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昌公司是池部长心中永远的殇,即便这家公司已经解散,给他带来的伤害也是难以消除的,如果不是这个拦路虎,池部长前年就能擢升少将了。

    永昌公司有很多见不得光的内幕,叶老在的时候,大家心照不宣,叶老逝世之后,格局发生重大改变,历来高调行事的叶部长被大家群起而攻之,永昌参与走私的事情被揭出来,再加上叶部长亲自筹划的一次针对某境外分裂组织的渗透行动失败,上面终于一纸调令将其发配边疆,取而代之的是以前掌管油料后勤的池部长。

    永昌公司宣告解散之后,所有人员各回原单位,并且签署保密协议,终生保守秘密,关于永昌的所有活动记录,均用手工誊抄,锁在总参的地下室保险柜里,根本没有电子文档,任凭你黑客技术再高明,也窥测不到任何点滴。

    当然,池部长也不愿意让人接触到永昌的档案,如果有谁认真看过那份档案的话,一定会强烈反对解散永昌,事实上池部长个人也不愿意抛弃这个很有战斗力的单位,但是永昌被打上了强烈的叶氏烙印,不能为我所用只好弃之。

    所以,随着绝密档案被锁入保险柜的那一刻起,刘子光在西萨达摩亚所干的那些事情,也就随风飘散了,至少在国内没有任何档案记录,没有人任何人提及,就像那句流传很广的话说的,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事迹万古流芳。

    谭主任虽然手眼通天,但也不是万能的,至少手伸不到总参高层去,池部长这条线都走不通,他更没必要去碰罗克功那个硬钉子,现在只能指望外交方面的努力见成效了。

    ……

    这几天刘子光仍在北京,几千万人口的大都市,藏个人简直太容易了,更何况是他这样一个受过特工训练的人,他没有打电话回家,因为家里电话已经被窃听了,这个信息是从派出所王星那里得来的,据说有两个说普通话的人在市局的人陪同下到所里调取自己的档案,他立刻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刘子光很清楚自己面临的是什么局面,要么屈膝合作,要么被肉体消灭,在几百上千亿美元的诱惑面前,一两条人命算得了什么,就像赵辉说的那样,随便罗织你几个罪名,把你搞得身败名裂,然后终生囚禁,这对于上面的人来说简直太容易了,而且还有成本更低廉的办法,一颗子弹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所以他很机警的在对方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前就人间蒸发了,此刻的他,正披着一头艺术气息浓郁的长发,穿着带破洞的牛仔裤和T恤,推着小车在一家超市里购买着食物,他脸上的胡茬子已经好几天没刮了,还戴了一副黑框眼镜,浑身散发出的颓废气质引得两个中学生MM在背后嘀咕着:“那个人好帅哦,一定是画家。”

    他买了一大堆食物,面包、果酱、面条、熏肉、酸奶、鸡蛋,在收银台付了款,拎着两个大塑料袋走向附近的小区,又在小区门口买了一些新鲜的黄瓜和西红柿,和树荫下乘凉的大妈们亲热的打着招呼,上了一栋居民楼。

    大妈们都认识这个刚搬来的年轻人,据说小伙子中央美院毕业,是个画家,他女朋友也是搞漫画的,两人都不大下楼,隔几天才去菜场买些食物。

    刘子光提着袋子上了三楼,这是一套两居室的公寓房,房子有些老旧,但胜在环境幽静,邻居也多是一些退休老人,没人打扰,掏出钥匙打开门,一股淡淡的幽香飘来,一个长发披肩的少女正伏案绘画,她画的如此专注,以至于刘子光进来都没发觉。

    客厅里陈设简单,只摆着两张大大的工作台,一些笔墨颜料网格散放着,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别的东西,阳台的门关着,外面树木遮天,小鸟在树枝上唱着歌,一把竹制躺椅放在阳台上,还有一个小茶几,上面放着一套茶具。

    老式空调嗡嗡响着,房间里还算凉爽,刘子光脱下鞋子,赤脚走进厨房,开始做饭。

    这几天他一直呆在夏夜的工作室里,准确的说,他是被夏夜从街上捡来的,那天他正在小区附近的网吧发邮件,看到几个小痞子骚扰一个女孩,网吧里发生这种事情屡见不鲜,他也没打算过问,但碰巧那个女孩他认识,正是漫画家夏夜。

    于是刘子光挺身而出,随便施展一点手段便把那几个小痞子吓跑了,然后两人攀谈起来,夏夜说她租住屋里网络故障,所以来网吧发邮件的,正聊着,网管跑来告诉他们,那帮小痞子叫人来了,让他们快逃,于是刘子光就一路护送夏夜回了出租屋,夏夜看他两眼充满血丝,知道他几天没睡觉了,便让刘子光上床躺一会去。

    刘子光很尴尬,还觉得孤男寡女同居一个屋檐下会有若干不方便之处,但是很快他就明白,这些顾虑都不存在。

    因为夏夜根本不睡觉,她工作起来会连续几天几夜不合眼,只喝一点水,吃一些水果,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创作上,在这样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面前,再谈什么男女大妨就有些可笑了。

    这套房子本来是和另外一个女孩合租的,但是由于那人有事回了家乡,所以刘子光也能安心住在这儿,并且承担了买菜做饭的任务,房租水电也承担一半,邻居们看到他,还以为是夏夜的男朋友,对此刘子光也不否认,只是呵呵一笑而已,反正他也不准备在这里常住,每一个藏身点最多三天,就必须转移,这是培训手册上说的。

    刘子光在厨房里切着黄瓜和西红柿,忽然听到有人敲门,然后是一个很有气势的声音:“派出所查暂住人口。”

    夏夜坐在案前纹丝不动,照例这些外交活动都是由刘子光应付的,刘子光将锋利的餐刀握在手里,走过去打开了房门,看到外面站着三个人,一男一女两个警察,一个戴着红袖章的居委会大妈。

    两个警察身上的气质让人一看就知道是辖区片警,穿着夏季短袖制服,腰间空荡荡的,显然没有携带任何警械,而且他们的神态都很自然,楼道里也没有异常现象,刘子光问道:“需要看什么证件?”

    “身份证,暂住证。”警察说。

    刘子光回到客厅拿了夏夜的身份证和自己的身份证递过去,那是一张完全可以以假乱真的身份证,还是当初赵辉帮他做的,就算输入警方查询系统也没有破绽可言,两个警察并没有动用警务通,只是随便看了一下身份证,就还给他说:“有空去所里办个暂住证吧,也算支持我们工作了。”

    “好嘞,没问题。”刘子光收回了证件,目送警察上楼,确认安全之后才关上门,警察查户口是个很不好的预兆,不管有没有事情发生,都必须转移了,离开之前,他上网收了一下邮件,快速浏览完之后关机,对正在埋头作画的夏夜说:“我要离开了。”

    “嗯,走的时候帮忙把垃圾带下去。”夏夜头也不抬地回答他。

    刘子光穿鞋出门,轻轻关上门,不往楼下走,而是向上走去,走到接近顶楼的时候听到有人打电话:“查过身份证了,应该不是你们要找的人,人家是搞艺术的,不是混社会的。”

    是刚才查户口的警察在打电话,刘子光迟疑了一下,还是继续往上走,正好和他们迎面撞上,刘子光指了指天台方向:“收衣服。”

    俩警察笑笑,没说话下楼去了,刘子光登上天台,从另一个单元下楼,出单元门的时候打量了一下,自己所住那个单元门口蹲着三四面目不善的男子,一身掩饰不住的浓郁江湖气息。

    果然被盯上了,刘子光扭头便走,哪知道迎面过来几个人,见到他就大叫起来:“就是他!”

    那人正是自己在网吧里教训过的小痞子,刘子光顿时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他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拳,正中那人面门,他出拳极重,对方立扑,其余人错愕之余,依然一拥而上,这边的动静将埋伏在楼前的人也都吸引了过来,刘子光见状不妙拔腿就跑,速度堪比世锦赛百米冲刺,一会儿就将那帮人甩在身后。

    忽然一辆白色面包车从斜刺里冲出来,正挡在刘子光面前,车门拉开,窜出来七八个穿旅游鞋的青年男子,一水的板寸头和报纸包裹的铁尺,劈面就砍了过来,刘子光夺过一柄铁尺和他们对砍起来,噗噗的铁器入肉的声音传来,不大工夫一车人就都躺在地上哀鸣了,后面追上来的人看到着惊骇的一幕,全都刹住了脚步,惊恐的看着刘子光,谁也不敢向前。

    刘子光手握铁尺,微笑着向他们迈了一步,吓得这些人当即后退,此时远处有警笛声响起,刘子光把铁尺一丢,昂然去了,这回竟然没人敢追。

    走到马路上,一辆派出所的警用面包车闪着警灯开了过来,车上的警察看到一身鲜血的刘子光,立刻下车向他走去,同时高喊:“警察,站住别动!”

    刘子光置若罔闻,走到路边一辆停着的黑色奔驰车旁,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奔驰车绝尘而去,追过来的警察捏着对讲机报告着车牌号:“黑牌外交车辆,车型奔驰S600。号码是使……”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