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血腥味熏人,地上扔着啤酒罐、烟蒂和一团团卫生纸,王嫣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无神的瞪着天花板,胸前还未完全发育好,布满了齿痕和青紫淤痕,身下一摊血迹。

    王召钢的脑子在瞬间变得一片空白,呆呆的站在那里,眼前警察、法医、走来走去,仿佛都成了虚幻的影子,唯有躺在床上的女儿是那么清晰,大冷的天,女儿睡着了还踢被子,冻着怎么办。

    颤抖着伸出手想要去帮女儿把被子盖上,忽然一切回到了现实,女儿的尸体已经僵硬,警察拍了照,做完了初步尸检,拿了一条黑色的塑料尸袋正准备把尸体装殓起来,王召钢猛地扑了上去,抱住女儿嚎啕大哭:“都别动,谁动我闺女我和谁拼命,快找医生,我女儿还活着。”

    说着又是掐人中又是按心脏,忙的不可开交,一边忙乎一边嚷嚷着:“下次可不能这么晚不回家,这世道外面乱啊,今天爸爸就不骂你了,咱们赶紧起来穿衣服回家,爸爸给你买了阿派,白色的,五千多块。”

    他语无伦次的说着,精神显得有些不正常了,一个警察在背后拉了他一下:“喂,人已经死了,你清醒一下。”

    王召钢猛然回头,眼神如同丛林中最凶猛的野兽,吓得几个警察下意识的退了一步,“我女儿还活着,谁敢咒她!”

    警察摇摇头,退到一边去了。

    王召钢继续忙乎着,王嫣瘦弱的身体已经僵硬冰冷,毫无反应,王召钢忽然停了下来,混乱的脑子慢慢缓过劲来,停了几秒钟,忽然嚎啕大哭起来,撕心裂肺的声音冲破了旅馆的墙壁传到大街上,行人都驻足不前,被这悲恸到了极点的男人悲鸣所震撼。

    李燕也打车来到了假日旅馆,看到门口的警车和救护车的时候,她就站不住了,扶着墙慢慢走过去,听到两个警察在议论:“那个小女孩才十六岁,真是可惜了。”

    扑通一声,李燕瘫倒在地。

    经再三说服劝告,王召钢终于接受了现实,尸体装袋运走解剖化验,李燕因过度伤心,被送到医院急救,王召钢在医院走廊里坐着,不停的抽着烟,没人敢管他。

    一个警察走了过来:“你是死者的父亲么,跟我们去所里做个调查。”

    王召钢点点头,站了起来。

    来到派出所,驻所刑警拿出一堆东西放王召钢面前:“这是不是你女儿的东西?”

    一中的出入证、手机、零钱、公交卡,几粒花花绿绿的药丸,两个杜蕾斯。

    王召钢觉得头皮被针扎一样,跳起来说:“这不是我女儿的东西,我女儿是一中的好学生,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警察耐心的说:“所以才让你辨认的嘛,你女儿的情况我们会去落实的,她今天放学之后去了哪里,和谁一起去的,做家长的知道么?”

    王召钢说:“我女儿快要过生日了,今天回来的晚些,就是和同学一起玩去了,有个要好的女同学,叫张静的,她们俩形影不离的,这事儿她肯定清楚。”

    两个警察对视一眼,又问道:“你听说过邓渺凡这个人么?”

    王召钢茫然的摇摇头:“不知道。”

    警察又问了一些问题,王召钢脑子有些混乱,说话也颠三倒四,见他伤心过度,神志不清,警察也就不再问了。

    夜已深,王召钢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派出所,春节临近,命案必破,警察们迅速展开了侦破工作,调取监控录像,传唤有关人员,这个夜晚注定繁忙无比。

    警方根据死者手机上打出的最后一个电话号码,将同为一中学生的邓渺凡连夜传讯,但是只用了几分钟就解除了他的嫌疑,因为案发时间内他正在学校组织的奥数班补习,有几十个同学可以作证他不在现场,而且他根本不认识死者王嫣,有经验的老警察一看就知道这个少年绝对和本案无关。

    那么凶手究竟是谁,刑警又去传讯当晚和王嫣在一起的女同学张静,结果却发现她不在家,根据旅馆监控录像显示,死者王嫣是和三男一女同时进入房间的,那三个男青年打扮入时,一看就是社会上的小混混,警方展开调查,找来一些特情进行辨认,却被告知,这几个小子根本不是道上混的。

    案情陷入了僵局,次日上午,警方前往一中继续调查取证,王嫣的班主任介绍说,这个孩子学习很好,人也单纯,绝不会和社会上的人搅合在一起。

    警察要求和张静谈话,班主任却说她今天旷课没来,同时又抱怨说这一届高一新生良莠不齐,光旷课的就有三四个。

    警察眼睛一亮,问还有谁旷课。

    “还不是傲天社团那帮人。”老师苦笑道。

    “有他们的照片么?”警察问道。

    老师拿出了学校活动的集体照指给警察看。

    “就是他们!”警察马上认出这几个学生正是和王嫣一起出现在旅馆的人,正要回去组织抓捕,所里电话来了:“撤吧,嫌疑人投案自首了。”

    ……

    导致王嫣死亡的正是傲天社团的几个主要成员,秦傲天、小胖、阿可,他们分别在家人和律师的陪同下到当地公安机关自首。

    三名涉案人员的口供完全一致,昨天下午放学的时候,死者王嫣主动邀请秦傲天等人聚会,他们先是在一家肯德基吃了晚饭,然后去滨江大道某酒吧喝了一些啤酒,事后死者感到疲劳,要求找个地方休息,三名涉案男孩就带着死者来到距离酒吧不远的假日旅馆开房休息,由于喝了点酒,三个少年应死者要求,轮流和其发生了性关系,随即死者突然失去知觉,三个少年惊恐万分,仓皇逃离现场。

    “一派胡言,我问你,死者身上的伤痕是怎么回事!”主审警官怒不可遏,拍着桌子质问着面前的嫌疑犯秦傲天。

    秦傲天个头很高,虽然只是高一学生,已经一米八左右了,穿着一件很潮的羽绒夹克,头发当中的一撮挑染成黄色,看起来不像是一中的学生,反倒像是社会青年,在警察的怒目注视下,他下意识的低下了头,小声说:“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警察冷笑道:“我干多少年公安了,你这点花招还是收起来的好,死者分明是被虐待致死,人证物证确凿,你老老实实交代,兴许还有条活路,狡辩的话,罪加一等。”

    秦傲天颤抖起来:“真的不关我的事,她叫的太大声了,小胖拿棉被把她捂死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警察继续追问道:“老实交代,从头说起。”

    “王嫣是高一三班的,我看她长的不错,就想泡她,是张静帮我把王嫣约出来的,我们一起吃的饭,她说要回家,张静不愿意,说要去酒吧玩,就去了,喝了点酒,然后阿可说要去开房,我们就去假日旅馆了,王嫣喝多了,他们轮流上她,她喊,小胖怕人听见,就拿被捂她的头,结果不小心捂死了,真的和我没关系啊,都是他们干的。”

    两个警察对视一眼,根据他们的经验,这个供述八-九不离十了,但是肯定还有没交代的罪行,经过解剖化验,死者遗体中检测出迷幻药和高浓度酒精,肯定是被下了药之后进行轮-奸,过程中呼救而被残忍杀害的,这种案子基本上没啥悬念,故意杀人罪是跑不掉的。

    不过这个嫌疑人的背景很深,听说和市委秦书记有些瓜葛,但这些就不是公安机关的问题了,留给法院让他们头疼去吧。

    ……

    昨天整夜王召钢都没睡,一直在医院陪伴妻子,李燕醒过来之后水米不进,整个人完全傻掉了,只知道喃喃的念着女儿的名字,王召钢何尝不是心如刀割,但他到底是个男人,越是这种关头越是要挺住。

    一些亲戚赶到医院陪护李燕,王召钢抽空去了派出所打听案情进展,刚进院子就听两个协警说什么昨晚裸-死女生的案子已经破了,走进值班室,却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这不是前天才见过的路哥么。

    路勇正陪着一个哭哭啼啼的半老徐娘坐在屋里,那娘们一边哭一边嚷嚷着:“我儿子是无辜的,是被人陷害的,小天那么乖,从来不喝酒不抽烟不打架,怎么可能会杀人。”

    路勇在一旁劝道:“姐,你别担心,死了个坐台小姐而已,我都打过招呼了,小天不会有事的。”

    王召钢怒目圆睁,厉声质问道:“是你儿子杀了我闺女!”

    妇人吓坏了,惊恐的看着王召钢,路勇也惊呆了,竟然没认出是王召钢。

    仅仅一夜时间,王召钢整个人的精气神全变了,头发白了一半,眼窝深陷,形同鬼魅。

    “凶手在哪儿,我要杀了他!”暴怒的王召钢向审讯室冲去,被闻讯赶来的几名协警按倒在地,犹自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咆哮。

    妇人缓过劲来,明白这位是死者的父亲,顿时张牙舞爪扑了上来:“就是你女儿勾引我儿子,我儿子那么听话,学习那么好,都是被这些小婊子带坏了啊。”

    派出所内哭声骂声混成一团。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