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难熬的星期天,邓渺凡和王栋梁打完电话后,相对无言,时光荏苒,当初子弟中学初中部的问题少年,现在已经是市一中高二年级的学生了。

    自从温雪那一届学生毕业之后,一中发生了很多翻天覆地的变化,先是高三年级组的陈老师被调到教育局当副局长,然后是一中新校区落成,同时开始大规模扩招,从一个年级八个班扩充到十五个班,生源随之也变得复杂化起来,以前一中招生门槛很高,学习成绩不好的想进来不但要花钱还要托关系,现在简单了,只要花钱就能上。

    邓渺凡是凭成绩考进来的,而王栋梁则是因为体育成绩优异被特招进来的体育生,两人在学校里形影不离,关系特铁,正是由于这一点,才招惹上了不必要的麻烦。

    一中新校区在市区北郊,学生中午在学校食堂吃饭,刚开学后的一个中午,邓渺凡正拿着饭盒走向食堂,忽然有个陌生面孔拦住他说:“你叫邓渺凡是吧,有人找你,跟我过来一下。”

    邓渺凡知道对方是高一新生,就没理他,径直往前去了,事后也没当一回事,但是下午第一节课后上厕所的时候,麻烦来了,四个高一新生把他堵住,驱散了围观的学生,一个个子高高的学生叼着烟走到他面前说:“好好的请你不来,非要搞成这样,有意思么?”

    “有话就说,我接着呢。”邓渺凡根本不惧对方,别看他现在是一副乖乖学生的样子,当年也是高土坡忠义堂的骨干角色,高一的小屁孩玩的这一套,都是他玩剩下的,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对方笑了:“还挺牛逼的,本来我是想先把高三的事情处理了,再来处理你们高二,不过现在看来要改主意的,我叫秦傲天,以后一中的旗,我抗。”

    邓渺凡看了看他:“说完了?”

    “还有,以后你跟我混,有事报我傲天社团的名字。”

    “抱歉,我只有一个大哥,忠义堂贝小帅。”邓渺凡有些鄙夷的看了看对方。

    没想到秦傲天一下就怒了:“操你妈的,忠义堂了不起啊,这里是一中,不是市里,拿贝小帅压我,谁他妈怕你。”

    说着一拳打过来,邓渺凡猝不及防脸上挨了一下,立刻扑上去还击,秦傲天闪身躲过,一帮人围着邓渺凡拳打脚踢,直到学校保安闻讯赶来才作鸟兽散。

    邓渺凡被打得鼻青脸肿,这口气自然不能咽下去,于是找到王栋梁,王栋梁是体育生,平时也有几个关系好的兄弟,当时就带人报复去了,双方在学校后操场大干一场,傲天社团的人很抗打,很明显是打架老手,双方不分胜负,被保安驱散。

    从此以后,麻烦接踵而来,傲天社团绝对是一中历史上最嚣张的小团伙,他们几个核心人物都是来自于同一所初中,家里也很有背景,打架够狠,社会上朋友也多,已经扫平了整个高一,高三那帮学生还能遭到扩招的荼毒,没几个出来混的,所以没人和秦傲天抢这个扛旗的位子,现在挡路的唯有邓渺凡而已。

    傲天社团在高一年纪扩充了人马,几十个男女学生跟他们混,平时上厕所去食堂都是前呼后拥的,整个一中都是他们的眼线,很快跟着王栋梁混的几个体育生都被修理了一顿,再也不敢出头了,邓渺凡王栋梁两人势单力薄,和他们干了几回都吃了亏,以至于上厕所、放学都躲着走。

    前几天下午放学后,有先出门的同学发信息来说傲天社团的人在门口埋伏,邓渺凡和王栋梁不敢走大门,从围墙翻了出去,哪知道刚落地就被人一书包抡倒了,眼冒金星抬头一看,秦傲天站在面前,身旁跟着几个痞子学生,手里提着书包,他们的书包里不装书,装砖头,专门砸人用。

    秦傲天蹲下,眯着眼睛望着头上流血的邓渺凡,伸手在他额头上蘸了点血,用舌头舔了舔,露出一个微笑:“好玩不?还给我装逼不?”

    “我操你妈!”王栋梁眼睛通红就往上扑,被秦傲天身边一个长头发的少年一棍打在背上,立刻就趴下了。

    少年一甩长发:“操,还他妈不服。”

    秦傲天狞笑道:“不服好啊,咱们专制不服,我说过了,以后见一次打一次,直到打服为止,想躲,没那么容易。”

    说完,几个人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轿车扬长而去。

    邓渺凡王栋梁不敢和家里人说,只好自己找了个小诊所把头包扎好,家也没回,在网吧过了一夜,他们先给贝小帅打的电话,对方号码已经停机,然后才打给的刘老师,结果却是如此令人失望。

    两人下机,在收银台结账的时候,从二楼上下来一个人,看见他们顿时惊喜的喊道:“邓渺凡,王栋梁!”

    两人回头,也惊讶道:“袁伟!”

    袁伟初三没毕业就托刘老师办了个毕业证当兵走了,还不到两年呢,怎么就回来了,三人当初在班里可是关系最好的,突然相逢喜出望外,找了个早点铺子坐下吃饭叙旧。

    原来袁伟是回来探亲的,他在武警机动部队服役,部队驻扎在大山沟里,没有手机,没有网络,连个女人都看不见,所以刚一回来就找了家网吧包夜,没想到竟然能遇到两位死党,真是缘分。

    “怎么,挂彩了?”袁伟点燃一支烟,深吸一口,指着邓渺凡头上的纱布问道。

    “别提了,被高一的小子欺负惨了。”邓渺凡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袁伟立刻就怒了:“我草,翻了天了,当我们忠义堂没人啊。”

    他立刻行动起来,联系了一帮原来子弟中学的同学,现在这帮人大多升入机械职高,每天除了打架泡妞喝酒之外就没别的事,听说老同学有事,个个兴奋无比,很快就召集了十几号能打的兄弟。

    星期一上午,邓渺凡收到短信之后,来到学校围墙边接应,袁伟带着一帮机械职高的学生翻墙进来,大家都是利索的短打,带着刀棍等家伙。

    “人在哪里?”袁伟问道。

    “篮球场边抽烟的一群人就是。”邓渺凡紧张的说。

    “行了,你回去吧,这事儿你别参与,考上一中不容易。”袁伟拍拍他的肩膀,叼着烟,带着人就过去了。

    见到一伙生面孔出现,秦傲天等人倒是一点也不紧张,反而迎了上去,两伙人在篮球场上对峙起来。

    “谁是秦傲天。”袁伟问道。

    “我是,怎么着?”秦傲天站了出来,冷眼傲视对方。

    袁伟点点头,藏在身后的铁尺亮了出来,劈头就斩过去。

    秦傲天反应还算迅速,向后一闪身,铁尺划开他的衣服,胸前赫然一个口子,傲天社团的人也不含糊,抽出身上的家伙就冲了上去,不过他们打架的本事比机械职高这帮人还是要逊一些,尤其是武警全训部队出来的袁伟,那更是高手中的高手,几个回合下来,傲天社团的人已经躺了一地。

    “少他妈装死。”袁伟朝地上的秦傲天踢了一脚,蹲下来点燃一支烟,拍拍他满是血污的脸,把烟放在他嘴里说:“小子,我叫袁伟,忠义堂的,有什么冲我来。

    秦傲天咧嘴笑了:“行,我记着这个名字了。”

    “保安来了!”有人大喊一声,袁伟回头看看,几个虚张声势的中年大叔正拎着警棍赶过来,他笑笑,拍了拍秦傲天的脸:“日子长着呢,你想怎么玩,我陪你。”

    说着带着人从容撤退,依旧翻墙出去。

    ……

    这场斗殴影响极其恶劣,校方震怒,下令严查,但是傲天社团的人却坚持说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校方查无实据,也不好做出处理,只好作罢。

    但事情越来越麻烦了。

    晚上大伙儿喝酒庆祝干翻了傲天社团,大家都多喝了几杯,刚从饭店出来,两辆面包车就亮着大灯冲过来,从车上跳下来十几个人大打出手,这些人显然是有备而来,一水的封闭式摩托头盔,棒球棍,配合默契,下手极狠,机械职高的学生再厉害也不过是学生而已,哪里打得过专业级别的打手。

    “跑!”袁伟大吼一声,从腰间拽出链子锁和他们打成一团,邓渺凡和王栋梁他们撒腿就跑,头都不敢回,只听到耳畔呼呼风声,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才停下,对望一眼,眼中尽是恐惧之色。

    “袁伟呢?”

    “不知道。”

    “回去看看。”

    ……

    袁伟很能打,链子锁呼呼生风,一个人缠住了三四个打手,见解决不了他,车上又下来一个人,腿脚略有一点跛,手里拎着一把锯短了枪筒和枪柄的猎枪,对着袁伟喝道:“你再动一下试试?”

    袁伟真就不动了,当过兵的人,知道枪的厉害,而且他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杀气。

    “跪下。”年轻人说道。

    袁伟迟疑了一下。

    年轻人笑了一下:“你是以前跟贝小帅混的吧,论辈分你还低着呢,跪下也不丢人,别逼我,我这个人凡事都不喜欢说第二遍。”

    袁伟跪了下去。

    面包车上下来一个人,胳膊上缠着绷带,嘴里叼着烟,正是秦傲天,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秦傲天一脚踹在袁伟头上,从别人手里夺过一把棒球棍,劈头盖面打过去:“操,敢动我,打不死你!”

    几分钟后,袁伟躺在血泊中不动了,年轻人点燃一支烟,递给秦傲天:“小天,差不多了可以了。”

    “操你妈的。”秦傲天还不解气的冲袁伟踢了一脚,啐了一口,这才上车离去。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