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光掏出烟盒叼起一支烟,从容的点上,左右看了看,今天是大年初一,老百姓基本上都在走亲访友,亲朋聚会,马路上的车流量比平时少了很多,江滩公园里的游人也寥寥无几。

    一艘观光旅游船在淮江中缓缓行驶着,船上空荡荡的只有零散五六个客人悠闲的欣赏着江景。

    一个身穿公园管理处工作服的男子,爬在园区路灯杆子上,拿着工具进行维修。

    食品销售车里,售货员百无聊赖的看着报纸。

    不远处的长椅上,一对小情侣依偎在一起窃窃私语着,甚是亲密。

    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祥和安宁。

    “是7.62还是12.7的狙击步枪啊?”刘子光弹了弹烟灰,很随意的问道。

    胡蓉有种想哭的感觉,但还是很艰难的说道:“是武警总队的狙击手,起码四个人,已经锁定你了,你最好不要有逃走的企图,否则他们真的会开枪,是真的!”

    今天胡蓉穿了一件白色的中长款羽绒服,正是去年和刘子光在江滩边打雪仗时穿的衣服,只不过胸前多了一枚不太起眼的宝石胸针。

    “这是摄像头和受话器吧?活儿糙了一点,电线都露出来了。”刘子光语带嘲讽的说道,胡蓉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哪儿有什么电线,她无奈的苦笑:“果然是受过培训的特工,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刘子光笑道:“哪里哪里,你太抬举我了,你不喜欢带饰物,今天却突然挂了这么一个玩意,只要是看过谍战片的人就能猜出来,还真被我蒙对了。”

    胡蓉说:“这样也好,大家打开窗子说亮话,他们要逮捕你,罪名是谋杀陈汝宁,可我相信你是无辜的,如果你问心无愧的话,就不要反抗,只要你表现出试图逃跑或者拘捕的企图,狙击手就会开枪。”

    刘子光问道:“让我来猜一下,想抓我的人是个女的,不是姓上官就是姓王,她有可能是首都来的官员,也有可能以军人身份出现,嗯,或者公安部的什么身份,你知道,这些人衣橱里的品种总是很丰富。”

    “姓上官,具体部门不清楚。”胡蓉答道。

    “王教官,又见面了,还好么,大过年的出来办差,辛苦了。”刘子光冲着胡蓉面前的胸针说了一句。

    游船上,监控屏幕上的刘子光面孔显得有些失真,这是因为胡蓉身上的微型发射器功率太小的缘故,但是声音还是很清晰的。

    刚才所有的对话上官处长都听得清清楚楚,她摘下监听耳塞,下令道:“各单位注意,目标已经警觉了,执行第二方案。”

    埋伏在游船船舱里的狙击手轻轻将一枚12.7毫米口径的专用子弹填进了弹膛,推动机柄,修正着风偏,镜头里的十字正好罩住了刘子光的脑袋,首都带来的狙击手朝上官处长做了个手势,表示已经就位,可以随时射击。

    趴在江滩荒草丛中的武警狙击手也用88狙击步枪瞄准了刘子光,朝送话器吹了两口气,表示准备就绪。

    公园管理处房间里,省厅反恐部门的狙击手趴在地板上,79式狙击步枪透过微微打开的门缝,瞄准了目标。

    食品销售车里,售货员的膝盖上放着一把子弹上膛的79微冲,耳机里传来命令后,他轻轻打开了保险,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不自然起来。

    “小马,镇定,目标没有武器,你担心什么?”站在旁边的一位中年顾客低声说道,他的大衣领子下,隐约露出防弹背心的一角。

    趴在路灯上的工人也悄悄把手伸到了工具包里,握住了92式手枪的枪柄,手上汗津津的,有些颤抖。

    毕竟大多数人只是基层干警,第一次执行这种特殊任务,而且目标人物又极难对付,大家都难免紧张。

    刘子光抬头看看飞机,又看了看四周,摇摇头说:“怎么大多是市局的人,待会动起手来都不好意思下手啊。”

    “刘子光,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投降吧。”胡蓉再次劝道。

    刘子光不说话,静静地坐着,嘴角一缕笑意,两人看起来就像是情侣一般,但胡蓉却注意到刘子光的眼中隐隐有精光闪现。

    他还是决定拼个鱼死网破,胡蓉心底发出一声叹息。

    上官处长紧紧盯着屏幕,手里拿着对讲机,负责现场配合协调的谢支队一脸严峻的说道:“上官处长,现在是最佳时机。”

    “再等等。”上官处长的手微微颤抖。

    忽然一群年轻人从公园大门涌了进来,嘻嘻哈哈追逐打闹,狙击手突然发现镜头里一花,人不见了,再搜寻目标,已经满眼都是游人,再有没有K的身影。

    “一号报告,失去目标。”

    “二号报告,失去目标。”

    “三号报告,失去目标。”

    “二组,三组,四组,立刻执行紧急预案,抓住他!”上官处长急切的声音在各单位参战人员耳机里响起,食品销售车里埋伏的干警抽出微冲用毛巾掩护着,朝刘子光的方向冲去,路灯上的维修工也跳了下来,紧握着藏在工具包里的手枪疾步走过去,管理处办公室里的四个特警拉动枪栓子弹上膛走了出来。

    一架涂着某广告公司LOGO的直升机紧急从江南起飞,轰隆隆转动着旋翼飞了过来。

    荷枪实弹的警察从四面八方走了过来,把刘子光所有的逃生之路都封锁了,而那群年轻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依旧在刘子光周围嬉闹着,追打着,有他们在场,警方投鼠忌器,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刘子光紧紧盯着那个穿售货员服装的年轻人,看得出搭在他手上的毛巾下面是一把79微冲,这种武器射速很高,五十米内的精度也不错,更重要的是拿枪的人似乎比较紧张。

    悄悄捏住了裤兜里的一枚一元硬币,刘子光有把握用硬币击中那人的手腕,抢下那支微冲,只要拿到那把枪,自己就不再忌惮任何人。

    忽然一个人跳到刘子光面前,大声说道:“大叔你也来玩啊?”

    刘子光精神过于集中,竟然没有看到这群年轻人中竟然有方霏。

    陈昆就站在方霏旁边,手里拿着一束红玫瑰和满满一包零食,略微窘迫的大男孩也朝刘子光点头致意:“大叔好。”

    刘子光略一分神的时候,情况就改变了,拿79微冲的人扯掉了毛巾,双手端枪瞄准了自己,维修工人也从包里拿出了手枪,不远处长椅上的那对侦察员伪装的情侣也拔出手枪,身穿黑色特警服的反恐队员们更是如神兵天降一般,齐刷刷举起95式自动步枪。

    一霎那间,刘子光决定放弃抵抗。

    现场的人全愣住了,然后方霏就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大叔苦笑着慢慢举起了双手,几个警察冲上来扳住他的胳膊,动作麻利的上了手铐脚镣。

    “好险。”上官处长终于松了一口气,本以为刘子光困兽犹斗会造成一些伤亡,没想到他竟然投降了。

    谢支队也是心有余悸:“差点出大事啊,这个刘子光如果挟持人质的话,我们就被动了,公园大门不是封闭的么,怎么还能放人进来,回头一定要彻查。”

    警方制服刘子光之后,立刻进行清场,将围观群众驱散。

    “大叔他怎么被警察抓了!是不是搞错了?大叔是好人啊。”方霏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搞傻了,扯着陈昆的袖子问道,

    陈昆束手无策,勉强解释道:“警察应该不会抓错人吧。”

    “快走快走,不要影响我们执行公务。”警察像赶小鸡一样把他们往后赶去,方霏不甘心的回头张望,就看到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孩正走向她的大叔。

    刘子光戴着连体式的手铐脚镣蹲在地上,两根铁链将手铐和脚镣连在了一起,很大的限制了人的行动,走起路来步幅很小,手的动作也不能过大,四把自动步枪顶着他的脑袋,稍有异动就会把他打成马蜂窝,十余名干警守在旁边虎视眈眈。

    一辆防暴装甲车从远处驶来,这是从省武警总队专门调来押送K的专车,紧跟在后面的是几辆警灯闪烁的黑色大排量越野车,门上涂了四个大字:反恐特勤!

    天上直升机轰鸣着,手持狙击步枪的特警戴着墨镜,嘴里嚼着口香糖,居高临下看着。

    游船靠岸,上官处长领着指挥人员走了过来,向刘子光宣读了逮捕证,以谋杀罪正式将其逮捕,刘子光微笑不语,神态自若。

    “带走!”谢支队大手一挥说道。

    “等等!”一直静静站在旁边的胡蓉喊了一声,然后疾步走了过来,特警横枪就要阻拦,却被胡蓉一把推开,然后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了。

    胡蓉紧紧拥抱着在手铐脚镣束缚下的刘子光,毫不犹豫的吻了过去。两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来了个法国式的湿吻。

    谢支队气的把脸别了过去,上官处长面无表情,其他参战人员面面相觑。

    一个惊世骇俗的热吻之后,胡蓉扭头便走,再不回头。

    刘子光被押进了装甲车,四个全副武装的特警手持自动步枪全程押送,车队直接经淮江大桥开往桃林看守所,刘子光将暂时羁押在那里。

    警笛凄厉的长鸣起来,由十辆汽车组成的押送车队浩浩荡荡驶离了江滩公园。

    远处方霏傻愣愣的看着这一幕,犹自呢喃着:“大叔不是坏人……”

    ……

    汽车疾驰在淮江大桥上,四个特警没有丝毫懈怠,全神贯注的盯着这个危险的犯人,刘子光活动了一下筋骨,浑身的关节发出类似于金属摩擦的声音。

    “你要干什么?”一个特警厉声喝道。

    “我该走了。”话音刚落,一记肘击正中说话特警的面门,当场将其击晕,其余三名特警急忙拔枪,但是即便是无托式自动步枪在狭窄的车厢里也施展不开,更何况保险还没打开,特警们的动作再快也赶不上刘子光,几乎是一眨眼的工夫,就全被他放倒了。

    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警官拔出手枪,又怕误伤了战友不敢开枪,这正好给了刘子光半秒钟宝贵的时间,他双脚齐出,警官被巨大的力量踹到门上,手枪走火了,子弹在车厢里反弹了两次,击中了司机的胸口,他当场就趴在了方向盘上。

    装甲车立刻走起了S形状,刘子光从容的吐出一枚钥匙,打开了连体式手铐脚镣,从昏迷的特警腿部枪套中抽出一支92式手枪,又搜了几个弹夹出来,别在腰间,一把拉开了车门,装甲车虽然失去了驾驶员,但还在风驰电掣的疾驰着,一股寒风立刻灌了进来,吹起了他的头发。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