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周县长在电话里只是简单说了两句,但孙继海对领导的指示领会的很透彻,他马上给县安监局的一个哥们打了电话,简单提了一下领导的意图,对方也马上心领神会,拍着胸脯打了包票,绝对让小张庄煤矿吃不了兜着走。

    小张庄煤矿就是林国斌的产业,别看南泰县是个贫困县,其实自然资源一点都不差,有山有水有矿藏,县境内有一定储量的煤铁资源,除了江北矿务局管辖的矿山之外,还有一些私营的小煤窑,小铁矿,这几年煤炭价格节节攀升,一度紧张,铁矿石价格更是高居不下,林国斌可没少赚钱,他的事业基本上都在矿里,顶点夜总会只不过是个副业而已。

    打蛇打七寸,办人就要专攻弱点,小煤窑就是林国斌的七寸,第二天一早,县安监局执法大队的面包车突然开到了小张庄煤矿门口,这回和以前那种敷衍了事的检查有所不同,县公安局也派了几个人随行。

    矿长一看安监局的人来了,赶紧上前迎接,平时都是经常打点的,大家都是熟人,他笑嘻嘻的拿出烟来递过去:“王科长,今天怎么得空啊。”

    王科长一抬手:“不会。”直接把烟挡了回去,手底下几个科员就过去检查了,小煤窑为了节省成本,安全设施根本不合格,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足够的证据,当时王科长的脸就拉下来了,开出了关停整顿、限期整改通知书,矿长抓了瞎,一边求情,一边示意手下给大老板林国斌打电话。

    矿长说:“王科,都是自己人,我和你说个事。”说着就把王科长拉到一边说:“王哥,你要整顿,我没二话,可是咱这矿的股东可就损失了啊,不瞒你说,咱们小张庄煤矿的股东可都是手眼通天的人啊。”

    王科长在安监局干了多年,这点猫腻自然是心知肚明,小张庄煤矿的后台是朱副县长,可是朱副县长又是周县长的死对头,现如今明显是周的风头更劲一些,眼瞅着安监局的一把手就要到点了,自己这个科长还是想再进步一下的,此时不卖力,更待何时。

    于是,他和颜悦色的对矿长讲了一些安全生产的政策,有礼有节,让人心悦诚服,矿长也没辙,只好作罢,一切等林国斌来了再做打算吧。

    正当安监局一行人就要离开的时候,忽然一个浑身上下漆黑一团的人飞奔过来,抱住随行公安人员的大腿就嚎叫起来,后来跟着几个汉子追过来,看到一大群穿制服的人,立刻悻悻的站住,还将手里的棍棒藏到了身后。

    公安人员敏锐的意识到,这事儿不简单,立刻询问了那个满身煤粉的工人,那人的神智显然不是很清晰,说话也颠三倒四的,但意思总算表达清楚了,他是被绑架来当工人的!

    这可是一条大线索,公安人员立即提出搜查煤矿,矿长急眼了,一使眼色,十几个打手就围上来了,这可是林国斌花重金聘请的打手,都是膀大腰圆的狠角色,其中不乏身上背着案子的逃犯。

    双方立刻发生了推搡,安监局的人见状不妙,上车欲逃,哪知道大门已经关上了,十几个打手对他们推推搡搡,帽子也飞了,衣服也扯破了,公安人员多次警告对方不要以身试法,对方却依然置若罔闻,无奈他们只好打电话呼叫增援。

    这次行动是孙继海组织的,电话自然打到他的手机上,孙副局长听到这个消息,立刻意识到案件的复杂性,他马上组织了县局的精兵强将,以及正在县局集中受训的上百名治安员,分乘十余辆警车,警笛长鸣,浩浩荡荡杀奔小张庄煤矿。

    ……

    林国斌第一次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茶楼陪几个朋友喝早茶,顺便商量怎么对付华清池方面的事情,这年头出来混,尤其是涉足娱乐业的,谁屁股上没有屎,想找罪名太容易了,正讨论的酣畅,忽然电话来了,说安监局在查自己的小张庄煤矿。

    当时林国斌并没有往心里去,因为一向打点的到位,县里几个主要领导在矿上都有股份,当然不是明面上的,而是以代理人的形式,安监局几个头头也是喂饱的,逢年过节都有厚礼相送,应该出不了什么岔子。

    所以他只是说了句知道了,然后挂了电话不经意的说了句:“最近可能又出什么矿难了。”

    一同喝茶的公安局就纳闷了:“没啊,最近没出什么矿难。”

    林国斌立刻意识到不对劲,既然没出大规模矿难,那县安监局吃饱了撑的去查自己的小张庄煤矿,莫非……

    没等他往坏的方面想呢,手机再次狂跳起来,接了,依然是矿里打来的:“老板,不好了,咱的人和安监局的人干起来了。”

    “胡闹,谁让你们乱来的!”林国斌勃然大怒。

    “老板,那事儿被发现了,要是不那啥的话,恐怕牵扯的更多啊。”

    林国斌只觉得右眼皮狂跳,赶紧道:“都给我消停点,等我过去再说。”

    匆匆辞别喝茶的几个朋友,叫上手底下几个得力干将就往县里赶,路上陆续接到电话,都是不好的消息,动起手来谁也控制不住,安监局的人被打伤了,汽车也被掀了,事情闹大了。

    林国斌等人赶到小张庄煤矿的时候,矿区已经被封锁了,十几辆警车停在门外,拉着蓝白相间的警戒线,现场有大批公安人员,林国斌到底是老江湖了,知道事情到了眼前躲也没有用,便让手下人过去交涉,一打听才知道坏事了,小煤窑雇佣的黑保安打伤了安监局执法人员倒在其次,重要的是公安人员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了几十名黑工,这可是要命的事情。

    小煤窑私下搞了一些有精神疾病但有劳动能力的人,以及部分盲流干活,说是雇佣,其实就是当奴隶使唤,工钱半年才发一次,平时吃住都在矿山,不许私自外出,这批人使用成本很低,即便出了事死了人也好处置,挖个坑埋了就行,矿山使用这些工人已经有些年月了,去年还闹出一点事来,有个死亡工人的家属找来了,告到县公安局,最后还是林国斌花了几万块钱才摆平。

    事情相当不妙,林国斌沉思片刻,对司机说:“走,去县里。”

    司机刚想启动这辆悍马车,警察已经注意到了他们,迅速上前将车拦下,要求司机出示证件,车上人员表明身份,当林国斌说出自己身份时,警察竟然摸出一副手铐要拘他。

    一同前来的林峰当即大怒,指着警察的鼻子骂道:“你还想混不?”

    警察才不管那个,一拥而上将林峰父子拉下来戴上手铐,带到孙继海面前,大家都是认识的,林国斌神色不改,扬了扬手铐说:“孙局,这样不好吧。”

    孙继海板着脸说:“林老板,将就着点吧,带走!”

    煤矿管理人员以及林氏父子被拘押,孙继海向局党委,向县委汇报了案情,领导们都相当重视,小张庄煤矿的问题相当严重,不光非法拘禁人员,还窝藏了数名通缉犯,更惊人的是,煤矿里挖出了好几具尸体来。

    案情重大,引起各方面关注,县里有人发话,说林国斌父子只是投资者而非管理者,虽然应该承担部分责任,但是就这样贸然将一位贡献了许多利税民营企业家拘留,恐怕不是很妥当。

    孙继海顶不住压力,发短信向周文请示,周文批示:“适可而止。”

    林国斌的关系网很复杂,谁也不想拔出萝卜带出泥,到时候收不住就麻烦了。

    林氏父子很快就从公安局出来了,但是接下来却有无穷无尽的麻烦等着他们,小张庄煤矿关停了,以后再想开都难,其他几个小铁矿也被迫关门整改,林家最重要的财路断了,林国斌忙得是焦头烂额,到处送礼请客找关系,最后隐隐约约得到一个信息,是公安局的孙继海在搞他们,而孙的后台是周县长,周县长的老同学是刘子光……

    林国斌豁然开朗:“刘子光和卓老二不也是同学么?”

    林峰接了一句:“那卓老二和周文也是同学了。”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林国斌这个懊丧啊,玩了一辈子鹰,最后被鹰啄了眼,自持江湖地位老,社会关系广,结果却让一个后起之秀吃的死死地。

    想到这里,林国斌猛抽了儿子一巴掌:“混蛋,谁让你乱出头给老子惹事的。”

    林峰委屈的捂着脸说:“爸,阎东是我罩的小弟,他出事我不能不帮,你不是一直教育我说,对兄弟要义气么。”

    林国斌戳着儿子的脑袋说:“你这个蠢蛋,义气归义气,他是你的小弟,又不是你的儿子,难道他惹出天大的祸事你也帮他抗?”

    林峰撇嘴说:“不就是一个县长么,我就不信搞不倒他。”

    林国斌又是一记耳光:“你懂个屁,年纪轻轻就是县长,这人能简单了?你记住一句话,混社会的永远不要和当官的为敌,因为你永远也赢不了。”

    ……

    赶火车去南京了,筒子们南京见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