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粗壮彪悍的协管小头目名叫王召钢,今年三十八岁,九十年代初期从江北市技工学校毕业,曾经在红旗钢铁厂干过两年翻砂工,后来因为盗窃厂里的下脚料被劳动教养两年,出来后就开始混社会,开过房屋中介、混过联防队、摆过地摊,在火车站碰过瓷,无论干哪一行都没混出个人样来。

    或许在旁人眼里王召钢是个落魄的老混子,但是他自己却不这样认为,而且自我感觉相当良好,仗着认识几个社会上的朋友,整天吆五喝六,牛逼轰轰,剃个板寸头,穿一身小商品市场上买的阿迪达斯运动服,游走在各种中低档次酒店、洗浴中心、按摩房之间,俨然也是道上的一份子。

    前段时间城管执法局在社会上招募协管人员,正好一个朋友认识城管局的钟科长,就把老王介绍去了,王召钢在钟科长面前把胸脯拍得通红,牛逼吹的山响,终于得到协管分队长的职位,领到了一套涤纶混纺的豆绿色城管制服,从此成为吃公家饭的人,社会地位骤然提高,走在外面头昂的更高了。

    王召钢是老油条了,在领导面前办事儿麻利,在兄弟们面前也不含糊,遇到掀摊子之类的事情总是冲在第一线,敢打敢拼敢玩命,二杆子脾气上来,谁的账他都不买,正因为如此,协管队里那些小年轻都服他,一口一个钢哥喊得亲热无比。

    骄傲无比的钢哥竟然当众被人奚落,这口气如何能咽得下去,但他毕竟是快四十岁的人了,懂得分寸,眼前这个家伙衣着光鲜,出口成章,显然来头不小,钟科长都说不过他,又岂是自己能对付得来的。

    想到这里,他便化拳为指,遥指着刘子光的鼻子不屑地说:“要换二十年前的我,早让你见血了。”

    刘子光笑笑,并不和他一般见识。

    王召钢觉得这句话还不足以显示自己的威风,又紧跟着说道:“你别狂,我记着你了,以后出门小心点,现在世道乱。”

    刘子光笑的更开心了:“谢了,我叫刘子光,楼上的红星公司是我开的,有事你可以直接找我,咱们私下切磋。”

    王召钢立刻偃旗息鼓不言语了,既然自诩为混社会的,那道上的轶事多少也耳闻过一些,高土坡四杰之首的刘子光谁不认识啊,华清池的卓二哥、五号码头老大孟黑子,江北黑道“车王”玄哥都是他的小弟,这不过这位老大成名之后就低调了许多,很少在江北市出没,已经俨然成为江湖传说中的人物了,没想到今天竟然能在至诚小区里看见真人了。

    江岸区城管局头号刺头都蔫了,别人就更加可想而知,卡车上那些本来还摩拳擦掌的小伙子听到刘子光的名号之后也都萎了,低眉顺眼的不敢言语,把工商稽查和城管局的正式工们气得够呛,可又无可奈何。

    刘子光拿出手机来说:“你们都不要走,我现在就打电话让媒体记者、人大代表、还有胡市长来看看你们的执法水平。”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工商局和城管局也没了退路,本来是抄红星公司的,顺带着处理了一家卖冷饮的摊子而已,没想到惹出这么大麻烦来,这家伙太可恶了,偷换概念一番抨击,让同志们很被动,但现在退缩的话以后就没法开展工作了,所以必须挺起腰杆来。

    稽查队长站出来说:“刘子光,今天我们是来查封红星公司的,你不要扯其他的,跟我们回局里把问题交代清楚,冷饮摊子的事情,有关部门自然会妥善解决。”

    城管钟科长也振振有词的说:“我们奉行阳光执法,全程录像,官司打到哪里都不怕,你爱喊谁就喊谁来。”

    刘子光点点头,拨了一个号码说道:“胡市长您好,我是刘子光,我们这个小区发生一起城管粗暴执法事件,影响相当恶劣,希望胡市长能指示有关部门进行处理。”

    工商和城管们面面相觑,我靠,还真给市长打电话啊!

    刘子光给市长打完了电话,又给电视台的打:“江雪晴么,你好,我是刘子光,是啊,很久没见了,行,有空一起吃饭,是啊,这都被你猜到了,找你有事,我们家这个小区里啊……”

    他在那边欢声笑语的和电视台头号花旦煲着电话粥,这边执法人员们脸色阴沉的吓死人,两个带队的也拿出手机给各自的领导打电话呼叫增援,围观群众却是越来越多,道路都堵塞住了,执法车辆想走都没门。

    今天这个事儿纯属巧合,本来刘子光是打算去机场的,下楼就看到这一幕,本来不想管的也忍不住出手了,因为那位卖冷饮的大姐正是自家的老邻居,邓云峰的老婆范大姐

    范大姐下岗之后,经刘子光介绍在物业公司干临时工,后来又在红星公司当出纳会计,工作清闲,于是顺带着弄了两个冰柜在楼下批发冷饮,生意做的不大,小打小闹而已,没想到居然能遭到工商城管的联合执法,丈夫到外地出差去了,儿子还在上高中,忽然出了这种事,她一个妇道人家只能望天流泪,要不是刘子光出现,这两个冰柜起码要扣两礼拜,生意就别做了。

    红星公司被三番五次的查抄,刘子光根本没当回事,事实上红星公司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现在业务完全转移到了国外,小伙子们也都奔赴外地进行集训中,公司里根本就没留人,要不然的话,这场纠纷早就演变成殴斗了。

    ……

    大家都以为刘子光是在虚张声势,就算是人大代表又如何,难不成一个电话就能把市长叫来,那他岂不成了省长了?今天这个事儿闹大了也好,反正上面有人正想办刘子光呢,借题发挥一下就能让这小子吃不了兜着走。

    一分钟后,物业保安出现,开始疏导交通,但是似乎毫无作用,五分钟后,派出所110出警人员赶到现场协助维持秩序,依然没有效果,十五分钟后,电视台的采访车真的来了!而且车上下来的那位光彩照人的大美女,正是江雪晴本人。

    工商和城管的同志们汗都下来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果然,就在电视台摄影机就位后,一辆黑色的奥迪A6来到了现场,车牌号码是江B00002!

    谁都知道,江B00000是以前李书记的车牌号,李书记出事之后,这个号牌因为晦气就没人用了,现在的1号车是秦松秦书记在用,2号车则是胡市长的,看来刘子光的能量还真是不小,一个电话就能把市长搬动,市长都到了,工商和城管的援兵却没有到场,这不禁让两位小领导汗流浃背,这回有苦头吃了。

    胡跃进从车上下来,看到面前这副情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是老公安出身,又干过政法委书记,深知这种情况下应该如何处理,简单向当事人了解了情况后,他跳上卡车,伸手往下压了压,周围一片寂静。

    胡市长的声音很洪亮:“大家好,我是江北市的市长胡跃进,可能三十岁以上的人都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对,我是干刑警的,呵呵,今天咱们不谈以前的段子,就说这位大姐的事情吧。”

    这种不打官腔的讲话很快让气氛缓和了不少,大家都平心静气的听着市长继续往下说。

    “我简单了解了一下,这位大姐很不简单,下岗之后自己创业,不等不靠不要,自力更生致富奔小康,很值得提倡,不过嘛,卖东西总是要办手续的,现在工商局开展了便民365活动,凡是下岗再就业的,提供各种优惠措施……”

    下面开始出现嘘声,工商局大厅那些办事人员都是局领导的三姑六婆,门难进,脸难看,办个执照要跑断腿,这事儿江北人谁不知道。

    胡跃进当然也知道这件事,听到嘘声他并不生气,而是和颜悦色的说:“这位大姐,请你把申请营业执照的回执单拿出来,我现场帮你办理。”

    范大姐一愣,随即跑回屋里拿出一张单据,胡市长看了,脸色就难看起来,当场就让自己的秘书给工商局长打电话,还没打通呢,市工商局的一位副局长已经闻讯赶到了现场,胡市长没给他好脸色看,声色俱厉的责问他,问什么市民办个事情要等这么久,副局长赶紧解释,又是办事大厅装修改造,又是最近人手紧张,胡跃进限令他当场办理,紧接着又对城管局做了批评,责令他们立刻退还冰柜和钱包,并且在以后的执法工作中要引以为戒,绝不能再犯同样的问题。

    一场危机被胡市长迅速化解,围观群众热烈鼓掌,电视台也录下了自己想要的内容,除了挨了训的工商和城管外,皆大欢喜。

    群众们渐渐散去,胡跃进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刘子光,没有和他说话就钻进奥迪走了,江雪晴却走了过来,望着刘子光笑眯眯的说:“越来越本事了啊,市长你都敢调动。”

    刘子光呵呵一笑,把跃进车的钥匙抛给了王召钢,对江雪晴说:“等我一下。”然后走到范大姐那边安抚了几句,这才回来道:“好久不见,江大记者的气质更好了。”

    江雪晴咯咯一笑,很自然的上前挎住刘子光的胳膊说:“你呀,嘴巴越来越甜了,走,我给你做个专访去。”

    王召钢等协管们惊讶的看着刘子光和电视台的大美女如此亲昵的走了,心中各种羡慕嫉妒恨,末了只能狠狠朝地上啐了一口:“我呸!什么东西。”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