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立医院,今天轮到刘子光陪床,他先扶着老爸在走廊里散了一会步,然后一个人在阳台上打了半个小时的电话,进行了一番周密的安排。

    回到病房,方霏已经来了,还熬了一锅鸡汤带过来,不过她的脸色明显看起来很差,刘子光问她出了什么事,她吱吱唔唔半天也说不上来。

    “猜猜看这是什么?”刘子光掏出一个小盒子说道。

    “猜不出来。”方霏摇摇头。

    刘子光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对白金指环,式样简单大方,在灯光下闪着光芒。

    方霏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忙不迭的接过来欣赏着,发出赞叹:“哇,是蒂梵尼的呢,真好看,送给我的么?”

    刘子光笑道:“傻丫头,这是结婚戒指,我刚买的。”

    “嘿嘿,我当然知道。”方霏爱不释手的摆弄着这一对指环,忽然说道:“内圈应该刻上名字的,这样才算结婚戒指。”

    刘子光忙点头:“对啊,有时间我们去首饰店刻名字。”

    “明天吧。”方霏喜滋滋的将小号的指环往无名指上套,可是尺寸有些大,戴在手指上随时会滑脱下来。

    “买的有点大,不过可以换的,明天不行,我有重要的事情,再约时间吧。”刘子光说。

    “没关系,是我的手指太细了。”方霏倒是不太在意,摘下戒指还给刘子光,拿起包和保温桶说:“我该走了。”

    “我送你。”刘子光也站了起来,陪着方霏下楼上车,向方霏家驶去。

    下雨了,细细的雨雾飘拂在挡风玻璃上,雨刮器来回刮动着,方霏只是呆呆的望着外面,一言不发。

    “你在想什么?”刘子光问道。

    “我在想你第一次送我回家的情景,那时候你开着一辆敲诈来的轿车,一路上闯了七八个红灯,还差点撞到人。”方霏说到这里笑了一下,随即又叹了口气。

    “一晃已经三年了,很多人,很多事都在改变,就像这路上的法国梧桐,三年前还是郁郁葱葱,遮天蔽日,现在却只剩下一截光秃秃的树干……刘子光,你变了没有?”方霏忽然扭头看向刘子光。

    这丫头最近发什么疯,刘子光隐隐有些忧虑,但还是斩钉截铁的说:“我没有变。”

    “逗你的,看你严肃的那个样儿。”方霏忽然咯咯笑了起来。

    到了楼下,雨下的更大了,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停在楼前,挂的是省直机关的牌照,方霏看到后惊讶道:“奇怪,妈妈怎么来了。”

    刘子光把车停在单元门口,方霏下了车回望他,欲言又止。

    “上去吧。”刘子光说。

    “你不觉得该做点什么?”

    “什么?”刘子光满脑子都是明天如何护盘收购的事情,对方霏的问题有些摸不着头脑。

    “没什么,妈妈来了,你知道她不喜欢你,所以就不请你上去了,再见。”方霏说完,转身上楼去了,刘子光驱车离开的时候,瞥了一眼袁副厅长的奥迪车,车里亮着灯,年轻的司机正低头看杂志。

    ……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刘子光驱车来到了至诚集团总部,总裁办公室里已经坐了几位董事,一块巨大的液晶屏幕上显示着至诚集团昨天的收盘价,连续几天股票都拉了阴线,图形已经完全走坏了,各种技术指标均显示这支股票已经陷入万劫不复。

    “昨天董事会通过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商讨罢免董事长的动议,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今天开盘前的集合竞价就会收到大量的卖单,极有可能会封在跌停板上。”至诚集团证券部的一位经理指着屏幕介绍道,那一根根拉着长长上影线的K线如同一枚枚铅坠般往下沉,看得人极不舒服。

    李纨看了看刘子光,刘子光回了她一个胸有成竹的笑容,昨晚他联系了几个朋友帮忙出手护盘,今天金融市场上怕是要有一番恶战了。

    九点半终于到了,股市开盘,由于受周边股市和日本经济崩盘的影响,今天沪深两市都是跳空低开,开盘即有大量抛盘涌出,到处一片惨绿,站在李纨这边的董事会们都忍不住低声叹了口气,屋漏又逢连夜雨,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今天至诚的股票肯定要跌停了。

    连李纨都扭过头去,不忍看到至诚股票跌停的惨状,连老天都在帮尹志坚啊,大势如此,尹副总连砸盘的筹码的省了,直接跟着捡便宜就行了。

    但是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证券部的那个经理推了推眼镜,不可置信的望着大屏幕,用颤抖的声音说:“涨停了!”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至诚集团的股票竟然涨停板了,价格从开盘第一秒钟就被牢牢地封在涨停板上,外盘超过内盘十倍都不止。

    虽然如此,但抛压依然很重,不明真相的散户和别有用心的大户疯狂的抛出筹码进行砸盘,但每一笔卖单都被接住,就如同泥牛入海一般不见踪迹。

    大家全都兴奋起来,愁容一扫而光,充满敬佩的目光看向李纨,李纨矜持的笑笑,将目光投向了刘子光。

    刘子光耸耸肩,表示小事一桩,不值得大惊小怪。

    与此同时,万龙大厦顶层,玄武集团的总裁陈汝宁和至诚集团的副总尹志坚也正在观看股票的走势,按照他们的计划,今天趁着大盘走软的局势,用一个大单将至诚的股价封在跌停板上,狠狠的掐灭所有小散户的信心,让他们连割肉的机会都没有,然后再趁机悄悄吸纳,以低价收购至诚的股票。

    至于对方的反击,尹志坚根本没考虑在内,至诚的财务总监是他的人,公司账面上有多少钱他再清楚不过了,流动资金不会超过一百万,就凭这点钱,在资本市场上连个水花都砸不起来,拿什么和玄武集团斗啊。

    股市开盘了,局势比预期的还要好一些,大盘跳空低开,数百支股票封在跌停板上,触目所及全是绿色,陈汝宁和穆连恒忍不住拍手叫好,尹志坚却只是苦笑了一下,向自己曾经奉献过无数心血的公司下手,心里总归会有些不舒服。

    “这下不用我们砸盘,光那些散户的卖单就够把股价封在跌停板上了,哈哈。”陈汝宁意气风发,拿了一支雪茄抛给尹志坚,吩咐穆连恒道:“小穆,转到600XXX至诚集团的页面上去。”

    穆连恒面带微笑,在键盘上敲入了至诚的代码,许多双期待的眼睛望过去,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竟然涨停板!

    啪啪啪一阵键盘响,穆连恒迅速查看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是事实证明他的电脑是好的,确实有一笔天价买单将至诚的股票封在了涨停板的位置上。

    陈汝宁从嘴里拔出雪茄,指着屏幕冷恶狠狠地说:“李纨这个娘们在抵抗,这样更好,正好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的实力,小穆,给我砸。”

    穆连恒立刻行动起来,接连几个大卖单砸过去,对方照单全收,价格继续封在涨停板上,连一丝一毫的动静都没有。

    尹志坚不由得站了起来,雪茄也忘了抽,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屏幕,短短几分钟内,至诚股票的交易量暴涨,已经超过了前一周的总和,多空双方在进行着激烈的争夺战,按理说空方借助大势应该占优,但多方的力量实在太强大,再凌厉的杀招在海量买单面前也只能望洋兴叹。

    李纨什么时候有了这样雄厚的实力?尹志坚拿烟的手微微颤抖,他可以想象,这次肯定又是刘子光在帮李纨,这个男人还真是自己命中注定的克星!

    “不应该,不应该啊,绝对不应该。”尹志坚连说了三个不应该,突然出现的局面打破了他的计划,照这样下去,玄武集团最近收购的,加上自己本身掌握的流通股筹码,根本就不够填这个窟窿的,砸不下价格,就买不到足够的筹码,没有筹码,在股东大会上就占不到优势,就不能扳倒李纨,就不能征服这个女人,这是尹志坚所不愿意看到的。

    姜还是老的辣,关键时刻,尹志坚想的是收手,而陈汝宁想的却是孤注一掷,他从容下令道:“给我砸,不惜血本的砸,砸到他们撤单为止,我就不信了,有人会拿出几个亿来帮他们护盘。”

    穆连恒的嘴唇有些发干,他很艰难的说道:“陈总,买盘太多了,我们的筹码不够用。”

    “有多少?”

    “照目前的情况看,起码有两亿以上,而且对方的资金面似乎没有枯竭的趋势啊。”

    “是么,替我查查是谁在大量收购至诚的股票,我怀疑另有高人在。”陈汝宁说。

    穆连恒立刻行动起来,很快查到大量的买单来自于首都一家证券营业部,买入者是华夏矿业发展集团。

    上市公司也有三六九等,如果说至诚集团是条小舢板的话,那玄武集团就是上百吨的轮船,而华夏矿业则是万吨巨轮,完全不可同日而语,陈汝宁在江北的地面上算得上一号人物,但总归是民营企业家,人家华夏矿业可是巨型国企,老总是国家副部级的领导干部,级别和陈汝宁的大后台是一样高的。

    “陈总,继续么?”穆连恒问道。

    陈汝宁英俊的眉头拧成了一块儿,在屋里来回跺了几步,忽然问尹志坚道:“李纨认识华夏矿业的高层么?”

    尹志坚摇摇头:“不认识,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这样啊,小穆,帮我联系华夏矿业的老总。”陈汝宁说。

    “那现在还继续抛售么?”

    “不用停。”

    ……

    至诚集团,刘子光的手机忽然响了,是胡清凇打来的:“情况有些不对劲,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华夏矿业这一会儿都吃了上亿的筹码了。”

    刘子光立刻想到了来找过自己的易永恒,心中一动,说道:“是友非敌。”

    胡清凇一点就透,最近国内几家大型矿业集团的眼睛都盯在西萨达莫亚铁矿上呢,想方设法的想拉拢关系,拿到开采权,在巨额利润面前,拿出几个亿来救市讨好刘子光,绝对是划算买卖。

    “那么现在执行方案吧。”胡清凇说。

    “好,后面就看你的了。”刘子光说。

    身处首都某证券营业部的胡清凇放下电话,望着电脑屏幕从容下令:“给我把玄武集团的股票封在跌停板上。”
最近阅读