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事情更加令人惊讶,薛丹萍提出要和至诚集团的常务董事刘子光先生进行单独会晤,其他人不得在场。

    放着老总不去谈,却要找下面的董事谈,这不是扯谈么,众人面面相觑,但李纨却没有丝毫不满的意思,甚至充当了助理的角色,亲自安排了一间小会议室,让薛丹萍和刘子光在里面谈话,所有人等一律不得靠近,端茶送水的任务也是交给华夏矿业的易永恒。

    和聪明人交流就是简单,整个会谈过程不过二十分钟,薛丹萍和刘子光就走出了会议室,薛丹萍当众宣布,出资一千万美元和至诚集团共同组建一家海外建筑公司,专门承担华夏矿业在世界各地的基建工程。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差点让李纨幸福的昏倒过去,这可是天大的利好消息啊,这个新闻发布之后,至诚的股票起码能翻上五倍!哪里还要求人护盘啊,二级市场上的游资怕是要象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般冲过来疯抢了,而至诚集团的业绩也将会再创新高,在这种好到让人不敢相信的情况下,只有脑壳里进了水的人才会在股东大会上弹劾自己。

    薛丹萍公务繁忙,谈完这件事就要立刻返回首都,此时她的心情是极其舒畅的,甚至有一种浴火重生的感觉,至诚集团面临的内杠,华夏矿业也正在进行,董事局里一帮人反对自己,他们揪住唐克里里投资失败的事情大做文章,要不是上面有人压着,自己还真危险,就在今天上午,主管这一块的副总理还约谈了自己,督促华夏矿业尽快开展切实有效的海外铁矿石来源,言下之意是如果办不好就要换人了。

    形势迫在眉睫,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远在西非那个动乱小国地底下蕴藏的三十亿吨品位极高的富磁铁矿,华夏矿业不缺钱,缺的是属于自己的海外铁矿,有了高品位、高储量的铁矿石,就能摆脱三大矿业巨头的垄断,就能节省天文数字的外汇,就能让中国钢铁业界扬眉吐气,由此带来的功绩简直不可想象。

    所以当易永恒提出动用大量资金为至诚集团护盘的时候,薛丹萍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答应了,至于花费八十万人民币购买刘子光家对门的房子这种小事,简直连提都不用提,易永恒用自己的黑钻信用卡就直接办妥了。

    处在薛丹萍这种位置,考虑问题比一般人全面多了,掌握的信息也相当丰富,至诚集团刚上市不久,据说当初还闹出一些绯闻来,集团老总是个年轻貌美的寡妇,而刘子光又是侠骨柔情的单身男子,要说他两人之间是清白的,鬼才信。

    薛总当即做出指示,除了动用本集团的自有资金对至诚的股票进行护盘之外,又筹措了天文数字的资金作为备用,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把至诚封在涨停板上,要是出了闪失,证券部的一帮人就卷铺盖回家算了。

    老总一句话,大家无不慎重对待,华夏矿业是巨型国企,和多家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的关系都很良好,论起实力来,又岂是玄武集团这种民营企业能比拟的,一天下来,至诚股价岿然不动,易永恒那边也报告说房子的事情办妥了,刘子光的父母相当满意,薛丹萍见火候差不多了,便带着助理直飞江北,名义上是考察江北矿务局的几个破产矿山,其实是来找刘子光商讨大事。

    会谈相当成功,都是聪明人,客套吹捧什么的就都省了,薛丹萍直接提出要参股西萨达摩亚铁矿,先期投入十亿美元,可以不取得控股权,但必须获得优惠进货价,刘子光表示初步同意,反正总是要有人投资的,与其便宜外国人还不如交给国企来做,他们虽然人迂腐点,但资金实力雄厚,只要关系打通,办起事来也算利索。

    除了巨额投资之外,薛丹萍还提出一个让刘子光无法拒绝的条件,那就是华夏矿业将参股至诚集团,共同组建一家工程公司来负责铁矿及其周边设施的建设任务,也就是说,至诚集团也将在这一块蛋糕中分取相当可观的份额。

    至诚集团虽然已经成功上市,但在业界只不过是小字辈水平,业务范围只限江东省范围内,和华夏矿业这种企业比起来,至诚集团就像是参天大树旁的小树苗一样孱弱稚嫩。

    选择至诚作为合作伙伴除了向刘子光示好之外,还有实际意义上的用场,那就是通过合资公司这个合理合法的途径,按照股利和薪酬的方式向刘子光支付回扣,当然等铁矿运行起来之后刘子光肯定不会在意这点小钱,但在乎不在乎是一回事,给不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次合作,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双赢,双方各取所需,都赚了个满盆满钵,薛丹萍将易永恒留下处理相关事宜,自己带着助理先行赶回首都,那边还有一摊子内乱等着她平息呢。

    李纨和薛总热情握手告别,两个执掌公司大权的女老总心有灵犀,相视微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刘子光和李纨一起送薛总去机场,车上薛丹萍对刘子光说:“说起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分,我儿子和您的邻居温雪是大学同学呢,而且他正在江北旅游,这次来得太急,我也没时间去看儿子。”

    “呵呵,真是巧啊,看来我们的合作冥冥之中早有天意注定。”刘子光笑道。

    李纨也跟着说:“看来您真是和江北有缘,以后薛总要经常来做客啊。”

    薛丹萍脑海里浮现出一张英俊的面孔来,心中一阵酸楚,嘴里却笑道:“一定会的。”

    到了机场,再次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本来薛丹萍打算乘坐稍晚一些的民航回京,刘子光却免费提供了自己的私人飞机,一架庞巴迪喷气式公务机,来送薛总回去,薛丹萍暗暗惊讶,看来刘子光已经从别的渠道进行了大规模的融资,自己要是再晚一步,怕是连铁矿渣滓都抢不到了。

    他们在停机坪上握手告别的时候,远处候机楼落地长窗后面,一双眼睛正望着刘子光和李纨。

    “小霏,要登机了。”远处一个中年妇人说道。

    “来了。”方霏最后瞥了一眼刘子光,轻叹一口气,提起行李向登机口走去。

    ……

    回到公司,易永恒将一串钥匙交给了刘子光说:“对门的房子帮您腾出来了,家具家电都是新买的,希望老人家住的满意。”

    刘子光接了钥匙说:“易秘书费心了。”

    “哪里哪里,一点小忙,不足挂齿。”易永恒赶紧客气,他心里明白,按照刘子光的财力,别说买下对门的房子了,就是把整栋楼,整个小区买下来恐怕都不是难事,但能不能是一回事,做不做又是另外一回事,易永恒动用公帑买下这套八十来平米的房子租给刘子光,不过是表达一种合作的诚意罢了,这一点不用明说,双方都懂。

    接下来的事情就没有刘子光的事儿了,李纨自会安排精兵强将和易永恒商讨如何组建合资工程公司的事情,看看晚饭时间快到了,刘子光便驱车来到了医院。

    老爸的中风不很严重,现在患病半边身子已经可以动了,只有手指末端还麻木一些,但经过各种治疗,康复指日可待,来到病房的时候,却没看到方霏的人影,老妈见儿子来了,便拿过一个盒子说:“小方给你的。”

    刘子光接过这个不大的盒子,掂一掂,没有多少分量,包装的倒是很严实,撕开外面的包装纸,露出里面的东西,一副翡翠手镯和一封信。

    “方霏人呢?”刘子光来不及看信,赶忙问道。

    “她没告诉你?她家里有事,回省城了。”老妈说。

    一股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刘子光来到走廊里,抽出了信纸,上面是方霏写给自己的话。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和父母一起回省城去了,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你不用为我担心,一切都会处理好的。

    我们的婚礼,恐怕要拖延一段时间了,让伯父伯母失望,真的很抱歉,这几天我想了很多,也许是我太敏感吧,从你的眼中我看出你有很多放不下的人,放不下的事,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尊重你的选择,别急着到省城来找我,我们都需要认真的思考一下,为自己负责,为别人负责。

    永远爱你的方霏”

    “怎么回事?这不是我给小方的镯子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妈已经站在了身后,一把夺过那对翡翠镯子质问道。

    “没什么事,方霏家里有事回省城了。”刘子光徒劳的辩解着,但这点伎俩哪里骗的过老人家,老妈从来都没发过这么大的脾气,厉声喝道:“定亲的信物都退回来了,你还糊弄妈,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对不起人家小方了!”

    刘子光百口莫辩:“我真的啥也不知道啊。”

    “怎么了,你们在外面吵什么?”老爸在屋里喊道。

    老妈赶紧压低了声音:“这事儿千万别让你爸知道,要不然又要高血压,你赶紧去给我把小方追回来结婚,以后再也别惹人家生气,不是当妈的说你,你是快结婚的人了,也得注意点影响,少和外面那些小姑娘,小媳妇瞎胡闹,人家小方那么好的姑娘,以前咱家那么穷的时候都没嫌弃你,你要是对不起人家,我可不饶你!”

    刘子光诺诺连声:“妈,我知道了,我以后不敢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