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光是老刑警了,原则性也很强,断不会因为和刘子光的私交而有任何任何放水行为,只会加倍关注这个案子,正当他准备展开新一轮心理攻势的时候,审讯室的门敲响了,一个同事在门口说:“韩大队,省厅电话。”

    想必是枪号查出线索来了,韩光冷冷的看了贝小帅一眼,出去接电话了。

    电话是省厅刑侦部门的同事打来的,开门见山就说:“这枪是有合法持枪证的,把人放了吧。”

    韩光大惊:“不会吧,他这种身份怎么可能有持枪证?”

    对方问:“这个人难道不是叫贝小帅的么?”

    “是啊,可是他一不是军警,二不是猎人,绝不可能合法持枪啊。”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总之这把枪是合法的,登记单位是红星公司,对方已经反馈了,全套合法证件都有,这样吧,你那边再落实一下,就这样,再见。”

    放下电话,韩光的脚步有些沉重,事情越来越复杂了,没想到已经被工商局取缔的红星公司起死回生,而且有了极大的背景,竟然可以合法持枪,走进审讯室,贝小帅注意到他的表情,调侃道:“怎么样,韩大,我可以走了吧?”

    韩光斩钉截铁的说:“我不管你有什么背景,总之不让我看到合法有效的持枪证件,你就必须留在这儿。”说完转身就走,同时招呼手下:“今晚把他送桃林看守所。”

    “等等,韩大,我怕了你了,证件在我车里,副驾驶地垫下面。”本想扮猪吃老虎一回的贝小帅见韩光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终于妥协。

    干警随即在贝小帅的座驾里搜到了几张证件,有公安部颁发的持枪证,红星公司的工作证,护照,以及民用航空飞行执照,看到这一堆证件,韩光惊呆了。

    持枪证就够让他惊讶的了,那本护照就更离奇了,居然是外交部发放的公务护照,而非各地公安机关颁发的普通护照,上面贴了许多签证,盖了许多出入境章,再加上那本航空飞行执照,足以说明问题,红星公司已经不是自己印象里的红星了,贝小帅也不再是当年的小混混,而是在自己所不熟悉的领域为国家效力的工作人员。

    “你这家伙,早不说。”韩光责备了一句,将证件还给了贝小帅。

    贝小帅接了证件,说道:“不好意思,工作性质不同,必须低调,对了,那几个学生的案子怎么处理的。”

    “已经回家了,没多大事,回去你也教育一下那几个孩子,既然上了一中,就好好学习,别整天胡闹。”韩光一边说着,一边送贝小帅出去,回来之后就开始头疼了,这报告该怎么写啊。

    ……

    周一,一中校园,政教处主任在升旗仪式后痛心疾首的发表了讲话,对一部分学生破坏校风,打架斗殴的现象给予了严厉的批评,并且宣布对为首的几名学生处以警告处分,如有再犯,绝不姑息。

    国旗猎猎飘扬,大操场上鸦雀无声,政教处主任对这个效果很满意,宣布解散,学生们一哄而散,秦傲天等一帮人又聚成了一团,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他们的社团大哥往厕所走去。

    邓渺凡和王栋梁在布告栏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警告处分四个字让他俩如芒在背,恨不得把头埋到裤裆里去,正要匆匆离去,几个高二学生路过,对他俩伸出了大拇指:“小凡哥,栋梁哥,带种!好样的!”

    两人颇为意外,再看那些同学,眼神中都是真正的敬佩,他俩不由得抬起了头,挺起了胸,以二人之力对抗嚣张到极点的傲天社团,确实有够牛逼的。

    来到厕所,正遇到傲天社团一帮人,小胖和阿可哼哈二将左右护卫着傲天老大,几个人嘴上都叼着烟,斜瞥着邓渺凡和王栋梁,厕所里其他人见状迅速离开,连尿尿到一半的都赶紧收起家伙走人,不大工夫厕所里就只剩下他们两帮人。

    “行啊,够狠的,后台还挺牛逼,不过出来混还是要靠自己,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护着你一辈子?”秦傲天一甩头发,眼神依旧嚣张,进了一次局子,不但没有打消他的气焰,反而更加助长了威势,一帮小弟们也都张牙舞爪,眼神很是不善。

    邓渺凡不说话,只是冷冷看着秦傲天,上次的教训很深刻,从派出所出来之后被罚跪了两个钟头,老爸将一条扫帚都打断了,所以他绝对不敢在学校里再动手。

    “妈逼的,老大和你说话,聋了!”小胖猛地搡了一把邓渺凡。

    邓渺凡只觉得血往头上涌,紧咬着嘴唇还是不说话,秦傲天看看厕所里没外人,便将手伸到了腰后,那里藏着一根甩棍,这东西能伸缩,隐蔽性极强,打人效果比木棍强多了,是他特地从网上买的。

    忽然厕所隔间的门开了,随着一声干咳,年逾花甲的历史老师系着裤子走了出来,对邓渺凡和王栋梁说:“你俩怎么还不去上课,这堂课要检查作业的。”

    历史老师是个老好人,平时总是笑眯眯的谁也不得罪,学生上课睡觉说话玩手机看小说他从来不管,学生们对他也不是很尊敬,背后称呼他为历史老头,但此刻邓渺凡却觉得老头那么和蔼,那么亲切。

    “知道了老师。”邓渺凡和王栋梁和历史老师一起走出了厕所,等他们出了门,秦傲天在背后做出一个打手枪的手势,阴阳怪气的说道:“走你~~~~~”

    傲天社团诸人发出一阵狂笑。

    一帮人抽完了烟从厕所出来,正好旁边女厕所里出来一个小女生,看到傲天社团的人,立马撒丫子跑了,秦傲天瞄着这女生苗条的背影,打了个响指,小胖凑了过来:“老大?”

    “这妞哪班的?”

    “好像是高一的,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不过……老大您的品味太差了吧,这妞前平后板,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小胖猥琐的说道。

    秦傲天照头削了他一下:“你丫懂个屁,人家还没长开呢。”

    说完又色迷迷的盯着女生跑动的步伐,以专业眼光品鉴道:“应该还是个雏儿。”

    ……

    不知不觉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傲天社团在一中依旧猖獗,号称一学期内抗定一中大旗,但是气势却没有以前那么足了,毕竟高二这一块他们就啃不动。

    那个厕所门口偶遇的女生,小胖委托自己的女朋友打探到了她的详细信息,这丫头叫王嫣,也是高一新生,据说家里没什么背景,秦傲天听了没说什么,不过明显对这个女生挺上心的。

    毛孩从医院出来了,回县里继续上学,想报复也找不到人了,因为阎东已经被关进了看守所,搞不好要在大牢里住上那么一段时间。

    南泰县苦水井乡征地的事情,平息了一段时间之后,玄武集团通过省里的关系对县里再次施压,县常委会讨论通过,用法律手段解决,根据上次事发时候的监控录像,锁定了几个现场闹事的组织者和积极人物,计划对他们进行抓捕,县里还特地搞了个小招数,抓捕前夕通过渠道放出风去,结果几个抓捕对象全都连夜逃走了,警方虽然没抓到人,但却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再也没有人敢闹事了。

    玄武集团的施工队,终于浩浩荡荡开进了苦水井乡的工地,拉起了围墙,省里市里县里的领导,还有玄武集团的头头脑脑们,全都齐聚奠基现场。

    已经是初冬季节,白花花的盐碱地被冻得挺硬,枯黄的树木和远处夯土院墙的下马坡村形成一道萧瑟的风景线,工地现场却热火朝天,县里乡里弄了几百面彩旗到处插满,道路用黄土垫上,奠基仪式现场挖了一个浅浅的大坑,中间摆了一个大理石的石碑,上面刻了俩字:奠基。

    十几把系着红绸子的崭新铁锨放在一旁,穿着高叉旗袍的礼仪小姐们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锦绣红色旗袍里穿的肉色棉毛打底裤在接近零度的气温中等同于无物,领导们都穿着笔挺的呢子大衣,里面是鲜红的领带,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在秘书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簇拥下从丰田考斯特或者奥迪车上下来,走到主席台上。

    会场上人头攒动,基本上都是玄武集团旗下的建筑工人或者县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县委徐书记的儿子徐宁也在其中,他现在的职务是苦水井乡党委的办公室主任,会场布置主要由他复杂,当然小徐大学刚毕业没有什么经验,这些都是副主任一手操办的。

    为了奠基仪式,乡党委动员了大批工作人员极其家属来充当观众,领导讲话的时候,他们很适时的在下面鼓掌,效果倒也不错,县委秘书长由衷的对徐书记说道:“徐书记,真是虎父无犬子啊,小徐的工作能力很值得肯定。”

    徐书记笑笑,没说什么。

    领导们陆续讲完话之后,奠基仪式正式开始,主要相关负责人一人一把铁锨,象征性的铲一些土往石碑上撒,就算是奠基完成,可是这一会儿风太大,尘土飞扬,现场众人都闭上了眼睛,只听“啪”的一声,主会场上最高的一根旗杆折断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