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八岁血气方刚的少年,哪是那么容易屈服的,再说秦傲天他们也不是特别能打,只是认识社会上的人更多一些而已,真正单挑起来双方是半斤八两的水平而已。

    “不服!”三人异口同声的说。

    毛孩点点头:“有这句话就行,我会会他。”

    邓渺凡问:“不用再多喊几个人?”

    毛孩说:“人多不过图个气势,真正打起来还是要靠单兵作战,再说了,你们现在还能喊来几个人?”

    三人就都哑巴了,秦傲天背后的势力太过恐怖,基本上和卓二叔的华清池是一个级别的了,要和傲天社团再碰的话,还真没人帮手。

    “没关系,就是和他谈谈,把这个事解决了我还得回去上学。”毛孩说的很轻松,举重若轻的豪气让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经过一番商量,决定今晚就去找秦傲天谈判,袁伟身上有伤就不用参加了,邓渺凡王栋梁带着毛孩,来到一家网吧门口,指着上面说:“秦傲天他们一帮人每天都在这个网吧玩。”

    毛孩点点头:“你去把他喊下来,就说我找他。”

    两人有点挪不动步子,毛孩又说:“不用怕,有我在。”

    邓渺凡和王栋梁对视一眼,上楼去了,这家网吧挺大,放眼望去密密麻麻全是人头和显示器,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了秦傲天他们,七八个少年正坐在电脑前玩着,专心致志的样子和他们上课时候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望着秦傲天的后脑勺,邓渺凡很想抄起旁边的椅子砸下去,但他还是忍住了,喊了一声:“秦傲天!”

    傲天社团的人同时回头,一片挪动椅子的声音,他们全都站了起来,虽然只是高一的少年,个头已经长的挺高了,尤其是秦傲天和他的左膀右臂,一个叫小胖的,还有一个叫阿可的,个头都在一米八以上,嘴唇上一圈绒毛,身穿嘻哈风格的衣服,看起来和外面的小混混没什么两样了。

    “怎么?这么快就凑够钱了。”秦傲天很傲慢的看着两人,根本没当回事。

    “有人找你。”邓渺凡说。

    “操!又他妈找人是吧,上回挨揍还不够?”小胖挽起袖子抽了邓渺凡一个嘴巴,邓渺凡没还手,说:“我把话带到,去不去是你们的事。”

    秦傲天笑了:“还挺牛逼的,我倒想见识见识,是哪一号人物。”

    电脑依然开着,几个男的拿起衣服准备下楼,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对秦傲天说:“老公,快点回来啊。”

    “知道了老婆,马上就处理好。”秦傲天捏捏女孩的脸蛋,笑了一下,下楼去了。

    网吧外面,霓虹闪烁,道路上车水马龙,秦傲天站定,点上一支烟,从容问道:“人在哪?”

    邓渺凡一指旁边的巷子:“在那里。”

    秦傲天鄙夷的笑笑,竟然就走了过去,修身小风衣的下摆随风舞动,颇有风萧萧兮的感觉,他身后跟着五个人,衣服下面鼓鼓囊囊,分明。随身都带着家伙。

    巷口里灯火黯淡,一个孤零零的身影站在暗处,并不高大,分明还是个孩子,秦傲天等人就笑了,本来还担心有人埋伏,没想到是个乡下学生等在这里。

    “你找我?”秦傲天走到毛孩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他问道。

    毛孩比秦傲天矮了一头,又被他们团团包围,但毫无惧色,抬头盯着秦傲天的眼睛道:“邓渺凡王栋梁是我的兄弟,你以后不要再找他们的麻烦,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秦傲天笑了,好像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小胖阿可他们也跟着笑,笑完之后秦傲天脸色就变了,冷冷问道:“你说算了就算了,我他妈凭什么卖你的面子?”

    毛孩镇定道:“我不是来和你讲什么面子,是来通知你的,你以后不许再找他们的麻烦。”

    气氛有些紧张,秦傲天不得不认真端详这个少年,不过十五六岁年纪,怎么看也无法和道上人物联系起来,但是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让秦傲天有些不安。

    不由的一阵暴躁,秦傲天一挥手:“打!”话音未落,毛孩一脚踢出,正中秦傲天腹部,将他踹到在地,紧跟着小胖手里的棍子就轮了过去,毛孩一偏头,打中了肩膀,但他好像没有感觉一样,顺手就抓住了小胖握棍的手反关节一折,棍子就落地了。

    邓渺凡和王栋梁见状也冲了上去和他们打成一团,傲天社团这帮人不过是高一新生而已,怎么打得过毛孩这种以参军入伍进特种部队子承父业为人生目标的猛人的对手,虽然六个对人家三个,但是丝毫也不占上风。

    正打着,巷口外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惨淡的路灯照耀下,又有七八个人冲了过来,手里都拎着刀棍,为首一人二十岁年纪的男子,腿脚有些跛,一脸的阴狠,正是上回拿枪威逼袁伟的阎东。

    “上!”阎东一挥手,一群人就围了上去,生力军的加入让战局瞬间改变,毛孩身上挨了好几下,衣服都破了,依然死战不退,当然想跑也没地方跑,这是一个死胡同,两边都是高高的围墙,猴子都爬不上去。

    正苦苦支撑着,忽然墙头上一声喊:“接着!”紧跟着就是一把铁尺抛了过来,袁伟出现了。

    毛孩接住铁尺,一手刀一手棍,满面是血,如同天神一般威风凛凛的站着,面对强敌毫无惧色,袁伟从墙上跳了下来,手拎一个黑色塑料袋,把里面的西瓜刀和自来水管分给了邓渺凡和王栋梁,骂道:“打架怎么能少得了我。”

    有家伙在手,底气稍微足了一些,邓渺凡说:“你伤没好怎么来了?”

    袁伟说:“等不急了,这口气憋的难受,今天非把这事解决了不行。”

    对面的阎东就笑了:“几个小崽子还挺牛逼的,连我弟弟都敢动,动了第一次还敢来第二次,这世道真他妈的变了。”

    秦傲天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狞笑道:“东哥,今天弄死他们几个算了。”

    毛孩一听这话,深吸一口气,把铁尺和棍子抛下了,从后腰上拔出一把锋利的剔骨刀来,撕下一截衬衣,将刀柄和手绑到了一起,他做这些的时候动作很仔细,很认真,全神贯注的,眉头都不皱一下。

    “谁先来?”绑好了刀,毛孩扫视一下面前的人,镇静的问道。

    阎东看他这副作派不像是寻常学生,便问秦傲天:“他是谁?”

    “不认识,那几个小子喊来的,说要找我谈谈,操!”秦傲天朝地上啐了一口。

    “问问他什么来头?”阎东说。

    “小子,东哥问你,你叫什么?”秦傲天问道。

    “我叫程卫国。”毛孩第一次报出了自己的大名。

    阎东摇摇头,表示没听说过这号人物,他把烟蒂一丢,说了声“干!”早就按捺不住的一群打手就冲了上去,这帮人可不是秦傲天那样的中学生,而是货真价实的社会混混,棍棒劈头打来,毛孩动作再敏捷也架不住七八个人全方位的围攻,顿时被棍棒打翻,一群人围着他猛打猛踢。

    袁伟他们急忙冲上去,却被傲天社团的人拦住,双方战成一团,就听到那边一声声惨叫,有人捧着脚倒在地上,有人捂着腿退出了战场,满身是血的毛孩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手中的尖刀犹在滴血。

    “妈的,还真硬。”阎东站不住了,从西装里掏出一把手枪走过去喝道:“给我站好了。”

    所有人都不敢动了,只有毛孩提着滴血的刀一步步走向阎东,从他的步伐可以看出,已经受了很重的伤,但他依然坚定的向前走着,对黑洞洞的枪口视若无物。

    “马勒戈壁的。”阎东手中的枪响了,“砰”的一声,毛孩踉跄了一下,大腿处冒出血来,但依然向前走着。

    阎东又开了一枪,打在毛孩胸前,疼的他嘴角抽搐了一下,但还是没倒。

    “砰砰砰”阎东又连开了三枪,毛孩终于支撑不住倒了下去,阎东将钢珠枪对准了袁伟等人:“都给我蹲下!”

    毛孩倒下了,袁伟等人也失去了抵抗的勇气,丢下刀棍坐以待毙,几把西瓜刀架到了他们的脖子上,秦傲天走过来,点燃一支烟塞到邓渺凡嘴里,又拍了拍他的脸说:“怎么样,这回服了吧?”

    阎东在后面说:“小天,和他们啰嗦什么,把我车开过来,统统带走慢慢处理。”

    话音刚落,倒在地上的毛孩忽然一跃而起,从背后勒住了阎东的脖子,锋的剔骨刀架在喉头:“让你的人把家伙扔了。”毛孩说。

    阎东有些发毛,赶紧道:“都把家伙丢了。”

    毛孩的名头他是听说过的,小小年纪就杀了大开发聂总的老头子,那可是道上不朽的传说,没想到居然让自己碰上了,真是晦气。

    小混混们看到对方狰狞的血脸,迟疑了一下还是丢下了家伙,闪开了一条道路,毛孩用刀架着阎东殿后,冲袁伟他们说:“你们先走。”

    三个少年夺路而走,毛孩拖着阎东在后面一步步向巷口外退去,忽然斜刺里冲出一个人来,一棍将毛孩放倒,狠踢了两脚,拖到巷口路灯下,两辆面包车横在这里,袁伟、邓渺凡、王栋梁三个少年双手抱头蹲在车前,几个身穿剃着平头穿着黑衬衣的彪形大汉横眉冷目的站在旁边。

    阎东摸摸脖子,心有余悸道:“峰哥,你怎么来了?”

    打倒毛孩的那人有二十六七岁,个头蛮高,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白万宝路,叼上一支,都彭火机点燃的一刹那,照亮他英俊无比的面容。

    喷出一股烟雾,傲然道:“顶点的人,没人能动。”说着又朝毛孩踢了一脚。

    毛孩蜷缩在地上,抽搐了一下。

    远处传来一阵轰鸣声,众人扭头望去,雪亮的光柱刺破夜幕,一辆重型川崎公路赛摩托正风驰电掣的驶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