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霏不记得自己了,她的回忆出现了空窗期,相对于植物人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但是看到那种陌生的眼神,刘子光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和挫败。

    三年来所有的点点滴滴都随着一场车祸消失了,心中千言万语想说给她听,但是那个自己熟悉的方霏却已经不在了,虽然依旧清纯善良爱笑,但那笑容却不再为自己绽放。

    护士推着小车走进病房,端出晚餐来,由于方霏身上多处骨折尚未痊愈,手臂也打了封闭,所以只能让人喂饭,看到方霏像只乖巧的小猫般一勺勺吃着护士喂的饭,嘴角沾了饭粒自己都没办法擦一下,刘子光只觉得心底一阵涩涩的痛,刚想进去,肩膀上搭上一只手,是方副院长。

    “她现在需要的是静养,而不是刺激,小霏的记忆停留在刚走出校门的时候,心理承受能力还比较低,不光是你的事情,还有家庭的变故,都会对她造成强烈的刺激,或许会引起无法预测的后果。”

    方副院长明显老了,前妻家的事情让他操碎了心,唯一的女儿又遇车祸差点成了植物人,他的白发比以前更多了,腰杆也不那么挺直了,刘子光心中不忍,说:“方叔叔,您要保重啊。”

    方副院长笑笑说:“我还挺得住,就是担心小霏。”

    刘子光说:“我会请最好的专家来给她会诊,费用不是问题。”

    方副院长说:“小霏有医疗保险的,明天就搬出重症监护室,接下来是康复和心理治疗,费用方面我都可以负担。”

    刘子光说:“方霏受伤我是有责任的,如果我陪在他身边就不会发生这件事。”

    方副院长说:“你不用自责,犯罪分子是冲着她妈妈来的,谁又能预料的到呢,为了安全起见,我准备把小霏转到江北去住院,在身边也放心一些。”

    “安全问题您不用担心,两个绑架犯以及主谋已经伏法了。”刘子光说。

    方副院长有些愕然,没想到自己这位准女婿的手段如此狠辣,短短一天时间就把案子破了,不过看刘子光样子并不想详细谈这件事,两人在病房外聊了一会儿,刘子光就告辞了,方副院长走进了病房,方霏刚好吃完饭,抬头问道:“爸爸,那个人是干什么的?你和他聊了那么久。”

    “哦,一个朋友。”方副院长敷衍道,方霏显然并不在意,只是随口一问,立刻又将注意力转到了其他方面:“妈妈怎么没来?”

    “妈妈在国外考察学习,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那姥姥和舅舅呢,怎么除了小霖,一个人都没来?”

    “他们……小霏,这段时间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情,爸爸慢慢和你说。”

    ……

    出了医院,刘子光给宋剑锋打了个电话,询问案件进展,宋厅说:“那个仇武还在手术中,张精明提审过了,供认不讳,夏修武也被正式立案逮捕,相信会由此牵连出更大的案子,江东官场很可能为之地震啊,你要相信我,犯罪分子一定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刘子光笑了笑,官场震动不是他的目的,他只是要让罪犯受到惩罚而已,宋厅的话也不放在心上,官做到这个地步,老宋已经不是刑警而是政客了,如果不出意料的话,夏修武的案子将会遇到极大的阻力,拖上一年半载不在话下,就算无罪开释也不会让他吃惊的。

    “宋厅,我相信你这句话,犯罪分子一定会受到应有的惩罚。”说完这句话刘子光就挂上了电话。

    宋剑锋听着忙音,无奈的苦笑着,刘子光话里的意思他自然是清楚的,如果法律不惩罚,或者惩罚的力度不够,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一定会施展手段替自己讨个公道,那个头皮被剥掉的仇武不就是个例子么,所幸方霏并无生命危险,要不然的话恐怕今天收的就是三具尸体了。

    刘子光的无法无天给宋厅造成了极大的困扰,省城的水远比江北要深得多,党内斗争是残酷的,但也是讲究规则的,首要的一条就是不能动用侦查机关,至于肉体毁灭的手段更是绝不会采用,而刘子光上来就打断了夏修武的两根手指,有理也变成了没理,现在夏修武已经保外就医,想采取进一步措施都困难。

    作为主管刑侦的副厅长,他的压力相当之大,夏修武的来头不小,各方面都打了招呼,再加上这个案子本身的复杂性,牵扯面之广令人咋舌,省纪委、省高检都介入了案子,省里几位领导更是高度关注,党内斗争形势复杂,稍有不慎就会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是明哲保身还是孤注一掷,这是一个问题。

    深思了片刻,宋剑锋拿起了电话:“喂,我是宋剑锋,优盘里删掉的东西恢复了没有?”

    “宋厅,我正要向您报告,优盘里的文件已经恢复了,不过只是一些日本AV,没有我们需要的东西。”

    宋剑锋立刻变了颜色,站起来厉声质问:“怎么可能!”

    电话里鸦雀无声,对方并没有争辩,似乎做好了迎接暴风骤雨的准备,宋剑锋反而没有发火,到了嘴边的怒骂又咽了回去,简单说了句知道了,就把电话挂上了,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

    案子,比想象的还要复杂的多啊。

    ……

    为了方便照顾以及更好的康复,第二天方霏就办理了转院手续,离开医科大附院的时候,谷秀英也来送别,但是躺在担架上的方霏却只是望着她礼貌性的笑了笑,显然是不记得谷队长了。

    救护车出了附院大门,两辆黑色SUV打着双闪一前一后跟了上来,护卫着救护车开向省城机场,一架豪华喷气公务机已经准备起飞了,虽然省城到江北的距离很短,但为了旅途的舒适,刘子光还是动用了自己的私人飞机,方副院长表示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但刘子光说哪怕对方霏的病情有一丝一毫的好处,自己都会去做,方副院长也就不说什么了。

    多处骨折的方霏被抬上了飞机,躺在担架上的她对每个工作人员都说一声谢谢,当她看到刘子光的时候,红着脸说谢谢刘先生了,这一声刘先生把刘子光喊得酸楚无比,却又无可奈何。

    三百公里的空中航程飞的极其平稳,在江北机场降落后,市立医院的救护车开到舷梯旁将病人接走,刘子光乘车殿后,一路将方霏送到医院骨科病房安置好才回去。

    一进家门,二老就着急上火的问道:“小方怎么了?严重么?”

    “小车祸而已,修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事到如今,刘子光只能宽慰二老。

    “那……不影响结婚吧,听说小方家最近出了不少事,结婚冲冲喜也是好的。”老妈说。

    刘子光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出了真相:“有影响,方霏不记得我了。”

    二老大吃一惊,面面相觑,愣了半天才追问道:“有多严重?她爸爸不是脑科专家么,有办法治好么。”

    刘子光说:“方叔叔是脑外科专家,对失忆这一块研究不多,我会请全世界的神经内科专家来会诊的,你们放心好了,我一定治好她的。”

    ……

    虽然夸下海口,但刘子光心里也没底,晚上约了众人在地地道道喝酒吃肉,现在的地地道道已经盘给别人经营了,地址也变了,在靠近江滩的夜市一条街上,时值冬季,外面寒风呼啸,大棚内却温暖如春,汽油桶改装的炉子里是火红的炭火,大家围坐在长条桌旁,气氛有些沉重。

    “光哥,嫂子吉人天相,一定会好的。”贝小帅说。

    “需要帮忙只管说,大忙不敢说,找个保姆护工什么的没问题。”卓力也说着。

    刘子光一摆手:“不谈那个,我怎么听说,我不在江北的这段时间闹的挺厉害,连毛孩都进医院了。”

    贝小帅赶紧把事情的经过介绍了一番,最后说已经通过周文的关系把林国斌父子摆平了,至于学生之间的事情也不太好插手,毕竟以大欺小这种事不是英雄所为。

    刘子光哦了一声,不动声色,不得不说卓力和贝小帅的处理还是很得当的,当小混混的时候天不怕地不怕,谁敢欺负自己,就豁出去拼了,当小混混成了大混混,考虑的东西就多了,凡事都讲究个度,总不能被别人打了一顿,就要灭人家全家,再说对毛孩下手的是阎东,这小子已经判刑了,难不成追到监狱去把他干了。

    话虽这样说,心里还是觉得不舒坦,他说道:“这个疙瘩已经结下了,索性把林家连根拔起就是,省的以后麻烦。”

    卓力说:“林家经营了也有不少年头,各种关系盘根错节,哪有那么容易拔起,打狗都是要看主人的,林国斌的面子可以不给,林家大靠山的面子,可没人敢不给。”

    刘子光问:“林国斌的靠山是谁?”

    “据说是玄武集团。”卓力咬牙切齿道,显然上次和陈玄武发生的冲突让他余怒未消。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