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汝宁京剧团的底子不是盖得,将一首《红旗飘飘》演绎的壮怀激烈,磅礴大气,他一边领唱,一边用两手打着节拍指挥着,一曲终了,陈玄武的俯卧撑也做完了,累得躺在地上直哼哼。

    “好了,今天的晨会到此结束,各单位注意,七点半准时行动,都下去准备吧。”陈汝宁看了一下腕子上的手表,下了命令,员工们纷纷散去,只留下几个骨干人物,江北分公司的头儿聂万龙,项目负责人尹志坚,高级助理穆连恒,还有太子爷陈玄武。

    陈汝宁说:“我简单说两句,今天的行动相当重要,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我亲自带队,大家配合,争取把工作完成的漂亮点,就这些,还有人要补充么?”

    没有人说话,聂万龙和尹志坚两人以前虽然都是呼风唤雨老总级别的人物,但是在陈汝宁强大的个人魅力和气场面前,却显得如此微不足道,寒冷凛冽的严冬季节,陈汝宁依然是单衣单裤,肩膀宽阔,挺拔俊朗,更为可贵的是,五十多岁的人了,竟然一点肚子都没有,体形堪比男模,反观聂万龙,就像是个猥琐的小老头,一直自诩气质过人的尹志坚,在陈总面前也相形见绌。

    “没有补充意见的话就散会。”陈汝宁大手一挥,众人各自下楼,陈家父子两人都在最后,陈玄武嬉皮笑脸的说:“爸,刚才我配合的不错吧?”

    陈汝宁笑了笑:“演技一流,不过俯卧撑做的太快了些,打八十分吧。”

    穆连恒回头笑道:“陈少每天都要健身游泳,一百个俯卧撑对他来说是小意思,下次可以多加一百个。”

    三人哈哈大笑,走在前面的聂万龙和尹志坚却不说话,人在屋檐下的感觉并不好,尤其是当惯了一把手的聂万龙,感觉尤为不佳,可是大开发已经破产,若不是玄武集团伸出橄榄枝,自己说不定已经进大牢了,所以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手创建的大开发被陈氏父子逐渐消化蚕食,毫无办法,尹志坚也是一样,在玄武集团的日子远没有在至诚那么舒心,总觉得心里有疙瘩,但是这工作是小姑妈强行安排的,自己也没有办法。

    七点半一到,员工们集中在地下停车场,陈汝宁虽然家财巨万,但是行事颇为低调,出入都是一辆普通的奥迪A6,远不如当年聂总的宾利那么惹眼,七八辆黑色轿车缓缓开出车库,打着双闪向东面驶去,在第三个路口,和国资委、市政府的车辆会合,形成一个庞大的车队,由警车开道,浩浩荡荡开往东郊的红旗钢铁厂。

    红旗钢铁厂,大门上还贴着欢度元旦的红纸,厂区内安静祥和,主干道两侧种满郁郁葱葱的常青灌木,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横幅,上面写着“自强不息,奋发图强”,“走出困境,全面发展”之类的标语。

    传达室里,王召钢正在和几个门卫闲聊,他从城管岗位上退下来之后,走投无路只好托人说情,回到厂里上班,在外面混了多年,吃喝玩乐的本事长了不少,技术活却拉下了,只好在保卫科弄了个位置,当门卫虽然清闲,但工资也不多,每月千把块钱,好歹能维持家用,女儿也不会不好意思和同学提及父亲的职业了。

    忽然,王召钢放下手上的报纸站了起来,几个门卫也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透过窗户望向远方,长长的车队逶迤而来,打头一辆警车上闪着红蓝警灯,后面跟着的是一连串的奥迪车,门卫们哪见过这个场面,全都慌了神,唯有王召钢镇定自若,跑出传达室打开了大门,车队径直驶入了红旗钢铁厂。

    车队在厂办主楼前停下,一片开门关门的声音中,西装革履的省国资委领导以及玄武集团的工作人员下了车,鱼贯进入大楼,按照预先设定的程序,直奔目的地而去。

    财务室的大门被敲响了,厂里的张会计过去打开门,几个陌生面孔不由分说走了进来,向她出示了相关文件,宣布接管财务室,张会计不知所措,眼睁睁的看着这些穿西装的人打开抽屉,拿走了财务章,封存了账本和发票。

    办公室也被玄武集团的人接管了,一个工作人员要求办公室主任马大姐交出公章,马大姐厉声质问:“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让我交出公章。”

    “小马,红旗钢铁厂已经被玄武集团收购,合同已经签了,你把公章拿出来吧。”一个慈眉善目的小老头站了出来,马大姐认识这是厂里的一把手王总,忙道:“王总,您不能就这样把厂子卖了啊,卫总和我们都不知情啊。”

    王总笑了笑:“事情是突然了点,不过也是好事,快刀斩乱麻,我们国营老厂需要引进先进机制,改变一下陈腐的风气了。”

    “不行,没见到卫总之前,我绝不交出公章。”马大姐死死抱着盛着公章的盒子不撒手,王总没辙,玄武集团的人倒也没难为她,摇摇头退出了办公室。

    马大姐立刻拿起电话打给卫总,昨天下午卫总接到省里通知去开会,晚上就坐火车去了省城,现在想起来原来是调虎离山之计啊。

    电话打不通,一直关机,应该是在开会,马大姐急的眼泪都下来了,忽然听到下面一面嘈杂声,拉开窗帘一看,很多工人已经聚集起来,原来厂子被玄武集团收购的消息已经传到了车间。

    玄武集团吃人不吐骨头的恶名已经在红旗厂流传了多年,全厂从上到下都对玄武集团极其憎恶,对购并重组怀着深深的恐惧,原以为厂子扭亏为盈,已经走出困境,摆脱了被重组的厄运,没想到躲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最害怕的事情还是来了。

    工人们群情激奋,在楼下吵吵嚷嚷,玄武集团早有应对之策,请出了国资委的领导向工人讲话,李主任在二楼窗口拿出文件刚想宣读,下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骂人的有,拿东西砸的也有,一只皮鞋呼啸而来,差点砸到李主任。

    “简直无法无天!”李主任愤然道,陈玄武见局势恶化,对王总说:“还是请王总出马,安抚一下工人的情绪。”

    拿人的手软,王总只好壮着胆子走到窗口,看到他的出现,下面竟然渐渐静了下来。

    “同志们,你们有情绪,我可以理解,但你们要相信领导,相信政府,不会把你们往火坑里推,玄武集团是一家很有实力和拼搏精神的民营公司,在矿业、冶炼、房地产方面都有极其丰富的经验,适当的引进先进机制,对我们这样一家有五十年历史的国营企业来说,是非常有必要而且……”

    后面的话已经说不下去了,因为外面谩骂声远远盖过了他说话的声音,局面再度失控,有人高声骂道:“姓王的你个老杂皮,你收了玄武多少钱,就这样把我们给卖了!”

    王总满脸羞愧,退了回来,李主任脸色也很难看,但陈汝宁却不动声色,似乎这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一样。

    “要办的事情已经办完了,我们走。”陈汝宁向李主任使了个眼色,众人鱼贯下楼,在公安干警的保护下上了汽车扬长而去。

    ……

    当天中午,人在省城的卫淑敏接到了厂里的电话,顾不得下午还有一场会议便赶了回来,来到厂里的时候人已经累得不行了,但她还是主持召开了中层领导紧急会议,商讨重组事件。

    “这次重组,可以说完全违背了我们红旗人的意愿,红旗钢铁厂是国企,这种大规模的企业变更,要按照正常程序向职工代表大会通报,征求员工意见,可是他们什么都没做,就这样接管企业,我表示坚决反对,并且会向上级领导部门进行反映。”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红旗厂扭亏为盈,实现利润破千万的目标,但卫总却操劳过度,消瘦的让人看了都想落泪。

    中层干部们纷纷发表意见,坚决抵制玄武收购,有必要的话进行集体上访。

    卫淑敏摆摆手说:“同志们,一定要克制,要通过正常渠道达到合理诉求,你们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我明天会和国资委、市政府的领导汇报大家的意见和看法,在这个期间,你们一定要坚持生产,不要耽误了工作。”

    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卫淑敏从会议室出来,一个人走在厂区的道路上,望着远处的高炉和烟囱,徘徊很久,很久……

    ……

    第二天,红旗钢铁厂所有高层领导被叫到市里开会,省国资委的李主任向他们宣读了文件,发放了宣传材料,大家看到红头文件和合同的复印件,心情非常复杂,彷徨、无助、不解、沮丧充斥在心头。

    高层领导和普通工人看问题的高度自然不同,这些高层领导都明白红头文件的意义,省里有人铁了心要把红旗厂抛弃,胳膊掰不过大腿,任何挣扎都是徒劳的,他们更担心的是自己的前途问题,玄武完成收购之后,肯定要安置大量的亲信,挤掉自己的位置。

    仿佛猜到了他们心中所想,李主任说:“我代表玄武集团的陈总向大家做个保证,在座的各位都可以留任,岗位级别不变,薪酬翻番之外,还可以获得相应比例的股份,我想这样的处理足以证明陈总的诚意了吧。”

    大家交头接耳一番,眼中尽是欣慰。

    忽然卫淑敏站了起来,平静无比的说道:“我拒绝接受玄武集团的新任命。”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