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家老太太看到儿子出现,情绪突然激动起来,挣扎着想要坐起来,牵动了输液管和心电监护,吓得两个孙女赶紧搀住老人家,袁小军更是冲了上来,跪在病床边哽咽道:“妈,儿子不孝。”

    昔日容光焕发的袁家老祖宗,此时已经风华不再,花白的头发有些蓬乱,脸上毫无血色,最主要的是眼睛里少了那种高高在上的霸气,此时她只是个患病的老妇人,而非省委家属大院里赫赫有名的袁家老太君。

    老太太嘴唇哆嗦着,能动的左手伸过来,抚摸着最疼爱的小儿子的面庞,袁小军强作出一个笑脸道:“妈,我的事情不严重,是被别人牵扯进去的,把问题交代清楚,最多罚几万块钱就没事了,您千万保重身体啊。”

    但老太太却含着泪摇头,死死抓住了儿子的手再也不松开了。

    袁副厅长叹了口气,上前劝道:“妈,小军没事,要是真有大罪,早就转移到异地审讯了,您想见都见不到。”

    老太太听了这话才稍微平静了一点,松开了手,袁小军抹一把泪,站起来对自己老婆说:“好好照顾我妈。”不等回答就扭头出去了,袁副厅长紧跟其后,刚想开口问点什么,却看到走廊里有两张陌生的面孔,浅灰色短袖衬衣胸前佩带着检察院的徽标,炯炯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袁副厅长的心情有些复杂,而自始至终袁小军都没有和姐姐有过哪怕是眼神上的交流,这让她很是放不下心来。

    袁小军跟着检察官离去了,而见过儿子一面的老太太情绪似乎也稳定多了,留下弟媳妇和女儿侄女陪着老人家,袁梓君冲早已协议离婚但一直对外声称恩爱如初的丈夫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来到了外面的阳台上。

    对着夜空下璀璨的霓虹,袁梓君从爱马仕的小皮包中拿出烟来点上,深深抽了一口,没有说话。

    “梓君,你现在也抽烟了。”方副院长似乎有些感慨,有些无奈。

    “抽了好些年了,压力大,没办法,做女人难,做女官员更难啊。”袁梓君吐出一股烟雾,淡然道:“明天我就去纪委坦白问题,家里就交给你了。”

    方副院长并没有惊讶,而是叹了口气说:“小军被捕,你再进去,这个家就完了,早知今日,我说什么也会阻止你调到机关去工作,如果你还在医院的话,就没这些事情了。”

    袁梓君苦笑着摇摇头:“你以为医院是干净的?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净土了,现在说什么都太晚了,我叫你来不是听你假设的,而是交代后事,这次小军的事情只是个引子,有人想在医疗系统内搞一次清洗,很不幸,我没站对位置,所以也不用找什么门路了,一切都晚了,我名下的存款和房产都会上缴,江北市那套房子是我当厅长前给小霏买的,应该不会充公,弟妹不顶事,小霏小霖年纪还小……我最放心不下的是小霏这孩子,你记住,千万别让她嫁给从政的男人。”

    方副院长说:“这个你不用担心,小霏心里已经有人了,小伙子还不错。”

    袁梓君说:“是那个叫刘子光的吧,论能力论人品确实不错,但小霏跟了他一定不会幸福,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就在袁副厅长托孤之际,病房里的小舅妈悄悄拽了一下方霏的衣服,示意她跟自己出去一下,方霏有些纳闷,小舅妈平时和自己很少交流,这会儿怎么突然有话要说,虽然想不通,但她还是跟了出去。

    高干病房平时病人就不多,再加上是夜晚,走廊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小舅妈面向方霏,忽然跪了下来,这下可把方霏吓坏了,赶紧去扶小舅妈,可对方就是死赖在地上不起来。

    “小舅妈,你这是干什么?赶快起来啊。”方霏慌手忙脚,乱了分寸。

    “小霏,舅妈求你了,你小舅舅的命现在就掌握在你手里了。”小舅妈声泪俱下道。

    “到底怎么回事,小舅妈你起来说话,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说就是。”

    “小霏,你先答应舅妈,要不然舅妈就一直跪着。”

    “好吧好吧,我答应你。”方霏忙道。

    小舅妈这才一骨碌爬起来,拉着方霏在走廊长椅上坐下说道:“小霏啊,这回你小舅舅可被人坑惨了,他帮朋友代理的医疗器械被查出质量不合格,那人跑了,你小舅舅倒成了顶缸的,你说说这上哪儿说理去啊。”

    方霏点点头:“我听说这件事了,最近有好几起医疗事故都是因为这个来的。”

    小舅妈说:“你小舅舅是个生意人,他哪懂得那么多,厂家说没问题,医院管采购的也说没问题,里里外外也没他的事儿啊,结果检察院反倒把他给抓了,你妈妈的面子都没用,现在就只有你才能帮上忙了。”

    方霏纳闷道:“我怎么帮忙?”

    “省团委的小韩书记一直喜欢你,如果你答应和他处朋友的话,韩家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小舅妈充满期待的目光看着方霏,大有她不答应就立刻跪倒的意思。

    方霏张了张嘴,但看到小舅妈的眼神,还是没说出口,正巧袁梓君和方副院长谈完话从阳台出来,看到女儿一脸为难的样子,袁梓君当即就明白了。

    “小霏,回病房看着姥姥去。”袁梓君轻声打发了女儿,在弟妹旁边坐了下来,小舅妈历来惧怕这个大姑姐,心里有些忐忑,泪眼婆娑道:“大姐,你要救救小军啊。”

    袁梓君说:“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赚钱别太渴,做生意和做人一样,要有底线,可是你们听了没有,为了一点回扣就把什么都抛在脑后,这个恶果,是小军自己种下的啊。”

    “大姐,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小军再怎么说也是你的亲弟弟,你帮帮忙,和上面打声招呼,我们认罚还不行么?”小舅妈眼泪又下来了。

    袁梓君用略带厌恶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弟媳妇,自己的弟弟虽然贪了点,但起码还不算太笨,就是因为这个自以为是的弟媳妇从中挑唆蛊惑,他才铤而走险什么生意都做,以至于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不是我不帮忙,是实在帮不上,案子已经报到卫生部去了,纪委和省高检成立联合调查组,省委郑书记亲自批示,不管牵扯到谁,都要一查到底,你说我有什么办法。”

    小舅妈还不死心:“韩家可以帮忙啊,韩珏不是一直喜欢咱们家小霏的么,我们两家如果结成儿女亲家的话,当公公的肯定不会看着儿媳妇家倒霉的。”

    袁梓君笑了笑,弟媳白在省委家属大院住了这么些年,还是一点政治头脑都没有,暂且不论两个年轻人是否能走到一起,在政治斗争面前,夫妻父子都能反目成仇,划清界限,更别说什么儿女亲家了。

    她鄙夷的笑了笑说:“你刚才和小霏谈的就是这个?”

    小舅妈心虚的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大姐,我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再说妈不是一直想让小霏和韩珏交往的么?”

    “那是以前,现在袁家出事,韩家躲都来不及,哪会主动把麻烦望身上拉,好了,你也该休息了,累了一天了都。”袁梓君拍拍弟妹的肩膀,起身走了。

    ……

    第二天一早,省纪委的一辆小车驶入了卫生厅大院,两个便装男子从车上下来,熟门熟路的走进了卫生厅党组成员,纪检组长的办公室,向他出示了一份文件,纪检组长看了一遍后,露出沉痛的表情,什么也没说,带着来人进了会议室,然后让办公室主任去把袁副厅长请来。

    五分钟后,办公室主任报告说找不到袁副厅长,办公室没人,打手机也关机。

    纪检组长马上紧张起来,问道:“最近袁副厅长有什么异常举动么?”

    办公室主任说:“一切正常,早上还和我打了个照面呢,这一会工夫就不见了,她的专车没动,司机小李和秘书也都不清楚她的去向。”

    “知道了,你忙你的去吧。”纪检组长挥手让办公室主任离开,对纪委的同志说:“我怀疑袁梓君可能畏罪潜逃了,我们必须在机场车站进行布控。”

    纪委的同志笑了笑:“一切均在我们掌控之中。”说着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几句后,神情有些玩味:“根据手机定位,袁梓君现在的方位正好是纪委办公楼。”

    袁梓君是在前夫的陪同下去省纪委自首的,虽然已经秘密离婚,但方副院长依然是她心中永远的港湾,在纪委书记面前,她坦承了自从担任主管基本药物招标采购和公费医疗监督管理以来所收受的贿赂和违规办理的各项事务,数额之大,问题之严重,让一旁陪同的方副院长冷汗直流。

    五份省城高档住宅的房证,一盒子珠宝玉器,还有一叠使用化名的存款单,都放在了纪委书记的桌子上,这只是袁梓君收受贿赂的一部分而已,还有大量进口奢侈品和外汇、证券由于无法随身携带而没有上缴。

    这些情况,纪委基本上是掌握的,所以纪委书记并没有很惊讶,他严肃的说:“袁梓君,到目前为止,你的态度还算诚恳,本来纪委是准备派人去单位对你进行双规的,现在看来这一步可以免了,但相应的程序还是要走,你暂时不用回去了。”

    袁梓君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朝方副院长挤出一个微笑:“老方,谢谢你陪我,家里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方副院长叹口气,眼神很复杂的看了妻子一眼,转身去了。

    ……

    医科大附属医院,小舅妈一夜没合眼,好不容易等到上班时间,便开始抱着手机四下联系,可是丈夫的事情还没打听到,又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大姑姐袁梓君被省纪委双规了!

    晴天霹雳啊,小舅妈当场就傻眼了,自打袁家老头退二线以来,家里就江河日下,不比从前,只剩下一个当副厅长的姐姐维持着,袁小军两口子仰仗着这个姐姐没少捞好处,现在连大姑姐都进去了,袁家是真的完了。

    小舅妈垂头丧气,甚至觉得来来往往这些医护人员看自己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以前是高干子弟,现在是贪官亲属,这种落差让她很彷徨,很无助。

    唯一的救命稻草只有婆婆这尊菩萨了,小舅妈来不及多想,跑进病房,把值了一夜班的外甥女支走,扑通一声跪在婆婆面前,涕泪横流:“妈,出事了,大姐被双规了,现在只有您老人家出面才能救袁家了。”

    袁家老太太的病情刚刚稳定下来,哪能经受得住这种打击,呼吸急促,嘴唇哆嗦,眼睛一闭昏死过去。

    “妈!妈!你怎么了?医生,医生,快救人呐!”小舅妈凄厉的声音在高干病房内外回荡着。。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