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民警是接到群众报警赶来的,原以为只是单纯的打架斗殴案件,没想到居然牵扯到使馆车辆,一时间片警都抓瞎了,赶紧向指挥中心报告,中心也跟着晕菜,使领馆车辆属于移动的外国领土,不能随便拦截扣押的,搞不好就是外交纠纷,谁也吃罪不起,只好再次将问题上报。

    奔驰车里,一个双目炯炯有神的黑人男子向刘子光伸出了双手,驾驶车辆的波姬介绍说:“这位是我国新任驻华大使桑塔纳.戈多阁下,大使阁下怕路上出问题,亲自来接您的。”

    “幸会。”刘子光和大使握了握手,桑塔纳似乎有些激动,语速很快的说了些什么,刘子光的葡萄牙语水平不高,没听明白他想表达什么,副驾驶位子上的东方恪笑道:“刘总,大使先生是您的粉丝哦,他说是您保全了他一家老小的生命。”

    这样一说,刘子光想起来了:“我们见过面,大屠杀期间的圣胡安大饭店,你有两个很可爱孩子,他们现在好么?”

    桑塔纳听了东方恪的翻译后,更加激动了,连连点头,握着刘子光的手不放,眼中尽是崇敬的光辉。

    忽然前面有交通警察示意车辆靠边停车,波姬停下车,隔着车窗出示了外交车辆证件以及自己的外交护照,警察立正敬礼,放行。

    很快抵达三里屯西萨达摩亚大使馆,门口的武警向车头悬挂国旗的大使专车敬礼,铁门缓缓打开,门内站着两名身材高大、头戴白色大檐帽,身穿笔挺红色军服的黑人士兵拔出佩刀举在鼻尖敬礼,刘子光笑道:“你们也学美国人,派海军陆战队保卫使馆了?”

    大使解释说,国王陛下听说刘先生的安全受到威胁,寝食不安,恨不得亲自赶到中国,在首相阁下的苦苦劝说下才作罢,而是精心挑选了两名最骁勇善战的卡耶族战士,给他们王宫侍卫官的头衔,万里迢迢派来中国,就是为了保护刘先生的安全。

    忽然刘子光觉得眼眶有些湿润,汽车停下后,他专门去和两个黑人士兵握手,两个士兵都是正宗卡耶部落战士,肌肉发达,眼神凶悍,穿着制服皮靴很不自在的样子,想必在家乡都是赤裸惯了的,当刘子光要和他们握手的时候,两个士兵竟然趴下来要亲吻他的脚,这在卡耶族的风俗习惯中是最尊贵的礼节,只有国王、酋长、大祭司才有资格承受。

    刘子光知道卡耶族人性格淳朴,没有花花肠子,便坦然受了这个礼,用他掌握不多的卡耶族语言勉励了两个黑人战士一番,两人顿时心花怒放,差点当场舞蹈起来。

    刘子光冲两人点点头,转身走向使馆主楼,哪知道两人随后跟来,形影不离,他这才明白大使说的意思,合着今后这两人就是自己的贴身侍卫了,小阿瑟的一番好意不能辜负,于是他问大使,这两人叫什么名字。

    大使说了两个很冗长的土著名字,刘子光说:“既然到中国来,就要入乡随俗,我给他们改个名字吧,一个叫王朝,一个叫马汉。”

    走进使馆,赵辉已经来了,看到刘子光出现,赵辉笑道:“你行啊,闷声不响失踪了几天,外面都快搅翻天了。”

    刘子光耸耸肩:“我什么也没做。”

    “我靠,那你要是做了的话,这天还不得塌了啊,你一个电话过去,那边就召回大使,终止项目,这一招釜底抽薪可够狠的啊,除了你,谁有这个能量?”

    刘子光淡然笑道:“不是我能量大,顺势为之,蛋糕那么大,我一个人吞不下,但是少了我,别人也一样吞不下。”

    赵辉击掌道:“这话说的好,现在局势已经扭转了,你也不用再东躲西藏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别说项目了,恐怕两国外交关系都要终止了。”

    刘子光笑道:“你是来当说客的吧?”

    赵辉正色道:“你如果以为我是为了马峰峰来的,那你就错了,虽然我和他是发小,但并不是一路人,我来是告诉你一些事情,为什么陈金林一个堂堂的海军少校,会有几个月的长假来帮你做事,为什么你在欧洲、在美国的行动会那么顺利,会得到那么多的支援,为什么空军特级飞行员会那凑巧的出现在圣胡安,为什么你每次进出海关都是免检,难道你觉得这一切都是我在安排?如果你那么想的话就错了,整件事情从一开始,祖国就站在你的身后了。”

    刘子光点点头:“我知道。”

    “响鼓不用重锤,我也不说更多的了,就说两句话,别和社会过不去,因为你会过不去,别和现实过不去,因为你还要过下去。”

    说完,赵辉拍拍刘子光的肩膀,走了。

    ……

    “什么?让他跑了!你们几十个人都留不住他,操!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马峰峰愤怒的摔了电话,有些焦躁的来回踱着步子。

    道上的朋友打来电话,说是发现了刘子光的踪迹,但是没捉住他,反被打伤了十几个兄弟,最后连警察都出动了,还是让他给跑了,多方汇集来的信息让马峰峰郁闷,丫挺的居然往外国大使馆躲,这回正好送他一顶卖国贼的帽子。

    正想给谭主任打电话呢,那边先打了过来,谭主任的声音很严肃:“小峰,最近注意一下,别搞得太过分,已经引起上面的注意了,你要是搞出什么事情来,叔叔伯伯们也捂不住。”

    马峰峰一听这话就急了:“谭叔您这话怎么说的,这事儿他妈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儿,多少人的股份在里面放着呢,合着到最后就我里外不是人啊,你们都是老好人,大清官是吧。”

    “小峰,你这个急性子也该改改了,要不然对你以后的成长很不利。”谭主任语重心长的劝道。

    “好了好了,一个个都这么说,我知道了。”马峰峰没好气的挂了电话,托着腮帮子沉思了一会,对手下说:“放话出去,让弟兄们暂时收手。”

    ……

    江东省城,医科大附属医院太平间,冷气森森,寂静无比,谷秀英正拿着登记簿巡查着,以前太平间都是找个五六十岁的鳏夫老头来守,现在太平间也实行现代化管理了,谷秀英被吊销医生执照后,院里保留她的编制和级别,安排到太平间管理几个临时工,也算是一种照顾了。

    “铃铃铃”电话铃响了,谷秀英回到值班室拿起电话,听筒传来院长的声音:“小谷,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谷秀英立刻赶到了院长办公室,站在门口喊了声:“院长,您找我?”

    屋里坐着几个衣冠楚楚的人,看到谷秀英前来,便都站了起来,院长更是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热情的介绍道:“小谷,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卫生部的范处长,这位是外交部的李主任。”

    两位官员丝毫也不介意谷秀英太平间管理员的身份,和她亲切握手,嘘寒问暖,完了院长说:“小谷啊,国家准备在西非援建一所现代化的医院,组织决定由你出任这个院长,恭喜你啊。”

    谷秀英百感交集,竟然说不出话来,两行泪珠噗噗的往下掉,外交部的李主任温和的笑道:“小谷啊,这次任务很艰巨,关系到国家在非洲的长远规划,你有什么想法,尽可以提。”

    谷秀英哽咽道:“我坚决服从组织安排,可是我的医师执照……”

    范处长笑呵呵的拿出一本医师执照说:“小谷,这些问题都不要你担心,这次赴非洲援建医院的队伍,很多都是你的老同事,而且这家医院就设在你曾经工作和战斗过的西萨达摩亚首都圣胡安。”

    院长也说道:“小谷,你尽管去,不要有后顾之忧,院里做你的坚强后盾,孩子上大学的问题组织来负责。”

    谷秀英紧紧捏着失而复得的医师执照,泣不成声。

    领导们相视而笑,颇为欣慰。

    ……

    江北市,至诚集团,卫子芊忽然接到了一份来自华夏矿业的传真,邀请至诚集团派员赴京洽谈成立合资海外工程事宜,卫子芊立刻将传真摆到了李纨的案头,李纨正在审阅一份文件,瞄了瞄卫子芊拿来的传真,淡然道:“回复他们,我们要重新考虑。”

    卫子芊道:“李总,这样恐怕不太好吧。”

    李纨嘴角浮起一丝笑意:“子芊,你要知道一点,现在主动权在我们手上,没有我们,他们什么也拿不到,没有他们,我们照样可以拿到想要的一切。”

    卫子芊点头道:“明白了。”拟了一份措辞不卑不亢的回信传真了过去。

    传真很快送到华夏矿业总裁邹文重面前,邹总勃然大怒,拂袖而起:“扯淡!”

    秘书赶紧劝道:“邹总,别激动,小心血压。”

    邹文重平静了一下情绪,说:“派个部门经理过去,和他们好好谈谈。”

    秘书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恐怕不用了。”

    “怎么?”

    “至诚集团已经成立了独自控股的海外工程建设公司。”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