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接近安琪,刘子光在古北新区租了一套豪宅,在这种地区租住还有另一个好处,就是安全,警察是不会随便临检外国人聚居的地区的。

    从首都长途跋涉而来的那辆宝马车已经被弃在苏州某派出所的门口,上官瑾和刘子光是乘坐其他公用交通工具前来上海的,为了交通便利,他们租了两辆汽车,一辆捷豹、还有是一辆不起眼的帕萨特。

    虽然不准备长住,但是必要的生活用品也是要采购的,回到临时住所后,上官瑾说要去商场一次,刘子光很有绅士的风度的表示可以共同前往。

    “你太入戏了吧,我要去买内衣你也要一起去么?”上官瑾揶揄道。

    刘子光耸耸肩,等上官瑾离开住所五分钟后,也驱车离开住地,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拿出崭新的手机和SIM卡,装好开机拨通了贝小帅的手机。

    “小帅,是我,事情办得怎么样?”

    “不好弄,出入境管理处的人说户口本有问题,不给大爷大妈办护照。”

    “知道了,就这样,再联系。”

    刘子光有条不紊的打开手机后盖,卸下电池抠出SIM卡,抛进路边小河里,又拿出一部新的来拨了个号码。

    响了很多声之后电话才接通。

    “是我。”赵辉的声音很低沉,背景音里有冲水的声音,应该是在厕所里接的电话。

    “听我说,四金公司的股东之一金瓯投资的总经理金旭东和索普是老朋友,按照这个线索查下去,我想你会有重大发现。”刘子光说。

    “知道了,我会向上面汇报的,保护好自己,随时联络,不说了,再见。”

    听筒里传来忙音,刘子光又把这部手机拆散了丢进手里,他不担心赵辉的电话会被窃听,但是万事小心为上。

    刚要发动汽车,一辆闪着警灯的摩托车开了过来,警察下车敬礼:“请出示您的证件。”

    刘子光一边从遮阳板后面取驾驶证和行驶证,一边观察这个警察,白色的武装带上挂着巡警八大件,饱经风吹日晒的标准南方人面孔,面孔坚毅,肩膀宽阔,他不由得暗暗捏住了藏在座位下的军刀。

    “这里不能停车,请尽快开走。”警察把证件递回,开着摩托走了,刘子光松了一口气,放回军刀,开车回去。

    ……

    回到住处,上官瑾已经回来了,丢了一个纸袋子给刘子光说:“喏,给你买的东西。”

    打开纸袋一看,竟然是几条男式内裤,上面还有CK的标志。

    “这个,太不好意思了。”刘子光客气道,心中却暗暗纳闷上官处长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

    “有品位的男人,要注意每个细节,像你这种身份的男人,CK内裤是标配。”上官瑾脸上荡漾着恶作剧似的微笑,似乎很想看到刘子光窘迫的表情,但是让她失望的是,刘子光皮糙肉厚,不但不像嘴上说的那样不好意思,还拿出CK内裤翻来覆去的看,嘴上咕哝着:“尺码对不?好像是A货啊,是不是科技馆地下买的?”

    “当然不是,专卖店里买的。”上官瑾又不死心的加了一句,“你再去泡金旭东二奶的时候可以穿上。”

    刘子光却说:“不必了,这种事情还是不要把无辜的女人和孩子牵扯进来,等金旭东回国我们直接把他绑到一个地方严刑拷打,一样可以得到想要的东西。”

    上官瑾怒道:“你可不可以不这么直接,有点技术性好不好?”

    刘子光说:“时间不容许我们慢慢调查了,必须快刀乱麻。”

    ……

    首都,赵辉驾驶着军牌越野车来到一处没挂牌的大院门口,哨兵检查了他的证件后予以放行,汽车沿着宽阔的道路向前驶去,路两旁是高大的杨树和修剪整齐的万年青灌木,黑色的柏油路一尘不染。

    汽车在一栋苏式大楼前停下,花岗岩建筑宏伟肃穆,门口哨兵挺立如同标枪,赵辉在门厅登记了军官证之后,被值班军官带上了电梯,来到十楼的一间办公室坐下。

    过了半个小时,一位戴眼镜的大校军官走进来说道:“小赵,罗将军时间不多,你要长话短说。”

    赵辉急忙站起,将军帽托在手上,跟着大校来到罗克功的办公室前,不由自主的又拽了拽军装下摆,掸了掸根本不存在的灰尘。

    大校秘书推开门,赵辉高声喊道:“报告!”

    办公室很大,有一整面墙都是地图,罗克功的办公桌后面是一幅万里长城的油画,党旗和军旗分立两旁,头发花白的总参谋长助理正在伏案工作,肩膀上将星闪烁。

    “进来。”罗克功头也不抬的说道。

    赵辉昂首阔步走了进去,站在办公室中心位置上敬了个礼说:“罗总助理,赵辉前来报到。”

    罗克功不搭理他,在一份文件上刷刷签下名字,交给大校秘书,又低声叮嘱了几句,打发了秘书,这才坐直了身子,胸前长长的勋略令人眼花缭乱,赵辉突然发现,罗司令的身板虽然依旧坚挺,但是明显比以前瘦了。

    “小赵,你有什么事情要报告,说吧。”罗克功淡淡的说道。

    “是这样的,我收到确切情报,布雷曼矿业方面试图染指伍德铁矿项目,为了这个目的,他们不惜栽赃嫁祸,现在红星控股的持有人刘子光已经被逼的……”

    罗克功忽然摆了摆手,赵辉赶紧停下。

    “不要说了,刘子光已经不是军方的人,地方刑事案件应该由当地警方处置,至于铁矿的事情,你也说了只是试图,所以这件事没什么好说的,你回去吧。”

    “可是!”

    “可是什么?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你首先是一个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让你不要管,你就不要再管,如果抗命,军法从事,你出去吧。”

    罗克功的声音不大,但是极其严厉,赵辉只得屈服,敬礼之后转身离去。

    出了门,赵辉也不管墙上的禁烟标志,拿出烟来猛抽起来。

    大校秘书走过来说:“小赵啊,罗总有他的难处,你要体谅。”

    赵辉把烟掐灭,扭头走了。

    室内,罗克功拿起了电话:“小杨,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

    江北市,夹江派出所,贝小帅拍着桌子说道:“你说这是什么道理,户口本身份证样样俱全,就是不给人家老两口办护照。”

    坐在对面的王星笑眯眯的掏出烟递过去:“别生气,肯定有原因,正好有个伙计在市局上班,我让他托人问问咋回事。”

    “那你赶紧打电话,我等着。”贝小帅接了烟,没好气的说道。

    王星先帮贝小帅点着烟,这才拿出手机发了个信息,不大工夫对方回电过来,王星嗯嗯啊啊几声后放下手机,神色严肃:“这事儿有点复杂,上头有人发话不让办的,我估计是受光哥那个事的影响。”

    贝小帅气急败坏:“陈汝宁那货死了也就死了,别说不是光哥干的,就算是,也不能影响家里人办护照啊。”

    王星解释说:“法律是没规定,但架不住人家就是不给你办啊。”

    “我找他们去。”贝小帅转脸就往外走,却差点和一个人撞个满怀。

    “怎么走路的!没长眼啊。”贝小帅刚说出这句话就尴尬的笑了:“胡警官,是你啊。”

    来的正是胡蓉,她根本不和贝小帅一般见识,点点头就算打了招呼,走进屋里对王星说:“我需要陈汝宁案发当日锦绣江南附近的监控视频。”

    “小区里面的,还是外面的?”王星问道。

    “全部都要。”

    “有点麻烦,得一段时间,还得让所长签字,而且那天下大雪,能见度很低,恐怕没什么效果。”

    “那些先不管,你先帮我找,搞好打我电话。”

    安排完之后,胡蓉又风风火火的离开,驱车来到玄武集团江北公司大楼。

    自从陈汝宁死后,玄武集团就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以前陈汝宁在的时候,身兼董事长和总裁的职务,现在人没了,董事长的位子肯定由太子爷陈玄武来做,而具体开展工作的总裁一职就成了集团高层们竞相追逐的目标。

    竞争很激烈,但结果却大出意外,资历最浅,年纪最轻的穆连恒竟然出任玄武集团的总裁,以前那些老前辈、老上级都要听从他的调遣,一些人气不过,请假不来上班,但公司里的年轻人却兴高采烈,觉得翻身的时候到了。

    胡蓉来到玄武集团分公司,在前台出示了证件,接待员打了个电话到总裁办,然后脸上漾起职业性的微笑道:“对不起胡小姐,穆总正在会见客人,没有时间见您,您可以现在预约,我帮您安排一个最近的时间。”

    “不用了。”胡蓉直接向电梯走去,前台小姐急得在后面紧跟不舍:“胡小姐,您不能上去。”

    在大厅里巡视的安保人员闻讯赶了过来,胡蓉掏出警官证出示了一下,两个保安悻悻退走,前台小姐被胡蓉的气势吓住,捂着嘴目送她上了电梯。

    来到总裁办所在楼层,胡蓉径直走过去,两个黑衣保镖显然已经接到报告,快步迎了上来,胡蓉站定,掀开风衣露出别在腰带上的钢制手铐和黑皮枪套,一柄九二式手枪发着幽光。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