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汝宁从小学京剧,起早贪黑的训练造就了他坚韧不拔的性格,多年商海历练又让他养成了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气度,眼前发生的事情根本不足以让他惊慌失措,反而觉得事情变得有趣起来。

    玄武集团业务面很宽,涉及房地产、钢铁、金融等各方面,穆连恒很快便通过关系联系到了华夏矿业的秘书处,一通交流后,他拿着电话尴尬的对陈汝宁说:“陈总,华夏矿业的薛总正在国务院开会,联系不上。”

    陈汝宁冷哼一声,对方甚至不屑于接自己的电话,这让一向眼高于顶的他倍感侮辱,副部级了不起啊,不一样是企业而已,论起身家来指不定谁更多呢。

    “给我砸。”陈总坐在大班椅里,翘起了二郎腿,一副气定神闲的架势,对方只是护盘而已,犯不上倾尽全力,而自己却是倾尽全力来收购至诚的股份,早就做好了不死不休的准备,别看对方用巨量买单封住涨停板,其实只是虚张声势而已,苗头不对,自然会随时撤单,玄武集团长期从事金融证券业,集团里颇有几个操盘高手,故弄玄虚,低吸高抛的事情做的多了,恶意收购别人的公司也是驾轻就熟,所以陈总一点也不担忧。

    办公室里坐着十几个人,每人面前都摆着一台电脑,玄武集团在证交所申办了临时席位,再加上相熟的几家证券公司的席位,可以做到多路出击,资金面更是宽裕的很,这年头谁用自己的钱炒股啊,都是融资操作,昨天穆连恒说的五亿资金,就是指的融资金额,如果需要的话,这个数字还能再扩大两倍。

    操纵股价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手上有钱不是最主要的,关键是要有筹码,吞掉至诚集团,是陈汝宁早就定下的战略目标,从至诚上市的那天起,玄武集团证券部就在暗中吸纳至诚股票,将近一年的时间内利用数百个账户购买了大量股票,可谓弹药充足,再加上尹志坚手上掌握的流通股,在这场金融战中占到了绝对优势。

    操盘手们连续发动攻击,一笔又一笔的卖单如同奔流的江河一般,激烈冲击着股价,但买盘却象浩瀚的大海一般,悄无声息的接收了这些惊涛骇浪,短短半小时内,十万手股票易手,至诚股价岿然不动。

    中午吃了一顿简单的自助餐,陈汝宁、尹志坚、还有许久未曾露面的前大开发总裁,现任玄武集团江北分公司总经理聂万龙坐在桌子旁,一边吃饭一边讨论着如何收购至诚集团的事情,仅在一年前,尹志坚和聂万龙还是死敌,今天竟是同一条战壕中的战友,真让尹志坚感慨世事无常。

    一点钟开盘,指数开始反弹,上午一直保持涨停板状态的至诚集团由于利好刺激,忽然涌入大量的机构和散户买单,多方力量得到了加强,穆连恒一脸担忧的建议说,照目前形势看,怕是把所有筹码都砸进去也没用了,不如等明天再说。

    玄武集团里颇有几个操盘好手,空手套白狼的本事绝对没的说,但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也不免望洋兴叹,再高明的手段也抵不过人家资本雄厚啊,根本不和你讲什么套路,海量的买单堆在那里,任你怎么抛售都照单全收。

    下午两个小时的交易时间内,至诚的股价一直保持在天花板,玄武集团抛售的巨量股票都被人买走,眼瞅着手上的筹码越来越少,尹志坚不禁隐隐担心起来,但陈汝宁却是一副大将风度,指挥若定,谈笑风生,越是遇到强劲的对手他越是兴奋,玄武集团在资本市场上也算是大鳄级别的存在,玩这个他在行的很。

    三点钟收盘了,经过一场没有硝烟的鏖战,终于还是没能把股价打下去,反而损失了许多筹码,不过大家都不担心,金融市场上的战斗不会在那么快结束,只要有一方没有认输,那就能继续打下去。

    “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撑多久。”陈汝宁拔出嘴里的雪茄,轻蔑的说道。、

    “陈总,有消息。”,穆连恒拿着一部Ipad走过来,神情有些不自然。

    陈汝宁沉吟一下,接过Ipad一看,新浪财经报道上,有关于至诚集团的利好消息,说是至诚集团有可能接下华夏矿业的某海外项目,标的高达数千万美元。

    这可是绝对的超级大利好,陈汝宁冲尹志坚招招手:“你来。”

    尹志坚看到这则新闻,眉毛也拧到了一起:“这是谣言,绝对没有这回事,至诚集团和华夏矿业在今天之间都没有任何方面的联系,怎么可能把几千万美元的合同不经过招标就交给至诚,这决不可能。”

    “是不是真的,你打个电话不就知道了,如果纯属无中生有的话,你这位至诚副总是不是要召开新闻发布会进行辟谣呢?”陈汝宁依然是气定神闲,有尹志坚这个至诚第二号人物在,他自然有恃无恐。

    尹志坚马上打电话给公司里的老部下打探消息,低声询问了几句之后说:“至诚的财务总监已经换成李纨的人了,我也被开除了。”

    陈汝宁有些不耐烦:“我让你问的是关于华夏矿业的事情。”

    “我的信息渠道已经被隔绝了,接触不到决策中枢,所以没有消息。”

    尹志坚也很无奈,他了解李纨,李纨同样也很了解他,正式决裂之后,李纨立刻将所有和尹志坚关系密切的职员辞退或调离岗位,在第一时间隔绝了尹志坚的信息来源。

    陈汝宁哈哈大笑:“小娘们够狠的啊,没关系,迟早要走这一步,反正已经决裂了,也不在乎什么开除不开除的,咱们联手把至诚买下来,你就是新的总裁,谁笑到最后,才笑的最好嘛。”

    尹志坚默默无语,心中百感交集,虽然他也料到李纨会这么干,但事到临头心里还是有些抑郁。

    ……

    此时,至诚集团的办公室里却是一片欢腾,至诚集团刚上市没多久,公司证券部门也缺乏经验,资金更是捉襟见肘,本来大家对打赢这场保卫战都不抱希望的,哪知道竟然赢得如此轻松,根本没有动用自有资金就忽然成功了。

    “李总,传真。”小江拿着一份传真走了进来,李纨接过来一看,顿时喜上眉梢,递给刘子光说:“特大利好,华夏矿业要和至诚集团联手海外项目。”

    刘子光瞄了一眼,顿时笑了,这只是一份不具法律效应的商业信函而已,不过股票市场上这就是货真价实的利好,华夏矿业此举无非是给自己的投名状而已,至诚集团能不能吃到这块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那先要看自己会不会允许华夏矿业投资西萨达摩亚铁矿。

    李纨心情大好,摩拳擦掌,华夏矿业此举无异于雪中送炭,但更让她高兴的还在后面,正当她准备亲自起草回信的时候,前台报告说,有一位自称华夏矿业董事会秘书的人来访。

    “请他进来,哦不,我亲自去迎接。”李纨眼睛一亮,立刻向外走去,刘子光微微一笑,也跟在后面,忽然手机响了,是医院打来了,他赶忙停下接电话。

    “小光,对门小赵搬家了,房子空出来要往外出租,问咱们租不租呢?”老妈的声音透着兴奋。

    “那就租呗。”刘子光不假思索的说道。

    “那我先答应下来,回头你去办手续交押金,就这样吧。”老妈喜滋滋的挂了电话。

    一行人来到前台,却看到不止一位访客,大热的天,这些人都穿着考究的西装,居中一位保养极好的中年妇人,雍容华贵,气度逼人,一看就知道绝非等闲人物。

    “如果没猜错的话,您就是华夏矿业的董事局主席兼总裁薛女士吧。”刘子光说。

    妇人微笑着点点头:“你们好,我是薛丹萍。”

    李纨顿时惊呆了,华夏矿业的大名她是如雷贯耳,万没想到对方的董事长兼总裁会毫无预兆的驾临至诚集团,再加上今天华夏矿业帮至诚护盘的事情,加在一起让她产生许多联想,心底也抑制不住的兴奋起来。

    “薛总您好,我是至诚集团的李纨,久仰您的大名了,您的光临让我们感到非常荣幸,里面请。”说着李纨侧身做了个有请的手势,将众人请进了公司,来到会客室分宾主坐下,开始互相介绍。

    薛丹萍此次前来江北市,只带了一个秘书,两个助理,还有一个是江北矿务局方面陪同的工作人员,刘子光一眼就认出那人是自家的邻居赵家勇,想到刚才老妈打的电话,他不禁暗暗点头,看来薛总的工夫做的很足啊。

    对方介绍完毕,李纨开始介绍自己这边的人员,当介绍到刘子光的时候,薛丹萍露出很奇怪的表情来,主动向刘子光伸手道:“我的秘书为了找你,几乎累断了腿呢。”

    刘子光笑道:“易秘书的毅力很令人敬佩。”

    易永恒就在一边笑着不说话,刘子光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看来自己这些天来做的努力还是很有效果的,再加上薛总最后的亲自出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就算刘子光此前多么讨厌自己,这回也弥补过来了。

    李纨狐疑的看着薛丹萍,又看了看刘子光,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但有一点她很清楚,那就是华夏矿业老总的突然造访,绝对不是要和至诚谈什么合作,而是来找刘子光谈事。

    至于矿务局派来陪同华夏矿业高管的赵家勇,更是惊得眼睛都直了,乖乖我的天,我家对门究竟住着何方神圣啊,连华夏矿业的老总都巴巴的满世界找他。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