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光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姬扬。

    小刑警感到一股莫大的压力,对方名片上的身份显然只是一种掩护身份,从这个人以及他身后那三个保镖的气场就能看出,绝非等闲之辈。

    姬扬很快做出妥协:“好吧,但你只能在这里看,不能带走,不能复印。”

    刘子光说:“好。”

    于是姬扬拿出昨天给目击者们做的笔录来,刘子光一目十行的看完,询问道:“道路上的监控录像提取了没有?”

    姬扬答道:“手头上案子太多,还没来得及去交警方面调档。”

    刘子光点点头:“谢谢,你忙吧。”转身就走,姬扬挠着脑袋跟在他们后面出了办公室,就看到院子里也站着几个保镖,都戴着墨镜穿着普通的服装,但那股彪悍劲却是掩饰不住的。

    “不知道哪个倒霉的抢劫犯,这回算是碰上硬茬子了。”姬扬这样想。

    刘子光等人出了派出所之后,先奔着省报社去了,正巧在办公室门口把白娜堵住,白娜一看他们的架势,还以为是警察又来了呢:“不是做过笔录了么,怎么还问?”

    “我是伤者的未婚夫,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刘子光说。

    “该说的我都说了……”白娜嗫嚅道,但语气没那么坚决了,眼前这人男子气概很足,可谓英气逼人,尤其那双眼睛,简直能看透人的内心。

    “就问几句话,你遇到方霏的时候,她是背着包的对吧?”

    “好像是的,等等我想想,是一个双肩背包。”

    “但是现场没有发现背包对吧?”

    “确实没有。”

    “绑架她的人,你能描述一下么?”

    “大概一米七高,挺壮的,穿什么我记不清了,只记得头上蒙了个头套。”

    “再想想,还有别的特征么?”

    “实在想不起来,不好意思。”

    “好的谢谢。”

    刘子光转身便走,白娜感慨了一会儿,拿起包也走了,她要赶到南泰县去采访村民,挖一个大新闻……

    出租车司机老王正在载客,忽然接到总台通知,让他迅速回公司,于是来往载完最后一个客人,便翻了空车牌子回到了公司,经理正陪着一个气宇轩昂的年轻人说话,见老王进来便介绍道:“这就是见义勇为的老王同志。”

    那人起身道:“我叫刘子光,是前天受害者的家属,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老王爽朗的说:“有什么你尽管问好了。”

    刘子光详细询问了事发时候的经过以及行车路线,又问了那辆黑色轿车的车型,老王虽然是老司机,但对车辆的研究并不是很充分,只认识桑塔纳捷达之类的车型,刘子光拿出电脑调出一大堆汽车图片让他比对,找了半天老王反而更糊涂了:“真不好意思,想不起来了。”

    “谢谢您了。”刘子光和老王握了握手,让胡光递给他一叠钞票:“耽误您做生意了。”

    “这话说的,您太客气了。”老王直把钱往外推,但最后还是收下了。

    接着刘子光又去事发现场进行勘探,医科大侧门不能进出汽车,只有一个供行人进出的小铁门,门卫室里住着一个老人,门口有一盏警灯,刘子光过去递了支烟打听了一下,得到一个情况,原来这里是装有监控器的,可是事发前两天,学校保卫科给监控系统更新换代把探头都给收回去了。

    再问老头前天看到过什么异常的人和车没有,老头想了想说:“侧门这边,经常有车接学生的,平时也不大注意。”

    这条线索又断了,刘子光驱车沿着事发路径走了一遭,注意到沿途有不少监控探头,方形的属于交警部门,圆形的属于治安摄像头,他心里就有了底,来到所在区的交警大队,进门的时候有辆挂省委机关车牌的帕萨特从里面出来,刘子光看了一眼车里的人,两个精壮汉子一看就是吃公家饭的。

    来到秩序科,又看到一张熟面孔,派出所的姬扬也来调取资料了,交警同志很配合,将事发地段当天的监控录像调了出来,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是一辆黑色的名爵7轿车,没有牌照,看不清车里人的面孔。

    和姬扬一起出来后,刘子光问他:“刚才有别的人也来查这个案子?”

    姬扬说:“是纪委的人,我也不知道他们来干什么的。”说着扬了扬手里的一张单子说:“这么多的车,排查起来可够难的。”

    这是交警部门电脑系统里本市所有名爵7轿车的注册资料,足有上百个,好在是辆比较稀罕的名爵,如果是桑塔纳之类的车,那就更无从查起了。

    “要不您复印一份?”姬扬问道。

    “不用那么麻烦。”刘子光接过名单浏览一番,指着其中三个登记名字说:“先查这三个。”

    姬扬一看,三个登记车主分别是市某医药公司、某汽车租赁公司,还有一个是私人用户,姓麦。

    姬扬说:“好吧,我会参考你的意见的。”说完收起名单走了,在车上,姬扬不由得又拿起名单瞄了一眼,作为刑侦人员他本能的感到刘子光划定的这三个名字肯定有道理,于是转动方向盘直奔医药公司而去。

    这家医药公司是省内较大医药企业,办公楼极其宏伟壮观,实力可见一斑,只是排查阶段,所以姬扬一个人就登门拜访了,找到公司办公室,出示了警官证,要求查看公司小车班所有的那辆名爵7.

    办公室主任姓王,是个红脸胖子,很世故圆滑的样子,让人泡茶递烟,很是配合,他说:“真不巧,这辆车是归业务员用的,现在出差了,我联系一下啊。”然后拿起电话打了一通,很抱歉的说:“不巧,车在东北,一时半会回不来。”

    姬扬说:“王主任,这车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

    王主任说:“那不好说,我们业务员都是常年驻外的,一年能回来两三次而已。”

    姬扬点点头,在名单上将这辆车划掉了,既然长期驻外,那基本上就可以排除了,正要起身告辞,忽然门开了,刘子光等人走了进来,说道:“请让司乘人员传回照片核实一下。”

    王主任挑起了眉毛:“您是?”

    姬扬只好说:“我们一起的,王主任要是不麻烦的话,请配合一下吧,这件事牵扯到一起重大绑架案,公安机关很重视的。”

    王主任说好,又拿起电话打了一通,说:“不巧,车在高速上跑着呢,等一下吧,等他们到了服务区就发来照片。”

    过了二十分钟,王主任的手机响了,对方发来一条彩信,背景正是沈大高速某服务区,车牌号码很清晰,车头没有丝毫碰撞损坏的痕迹。

    姬扬说:“谢谢王主任,我们告辞了。”

    王主任热情的说:“应该的,警民合作一家亲嘛。”

    从医药公司出来,继续第二家,某汽车租赁公司,这次比较顺利,车就在公司楼下停着,擦得锃亮,没有任何撞过的痕迹,根据使用记录显示,这辆车前天一直停在公司没有接活儿,第二家也排除了。

    前往第三家,车主姓麦,住在本市某高档临江住宅小区,一行人来到车主家敲门,开门的是个女的,把防盗门只打开一条缝,一见姬扬的警官证就紧张起来,前言不搭后语,一会儿说车不在家,一会说车卖了,姬扬马上警觉起来,说:“我可以进来看看么?”

    女人说:“不行,要有搜查证才行。”说着就要关门。

    后面刘子光不耐烦起来,使了个眼色,胡光上前伸进一只脚别住,肩膀一抗门就开了,后面人一拥而入,在房内搜索一番,从卧室抓出一个青年男子,身材敦实,一米七上下,和口供中所说的很类似。

    胡光将男子按到地上,厉声喝道:“车呢!”

    “不在家,借给别人了。”男子嚷道,女人大哭起来,姬扬刚相劝说,胡光已经将男子的手指掰断了一根,疼得他厉声惨叫,刘子光顺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将声音调大压住他惨叫的声音,电视里正在播送新闻:在西伯利亚寒流的影响下,我国东北地区迎来了第一场大雪……

    “住手!”姬扬上前制止,却被人拉住,两个外籍人士铁钳一般的大手按在他的肩头,微微的摇了摇头。

    “再问一遍,车呢!”胡光吼道。

    “在地下车库!”男子声音里带着哭腔。

    “带我们去。”

    一行人浩浩荡荡出门上电梯,女人却拿起了电话拨打了110。

    来到地下车库,一辆汽车蒙着车衣停在角落里,胡光拉开车衣,只见这辆无牌名爵7黑色轿车车头撞瘪了一块,车灯也破了,胡光厉声质问:“怎么回事!”

    男子哀求道:“真的不关我的事,我没看清那个骑车的人,黑天半夜的他骑个电动车也没开灯,我也不想撞他啊。”

    大家对视一眼,有些惊讶,正在此时,一辆110巡逻车闪着警灯开进了停车场,警察看到这边聚着一堆人,便过来询问,姬扬上前出示了警官证,并且通过随车电脑查询了一下,昨天果然发生了一起肇事逃逸案件,一个骑电动车的人被无牌黑色轿车撞倒重伤,肇事车辆逃逸,目前警方正在追查当中。

    线索又断了。

    “回医药公司。“刘子光突然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