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下雪了,窗子上结了一层冰花,穆连恒捧着一杯热咖啡站在窗前,用手指在玻璃上画了个鬼脸,窗外是一派空旷萧瑟的景象,自打实行新的工资奖惩制度之后,就再也看不到无所事事在厂里闲逛的人了。

    办公室里暖气很足,穆连恒只穿了件衬衣,从玄武集团总裁高级助理一下跳到红旗钢铁常务副总,起初他还有些不适应,现在已经慢慢融入了新角色。

    穆总使用的办公室,是原来厂里退休老书记的办公室,桌椅都是九十年代的旧货,行政部准备全套换新,却被穆连恒拒绝,他还下令不许添加任何新的办公设备,并且以身作则,除了一台笔记本和一盆水仙花,办公室的陈设没有任何改变。

    房门被轻轻敲响,三个年轻人走了进来,他们是穆连恒亲自挑选的干将,行政助理、财务助理、人事助理,都是二十六七岁年纪,朝气蓬勃,敢作敢为。

    “工人们情绪怎么样?”穆连恒浅酌一口咖啡问道。

    行政助理说:“论坛关闭之后,工人们的负面情绪增长极为迅速,说怪话的,当面顶撞领导的都有大比例增加,而且集团内部手机短信量突然放大,我推测他们采用了短信方式进行串联……穆总,我有些想法。”

    “你说。”

    “我认为企业内部论坛作为发泄工人负面情绪的一个阀门,还是有实际存在意义的,希望穆总考虑是否可以重开。”

    “你的想法很好,但是在网络上,任何负面因素都可能被无限放大,导致更大规模的反感情绪,所以必须关掉。”

    “可是,我怕他们压抑的太狠,铤而走险做出过激的事情。”

    穆连恒轻蔑的一笑:“一切尽在我掌控之中”

    行政助理心悦诚服的说:“我明白了,穆总。”

    穆连恒点点头:“财务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

    “这几天我们基本上每天只睡四个小时,争分夺秒对账目资产进行盘点,红旗钢铁的财务状况远比我们预计的要好的多,去年扭亏,今年实现利税零的突破,资产负债率和坏账率都在允许的范围内,如果投入资金和技术的话,这家企业或许可以成为集团的优质资产。”财务助理推了推眼镜,很认真的说道。

    穆连恒皱了皱眉头:“那不是你要考虑的事情,你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尽快将除了保证必要运转之外的流动资金抽出,做好固定资产清理工作,为开展下一步计划打好铺垫,对了,人力成本方面的工作进展的怎么样了。”说完将目光投向了人事助理。

    人事助理拿出一叠资料说:“这是我统计出来的,四十岁以上,高中学历以下工人名单,以减员增效为由对这批人进行待岗处理,效果应该比较理想。”

    行政助理说:“这个年龄层次的人,老人体弱多病,小孩子初中阶段,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待岗处理是否发放基本薪酬?”

    穆连恒摇摇头:“现在不是心慈手软的时候,不论从哪个层面考虑,这批人都是必须要抛弃的,这样,按照基本薪酬的本分之……六十发放吧,这批人作为试点,下一步就是清理中层干部,就以中级职称、本科学历为标杆吧,不够这个杠杠的全部待岗。”

    一阵沉默,三位年轻的助理低头不语,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穆连恒叹口气,拍了拍行政助理的肩膀说:“小王,丛林法则就是这样,任何仁慈之心都会带来灭顶之灾,难道你们忘了陈总的教诲么,我们来到玄武集团的目的是什么?责任是什么?”

    三人立刻挺起腰杆:“明白了!”

    ……

    最新通知下达了,红旗钢铁领导层为了节能减排,减员增效,做出关停四台炼铁高炉,三座氧气顶吹转炉以及六台烧结机,三台制氧机的决定,同时对四百名四十岁以上、高中学历以下的职工做待岗处理。

    和通知一起张贴在布告栏里的还有厂房对关停设备、工人待岗做出的说明,说由于国际铁矿石价格居高不下,钢企面临巨额亏损,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减产,待岗也只是暂时的,厂方绝不会将这些工人推向社会,而是和相关部门合作成立培训机构,帮他们充电补习,同时每月发放百分之六十的工资作为生活费云云。

    几十张布告贴出去之后,助理们惶惶然躲进了厂办大楼,准备迎接暴风骤雨,但是奇怪的是,这么爆炸性的消息发布之后,竟然没有工人闹事。

    沉寂,死一般的沉寂,工人们默默的走到布告栏前,在待岗名单上看到自己的名字,然后默默地离开,没有一句牢骚,没有一声抱怨,仿佛那上面引的根本不是自己的名字一样。

    愤怒的总工程师找到穆连恒,质问他为什么要关停正常运行的设备。

    “设备均已老化,跟不上时代发展,达不到省委省政府提倡的绿色环保企业标准,我认为关停减产,有利于红旗厂的长远发展。”穆连恒对答自如。

    总工程师气的太阳穴直跳:“你把设备停了,订单怎么办,工人干什么去,别的不说,你知不知道厂里取暖用的是高炉煤气,寒冬腊月的,你让家属区几千号人怎么过冬!”

    穆连恒神色自若:“生产的越多,亏损的要多,我坚持认为停产是负责任的决定,至于过冬的暖气问题,不是还有空调么。”

    “关停设备,必须领导班子同意才行,你经过谁的批准了,就做出这个决定!”总工程师依然怒不可遏。

    穆连恒冷笑:“您还以为是以前的国企么,干什么都要领导班子表决,现在红旗钢铁是民营企业,我是常务副总,完全可以拍板做主,如果您有异议,可以向集团申诉,或者辞职。”

    总工程师一脸铁青的转身走了。

    ……

    厂区宿舍,一群穿着工作服的男子在花坛边抽着烟,低声议论着什么,当他们看到卫淑敏踩着积雪从远处走来的时候,都丢下烟头,招呼道:“卫总好。”

    卫淑敏打量着他们:“怎么都站在这儿?不去上班。”

    “卫总,厂子停机减产了,我们都没活儿干了。”

    “卫总,我和我们家那口子都待岗了,每月只能拿六百块钱,这可怎么活啊。”

    “卫总,玄武集团这帮人欺人太甚,您要帮我们拿着主意啊。”

    卫淑敏拧起了眉头:“居然来的这么快,走,上楼去说。”

    来到家里,却发现房间里冷的像冰窖一样,原来厂里的暖气是用高炉煤气烧的,现在高炉停机,暖气自然就停了。

    职工们又是一阵咒骂。

    卫淑敏说:“同志们,不要急躁,当前的形势非常危急,玄武集团关停高炉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他们还会有更阴险的招数,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的目的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我们红旗厂搞破产。”

    职工们纷纷问道:“那是为什么?咱们厂不是能盈利的么。”

    “钢铁厂的盈利水平比起房地产来,差的太多太多了。”卫淑敏拿出一张地图在桌子上铺开,指点道:“你们看,这里,这里,都是玄武集团买下的地皮,正好能和红旗厂连成一线,我们厂以前算是偏僻地区,现在却是抢手的临江地段,这正是玄武集团急于收购红旗厂的原因,他们的目的不是我们厂,而是地皮!”

    职工们面面相觑,有人问:“那在南泰县建设新厂区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卫淑敏说:“我这段时间进行了大量的调查工作,南泰县工业园只是存在于蓝图上,建设一座钢铁厂比建造一个居民小区花的时间、精力、代价都要大的多,少说也要三年周期,你们觉得,玄武集团能等三年么?”

    众人目瞪口呆,一个中层干部问道:“卫总,照您这么说,下一步就是关停全厂,强迫我们搬迁了?”

    卫淑敏说:“你怎么还没明白,不会有什么新厂,他们要的只是这块地,仅此而已。”

    “卫总,那我们怎么办?”职工们毛骨悚然,紧张的看着卫淑敏。

    “团结起来,坚持斗争,红旗厂是我们五千红旗人的,不是玄武集团和少数腐败分子的,大家一定要认清这一点。”

    几个分厂厂长和车间主任七嘴八舌的说道:“卫总,您领着我们干吧,狗日的玄武集团断我们的活路,和他们拼了!”

    工人们也喊起来:“罢工!上访!”

    卫淑敏说:“冷静,大家一定要冷静,罢工正中了他们下怀,上访不能解决问题,只能激化问题,现在我们要做的是,一方面组织生产,证明红旗厂存在的价值,一方面通过正常渠道进行反映,寻求上级领导部门的支持,使玄武集团彻底退出红旗钢铁厂。”

    “卫总,我们听您的,你下指示吧!”

    ……

    外面的雪更大了,北风呼啸,在卫总家里开会的职工们心里却如同熔炉般滚烫。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