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九月初,三里屯使馆区周边某酒吧,纸醉金迷,霓虹闪耀,几个人坐在一起喝着酒,其中有一个是身材妖娆的混血妹子,有些自以为风流潇洒的家伙想过来搭讪,却被混血妹子身旁的男子用凶狠的眼神瞪了回去。

    五分钟,一个打扮和酒吧氛围格格不入的男子走了进来,座位上的人便都站了起来,搂着混血妹子的小伙子更是毫无顾忌的开着玩笑:“光哥,怎么穿的像个退伍兵似的。”

    刘子光穿的是07式陆军夏裤和没有军衔的短袖衬衣,他笑道:“管得严,没衣服穿,只好摘了肩膀领花跑出来了。”

    赵辉在一旁夸张的问道:“你不会是偷跑出来的吧,听说你那个培训中心管理相当严格,实行军事化管理,把学员当新兵连的兵一样狠操呢。”

    刘子光说:“可不是么,墙上拉着电网,一到晚上哨兵上刺刀,带着狼狗巡逻,简直就是监狱化管理。”

    胡清凇笑道:“那你是怎么溜出来的?”

    刘子光耸耸肩:“就算是真监狱,也困不住我啊,来,大家喝酒,今天我请客。”

    赵辉说:“怎么,发财了?”

    “可不是么,发给我一张工资卡,刚才在ATM上一查,哥们现在大发了,月薪十万块。”刘子光拿出一张银行卡晃了晃,众人一阵惊呼,贝小帅更是眼睛瞪得溜圆:“一个月就十万,一年下来岂不就成了百万富翁了。”

    赵辉却说:“小贝你大概不知道红星公司现在的规模,两架新舟600支线涡桨运输机,一架直九,两架贝尔轻型直升机,通勤车辆一水的进口陆虎越野车,单兵武器全都是北方工业最新产品,使用北约弹药的M4卡宾枪,手枪是进口的SIG和GLOCK,红星现在就是他妈的中国的黑水!”

    贝小帅张大了嘴:“妈呀,光飞机就这么多,能不能让我过一回机长瘾啊。”

    赵辉朝刘子光那边一甩头:“问你光哥去。”

    刘子光摇摇头:“你丫毕业了没有,没有飞行执照你当个毛的机长,再说了,你以为现在的红星还是以前的红星啊,我说话都不顶事,要班子集体讨论通过才行。”

    “哇塞,都有领导班子了,现在咱们红星也是跨国佣兵公司了,太他妈拉风了,来,咱哥们走一个!”贝小帅将一支啤酒塞到刘子光手里,和他对饮起来。

    喝到微醺时,赵辉揽住刘子光的肩膀:“走,摆柳去。”

    酒吧的洗手间空荡荡的,打扫的很干净,两人站在小便池前放着水,赵辉平静的说:“我调文职了。”

    “有什么不同么?”刘子光问。

    “本来姜总高升之后,是准备让我接永昌老总位子的,可是有人把我以前借用海军快艇走私陆虎车的事情揭出来了,事情闹得很大,谁也罩不住,只好把永昌解散,升了我的军衔,调到部里去坐办公室。”

    “永昌就这样撤销掉,以前的业绩难道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么?还有外面那么多的渠道岂不是都浪费了?”刘子光语气同样平静的问道。

    赵辉抖了抖,感慨道:“肉食者鄙,他们看不到这么长远的,其实我走私陆虎车也只是为了解决公司经费而已,他们只看到我捞了大把的票子,出生入死的经历却自动过滤了。”

    刘子光沉默片刻:“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我这样的在册的人员,再想象以前那么潇洒是不可能了,乖乖坐办公室吧,到年龄就退休。”

    赵辉的消沉让刘子光感到一丝凄然,领自己进门的赵辉尚且如此,自己又能强到哪里去。

    仿佛猜到他心里所想似的,赵辉拍拍他的肩膀:“你不一样,没得罪人,手上又有资源,上面还是很看重你的,你参加的这个政治学习班,级别相当高,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参加的,学员培训完都要重用的,之后不过你也要有个心理准备,这身衣服是不能再穿了。”

    “为什么这么说?”

    “把你提成两毛二就是为了转业级别相应高一点,你以后就是背景深厚的国企老总了,你是半路出家,上面没人,他们用起来也放心,如果会做人的话,退下来之前混个几亿身家不是难事,不过就凭你的性格,我还真不好说。”

    正说着,忽然洗手间尽头的隔间里传出一阵压抑的呻吟声,然后是一个男人的骂声:“他妈有完没完了。”

    然后就看到一个男的带着一个浓妆艳抹衣衫不整的女人从隔间里出来,傲然离去,经过他俩面前的时候,那女人还瞥了他们一眼,神态甚是高傲,高跟鞋啪啪踩出一串音符。

    “什么玩意,要搁以前,早按到小便池里海扁一顿了。”赵辉说,随即又叹了口气:“关野那个事儿以后,真不敢打人了,京城这地方太复杂了,谁知道你打得是哪家的衙内啊。”

    从洗手间出来后,刘子光说酒吧氛围不好,提议换个地方继续喝,大家纷纷响应,开着车找了一家简陋的小馆子,甩给老板五百块钱,搬了成箱子二锅头和廉价啤酒,坐着小板凳在胡同的路灯下添酒回灯重开宴。

    这通酒,一直喝到天亮,就连号称千杯不醉的刘子光也趴下了,等他醒来已经躺在西萨达摩亚大使馆的客房中了,看看外面高挂的太阳,他不禁一阵头疼,上午的课程肯定是耽误了。

    反正已经晚了,索性下午也不去上课了,在使馆用了午饭后,来到红石控股驻京办事处,和胡清凇聊了一下最近公司的运作情况,胡清凇告诉他,目前铁矿还没进入正式运营,最近只是做了一些业务咨询和中介服务,可别小看这些咨询费和中介费,最低也是以百万为单位起跳的,光是介绍项目就赚了几百万,还不算在证券市场上阻击玄武集团股票的获利。

    “还是不够啊。”刘子光嘀咕道。

    “你想做什么?买游艇?买喷气机?”胡清凇问道。

    “我想把江北晨光机械厂买了。”刘子光说。

    胡清凇立刻大感兴趣:“要并购啊,这家企业有高新科技还是什么?”

    “什么也没有,这只是我小时候的一个梦想,等将来出息了,当上晨光厂的厂长,就给我爸爸放一年的假,好带我去玩,现在看来走正常途径是当不上厂长了,只好收购这家企业。”刘子光一本正经的说道。

    胡清凇半天没说话,缓过劲来才伸出大拇指说:“你这个理想很伟大,我佩服。”

    刘子光笑笑,刚要说话,手机响了,是王茜打来的:“不假外出,还旷课,毫无组织性纪律性,你的这种行为给其他学员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限你半小时之内归队。”

    “有些私事处理一下,明天再说吧。”刘子光这就要挂电话,王茜急了:“等等,难道你忘了你是一名军人么!”

    “我这个军人,和那些穿军装跳舞唱歌的有什么区别?”刘子光一句话就把王茜堵了回去,挂上了电话。

    培训中心,王茜拿着已经响起忙音的电话继续说道:“好的,知道了,我替你转达。”然后放下电话对身后的谭主任说:“刘子光家里有事,需要请假。”

    “哦?”谭主任眉头一挑:“这家伙又有什么事,就是因为他自由散漫惯了,才让他参加这次政治学习,没想到还是收不住他的心啊,我看把他的二等功取消算了。”

    王茜说:“想改造这个人的思想很困难,一个二等功更换不到他的忠心,他天生桀骜,不拘小节,到让我想起一个人来,一个四大名著中的角色。”

    谭主任说:“谁?难道是曹雪芹?”

    王茜说:“当然不是,曹雪芹是作者,而且有没他那么大本事啊。”

    “那么是武松?赵云?关云长?”谭主任猜谜语一般问道。

    王茜还是摇摇头:“都不是,和刘子光最接近的是,应该是吴承恩笔下的美猴王孙悟空,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猴子,不食人间烟火,不近女色、道德上接近完美,眼里揉不得沙子,藐视权威,桀骜不羁,偏偏又有一身通天的本领。”

    谭主任拧起了眉头:“你这样一说,还真有几分相像,而且这种人在我们的队伍中还不在少数,仗着一身本领,目无领导,视纪律为儿戏,受资产阶级自由化影响极深,你说的很好,这帮孙猴子,就得用如来佛的五指山好好压一压才行。”

    王茜深吸一口气:“那么,不准他的假了?”

    谭主任一摆手:“准,反正他的心思也不在这里了,就算坐在课堂里心猿意马又有什么作用,还有,帮他办理转业手续。”

    王茜说:“我认为保留他的军人身份比较好,起码是一种身份上的约束。”

    “不用了,他的军人身份反而会影响我们的计划,既然他想要自由,就给他自由,让他回到他的花果山水帘洞尽情的玩耍去吧。”谭主任说着,下意识的伸出右手做了个捏的手势。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