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欧式风格的别墅外观所不同的是,内部装潢家俬是一水的中式古典风格,红木家具,名人字画,博古架上琳琅满目皆非凡品,刘子光看到一块拳头大的黄色石头,一眼便认出这是已经绝迹的田黄石,并且是难得的上品,如今市价已经高达每克三千元,比黄金还要贵上十倍。

    “这是马总去年在香港拍下的寿山田黄,当时花了六百八十万港币。”安妮在身后介绍道。

    刘子光一转身:“你经常来这里?”

    安妮答道:“第二次来。”

    身后传来一声招呼:“这不是安妮么?”一个微微秃顶的中年男人端着一杯饮料走了过来,嘴角漾着微笑,眼神暧昧无比。

    安妮很客气而又生硬的说:“林先生您好。”

    “这位是?你男朋友?”林先生颇为玩味的看着刘子光的一身不挂军衔的夏常服,扭头问安妮道。

    “这是是我们红星防务的刘总,马总请来的客人。”安妮说。

    “哦,久仰。”林先生伸出白皙的右手要刘子光握了一下,自我介绍道:“林飞,在中国银行香港分行工作。”

    刘子光微微点头:“幸会。”

    “安妮,可以私下里聊聊么?”林先生很自然的伸手去挽安妮的腰肢,却被无情的拒绝:“对不起,我现在没有时间。”

    “OK,打扰。”林先生耸耸肩,很有风度的端着饮料走了,刘子光看到安妮脸色惨白,便问道:“你认识这个人。”

    “不熟……这个人很恶心,老色狼!”安妮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

    “老色狼?”刘子光嘴角浮起一丝冷笑,看着大厅里走来走去衣冠楚楚的宾客们,倒是发现了好几张熟悉的面孔,有正当红的影视明星,也是已经过气的二线演员,这些人彼此间很熟悉的样子,又说有笑挥洒自如,应该经常在一起聚会。

    另外有一些二十来岁的女孩子,穿着得体,身材高挑,在人群中穿梭着,但是从眼神中可以看出,她们在渴求着什么,期待着什么,这种眼神他在安妮的眼中也能发现一些痕迹。

    正是晚饭时间,但主人却没有准备正式的晚宴,只是在大厅中央的台子上摆着一些诸如鱼子酱、松茸、鹅肝、刺身之类的食物,另外有大量的酒水供客人饮用,吧台内服务生娴熟的配置着鸡尾酒,灯光朦胧,音乐暧昧,美人醇酒,令人迷醉。

    没有人接待刘子光,只有安妮坐在他身边低声介绍着:“那边那个男人是英皇娱乐的高层,他旁边坐着的是国内娱乐圈目前最火的小明星,旁边那几个女孩子,是模特公司的,她们围着的那人,是磐石房地产老总的儿子,娱乐新闻上说他上周送给绯闻女友一艘三十英尺长的游艇。”

    刘子光听着安妮的介绍,冷眼旁观这些人的表现,在马峰峰的私人会所中,这些所谓上流社会的精英们纷纷卸下了假面,无拘无束的放纵着自己,时不时有男男女女挽着手上楼去了,而且经常是多女一男,或者多男多女,这副情景不禁让刘子光想到了华清池休息大厅里的场景。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峰峰才出现在大厅里,和他走在一起的是个穿阿拉伯长袍的青年男子,刀砍斧削一般棱角分明的面孔看起来极其阳刚,马峰峰很随意的和客人们打着招呼,走到刘子光面前说道:“不好意思,刚才在谈事情,你们别客气啊,和在自己家一样,放松点。”

    安妮很乖巧的说:“我去那边拿点饮料过来。”起身回避了。

    马峰峰向刘子光介绍身边的阿拉伯人:“这位是阿联酋的王子艾哈迈德殿下。”

    王子盯着刘子光看了半天,轻轻摇了摇头,举起一只手,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虎背熊腰的欧洲裔彪形大汉,站到了王子背后。

    王子咕哝了几句阿拉伯语,翻译说道:“殿下说要让这位先生和他的保镖比试一下。”马峰峰当即笑骂:“操,你丫的把我兄弟当什么人了。”又对刘子光说:“哥们,别理他,喝你的酒。”

    王子不动声色,伸出了一只手,他身后的大汉从随身密码箱里拿出一捆美元放到了王子手中。

    用透明塑料纸包扎住的崭新百元面值的美钞,足足有十万块之巨,就这样摔到了刘子光面前,王子没说话,眼神却表达了他的意思:“比还是不比?”

    刘子光看看这捆美钞,淡然的笑笑,伸出一只手指晃了晃:“NO。”

    王子嘴角抽动了一下,似乎感到有些意思了,再次伸出了手,大汉又拿了一捆钞票放到他手中。

    二十万美元摆在刘子光面前,端着饮料和水果过来的安妮差点惊呆。

    刘子光依然不为所动,马峰峰在旁鼓噪道:“呵呵,拿钱砸啊,哥们,让他砸,看咱们的石油王子到底多大谱。”

    显然艾哈迈德没兴趣一次次的加码,他干脆让保镖把整个密码箱都放在了刘子光面前,箱子里满满当当全都是富兰克林的脑袋。

    还没反应?殿下有些隐隐的恼怒了,从手上摘下一枚硕大的祖母绿戒指放在刘子光面前,而刘子光只是轻蔑的瞄了一下,就没看第二眼。

    王子真的生气了,打了个响指,那名身高超过一米九的保镖当即伸手去揪刘子光的领口。

    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刘子光突然动作,反手抓住保镖的右手扭了过去,同时猛踢他的膝盖,瞬间就将这个巨无霸制服,另一只手里还拿了把果盘里的水果叉顶住了大汉的眼睛。

    大汉缓慢的举起了手,表示服输,艾哈迈德王子眼中露出吃惊的神色,随即用蹩脚的汉语说道:“空服!布鲁斯李!”

    马峰峰将手上的雪茄放进嘴里,两只手慢慢鼓着掌:“好,壮我国威,哥们你没给咱国家丢人,这些钱,还有这大戒指,你也别客气,都拿着。”

    远处那些红男绿女似乎发现了这边的打斗,但是见怪不怪,只是好奇的看了两眼就不再理会了。

    刘子光说:“比试,我不拒绝,但是拿钱出来,性质就变了,难道我是彩头?”

    马峰峰豪爽的一拍大腿:“好!这话够味,我喜欢,走,咱们去玩些给力的。”

    刘子光欣然起身,安妮刚想跟着一起去,马峰峰却说:“你留在这儿玩吧。”

    “嗯。”安妮咬了咬嘴唇,眼中有一丝不甘。

    一行人来到会所的地下室,这里有一个恒温的标准泳道游泳池,一些莺莺燕燕正在水里玩耍着,见到马峰峰纷纷娇滴滴的打着招呼,穿过游泳池再往前,是一个封闭良好的地下靶场。

    靶场的储藏室里,整面墙壁都挂满了各种枪械,显然马峰峰是个发烧级的枪械爱好者,他的藏品,从18世纪的燧发枪到上个世纪初的旋转后拉枪机步枪,再到最新款的单兵武器,简直应有尽有。

    这回出场的是一个花白头发的美国佬,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体格不是很魁梧,但是看起来极其精悍,年纪有五十开外,用一把GLOCK17手枪打出了五十环的好成绩,每一发子弹都精确的命中靶心,他放下枪之后,大家纷纷鼓掌。

    “别让这美国佬占了上风,用我的枪。”马峰峰递过去一把特制版的紧凑型M1911A1手枪,看这支枪的做工就知道价格不菲,性能出众,刘子光没有拒绝他的好意,接过手枪检查一下膛内子弹,让工作人员用五枚一元硬币代替了钢制靶子,他推弹上趟,瞄也不瞄举手就打,五枪过后,工作人员呈上来五枚中心被穿透的硬币,还犹自冒着热气和硝烟。

    艾哈迈德王子当即伸出了大拇指,激动的说了些什么,翻译在马峰峰耳边低声说着,马峰峰只笑不说话,这边花白头发的美国佬主动向刘子光搭讪:“嘿,伙计,枪打得不错啊。”

    “哥们,你也不差啊。”刘子光一咧嘴。

    “你是军人?”白头佬打量着他的陆军裤子问道。

    “退役了,你是?”

    “我以前为美国政府工作,外勤人员,现在退休了,你懂得。”

    刘子光笑笑,表示理解,这位大叔应该是中情局的外勤特工,而且是负责安保这一块的,阿拉伯富翁里喜欢雇佣这种有经验的老家伙。

    “哈哈,兄弟,艾哈迈德想雇你当私人保镖呢,价码开到三百万美元,你猜我怎么说,我说你丫玩蛋去。”马峰峰放声大笑着,走过来搂住刘子光的肩膀,冲艾哈迈德说:“这是我哥们,你懂么,哥们,不是拿来卖的。”

    刘子光说:“中国人的义气,这种暴发户是不懂的。”

    马峰峰得意的笑笑,说:“哥们你先出去玩,看中哪个明星哥哥帮你安排,千万别放不开,这些人都是明码标价的。”

    “行,我有数了。”刘子光点点头出去了,来到大厅里,正看到安妮背对着自己正和林先生在角落里悄悄说话呢。

    “林先生,请你自重。”安妮的语气依然冷冰冰的。

    “装什么清纯,上次是谁玩的那么HIGH,差点把我榨干,你都忘了么?”林先生压低声音说道。

    安妮不说话。

    “到这里来都是寻开心的,别给自己找不自在。”林先生冷哼道。

    “啪”安妮扬手抽了林先生一个耳光,扭头就走,没几步就扎进了刘子光的怀里。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