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副市长是个很有涵养的人,平时极少能见到他发脾气,这次他是真生气了,不过拍完桌子就后悔了,换了语气说:“天明同志,我是替你着急啊,省里最近下发了文件,要淘汰落后产能,进一步关停并转污染严重的重工业,你们两家首当其冲,时不我待啊。”

    陆天明不动声色:“谢谢孙市长,我明白。”

    “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凡事都要往远处看,玄武集团的动作是急躁了一些,可那都是为了企业好啊,红旗厂的情况,组织还是掌握的,那些产能低下的高炉都是五八年落成的,不淘汰难道还要用到下个世纪去?长痛不如短痛,我看玄武集团这件事做的雷厉风行,值得表扬。”

    孙副市长侃侃而谈,陆天明只是听着,并不插嘴。

    “你说你们有地皮,可是卖地不是解决问题的最终办法,卖了地厂子怎么办,工人怎么办,你看我们江北市哪里还有空地能安排你们两家企业?只有南泰县工业园区是最合适的,所以说,离了玄武集团还真不行,天明同志,要认清形势啊。”

    看陆天明还不表态,孙副市长又说:“我这个人有时候比较冲动,你不要往心里去,你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晨光厂离不开你,工人离不开你,所以你更要带好头,当好家,实现共赢多赢的局面,天明同志,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陆天明点头:“孙副市长,您的话我会认真考虑的,但是晨光厂不是一言堂,国企也不是民企,任何牵扯到工厂前途的重大问题,都要交职工大会表决通过才行,我不能替工人们做主。”

    孙副市长说:“好的,我等你的好消息。”

    约谈结束,陆天明走了,孙副市长拿起了电话:“李主任,我是小孙,对,刚才谈过了,效果不是很明显,我会继续跟进的,好的,您忙吧,再见。”

    然后又给陈汝宁打电话:“陈总,我是小孙啊,你好你好,上次的事情还没谢你呢,对了,我受组织委托,刚才和晨光厂的陆天明谈话了,他对重组还是有些看法的,不过我会继续说服教育,哦,这个周末高尔夫俱乐部啊,我一定去,好的好的,再见。”

    放下电话,孙副市长点燃一支烟,陷入无尽遐思当中,依稀间自己头上的副字去掉了,成为常委一员,紧跟在秦书记身后到处视察工作……

    玄武江北总部,陈汝宁也放下了电话,嘴角浮起一丝笑意,陆天明唱了一出空城计,差点把自己给吓住,但是陆天明明显小瞧了对手,小瞧了玄武集团的实力,陈汝宁的关系网早就笼罩到了全国,早年做钢材生意的时候认识了一个驻厂军代表,现在这人已经转业到了北方工业担任高层领导,陈汝宁一个电话打过去,就摸到了晨光厂的底子,军方订购了一些特种车辆用于援外确有其事,但什么重回军工系统,什么和北方工业重组,完全子虚乌有,空穴来风。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旌旗招展空泛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想到得意处,陈汝宁一边拍着自己的大腿打着节拍,一边哼唱起《空城计》的京剧选段来。

    陈玄武推门进来,看到老爸如此开心,便腆着脸说:“爸,我在香港订了辆玛莎拉蒂,付款的时候他们说的信用卡被取消了,这是咋回事?”

    陈汝宁训斥道:“一天到晚就知道败家,摊上你这么个儿子真是倒霉,你看看人家小穆,年纪轻轻就挑这么重的担子,我也不要你有多大出息,你少给我惹点麻烦,少败点家就行。”

    陈玄武耸耸肩膀:“一天到晚就知道小穆小穆,他再能干也不过是咱家的一条狗,不能替你传宗接代。”

    “你!”陈汝宁一拍茶几,茶杯都跳了起来。

    陈玄武吓了一跳,嗫嚅道:“就知道那我,布加迪威龙又不是我要买的,你非要让我买,跟你真是没法沟通。”说着悄悄溜了。

    陈汝宁气的没话说,随手打开电脑,看着伦敦现货白银的行情,心中翻腾,如同刀绞一般,思忖片刻,他再度拿起了电话,拨通了省城的号码。

    ……

    第二天,江东省国资委会同有关部门召开会议,传达省政府重要领导关于淘汰落后产能,进一步加快产业调整的讲话精神,号召全省企业积极行动起来,关停并转,腾笼换鸟,玄武集团一位副总裁出席了会议并且做出承诺,绿色工业,从我做起,玄武集团下辖的两家钢企从即日起减产减排,其中污染严重,产能落后的江北红旗钢铁,则要全面关停,整体搬迁到南泰工业园,为振兴贫困地区的经济做出应有的贡献,省有关领导对玄武集团的顾大局、识大体的牺牲精神给与了高度肯定,并且勉励与会的企业家们向玄武集团学习,争当节能减排的领跑者。

    会议当天,省城多家报纸刊登了这次会议的内容,并且报道了玄武集团南泰工业园的远景规划,据说蓝图中的红旗钢铁新厂,将会有三座一百五十吨级超高功率交流电弧炉,技术水平达到国际一流,省内更是独此一家。

    同样的报纸张贴在了红旗厂的布告栏里,报纸上印着红钢新厂的效果图,下面是冠冕堂皇的套话报道,工人们看了直骂娘,南泰县又不远,所谓的工业园项目谁不知道,据说征地的时候打死过人,现在也只是用围墙圈起来的荒滩而已,哪有报纸上吹得这么玄乎。

    报纸上透露的另一个信息却让工人们既愤怒又恐惧,卫总的预言竟然是真的,玄武集团收购红钢没有几天就迫不及待的准备关闭工厂搞房地产了。

    现在红旗钢铁厂的情况非常复杂,拥有控股权的玄武集团已经被架空,被玄武收买的高层领导班子也失去了作用,全厂职工在已经辞职的卫总带领下,坚持生产,坚持运行,完全把控股方抛开了。

    局面全面失控,穆连恒在办公室里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本以为控制了财务和人事,就把工人的命捏在手里了,哪知道这点手段在几十年工龄的老国企领导面前如同儿戏一般可笑,在玄武集团的步步紧逼下,红旗钢铁厂陈旧的组织形式竟然爆发出巨大的力量来,中层领导和党员干部纷纷带头和玄武对着干,穆连恒手下的助理们完全失去作用,都被赶回了厂部。

    “穆总,配电室被他们占领了,我顶了几句就被他们打成这样。”一个助理回来向穆连恒哭诉道,他的脸上有四道清晰的指痕,分明是挨了一记大嘴巴。

    “走,我去看看。”穆连恒拿起大衣,带着一群保安和助理组成的队伍,杀气腾腾来到配电室门外。

    护厂队员已经接管了这里,五个身穿工作服,臂带红袖章,头顶安全帽的工人们横眉冷目站在门口,双方对峙着,气氛相当紧张。

    “你们是哪个车间的,谁让你们打扮成这样的?又是谁动手打人的?”穆连恒没有丝毫畏惧,上前严厉斥责道。

    护厂队的小组长王召钢站了出来:“我们是全厂职工选出来的护厂队,保护配电房不被破坏,你又是谁,我怎么不认识你。”

    穆连恒正气凛然道:“我是红旗钢铁厂的常务副总经理,现在我正式命令你们,离开配电房,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如果你们拒绝配合的话,由此引发的一切后果,将由你们承担。”

    工人们爆发出一阵大笑,王召钢更是笑的眼泪鼻涕都出来了。

    穆连恒冷笑一声,大步向前走向配电室大门。

    “王哥在这儿,谁也别想进去。”王召钢眼疾手快,伸腿一绊,同时伸手一拨,穆连恒一头栽在了污水坑里,雪水混杂着煤渣,顿时将他的羊绒大衣弄的污浊不堪,脸上也擦破了油皮。

    玄武集团为了维持厂区秩序,从省城雇佣了数十名某护卫中心的保安人员,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这些日子来跟着助理们受了不少白眼,心里早就憋着火了,看到领导挨打,立刻冲了上去,双方推推搡搡,言辞激烈,很快就爆发了一场冲突。

    护厂队员只是手无寸铁的普通工人,保安们却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打手,还装备了橡皮棍,辣椒喷雾等武器,十几个人一拥而上,很快将王召钢等人打翻在地,乱棍齐下,护厂队员们满地打滚,哀号不已。

    “别打了!”刚爬起来的穆连恒金丝眼镜都断了,脸上更是沾满污泥,他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没人听他的,就连那些文质彬彬的助理们都加入了战团,用穿着翻盖皮鞋的脚猛踢工人。

    护厂队全军覆灭,趴在地上不动了,保安们这才停手,簇拥着穆连恒打开配电室的大门,正要拉闸限电,忽然听到一阵令人心悸的滚雷声。

    “大冬天的怎么打雷?”一个助理纳闷道,同时伸头一看,整张脸都变成了惨白色。

    无数工人从四面八方潮水般涌来,雷声就是他们的脚步声汇聚而成。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