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光是在省城机场转机的时候拿到营业执照正副本以及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等全新证件的,一个干练的中年人开着省府牌照的轿车来到机场亲手把执照交给他,并且转达了谭主任交代的任务:迅速组建起有战斗力的队伍担负起我海外基建工程的安保任务。

    利比亚事件后,我国在当地的总价达一百八十八亿美元的项目搁浅,无数工程设施损毁,虽然经党和政府大力援救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是经济损失极其巨大,从此后几乎所有在不稳定地区的基建项目,都有当地或者国内安保公司负责保卫,红星公司作为一家民营安保企业,担负起这种任务再合适不过了。

    前来下达任务的中年人虽然看起来很像一个普通的省政府工作人员,但刘子光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他身上的军人味道,事实上有些地方政府中会设有以数字为代号的办公室,表面上是政府下属机构,其实确是为秘密机关服务的,这个中年人大概就是属于此列。

    墨绿色的营业执照副本拿在手里,感觉有些沉重,红星公司最初是作为至诚集团下属的保安服务公司出现的,注册资金二百万,承担省内安全保卫、贵重物品押运等业务,后来更名为红星科技防卫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有所扩大,但是实际业务量却大大萎缩,这次被吊销执照后,不但起死回生,连名字都改变了。

    现在的公司全称是红星战略资源咨询服务公司,注册资金一百万美元,属于合资性质的公司,法人代表刘子光,但股东略有变更,增加了一些不认识的名字,公司注册地址也变更到省城的一座写字楼里。

    从省城机场起飞后,刘子光用卫星电话通知了公司留守人员小黄,让她召集所有待岗红星员工,立刻到公司集合。

    电话里传来小黄惊喜的声音:“刘总,公司要有大动作么?”

    红星公司成立以来,每年都要招募大量退伍军人,通常愿意到保安公司发展的退伍兵都是没什么门路的平头老百姓家的孩子,公司业务很少,工资说高不高,说低不低,那些心思活泛的,有特长的小伙子都离开了红星另谋发展,留下的基本上都是除了会当兵之外没有别的谋生技能的死忠。

    前几天红星公司被吊销了营业执照,老总又不在家,员工们不免人心惶惶,说是暂时回家等待公司进一步通知,大家心里忐忑不安,但又抱着一丝希望,事实上刘总没有让他失望,没有几天大家就接到了重新回公司的通知。

    都是行事麻利的小伙子,不到半个小时就有三十多个人聚集到了公司楼下,领导不在,小黄暂代指挥权,拿着喇叭筒在二楼阳台上喊道:“大家注意了,刘总马上到机场,我们现在去接他。”

    小伙子们轰然答应,爬上公司的两辆卡车,向机场驶去,江北机场属于国内二线民用机场,设施相对简陋,管理也不是很严格,第一辆车上的胡光向门卫出示了红隼航空的通行证,两辆卡车就顺利进入了机场。

    小伙子们从卡车上跳下来,在各自分队长的口令声中排成整齐的队伍,一字排开,雄赳赳的站着,纹丝不动,石涛和林浩两个分队长站在前面看着不远处另外一帮人,心中泛起了嘀咕,今天这个排场有点大啊。

    不远处站着的是贝小帅、玄子、马超、胡光等人,他们也是刚刚接到通知赶来的,此刻正嘀咕着呢,以前刘哥总是来去如风,神龙不见首尾,今天怎么突然摆起排场来了。

    一架喷气式公务机从西南方向飞了过来,在跑道上顺利降落,缓缓滑了过来,停稳之后,舱门打开,一个穿黑丝套裙的空姐走下来,双手交叉放在身前,然后就看到戴着墨镜的刘子光出现在舱门处。

    红星公司的小伙子们全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老大太有派了,居然是坐私人飞机来的!他们按捺着内心的激动,若不是有纪律约束,怕是早就冲上去了。

    刘子光下了飞机,和众人握手问好,忽然看到那两辆蒙着篷布的卡车,顿时奇道:“难道你们是乘卡车来的?”

    小黄答道:“刘总,公司的几辆越野车都让工商局暂扣了,说是用那个抵罚款。”

    “知道了,我会处理的。”刘子光上了玄子开来的奔驰车,车队浩浩荡荡向市区驶去。

    车上,刘子光对玄子说:“上次和你说的事情,时机已经成熟,你把人员的护照收集一下,需要用的机器和工具统一打包装箱,咱们这回要做大生意了。”

    玄子眼中闪着贪婪的光:“有多大?”

    “上万辆工程机械车辆,私家车,都在你厂里定点维修,你说有多大。”

    玄子摩拳擦掌,喜不自禁,刘子光看到前面的路牌,拍拍马超的肩膀:“往左拐,去工商局。”

    不大工夫车队来到工商局门口,胡光从车上下来,闯进门卫室直接按了升降杆的电钮,然后三辆轿车和两辆卡车鱼贯而入,轿车四门大开,从里面下来十几个男子,面目都有些不善,工商局的保安赶紧还没走过去呢,就看到卡车篷布掀开,几十个彪悍小伙子跳了下来,在院子里列队报数,口令声震耳欲聋。

    稽查队办公室就在侧楼上,一个工作人员不经意的往楼下看去,正看到这惊人的一幕,她赶紧招呼同事们:“快看啊,这些人是干什么的?”

    大家走到窗口看下去,都觉得纳闷,只有队长眼尖,看到了刘子光,顿时吓得他声音都变调了:“快走,是来闹事的!”

    已经没有机会逃跑了,红星公司的小伙子们把稽查队所在楼宇团团包围住,刘子光带着人气势汹汹的上楼,一把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里面十几个人站在一起瑟瑟发抖,为首一人道:“你别过来啊,我已经报警了。”

    刘子光一摆手,小黄骄傲的看了他们一眼,拿着营业执照走了过去,献宝一样展示着:“瞧见了吧,红星公司营业执照正本,刚发的。”

    工商们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来打人的,而是来显摆的,眼前这张工商营业执照正本看起来显然不是假的,难道说红星公司上面也有人?

    “我们这次过来,是来取车的。”小黄说道,最近一段时间她可受够了各种憋屈,不管是工商税务还是城管市容,都是惹不起的大爷,刘总一拍屁股就走人了,她一个女孩子忙前跑后,好话说尽,还是眼睁睁看着公司的汽车被拖走,为此小黄可没少掉泪,此刻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把,三四十号汉子在后面摩拳擦掌的站着,这感觉简直太美妙了。

    “愣着干什么,麻溜的啊。”小黄催促道,长了几颗雀斑的小脸兴奋的通红。

    “吵吵什么呢?”一位领导听到动静赶了过来,看到小黄手里的营业执照,眼睛顿时一亮:“哦,哪位是红星公司的领导?”

    “我是。”刘子光站了出来,领导赶紧向他伸出了手:“哎呀,误会,我们工作中的失误还要请您多多谅解,什么都不说了,以后经常来玩,小王,还不赶紧把钥匙拿出来。”

    一番折腾后,红星公司取回了被工商局扣押的越野车,顺带着找回了面子,虽然没动手,但也把稽查队那些人吓得够呛,等他们走后,大家忿忿不平的问领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领导说:“这件事到此为止,任何人不得在外面宣传,谁泄露出去谁要负责。”

    话说得很重,大家就都不言语了,领导踱着步子回到办公室,拨通了一个号码:“尹部长么,我是工商局小马,刚才红星公司的人到局里来过了,对,对,他们办下了新的营业执照,行政处罚也被撤销了,不是胡市长打的招呼,是省里有人发话,是,是,好的,再见。”

    市委宣传部,尹卫红来回踱着步子,红星公司的强势让她有些吃惊,对方敢于如此高调,肯定有恃无恐,她想了想还是拿起了电话,拨通了某个熟悉的号码说道:“老领导,现在方便么,有些思想工作要向您汇报……”

    五分钟后,尹卫红挂上了电话,刚才老领导狠狠地批评了她一顿,身为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不去抓主管的意识形态工作,反而插手不相干的事务,还搞的满城风雨,让领导很是失望,尹卫红被骂的面红耳赤,诺诺连声,放下电话却咬牙切齿,在小本子上记下了红星公司和刘子光的字样。

    与此同时,市长办公室,胡跃进接到了一个电话,听了对方汇报后放下了电话,摇摇头苦笑一声:“这小子,还真有办法。”

    看看墙上的挂钟指向了十二点,胡市长整理一下桌上的文件,走出办公室,秘书迎上来问道:“中午平川市民营企业代表团有个午餐会,想请您过去讲两句话。”

    胡跃进摆摆手:“不去了,让老侯他们去就行。”

    秘书点点头去办了,胡跃进上了专车,对司机说:“回家。”然后开始闭目养神。

    市级干部家属区就在市政府后面,步行也只要五分钟时间,胡跃进回到家里,饭菜已经做好了,女儿胡蓉坐在饭桌前正盛汤呢。

    胡跃进把皮包放下,就要去拿筷子,胡蓉一瞪眼:“没洗手。”

    当爹的只好讪笑着去洗手,回来坐在饭桌前吃饭,故意找了几个话题和女儿聊,胡蓉却爱搭不理的,还不耐烦的说道:“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

    胡跃进故意叹口气说:“唉,算了,不说了,本来还想告诉你红星公司被工商局吊销执照之后发生的事情呢。”

    果然,胡蓉的耳朵一下子支棱起来了,嘴上却说:“谁要听他的事情……别卖关子,到底怎么了。”

    胡跃进一脸悲哀:“女生外向啊,”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