,安琪送他到电梯口,看到电梯上的指示灯降到底楼,这才回来拿起了手机,啪啪发了个信息给刘子光。

    “刘先生,你在香港了么?”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起来,坐在汽车驾驶席上的刘子光却并不急着去看,因为这个手机号码只有一个人会发来信息,那就是安琪。

    金旭东正从不远处的高层住宅大门里走出,站在门口不停看着手表,物业保安站在路口帮他拦的士,副驾驶位子上的上官瑾低声问道:“那就是金旭东?”

    “没错。”看到金旭东上了的士,刘子光也发动了汽车,这是从半岛酒店租来的一辆双门保时捷跑车,右舵车稍微有些不适应,但跟踪一辆出租车是肯定没有问题的。

    ……

    江北市,市立医院骨科病房。陈昆脱下白大褂,换上了便服,兴冲冲的走出了病房,热情的和上早班的同事打着招呼,来到门口的花店,付了余款,取了一束硕大的红玫瑰,放在了电动车的篮子里。

    “小陈,会女朋友去啊?”一个同事招呼道。

    陈昆腼腆的笑了:“待会儿去方副院长家。”

    他丝毫不避讳自己和方副院长的女儿正在处朋友的现实,一方面觉得这种两情相悦的事情光明正大,不需要隐瞒,一方面觉得公开此事对自己的工作有好处。

    骑着电动车,哼唱着爱情买卖,一路来到方霏家楼下,先打了个电话上去:“方霏,我来了,下楼吧。”

    十分钟后,方霏下楼了,左顾右盼看不到人,忽然一束玫瑰花出现在眼前,陈昆灿烂的笑脸就在花束后面。

    “送给你,情人节快乐。”

    “哦……”方霏却迟疑着不去接花,眼前恍惚出现了另一幅场景,一束白色的百合花,后面是一张模糊的脸。

    “怎么了?”陈昆问道。

    “没什么?”方霏的表情有些奇怪,“头有点疼,我想上楼休息一下,”

    “我陪你去。”陈昆赶紧扶着方霏上楼,方副院长不在家,陈昆忙里忙外,倒了一杯水端到方霏面前,关切的问道:“吃早饭了么,我下楼帮你买一份小笼包吧。”

    “没事,不饿。”

    陈昆把鲜花放在花瓶里,颠颠的下楼去买了一份早点上来,监督着方霏吃完,才笑着说:“这才乖嘛。”

    方霏嫣然一笑:“谢谢你了。”

    陈昆有些痴了,傻傻的说:“你好美啊。”说着就慢慢凑了过去。

    忽然楼下传来电动车的报警声,陈昆从迷醉中醒来,奔到窗口看去,只见一个汉子正在敲打自己的电动车:“谁的车,停的这么不是地方,再不挪走我砸了啊。”

    陈昆赶紧下楼处理,好说歹说解决了问题,心情大受影响,上来对方霏说:“中午去我家吃饭吧。”

    方霏纳闷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你别多想啊,就咱们两人,我做几个拿手菜给你尝尝。”

    “哦……好吧。”

    ……

    陈昆的家在东区的多瑙河风情园,小高层住宅,三室两厅一百二十平米,装修的精美无比,亮闪闪的地板,实木家具,全新款的家电,显示着陈家的殷实富足。

    “坐吧,别客气,和在自己家一样。”陈昆招呼方霏在沙发上坐下,将电动车的电池插上电源开始充电,又忙着泡茶洗水果,正忙乎着呢,大门突然开了,一群人涌了进来,陈昆站起来说道:“爸,妈,二姨,二姨夫,你们怎么来了?”

    为首一个妇女说:“本来想上街逛逛的,结果出门就遇到你二姨了,就回家来了,这位是?”说着将目光投向了方霏。

    陈昆赶紧介绍:“这是我朋友,方霏。”

    方霏站起来打招呼:“叔叔阿姨们好。”

    “你好你好,快坐。”大人们喜笑颜开,把陈昆赶到厨房去洗水果,围着方霏坐下,开始打探信息。

    “小方,哪里人,多大了,家里是做什么的?”

    “我是江北人,25了,我和我爸爸都在市立医院工作。”方霏很老实的答道。

    “25了?”陈昆的妈妈眼睛眨了眨,看了看老公,陈昆的爸爸在某中学当副校长,还是有些城府的,干咳一声问道:“你是哪个医学院毕业的?”

    “我是卫校毕业的。”方霏说。

    “这么说是当护士的了,我们家小昆可是本科生,将来要当医生的。”陈昆的二姨说道,言语间的不屑流露无遗。

    二姨夫点燃一支烟,说:“我们家小昆还没毕业,才二十二岁,这个嘛……”

    陈昆端着一盘子水果从厨房出来,说道:“你们说什么呢,方霏的爸爸是我们医院的副院长,也是省医科大的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内顶尖的脑外科专家。”

    “女大三,抱金砖,好!”二姨夫的脸色转的很快。

    二姨的脸也笑得像一朵菊花:“小方,吃水果。”

    陈昆妈妈很沉得住气,问道:“小方,你妈妈是做什么工作的?”

    方霏面无表情的站起来说:“对不起,我不太舒服先回去了。”拿起自己的双肩背包旁若无人的走向大门。

    陈昆急了:“方霏,你怎么了,别生气啊。”

    方霏快步走到门口,拉门出去了。

    陈昆急得汗都下来了,回身拿了钱包和手机,对围坐在客厅里的四个长辈说:“你们真是……唉!”紧跟着他也出门了。

    陈昆的父母和二姨两口子面面相觑,半晌他妈才说:“我的天,这丫头脾气太大了吧,还没过门就甩脸子给咱看,以后还了得。”

    二姨夫冷笑着说:“她爹当院长,女儿才混了个护士,我看她家老头能量也一般化,指望不上。”

    二姨撇着嘴说:“不就是个小护士嘛,拽什么拽,我们小昆是医生,只要愿意,什么样的女孩子找不到,我看小昆是被这丫头迷住了。”

    只有陈昆的爸爸立场比较中立,说:“小女孩脸皮薄,咱们一群人围着问这问那的,人家不好意思了,再说小昆和她不是还没确定关系么。”

    陈昆妈说:“你是什么意思,看中了?”

    陈昆爸说:“我阅人无数,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这孩子挺单纯的,再说她父亲毕竟是有地位的教授,对我们家小昆有助力,护士也没什么不好的,家里两个医生反而不好,这女的地位就得比男的低,家庭才能稳定,就比如我们家,我是副校长,小昆妈是普通教师,这不就挺好么。”

    大家心悦诚服的点着头,表示同意。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