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察过程中,烈日当头,酷热难耐,中资企业管理人员们都穿着浅色短袖衬衫和薄料西裤皮凉鞋,身后跟着一个撑着遮阳伞的当地黑人,神情谦恭,如同殖民地时代的黑奴。

    工地上也雇佣了大量当地劳动力,但他们从事的都是最低级的体力劳动,稍微带点技术性的工种都是中国人或者巴基斯坦、孟加拉人,刘子光看在眼里,心中不悦,问项目经理:“刘经理,为什么不多雇佣一些当地工人?”

    项目经理叫刘宇航,和刘子光五百年前是一家,港口工程总造价几十个亿,能担当起这个任务的自然也不是一般人,他解释道:“不是我们不愿雇佣当地人,实在是当地工人不堪用,同样的工作,中国工人一个小时能完成,南亚工人一个半小时能完成,本地黑人要用三到四个小时,还做的毛毛躁躁的。”

    旁边一个技术员也插嘴道:“本地工人干活不咋地,法律意识倒是蛮强的,这边正在进行水泥灌注,那边到下班时间了,他们就能丢下工作转脸就走,而且工资要日结,拿钱就走,第二天就有可能不来。”

    又有人补充道:“他们拿了钱就去喝酒,从来不存钱,把钱花完了就来上班,领了工资再去买酒喝,都这样。”

    刘子光哭笑不得,这些情况基本属实,西萨达摩亚是个落后贫瘠的小国,殖民者和当权者从来不和国民素质教育放在重要位置,就算是圣胡安城内那些受过教育的官僚们,办事效率都慢的好像乌龟爬,更何况是这些没有时间概念的文盲黑人。

    “要大力开展素质教育啊,办一些中文学习班,教他们语言,教他们技术,开车、电焊、操作机器,培养出一批素质优良的工人来嘛。”刘子光说。

    大家纷纷点头,做深以为然状。

    出工地大门的时候,大门口站着两个扛AK47的黑人士兵,左胸前缀了一枚红星,刘子光知道这是红星保安公司的外籍员工,工地上经常出现小偷小摸的行为,指望那六十个中国籍员工无论如何是照顾不过来的,只好大量雇佣当地人,说起来这些人也算是自己的手下了。

    黑人保安持枪敬礼,车队鸣笛回礼,向市区驶去,穿过大街来到王宫大门口,昔日被导弹炸毁的王宫已经修缮完毕,广场上喷泉淙淙,绿树繁花,身着整洁制服的黑人警察在巡逻执勤,前国王博比陛下的全身铜像屹立在王宫前,两名皇家卫队士兵分列左右站岗执勤,车队缓缓驶过铜像,鸣笛致敬,然后停在王宫门前。

    刘子光下车,在王室工作人员的迎接下走进王宫,武装护卫们则留在门外警戒,只有助理和贴身警卫可以跟随入内,但是随身武器也要解下。

    刚走进宫殿,小阿瑟就扑了过来,好像儿子见到久别的父亲那样亲切,实际上刘子光也担任着国王的教父兼家庭教师的职责,实际上是相当于父亲的角色,小阿瑟是孤儿,认祖归宗没多久“生父”就被炸身亡,住在偌大的王宫里,被无数佣人簇拥着,其实内心依然非常孤单的他,最开心的就是教父到来的那一刻。

    “老师,看我为你准备了什么。”小阿瑟拉着刘子光来到庭院里,二十名身着红色军礼服的王家卫队士兵站成一排,领头军官刷的一声拔出佩刀举在鼻尖,口令声中,士兵们齐刷刷的举枪致敬,他们使用的是老式的FAL自动步枪,刺刀闪亮,威武雄壮,队列之齐整,在非洲军队中足以傲视群雄。

    看到这个小小的仪仗队,刘子光笑了,抚摸着小阿瑟的脑袋瓜,赞许的说:“很有气势。”

    得到老师的夸赞,小阿瑟露出两排白牙得意的笑了,挥手解散了仪仗队,抱怨道:“马丁请来的家庭教师很讨厌,不许我钓鱼,不许我出去玩,每天要看无数的英文书,我很不喜欢他。”

    为了对年轻的国王负责,内阁高价请来一些欧洲老师,教授他文学、历史、艺术,葡萄牙语、英语、法语,诗歌散文钢琴油画课程排的满满的,小阿瑟正是贪玩的年纪,哪里受得了这个,不过在教育问题上他可没有发言权,所以只能求助于教父。

    刘子光道:“好办,回头我带你去庄园打猎钓鱼骑马。”

    小阿瑟一蹦三尺高,几个白人教师远远听见无不摇头,他们都知道这个亚洲男人和国王的关系,甚至有传言说,这个男人才是西萨达摩亚的掌权者,连首相都听他的差遣。

    刘子光很得意自己的身份,国王的首席家庭教师,那不就是太傅么,位列三公牛逼至极啊。

    “我现在就想去钓鱼,可以么?”小阿瑟说着,悄悄看了一眼板着脸的管家。

    “当然可以。”刘子光大包大揽,丝毫也不在意王宫总管能杀人的眼神,带着小阿瑟去王宫池塘钓鱼去了。

    当晚王宫设晚宴款待刘子光,正规的欧式定做的宴会桌,纯银蜡烛台,法国红酒,英国培训过的侍者,雪白的餐巾,锃亮的餐具,还有精美的食物,贵族气派十足,偌大的餐厅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用餐,佣人却站了好几个,看着混身不自在的小国王,刘子光把盘子一推说:“我们吃点别的。”

    五分钟后,刘子光在御花园的池塘边点起了篝火,把白天钓的鱼串在架子上烤着吃,虽然烤的半生不熟,只撒了盐和胡椒面,但是小阿瑟却吃的异常开心,刘子光点燃一支烟,坐在旁边嘿嘿的笑,就像父亲看着儿子那样开心。

    ……

    第二天,开始处理繁杂的公务,参加中国援建的医院奠基典礼,注册成立矿山股份公司,并且正式命名为伍德矿山,以纪念这位品德高尚的绅士,接下来又视察红星公司驻西办事处和至诚海外工程公司项目部,并且以工程公司经理的身份和西国当局签署了圣胡安国际机场配套工程以及国民公寓的项目合同

    机场、码头、铁路、公路、电厂、自来水厂、医院学校体育场等各种基础设施都在招标和开工,西萨达摩亚充满了来自世界各国的客人,有人就有消费,圣胡安大饭店每天房间爆满,住的全是各国商务谈判人员和前来调试安装设备的工程师,西萨达摩亚的基建设施太差了,现在手里趁钱了,全部都要换最新的,等于把国家里里外外换一遍,这种浩大的工程,没有十几年下不来。

    玄子的生意也开到了非洲,在圣胡安市中心搞了一家汽车修理中心,此前整个西萨达摩亚都没有给汽车空调加氟利昂的维修站,就连换个螺丝这种小事都要去邻国,玄子这家店可算是垄断企业了,每天生意不断,赚钱赚到手抽筋,帮他干活的是一帮没有护照的少年,正是当初刘子光下令偷渡来的“江北龙堂”的不良少年们。

    在圣胡安发财的江北人不止玄子一个,李建国已经从西萨达摩亚陆军部训练总监的位子上退了下来,开了家保安公司,生意倒也红红火火,竟然把红星的势头都给比了下去,张佰强、褚向东还有其他一些伙计,都没有留在政府担任公职,而是在矿山里谋了职位。

    忙完公务之后,刘子光如约带着小阿瑟前往郊外的私人庄园游玩,

    刘子光的领地足有两千五百英亩土地,除了矿山之外,还有大片的种植园,原来的别墅被火烧掉了,请中国工程队用钢筋水泥重新建造了一个,网球场游泳池直升机停机坪等电影里常见的奢侈玩意全都配备,马厩里还养了几匹骏马,刘子光还没到有闲情逸致花大把资金玩赛马的地步,这些马只是一般的骑乘马而已,骑马挎枪巡游自己的领地比开越野车还要惬意一些。

    领地中包括一段优质海滩,白色的沙滩,摇曳的椰林,碧蓝的大海,还有海面上那艘正在进行装潢的赌船长乐号,都给人一种天堂般的感觉。

    当地的生活非常悠闲,每天钓钓鱼,睡睡觉,游游泳,在沙滩上烤肉喝啤酒,在椰林下戴着墨镜看天上的海鸥,一看就是几个钟头,没有手机,没有电话,连时间概念都是模糊的,一天只分为上午,中午,下午和夜里,反正大家的生活节奏都是这样,谁要是每天忙忙碌碌大家才觉得奇怪。

    当然这些都是表面现象,常住的话就会感觉到各种各样的不适应,气候炎热,蚊虫肆虐,没有电,没有网络,没有自来水,没有馒头饺子拉面和美味的中国菜,只有酷热的阳光、单调的生活,被太阳晒得温热的啤酒,和千篇一律的黑色面孔,正常人住上一两个月就厌了。

    但是随着基础建设的完善,这些遗憾将不复存在,刘子光有个计划,在西萨达摩亚领海内买上几个无人小岛,改造成豪华私人岛屿,打造旅游品牌,将来结婚也可以在岛上举行,任何女孩子都无法抗拒这种浪漫到爆的感觉。

    骑马逛了一圈后,刘子光又带着小阿瑟乘坐快艇视察了几座意向中的岛屿,一直玩到半夜才回到庄园开始晚宴。

    正大快朵颐着烤肉啤酒,刘子光的手机响了,这部手机用的是江北移动的卡,只有少数人才知道,接了电话,传来的竟然是老邓大哥的儿子邓渺凡的声音。

    “刘老师,我……找您有点事。”

    “什么事说吧?”

    “我在学校遇到点麻烦……招惹了社会上的人。”

    “这事儿啊,你到华清池找卓二叔,就说我让你去的,他会帮你摆平,我在外地暂时回不去。”

    “哦,知道了刘老师。”

    万里之外的江北市,邓渺凡放下电话,无奈的对几个一脸期望的同学说:“刘老师在外地回不来,让咱们找卓二叔。”

    “卓二叔,是华清池的老板么?”同学王栋梁问道。

    “对。”

    “你认识他?”

    “我不认识,但他是我爸爸以前的同事。”

    “太好了。”

    “好什么好,越是这样,越不能找他,他一准告诉我爸爸,好了,咱们不求人,自己解决。”邓渺凡咬牙道。

    王栋梁迟疑道:“那咱们还去学校么?傲天社团可是放话出来了,见咱们一次打一次。”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