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秦书记对面的女人正是秦傲天的母亲路红,她的眼泪让秦松心烦意乱,猛抽了几口烟,说道:“好了,我知道了,回头我给政法委打个招呼,让他们尽量想想办法就是,没事的,你回去吧。”

    路红说:“你又敷衍我,刚才还说是命案,现在又说没事,你根本没把我们娘俩放在心上。”

    秦松说:“事情到了这一步,确实有些难办,尽量多赔些钱,争取和解,把事情压下去吧,我早就说,把傲天送到英国或者澳洲去上学,你就是不答应,结果闹出这么个事来,你让我怎么处理?”

    路红怒道:“秦松,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尽到一天做父亲的责任了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你是怕丑闻曝光,怕丢了官职,在你眼里,当官比什么都重要。”

    秦松痛苦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好了好了,别说了,注意影响。”

    路红冷笑一声:“现在知道注意影响了,当初勾引我的时候干什么去了,你写给我的那些诗我都保存着呢,要不要我公诸于众,让大家看看你这个市委书记背地里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路红!”秦松严厉的呵斥了一句,到底是掌握权柄多年的领导干部,路红被他的气势所震慑,下面的话吞了回去。

    “我在位一天,你们路家就安稳一天,我倒了,你们也得遭殃,你哥哥路勇,这些年干的那些事情以为我不知道么,判他个十年八年的都算轻的。”

    路红不说话了,又开始抽泣。

    秦松语气缓和下来,柔声道:“我只有一个女儿,傲天是我的骨肉,也是秦家的后代,我怎么可能撒手不管,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我一定会亲自跟进的,决不让傲天受委屈。”

    “还不受委屈,人已经被关在看守所好几天了……”路红抹着眼泪小声咕哝着。

    “这个好办,明天我让李秘书去安排一下,先保外就医,然后再想别的办法,能不起诉最好,实在不行的话,争取缓刑吧。”

    “不行,我儿子不能留案底,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秦书记轻叹一口气,刚要说话,忽然看到客厅里似乎有红光一闪,厉声喝问:“谁在那里?”可是走过去打开灯一看,空荡荡的哪有什么人影。

    性格谨慎的秦松并没有放松警惕,直接按下了墙上的报警按钮,保安值班室和门卫室的警灯立刻闪烁起来,还在打瞌睡的保安们立刻跳起来,抄起警棍向秦书记家奔去。

    经过一番检查,确认安全,秦松这才放下心来,打电话让司机来把路红送回家。

    秦书记的司机开着江B一号奥迪车离开了市委宿舍,门口的保安举手敬礼,等汽车尾灯消失在漫漫雪花中,保安才跺着冻得发麻的脚,回到了值班室。

    “今天晚上怎么搞的,下那么大的雪,领导们一个个都往外跑,先是李主任的专车,现在又是秦书记。”保安嘀咕道。

    另一个保安同事说:“听说白天红旗厂动迁的时候死人了,领导们可能在忙着处理这个事儿。”

    “嗯,有可能。”

    ……

    市立医院,卫子芊还在昏睡之中,方霏坐在旁边,小脑袋一点一点的,正犯着迷糊,忽然门开了,刘子光夹着满身雪花走进来,抱歉的说道:“让你久等了。”

    “下次请我吃饭就行了。”方霏站了起来,用没打夹板的那只手帮刘子光拍打着身上的雪花,动作自然的仿佛妻子为丈夫整理衣服一般,忽然她的脸有些发烫,丢下一句话就跑了。

    “我先走了。”

    ……

    今夜风雪交加,交巡警大队的同志们却并未休息,反而增加了人手上路执勤,一辆警用涂装的昌河面包车艰难的在道路上跋涉着,忽然路边一辆没有牌照的黑色奥迪轿车吸引了警察的注意。

    这辆奥迪横在路边,车内亮灯,空无一人,警车缓缓靠边停下,两个穿着反光执勤背心的警察拿出手电筒走了过去,围着车子转了几圈,忽然听到尾厢内似乎有声音,警察立即紧张起来,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没有上锁的尾箱,一个包在毛毯里的人正在拼命挣扎着。

    警察用强光手电照过去,只见这人五十岁上下年纪,全身赤裸包在毛毯里,脸上血淋淋的似乎被割伤了,嘴里塞了个布团,手脚都被绑住,更令人惊讶的是,尾箱里金光闪烁,全是金条和现钞!

    肯定和绑架案有关,一个警察拿起了对讲机向指挥中心汇报情况,另一个则将男子扶起,拽出了他嘴里的布团,搀扶到了警车里取暖。

    “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警察问道。

    男子一言不发,眼神惊恐,瑟瑟发抖,警察以为他吓呆了,拿热水给他喝,男子喝了两口终于开言:“我要见你们局长。”

    “请问你是谁?”警察再次和颜悦色的问道,能被绑票的人物,肯定非富即贵,一线警察可惹不起他,不过不报名字的话,冒然惊动局长大人也不可能。

    男子再度沉默,拒绝回答。

    由于事发地点距离公安分局只有二百米远,数分钟后,接到指挥中心命令的刑警来到了现场,负责案子的是刑警中队长胡蓉,英姿飒爽的她从越野车里跳出来,和发现案情的交巡警谈了两句,便来到了警车旁,隔着玻璃看了一眼,差点惊呆。

    警车里包着毯子不停打喷嚏的人,怎么看都像是前市委书记,现国资委主任李治安,而那辆无牌奥迪车,从内饰和配置上来看,也很像是政府部门统一采购的公务用车。

    胡蓉立刻意识到了案子的敏感性和重要性,她先打电话通知了大队长韩光,然后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公事公办的问道:“请你配合警方的调查,否则我们很难抓到凶手。”

    李主任看了看胡蓉,说道:“我受伤了,要去医院,我要见韩寺清。”

    他一说话,胡蓉更加确定这个人就是李治安,不过警车上的李主任狼狈万分,身上没穿衣服,裹了条毛毯而已,脸上血糊糊一片,分明是刻着两个字,左边是贪,右边是腐。

    “送医院。”胡蓉知道此刻从他嘴里撬不出什么来,正要从警车里出来,忽然又回头说道:“李主任,我希望你能找一个好点的借口,来解释车里那些东西的来历。”

    李主任低下了头,默不作声。

    ……

    等韩寺清赶到医院的时候,刑警大队的人已经从事发地点旁边的排水沟里找到了被摘掉的车牌,也将车里的金条、金表、翡翠、现钞、存折等物清点完毕,那辆奥迪车正是省国资委主任的专车,而脸上被刻了贪腐两个字的那个中年男人,虽然他还未承认,但大家都已经认定他就是李治安。

    看到韩局长出现,李主任才开口,两人单独聊了很久,韩寺清才从病房出来,把韩光招呼到走廊里谈话,胡蓉远远的看着,只见韩光不停的点头,然后又不断摇头,似乎说了些让韩局长很失望的话,随后韩局长无奈的离去了。

    “韩大,刚才说的什么?”胡蓉凑过去嬉皮笑脸的问道。

    “还能有什么,说了一堆大道理,想把案子压下去。”

    “那你怎么说的?”

    “我能怎么说,按程序走呗,韩局要是不满意,撤了我就是。”韩光一耸肩膀,无所谓的说。

    “韩大,牛逼!光棍!”胡蓉兴奋的一拳打在韩光肩膀上。

    “死丫头,轻点,手越来越重了。”韩光苦着脸揉着自己的肩膀。

    ……

    韩局长当然没有撤了韩光的职,但他有的是其他的办法,半小时后,市局警卫科的同事来接管了案子,说李主任是省里的厅局级干部,在江北市出了情况,理应由他们负责,要把人和证物都带走,韩光也不含糊,说人你们可以带走保护起来,案子别想接手。

    正在相持不下之时,忽然韩光的手机响了,他听了几句后,露出奇怪的表情,对胡蓉说:“有的忙了。”

    “什么情况?”

    “陈汝宁死了。”

    胡蓉带着一队刑警来到位于锦绣江南别墅区陈氏豪宅的时候,还是早上六点钟,雪已经停了,天刚蒙蒙亮,别墅区内景色优美,一栋栋北美风情的别墅银装素裹,物业人员已经开始清扫积雪。

    最先接到报案来到现场的是派出所的同事,他们在别墅外面拉起了警戒线,胡蓉亮了亮证件走进了别墅,来到位于半地下的游泳池,发现尸体的清洁工人正在接受盘问,恒温的池水中,泡着一具已经略微发白的男尸。

    “法医什么时候到?”胡蓉回头问了一句。

    “路上积雪太厚,大概还要半小时。”

    “不等了。”胡蓉左右看看,从隔壁台球室里拿了根台球杆子,走到池边用力将尸体往岸边拨,尸体慢慢飘过来,胡蓉单腿跪下,戴上了橡胶手套,仔细端详着这具男尸。

    英挺的鼻梁,浓浓的眉毛,匀称的体型,腹部八块线条分明的肌肉块,不得不说,陈汝宁即使死了也是个美男子。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