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处长的声音冷漠而生硬,谢华东当时就觉得有些下不来台,胡跃进和宋剑锋相继离开江北市公安局之后,老谢就是刑侦口的大拿,有传言说韩寺清只是下来镀金而已,等他高升之后,谢支队有可能提拔为市局一把手,面对这样一位有能力有威信的老公安,北京来的上官处长竟然如此不给面子,让大家都有些尴尬。

    老谢毕竟是老谢,什么场面没见过,他深知这次行动的重要性以及对方的来头之大,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很顺从的将钢笔帽盖上,笔记本合上,朝比自己起码小了二十岁的上官处长笑了一下。

    上官处长冷峻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们继续,首先我来介绍一些目标的基本情况。”

    说着打开自带的电脑,调出一张图片,正是刘子光的身份证大头照,还有许多张全身照,看得出是用长焦相机在远距离上拍摄的,背景似乎是首都机场。

    “目标代号K,年龄三十三岁,身高一米七六,体重七十五公斤,受过专业系统的培训,精通无限制格斗、射击、爆破、会驾驶包括喷气式飞机在内的几乎任何交通工具,实战经验丰富,警惕性极高,可以说相当危险。”上官处长侃侃而谈,忽然看到下面举起一只手。

    ”我想知道,是谁培训了K?”不等上官处长回应,胡蓉就站起来问道。

    上官处长微微有些诧异,看了看胡蓉,走过来紧盯着她的眼睛,冷冷的问道:“你觉得有必要问这个问题么?”

    ”有!”胡蓉毫不退缩的顶了一句。

    气氛有些压抑起来,韩局长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想劝却又不敢劝,谢支队也只当没听见,省厅和武警省总队的同志们也面面相觑不敢插言。

    上官处长本来和胡蓉身高差不多,但是穿了一双高跟鞋,海拔上高出了五个厘米,再加上组织赋予她的巨大权力,在气势上足以压过在场的每一个人,但是在胡蓉面前却丝毫不占上风。

    胡蓉也冷冷的盯着上官处长的眼睛,两人相持了几十秒,上官处长首先退让了,眼睛不经意的瞟了一眼胡蓉的胸前,嘴角浮起一丝笑意说:“好吧,我可以告诉你,是国家培训了他。”

    大家交换了一下眼神,心里都明白了大概是什么事情,只有胡蓉还不依不饶的继续追问:“既然是国家培训了他,那为什么又要抓他?”

    这回上官处长没再给胡蓉面子,说道:“因为他涉嫌重大刑事案件,并且有背叛国家的行为,简单说,他变节了,所以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说,我们都有充分的理由对他采取行动。”

    干警们都微微点头,深以为然,胡蓉还要张嘴,上官处长伸手阻止她:“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涉及国家机密,我不可能说的。”

    胡蓉只得坐了下来,上官处长继续说道:“省厅和总队的建议,我们认真研究过,认为还有很大的改进余地,首先,K的警惕性极高,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他的注意,别说是整队特警靠近他家门口了,就是有陌生人出现在他五十米距离内,他都能发现,如果他跑了的话,可就没人能抓住他了。”

    反恐中队的小齐有些尴尬的撇撇嘴,他觉得上官处长的话有些夸大其实了,但又不敢反驳什么。

    “万处长的意见也很好,但仅仅适用于一般的犯罪分子,别说你几个人扑上去按不住他了,很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伤亡,所以也不能采用。”

    万处长一副领悟的表情,神情肃然。

    上官处长继续说道:”至于远距离狙击,从技术上来说,我是比较倾向于这个方案的,对我们武警总队指战员的枪法也是相信的。”

    陈副参谋长深深的点点头,表情比万处长还严肃,似乎组织已经将千斤重担交给了他们。

    胡蓉只觉得血往头上涌,立刻就要站起来说话,却被一直没说话的韩光拉住,轻轻摇了摇头。胡蓉紧咬着嘴唇,终于还是没开口。

    上官处长自然注意到了胡蓉的反应,她笑了笑说:“但是,我们毕竟是法治社会,即便目标人物的身份特殊,在没有经过法院审判之前,怎么可能将其当场击毙呢?”

    胡蓉轻轻松了口气。

    陈副参谋长提问道:“直接抓捕不行,远距离消灭也不行,那应该怎么办。”

    上官处长说:“这个任务我准备交给江北警方执行,其他单位负责配合支援。”

    众人大跌眼镜,调遣了这么多的精兵强将,研究了那么多的方案,最后居然是让本市刑大的人出马,这让他们相当失望,但谢支队和韩局长却兴奋起来,韩局长先表态:“我们江北警方是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绝不会辜负领导的期望。”

    谢支队也一脸凝重的说:“上官处长把任务交给我们刑大,是对我们工作的肯定和信任,我们坚决完成领导交办的一切任务,我虽然已经快五十岁了,但是身体底子还在,一线指挥的任务,就交给我好了。”

    韩局长正要附和两句,上官处长却视他为无物,指着胡蓉和韩光说:“不需要那么复杂,让这两位同志逮捕目标即可。”

    大家都瞪大了眼睛,表示完全无法理解,胡蓉却明白上官处长的意思,无非是利用自己和刘子光之间的特殊关系而已,不得不说这是最高明的一个方案,因为刘子光是绝不会伤害自己的。

    ”怎么样,有难度么?”上官处长笑吟吟地看着胡蓉问道。

    韩局长和谢支队也一脸紧张的瞪着胡蓉,生怕这个胆大包天的小丫头一个冲动说出什么话来,要知道刘子光和小胡的关系,局里人尽皆知啊。

    胡蓉深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说:“好的,没问题。”

    “很好,那么我们现在部署一下具体人员配置……”上官处长开始了排兵布阵,将任务分配到了每个人头上,最后又宣布道:“如果目标拒捕的话,允许开枪,必要的时候可以当场击毙,我再重复一遍,我们首先要保证活捉,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走他,明白了没有?”

    “明白!”大家又兴奋起来,尤其是总队的作训参谋和反恐中队的小齐,均是一脸的跃跃欲试。

    上官处长对韩局长说:“器材方面还需要你们支持一下。”

    韩局长说:“需要什么器材,我们全力以赴。”

    “一副连体式脚镣手铐。”

    ……

    市立医院停车场,刘子光停好汽车,向病房区走去,正看到方霏蹦蹦跳跳从里面出来,胳膊上的夹板已经取下,身上也没穿病号服,而是一套鲜艳的橙色羽绒服,小脸通红,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冻,脖子上还挂着一副绒线连指手套,看起来就像个小姑娘。

    “大叔你来了。”方霏看到刘子光,眼睛一亮跑过来,上下乱翻起来:“有没有给我带好吃的。”

    “这回没有,不过我可以请你吃好东西。”刘子光说。

    “真的?”方霏伸了伸舌头,不过很快又愁眉苦脸起来:“今天没口福了。”

    “约了别人了?”刘子光随口问道。

    “哎呀大叔你真聪明。”

    刘子光觉得心头有些酸酸的,装作不经意的问道:“谁啊?”

    “就是他呗。”方霏居然有些扭捏起来。

    一辆电动车从远处驶了过来,方霏看见立刻跳起来:“这边,我在这。”

    刘子光扭头望去,驾车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蓝色冲锋衣,牛仔裤旅游鞋,很阳光很帅气的一个大男孩,电动车无声的驶过来,小伙子停下车,很有礼貌的对刘子光说声你好,然后问方霏:“这位就是你常说的大叔么?”

    “对啊,大叔人可好了,经常给我讲故事,还给我买好吃的呢。”方霏一脸兴奋的说。

    “大叔好,我叫陈昆,是江北医学院的学生,在市立医院骨科实习,认识你很高兴。”帅小伙伸手和刘子光握了握手,然后示意方霏:“上车,请你吃饭。”

    方霏高兴的直跺脚,坐上了电动车后座,刘子光还客气呢:“和那个明星重名啊?”

    帅小伙回头问:“霏霏,想吃什么?”

    “必胜客。”方霏的声音清脆无比。

    “大叔再见啊。”帅小伙冲刘子光一点头,拧动电动车把手,带着方霏呼啸而去,徒留刘子光在原地摆手。

    刘子光望着电动车渐渐远去,回到汽车旁,拿起放在副驾驶位子上的百合花叹了口气,正要启动汽车,电话铃响起来,拿起来一看,是胡蓉的号码。

    “有空么?找你有点事。”

    “什么地方?”

    “滨江公园,就是去年我们一起打雪仗的地方。”胡蓉的声音有些苦涩。

    “我马上到。“刘子光拧动了汽车钥匙。

    五分钟后,刘子光停在了滨江公园路边,下车后迟疑了一下,四下里观望了一下,还是毅然走向了公园的长椅,胡蓉正在那里坐立不安。

    刘子光在胡蓉旁边坐定,好整以暇问道:”狙击手就位了?”

    “如果你有异动,他们就会开枪。”胡蓉说道,眼睛不自觉的朝远处瞄了一眼。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