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家里一直是老爸当家作主,现在老爸病倒了,老妈自然就扛起了这副重担,老人家当机立断喝令儿子:“还不麻溜的去追。”

    “噢,这就去。”刘子光拔腿就走,还没走出几步就被叫住,“回来,把镯子带上,告诉小方,阿姨就认她这一个儿媳妇。”

    从老妈手里接过手镯,刘子光疾步下楼,驱车直奔省城而去,根据推断,昨晚在方霏家楼下看见过袁副厅长的奥迪专车,所以方霏一定是跟她妈妈一起乘车回的省城,如果速度快点应该可以追上。

    正是下班时间,路上车多人多,刘子光一手把着方向盘,一边不停拨打着方霏的手机,对方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前面堵车严重,刘子光把手机往副驾驶位子上一都,从仪表盘下面拿出警灯扣在车顶上,鸣响了逆行向前驶去,他车技精湛,车速又快,不大工夫就冲出了市区繁华地带,直接上了外环,奔着高速路口去了。

    忽然手机响了,他还以为是方霏打来的,心中一阵激动,抓过来按下接听键说道:“打你电话一直关机,你现在哪里?”

    “我没有关机啊。”听筒里传出李纨纳闷的声音,随即又说道:“晚上公司设晚宴招待首都的客人,如果你有时间的话还是来一下比较好。”

    “我现在去省城,没时间参加宴会。”刘子光说。

    “去找她?”李纨幽幽的问道。

    “对。”刘子光一咬牙,简短的回答道。

    沉默了一会,李纨叹了口气说:“好吧,这边我来招呼,你忙你的,我说过,尊重你的选择,谢谢你为至诚所做的一切,真的。”

    听筒里传来忙音,刘子光心底也发出一声叹息,他不是矫情的人,更不是在感情面前纠结万分的小男生,他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那就是迎娶方霏,虽然这样会伤害李纨,但两害他只能取其轻,就像李纨说的那样,她还有至诚,还有儿子,但方霏却真的是一无所有。

    方霏的忽然离开,以及信上的那些话,都让刘子光隐隐心疼,方霏是个好女孩,她这样做绝对不是欲擒故纵,或者临阵脱逃,而是因为她真的太善良了,她早已看出刘子光的心思,不忍让他为难,才做出这种举动来。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以一百八十公里的时速飞驰着,超过了一辆又一辆的汽车,但始终没有看到袁副厅长的专车,刘子光急了,一脚油门下去,这辆五年车龄的奥迪A62.4排量轿车发出一阵咆哮,速度上升到了二百二十公里,远远超过了高速公路的最高限速。

    江北市到省城不过四百公里,平时四个小时的车程刘子光用了两个小时就开完了,路上他不断拨打方霏的电话,可是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来到省城之后,直接开到了省委家属大院门口,对门卫说:“我找卫生厅的袁副厅长。”

    门卫看了他一眼,竟然没有像上回那样打电话核实,而是直接将会客签名本递了过去,让他签下名字和车号就放行了。

    来到袁家的别墅门口,却只见大门紧闭,房间内一团漆黑,敲门也没人答应,再看看车库,空荡荡的一辆汽车都没有。

    刘子光心中狐疑,袁家难道出了什么事?按理说就算都出门去了,也应该留下保姆看家啊。

    他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始终不见有人回来,而且来来往往的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一直傻等不是办法,刘子光驱车出了大门,停在路边,返身回到传达室,几个保安正端着饭盒在里面吃饭呢,一圈中华烟散过去,保安们脸上就都带了和善的微笑。

    “哥几个,知道最近袁家出了什么事么?”刘子光问道。

    “哦,袁家老太太住院了,好像挺重的。”一个中年保安答道,顺手将中华烟夹在了耳朵上。

    刘子光又递上一支烟:“知道在哪个医院么?”

    “他们老干部有病一般都住医科大附院。”保安说。

    刘子光说声谢谢,回来驱车开到了医科大附属医院门口,继续拨打方霏的手机,这回竟然打通了,听筒里传来方霏低低的声音:“喂?”

    “你在哪里?怎么一直关机?家里出了什么事?还有你那封信到底写的什么?”刘子光连珠炮般的问道。

    “对不起,飞机上不让用手机的,然后手机又没电了,刚换上电池……我在医科大附属医院高干病房,姥姥病了。”方霏小心翼翼的解释着。

    “我就在门口。”刘子光说。

    “好的,我马上下来。”

    不大工夫,就看到一个身段苗条的女孩从医院里跑出来,在大门口东张西望一番,终于发现了刘子光的汽车,这才把双手背在身后,一蹦一跳的走过来,站在车门旁低头笑吟吟地喊了一声:“臭坏蛋,你来了。”

    刘子光从车上下来,假装生气的戳着方霏的脑袋说:“你真行啊,还搞什么留信出走,快结婚的人了还那么幼稚,你打算把我抛下跟老和尚私奔么?”

    方霏嘟起了嘴:“人家只是想让你考虑清楚嘛,其实她也挺可怜的,一个人带着孩子,撑着那么大的公司,想想都觉得艰难……”

    再抬起头的时候,方霏眼眶里已经含了泪:“其实我知道,你太优秀了,很多女孩子都喜欢你,虽然我很笨很迟钝,但也能从她们看你的眼神中发现这一点,和她们相比,我不是最漂亮的,也不是最合适你的,在事业上、工作上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我唯一的优势仅仅是比她们早认识你而已,我没有权力独霸你,更不能仰仗你父母的感情要挟你,那不是我想要的婚姻。”

    刘子光无语,别看方霏整天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其实心里比谁明白,经历了无数风风雨雨的考验,这个女孩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懵懂娇憨的急诊科实习小护士了。

    “或许你自己都没发现这些转变,那天你送我回家的时候,我问你忘了什么没有,你说没有,其实你还是忘了。”

    “忘了什么?”事到如今刘子光还是摸不着头脑。

    “没什么,只是一个吻别而已。”

    刘子光恍然大悟,这些潜移默化的变化自己确实没有意识到,曾几何时,方霏在自己心中是唯一的存在,但是现在那个位置上却悄悄多了几个人。

    见刘子光沉默,方霏却扑的一声笑了:“傻瓜,苦着脸做什么,我不是说了么,给你选择的权利,但最终我还是尊重你的选择啊。”

    这回刘子光终于明白,一把将方霏单薄的身子揽进怀里:“不用选了,我只要你。”

    “嗯。”方霏仰面朝着他,用力的点点头,花瓣般的嘴唇微微张开,露出一枚枚贝壳般晶莹的皓齿,这回刘子光没再犯傻,狠狠的吻了下去,昏黄的路灯下,医科大附院门口上演着一幕浪漫爱情故事。

    良久,两人才分开,方霏的脸蛋变得红扑扑的,轻轻推开了刘子光:“我得回去了,姥姥病的很重。”

    “什么病?需要帮忙么?”刘子光问道。

    “和你爸爸一样,中风偏瘫,用不到你的,我们一家都是医务工作者,对了,你这么快就到了省城,是飞来的么?”

    “哪儿啊,我开车过来的。”

    “啊!下次绝不许这样开快车了,太危险了。”

    “知道了,来,戴上这个。”刘子光拿出了那对翡翠手镯,方霏乖乖伸出手让刘子光给自己戴上了手镯,又说道:“我们家人都不喜欢你,所以你还是别出现的好,还有,咱们要结婚的事情他们还不知道,我怕你万一忍不住说出来,姥姥的病情又要加剧,反正你也帮不上忙,还是赶快回去忙你的事情吧。”

    刘子光点点头:“好吧,那我就不添乱了,有事电话联系,不许再关机了。”

    正说着呢,方霏的手机又响了,她拿出来看了一眼说:“不好,妈妈找我了,我要上楼去了,再见啊。”说完拔腿就跑,跑步的架势分明还是个小女生。

    刘子光苦笑着摇摇头,回身上车准备离去,正当他调头驶离之时,一辆省高检牌照的面包车驶入了医院大门。

    高干病房内,袁家老太太戴着氧气面罩躺在病床上,心电监护、输液管一应俱全,老人睁开眼睛,扫视着室内每一张面孔,满脸担忧之色的女儿,许久未见的前女婿,惶惶然的儿媳妇、还有方霏袁霖一对孙女,但唯独少了儿子袁小军。

    老人家的嘴唇动了动,但没有发出声音,两天前,检察院的人从家里将儿子带走之后,她就突发了左脑梗塞,影响到了语言神经,现在已经不能说话了。

    “妈,您别担心,小军马上就来。”袁梓君趴在床边低声说道。

    老人哼哼了两声,似乎有话想说,但却说不出来,唯有眼中两行浊泪无声地表达着她的想法。

    “我和纪委、政法委、高检那边都沟通过了,小军没事,只是协助调查,过几天就能回家,妈,您放心养病就是。”袁梓君说完,就听到房门被敲响,回头一看,是弟弟袁小军来了。

    两日未见,昔日红光满面的袁衙内已经变得不敢认了,满脸憔悴,胡子拉茬,眼窝深陷,眼神恍惚,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妈,我来了。”袁小军拖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过来。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