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四座皆惊,李主任的脸色有些难看,右手食指有节奏的敲着桌子问道:“其他的同志还有什么意见?”

    在座的红旗厂高层包括正副总经理,三总师,以及分厂厂长,一共九个人,大家面面相觑一番后,总会计师第一个站了出来,平心静气的说:“我和卫总意见一致,不接受玄武集团的任命,同时坚决反对玄武入主红旗。”

    总会计师是个五十岁的老头,干了一辈子会计,门清的很,无论哪个单位,财务都是重中之重,玄武集团吞并了红旗厂而不换财务人员,傻子也不信啊,再说财务专用章和增值税发票采购簿都被玄武的人拿走了,分明就是大换血的前奏,这会又让李主任来撒迷魂药,分明是小瞧红旗人的智商。

    见总会计师和卫总站到了一起,王总急了:“我说两句,玄武集团是一家很有实力的民营企业,他的加盟,可以做到强强互补,合作共赢,虽然我们两家以前有过合作上的不愉快,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风物长宜放眼量嘛,大家要向前看才是,我表个态,坚决支持省委省政府的决议,支持玄武集团入主红旗钢铁厂。”

    说着王总举起了手,胸有成竹的环顾四周,很可惜,除了他孤零零的一只胳膊外,没有任何人举手。

    场面有些尴尬,会议进行不下去了,李主任宣布休会,然后把卫淑敏叫到办公室里单独谈话,半小时后,李主任将卫淑敏送了出来,脸上的笑容很僵硬,和红旗厂班子成员一一握手道:“事情是有些突然,脑子一时转不过来这个弯是可以理解的,你们都是党员,是职工的当家人,我希望你们能识大体,顾大局,做出正确的选择。”

    卫淑敏淡淡的说:“请李主任放心,我们一定会做出有利于党,有利于国家,有利于红旗钢铁厂所有干部群众的决定。”

    李主任笑道:“这样就好,小卫我是相信你的,时间不早了,我就不留你们吃饭了,回去后好好考虑,尽早给我一个答复,时不我待啊。”

    卫淑敏点点头,带着红旗厂一帮人昂然出了会议室,来到门口,大家对视一眼,脸上尽是慷慨悲歌之色。

    红旗厂的路,究竟在何方啊。

    ……

    红旗厂的领导班子走了,只剩下一个王总,陈汝宁推门进来说道:“会议进行完了?成果如何?”

    李主任苦笑道:“比想象的阻力还要大一些。”

    陈汝宁胸有成竹的笑了笑:“有阻力是正常的,不过我们也有对策,多路出击,各个击破,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完全掌控红旗厂。”

    玄武集团早在一年前就着手准备收购红旗厂的前期工作,这项工作是由穆连恒负责的,他整理了一份厚厚的档案,包括红旗钢铁厂所有中高层领导的名单、简历,住址、电话、家庭成员,甚至兴趣爱好、财产状况,可谓把工作做到了极致,有这份档案在手,何愁收购不成。

    当天晚上,陈汝宁就展开了公关行动,集团所有高层领导出动,找红旗厂的人做思想工作,你们不是担心自己的官位和前途么,那就当场给你们兑现,除了聘书之外,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好处,家里缺房子的给解决住房问题,小孩成绩差考不上名牌大学的,直接安排保送名额,总之只要用心,就能找到突破口。

    最难啃的骨头莫过于卫淑敏,对这个倔强的铁娘子,穆连恒曾经下过一番工夫进行研究,最终得出结论,直接放弃,但是陈汝宁觉得还可以再尝试一次,比如从她女儿入手。

    “尹总,你和卫淑敏的女儿卫子芊曾经是同事,我想你应该可以说得上话,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去找她谈谈。”陈汝宁问尹志坚道。

    尹志坚苦笑一下,还是答应了:“好吧,我试试。”然后拿起了电话拨通了卫子芊的号码:“子芊,我是尹志坚,晚上有时间么,想约你谈谈,哦,这样啊,好吧,我等你电话。”

    放下电话,尹志坚说:“约好了,今天晚上,但我不能保证成功,卫子芊是个很有个性的女孩,一般的物质引诱对她没有作用。”

    陈汝宁说:“那就要看我们尹总的口才了,我相信一定会成功的。”

    尹志坚走后,穆连恒说道:“陈总,你觉得尹志坚能行么?”

    陈汝宁笑道:“我们家乡有句俗话,有枣没枣打一杆,再说了,大价钱雇来的副总,总是要让他干点什么才行,人闲着是会出问题的,卫淑敏那边,我已经有别的安排了。”

    穆连恒赞道:“陈总真是未雨绸缪,决胜千里啊。”

    陈汝宁说:“哪里哪里,年轻时候看了一些三国水浒而已,老祖宗的智慧是无穷的,书里悟出的东西,不比你们这些MBA学的知识少啊。”

    陈玄武插嘴道:“费那些心思干什么,找百十个人直接把车间厂门一封,谁不听话就撵滚蛋,再不服的话直接干死,弄个车祸啥的还不简单。”

    陈汝宁呵斥道:“就你这个智商,我怎么放心把家族生意交给你打理,暴力手段那是最后的招数,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没事少玩几个女明星,多跟着小穆学学。”

    陈玄武嬉皮笑脸的说:“没事,老爸你年富力强,干到八十岁也没问题,我当一辈子太子爷就满足了,我才不愿接你的班呢,累的蛋疼。”

    陈汝宁无奈的笑了,摇着头说:“你呀,总是长不大。”

    穆连恒也跟着笑道:“那还不是因为陈总您能力太强了,只要有您在,连我都可以休息了。”

    三人哈哈大笑,陈玄武看了看手表说:“好了,不和你们聊了,晚上约了人,我先走了。”

    陈玄武走后,陈汝宁问道:“小穆,玄武约了什么人?”

    “好像是个女大学生。”

    “哦,这孩子,太贪玩,也就是有你在他身边,我还放心一点。”

    穆连恒垂首,一脸恭顺:“陈总您太过奖了,其实玄武还是很有能力的,只不过您太强势了,他的能力得不到发挥。”

    陈汝宁一挥手:“知子莫若父,玄武什么斤两我还不清楚,他是从小没吃过苦,被他妈宠坏了,就拿上次来说,惹谁不好,非要惹地头蛇,唉,这孩子就是没吃过苦头,这辈子过得太顺了。”

    穆连恒谦卑的站着,听陈总训示,陈汝宁站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小穆,你和玄武是大学同学,我一直是把你当儿子看的,玄武这孩子太让人操心了,以后你要多帮帮他,我老了,公司以后还要指望你们这些年轻人。”

    “陈总,您的知遇之恩,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穆连恒的声音有些哽咽。

    “好了,说说你的计划吧。”陈汝宁拿起遥控器朝墙上按了一下,幕布向两边移动,露出巨大的江北市地图来。

    ……

    深夜,刚开完职工会议的卫淑敏匆匆往家赶,刚走到楼门口的时候,忽然警惕的站住,冲着花坛后面一明一灭的火星喝问道:“谁在那里!”

    “是我。”熟悉的声音响起,是陆天明。

    “怎么是你,这么冷的天,等了多久了?”卫淑敏有些心疼,今天格外寒冷,足有零下十度,在户外站这么久,肯定要冻坏的。

    “没多久,就一会儿。”陆天明笑道,可是满地的烟头却将他出卖。

    “赶快上来吧,晚饭吃了么,我给你下碗面条。”卫淑敏拿出钥匙开门,两人来到楼上,招呼陆天明坐下后,卫淑敏就来到厨房烧水下挂面,陆天明要帮忙,被她推开:“你又不会干活,别添乱了。”

    于是陆天明就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卫淑敏动作麻利的忙碌着,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清水挂面,但是她打了两个鸡蛋,切了些细碎的葱花蒜苗,又勾兑了些香油,在这寒冷的夜晚,这样一碗香气扑鼻的面条就是世上最珍贵的珍馐美味。

    “淑敏……”陆天明鼻子有些酸,这个场景不就是自己一生期盼的么。

    卫淑敏回头:“对了,你怎么这么晚跑来了?”

    “打你电话不接,约你又不出来,我有什么办法,只好亲自登门。”陆天明苦笑着说。

    “面条好了,趁热吃吧。”卫淑敏端出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回到客厅里,解下围裙看着陆天明吃面条,一边看一边微笑,两人就好像多年的老夫老妻一样。

    “淑敏,我们……结婚吧。”陆天明忽然停下筷子说道。

    卫淑敏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天明,现在厂里的事情太多了,我真的没有时间考虑个人问题,再说这么多年都已经过来了,也不差这一年半载的。”

    陆天明问道:“你真的这么想?你真的答应嫁给我?”

    “快吃吧,都凉了,你也知道玄武集团强行收购红旗厂的事情了吧,工人们意见很大,连着开了几个小时的会了,也没拿出个方案来,你说这种情况下,我怎么还有心情去想个人问题。”

    “淑敏,我这次来,也正要和你探讨一下重组的问题。”

    “你有什么看法?”

    “我认为,在依靠企业自身能力无法实现突破的时候,适当的借助外部力量,引进先进管理经验和大规模的资金,对企业是有好处的。”

    “哦,你的见解我很同意,但是具体情况也要具体分析,就拿我们红旗厂来说吧……”

    谈到重组问题,卫淑敏的精神又上来了,两人就这个问题深入交换了看法,不知不觉墙上的挂钟敲响了十一点的钟声,一阵钥匙响,卫子芊出现在门口,看到陆天明在家,她只是微微颔首致意。

    “很晚了,我该走了。”陆天明很适时的起身告辞,卫淑敏关切的问道:“这么晚了还有车么,要不让子芊送送你。”

    “不用,我开车来的,回去吧,外边冷。”陆天明坚持不让卫淑敏相送,自己下楼去了。

    望着空荡荡的楼道和昏黄的灯光,卫淑敏轻轻叹了一口气,背后传来女儿的声音:“妈,他来干什么,不会也是当说客劝你向玄武投降的吧。”

    没有回答,正在换衣服的卫子芊探头一看,母亲站在门口,姿势有些奇怪,赶忙走过来一看,只见母亲用手顶住腹部,额头上冒出汗珠,脸上的表情痛苦不堪。

    “妈,你怎么了!”卫子芊失声叫道。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